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向天然

  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身外,内心就会慢慢枯空,心田荒芜者的灵魂寂寥,是用什么外部滋养也无法润泽的。当下之人,每天拿出一小时,摒弃身外惑动、内向静省,坚持下去必有莫大收益。

  所有的学科都是相互因果的,没有独立成章的学科。因此各类学科的进步与发展过程,都需要相互辩正、支撑和促进。从严谨的角度审视,智慧的长路上,没有伟大,只有崇高——环环相扣、层层垫高的奉献精神,才是推动人类不断前行的可敬路标。

  当盈利模式深植人伦的方方面面、各层各界,在商业目光和榨取思维中,没有慈悲的老人、善良的妇人、稳重的中壮、率真的青年、伶俐的姑娘、稚气的少年、纯净的婴儿,只有目标客户、有效消费、边际效用、潜在价值。那些令人狐疑的笑容、言语、姿态、情景,莫不是为了引动、惑取。经济社会的商业渗透之下,一切与情义、恩惠、诗怀有关的东西,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让位于谋利的规则。假如一方境界里,货币的作用大到不可思议,可化腐朽为神奇,那么几乎每个人都是带着标签的、待价而估的物体,包括王者。

  超然事外皆虚无,缥缈无根何须有,看似各有乾坤对,滥觞终归交汇流。

  历史无正邪,真理没恒定。人话鬼不听,妖言人不懂。圈套到最后,原点再启程。

  真是无数假的集合,假是一种真的明衬。人类走到今天,完全出于信任,对真的信,对假的信,对永远不能抵达的信。其原点是对自我意识判断的笃信。

  一代新人换旧人,新辈可知开窍门?三千大千待觉悟,灵通刹那出凡尘。

  简约人生三件事,清淡生活,自在心情,健朗身体。其中自在心情是核心,健朗身体是基础,清淡生活是保障。它们互为因果、互为作用、互为依存。简约的根本是拿的起、放的下、想得开,笃信人生不过如此、社会不过如此、世界不过如此。

  把简单人生搞复杂了的人,缺乏数学思维、逻辑思维、文学联想、技术能动。宇宙真理就是删繁为简约、化万物为一归。秋天的意义就在于,它不顾忌春生、夏衍、冬灭,一次次揭开了真相和因果,不厌其烦。

  小到家庭,大到国家,监督管理者在与不在现场一样不一样,就是差距,就是人口素质的差距,就是制度建设与施行的差距,就是生机勃勃与死气沉沉的差距,就是充满希望与没有未来的差距。这个差距虽是个过程,却已注定了结局。

  秋季就是年轮的结束,虽然此后还有一个冬天。事物的生发湮灭就是事物的完整过程,其它的只是序曲和余温。因为看透了秋的意义,所以自古以来对伤秋之情怀,没有太多的大惊小怪。承认结束,才能寻求开始,承认完成,才能另起源头。把秋看成一个句号,也是一种快意,因为包括省略号在内的其它结果,总还是意犹未尽。

  辣,不属于味觉,却格外刺激感受。人生知辣而尝,是性情坦然的一个侧面。”能吃辣,能挨骂。”一句俗谚,反射了吃辣者承受力之强大。皮实一点活的久,不怕燎灼敢自当。

  人类的性格,给宇宙这一隅世界,涂染出了斑斓境天,人类世界也由此变得丰富多彩。古人玄思洞开,给了性情共性以属相,给了情志概率以星座,不啻是接近奥妙的概念。但我窃以为,这其中的辨析能力,不全是人类自己的判断,或许还有造物主的暗示和启迪。民间有云:皮孩子能惹事,但有时成大事的往往也是皮孩子。性情是命运的表征,亦是命运的决定性元素。性情无法改变,但可以调试和克制,因为人类的后天智识具有修正作用。情智之间的取舍,每一次都不能轻易。假如宇宙万物皆有意识,我希望它们不会莽撞和任性,尤其是在与人类灵性对接的时候。

  父亲窝囊,母亲柔弱,她从小就为自己的家庭感到憋屈。爸爸好强,妈妈风光,他自幼就为自己的家境感到自豪。三十年以后,她出落成大姑娘,因为审慎自律,虽有小成却无大得,好在父母健朗、安然自在。他因为争强好胜而锒铛入狱,爹逝娘病,苦不堪言。中秋节她路过他服刑的地方,特地去看望了老邻居、老同学,相对竟无言——得失成败、强弱荣辱,真可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走出高墙,一路阳光,她忽然感谢于父母的隐忍,争得和让失,其实是一笔生生世世的大账,一时一事真的可忽略不计。

  生性要强,不一定养成于家风,但一定承继于遗传——不管父亲的还是母亲的。要强不能狭隘地理解为个性、能为、表现,更敛收于骨气、毅力和选择。自尊心、争胜心、成就感、荣誉感、皆是要强者的追求。当要强和智能达成一致,目标就容易实现,而要强却没有能力,就有可能不择手段。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要强,成也如是败也如是,一生得意和负累亦因如是。

