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随笔:等待

  等待,是生命际遇中时常出现的状态。
  有指望的等待是幸福的。譬如街灯下等待恋人姗姗来迟的徘徊者,譬如产房外等待分娩的丈夫,譬如拿着录取通知书盼着父母下班回家的学子。他们的等待不如说是期待,懂得这种期待并享受这种期待的人,是幸福的。
  渺茫的等待是痛苦的。譬如买了大把彩票等待开奖的人,譬如答辩的一塌糊涂的应聘者渴望降临的奇迹,譬如房价跳水的刚性购房户。在毫无希望的等待中,岁月变成了漫长的煎熬。

  其实人生从呱呱坠地的一刹那,就进入了等待。从嗷嗷待哺到蹒跚学步,从天真烂漫到学业沉重,从懵懂青春到中年不惑,从迟暮余年到气衰力竭……难以预料时间长短的生死之间,一切都是等待,静态的,动态的,主动的,被动的,等待如影随形,在千条线、万缕丝的交织中,被缘分扯来牵去,被因果呼来喝去。
  记得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当看到不任何希望的时候,不如什么都不做。这就是典型的等待,因为没有结果的结果也是结果,没有结局的结局也是结局,没有可能的可能也是可能。人一生,所有的企图、努力和挣扎的总和,必将被等待除尽,除成一个归宿,除成一无所有。
  等待的尽头不是释然,而是一个接一个的等待。这个等待不是人的主观,而是命运的事实。等待结束的时候,一切也就结束了。

  在等待的进程上,时间并不存在,旁观者不是生命自己,而是机缘的涟漪。
  等是“我”,“待”是它,“我”与“”它”的所有的交集和错失,都像是涟漪上漂浮的叶子,邂逅与沉没,从来不是叶子的选择。
  “我”在等待就在,“我”不在了,跟我有关的等待毫无意义,最多只是“它”的渺茫。而这就是等待的最后。

  人生的样态,可比拟于一滴水,命运是承托的河流。但问题是生命不是水,它无法以同一介质循环和轮回。
  因此一滴水的泓静和奔流,不知等待的意义,因为水的故事已穿越了所有的生命形式。生命只有一种形式,在忘却时间的短暂存在里。
  这一回,只有这一回,“我”等在这里,恰似注定的开始,开始等待,等待必来的所有相逢与别离。

  没有等待,也没有被等待的人生,不等于零。
  等于零也是一个结果。而从没开始的等待,不是等待。
  命运是一条路,走到尽头而再也不回原点的人,才能看懂等待的真容。

2018-11-2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