> 首网站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9年度作品目录随笔:历史的火眼金睛

  快到无景,慢滋闲愁,张弛有度正好,只可惜世上没有两全法,得来才不费工夫。陶渊明的穷欢,王羲之的随心,纳兰容若的早逝,三毛的自戕,似乎有迹可循,其实毫无道理——在感性世界,说清楚了就没了味道,说不清道不明的才是自愿不昧心。

  现实当今,一方面是科技冷漠的发展,一方面是人伦深处的猜忌,都进入了无趣时候。三教九流都在生变,主动变与被动变也罢,此消彼长和此长彼消也罢,不外乎争权夺利,无非是你死我活,可再过几十年你再看,竟然又换了人间。

  情感人类组成的世界,一草一木都关情,那些叫嚣“存天理灭人欲”的家伙们活着时装圣人,死后不久就会被扒的体无完肤。为何世态如此炎凉?非人心势利,乃难容伪君子的装清纯。韩非子的一本正经,朱熹的丧心病狂,他们以法害情、以理伤情,私下里却戏情虐情,失了人性本初的情真意切。

  一岁十二月就是岁月,怕数不尽的岁月太茫然,就弄出个年代、搞出个时代,年代是后来人的断章回眸,时代则是当代人故作高深的口号,不过数着昼夜,在其间经受阴晴、经验圆缺,来者必来,去者必去,躲得开的躲开了,躲不开的怎么挣扎也必遇到,炫功饰过只是一时的障眼法,历史翻篇后,那些死去的始作俑者,当然找不到替罪羊。

  历史的火眼金睛不长在史学家、哲学家和其他各色秀才的嘴巴上,而是一辈辈长了好奇心的人,以闲言碎语的方式凑出的大概。毁誉不重要,褒贬不重要,功过不重要,重要的是真假和虚实,相对假和相对真的各自之和,就是历史的结论。历史的结论也不是最终的判决,真正令世人各自接受的定义,是情感的愿意。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而归根结底、万法归一,落到一个情字上,冷硬也罢,柔烫也罢,情非一样、意有千面,抽丝剥茧后的觉悟,还是情开云散见本心。

2019-01-16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