  熟悉自己的未必是自己,但你却不熟悉它。对,白天它是你的影子,晚上它是你的梦。睡在影子旁,醒在梦旁边,心灵会有别样之见。

  春天是意起念生,夏季是化影为形,秋天是水到渠成。只有冬季才是故事的罗织和剪辑。四季如人的一生,有不少人生来就禀赋季节的品性,天地人如一也。

  被一把一把地薅着,各层各界的幸福感,就在那一揪一揪的痛快中,蔓延开来。弱不服强,贫不敬富,小不随大,邪不畏正,但那都已与颠倒无关。怀疑早已开始,只是结论尚早。即使阳光灿烂,也还是给人以虚拟的感觉。别去戳,因为真的会破。

  寒气渐浓晨光迟,草枯花落梦不疑,一树火色燃烬后,皑皑雪光映天极。

  假是各个方面最频繁的丑陋,但似乎人们皆不以为奇。任何现象一旦被习以为常,就会转入基因记忆,擦除它很费劲。亦因如此,违背伦常律令的密度就非常大,让维持秩序者顾及不暇。

  人世众生,熙熙攘攘。其中,有的人不可用,有的人不敢用,有的人没有用,有的人用不上,有的人用不起。那种有用、可用、信用、大用者,几乎少之又少。而那些游手好闲、百无一用的人,享用的社会发展福利未必少于用智、用力、用情的人。而且一直以来,明知人浮于事又不能不管他们生死的矛盾,还没找到彻底解决的好办法。只不过到了未来高度智能时代,慢慢被淘汰的大约就是无用之人——不只是表象,很可能也包括肉体。大浪淘沙,终有结束,也许那才是“行尸走肉”的末日。

  全球环境恶化已是不争的事实,可又能如何?毫无办法,只能一步步逼近更加糟糕的境况。因为大家都指望他人退让利益、做出牺牲,而自己还一如既往。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无奈——满清十万人打败了明朝,力量之悬殊,结果之突兀,可以证明——人再多也没用,毕竟意志不同、各怀鬼胎——谁舍得自己的性命、钱财、庭院、妻儿?有时候忍不住就想,勇士、壮士、烈士们拼命争取的东西,让那些苟且者享受,究竟值不值得?

  秋光一路,清澈心境。人的开朗情绪,需要借助于季节给予的敞亮。所以如果遇到好天气,就要深切感受一下岁月的晴好,甩开那些拥堵。正所谓,四季轮回穿流风,阴晴圆缺在其中,但求同道共豁达,看淡浮沉魂灵轻。

  秋去冬来菊色艳,寒气不遮瘦花瓣,古称君子傲娇冷,今赏雅致心意淡。

  寒意料峭藤叶红,枝头柿果沾霜凌,待到采摘时日到,愿将暖梦托春晴。

  大地是人类的粮仓,这话的含义,越是离庄稼近的人越是意识深谙。一颗种子一旦栽到土地里,就有一种能量让它扎根、吐芽、开花结果。科技发展到今时今日,人类依旧说不清土地里,究竟隐藏了什么玄机。都说人间情深,可它深过土地吗?诗人曾以千言万语赞美过大地。艾青的笔触更是惹人心怀:为什么我的眼常含泪水,因为我深爱着这片土地……古话也说过:万物从生,土里来土里去。土捏的苍生,土养土埋,从女娲造人之日起,泥土就托起了灵魂。抓一把黄土,把它捧在手里,知恩者可闻到生命的芬芳。

  “宝葫芦一歪,酒饭出来。”因为那些古老的传说,因为那一份懵懂的憧憬,因为对神奇力量的敬慕,所以对一种叫作“宝葫芦”的变种葫芦,产生了别样的喜爱。这种变种小葫芦,除了观赏、雕刻、描绘、收藏外,也很实用。把它一分为二剖开,就成了小瓢,舀水、挖面、掏米,都能得心应手。有个句子说:弱水三千,只要一瓢饮。我想这瓢就是宝葫芦做成的瓢,它舀起的弱水,怕也不是一般的江水、河水、井水或泉水,而是情怀如水。

  浑身尖刺心怀软,敢向岁月辟荒原,红尘几多不平事,戳破苍穹犹直言。

  当下的一切,历史终将给予公论。曾经发生的“怎么搞都不过分”的事,已被历史证明,“都过分了”,甚至是“错误的”。人类可以预防和警惕自然灾害,却一直难以抵挡人灾人祸,因为人害人之心,不是出于动物性本能,不是自然继承,而是一种难以根绝的邪性。

  这世界上,狼越来越少,而狗却越来越多,不禁感慨——人也越来越多,而独立的人格越来越少。所谓强生劣汰的法则,是不是在逆行?

  当别扭成了常态,那么性情亦然更改。当下的年轻与当下的中壮,必然要经验一场无法避免的换行。不会开车的人,即使它写了十部著作,也拿不稳方向盘。问题还在于,正道前方,没有信仰。

  制衡是一种安全保障,而缺乏制衡的力量必然造成灾难。而问题却在于,那一群苟且偷生之人,从来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佛陀,觉悟者。信众遍及泱泱中国、东南亚地区,还有世界各地的零零散散。然而,对佛陀的心识意见,太多太多人在领悟方向上,或多或少存有偏差——严格意义上讲,佛陀更像一位老师,它是答疑释惑的所在,让世人在心念中,放下纠结、摒弃恐惧、洞悉宇宙万物的机理和规律,从而安详于如来如是。它不是解除身体痛苦、不是避开必经磨难、不是实现永生不死、不是克服怪力乱神、不是让人脱俗离世的神奇,它只是让人们理解、明澈、坦对那一切该来的、必去的缘起和果然。向佛的本质意义是宽谅与自觉——包括宽谅自己,包括自求觉悟。说白了,佛陀是一位良师益友,它的千言万语归结于心净、眼空、觉无、念消,而抚平心灵之苦的,还是要靠每个人自己的释放。它曾在一棵菩提树下豁然开朗,不是那棵树有多么特别,而是它只听不语……原来的原来,一切都没开始,所以一切都没发生,那么自然就没有后来的后来——所以,当如来已来,不如任来任去,苦也罢,喜也罢,终于都要完成。人生,就是一次必然经验的历程,直至完成。既然命运布置了作业,就去写完它,能否全部写完,写得好不好,纯是各方机缘巧合的促成,交上去,已与下一个环节,无关。

  南风退去北风来,冷暖人间复徘徊,醒来睡去孰为真?一趟世道惹尘埃。

  如果事关所有人的事,大家还是都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所有的人都不是无辜的。如果人民都是自私自利、麻木不仁的,那人民也不必扮作神圣。人多势众不等于真理,聒噪成片也还是盲目,自古以来真理都是寂寞的,而它从来不会因为怜惜而主动揭穿谎言。

  只要有点生活常识,就不缺基础的逻辑思维,即使没有所谓的学历、所谓的文化,不是所谓的专家和权威,也能通过对照、排除、推导等思维模式,对一些事物作出分析和判断。哪怕用古人最朴素的理论,对当今一些高深莫测的“科技成果”,亦然可以实施研判。比如我们借用“土里来土里去”的思想,审视当下一些“既不是土里来也不能去里去”的东西,就能得出“那是不自然”的、甚至是“反自然”的结论。不自然的,反自然的,那么大自然就不适应,就可能排斥。而人类造出的不自然、反自然的东西,对人类到底是福祉还是祸端,一时说不清楚,而等到一百年一千年后发现事情不妙了,届时恐怕妙手也难回春了。比如人们还在麻木不仁、等闲视之的“转基因”问题,就绝对是个大问题,它可能产生的难料后果,不次于核污染,而且它定然是从内部攻破“堡垒“的,是从根上发生侵害的。

  人们越来越不喜欢往深了读、往深了想,也越来越少了公共担当意识——跟我无关懒得管,天塌了大个子顶着,大不了一起玩完,总有人会站出来……这种世态似乎曾经出现过,也许以后还会出现——如果还有以后。热闹一霎是一霎,得过一时是一时,似乎已达成共识。“儿孙自有儿孙福”的老话儿人们耳熟能详,但不知竭泽而渔之后,青山变秃岭之后,空气、水土污染之后,资源掠夺殆尽之后,儿孙凭啥再有福?——倒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它明天瓦上霜。微醺半醉易入梦,一觉醒来任哪年,隔靴挠痒够不着,饮鸩止渴先解馋。

  心态的变化,决定了生态的样式。而心态的变化与年龄、时间无关,关键取决于见识对心灵的触动,还有天赋宿命的规程的约束。为什么有的人只能等到某个时点才能醒悟、豁然一些事情,就是外力与内源发生了对接。人是不知不觉改变和被改变的,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一个人的心态一旦发生改变,就意味着它的世界,它对自己看到的、想到的世界,已做了删略和修正——这时或许能认识并找到了自己,而从此,就信了原来不信的,就怀疑了原来笃定的,否定之否定的规律,从此深入了余生。

  溪水过涧洇青苔,黄沙漫道遮路牌,寻死觅活众生相,但愿真是天安排。

  记忆是生命的刻度,是岁月的印痕,是行走的距离,是情感的语句,是意识的余温,是志趣的颜色,是际遇的感受。如果拿掉记忆,一个人,一只鸟,一匹马,就成了机械的重复或静寂的雕塑。人生或长或短,只攒了一场记忆,关于生命历经的细碎的记忆,它是人生的唯一自证。没有记忆,生命不似存在。

  长寿就是离开人间的时候,来送别的全是小辈,再无一个故交挚友。

  在问及人为谁活着的这个问题时,思想是复杂的,因为等待答案的人各不相同,而回答问题的人也各不相同,没有标准答案,答案也不只是一个,静态或动态的,暂时或长远的,本我或自我的,一时或一世的,难以说透。一般情况下,人活一生,两头为自己,中间为自己和他人。总言之,最重要的得是活着,然后出于不同的缘由,再与其他,一起经历。

  极少得到关怀的人,也不会去关爱别人,这是人类情感领域里的能量守恒。

  心相陪,情相随,天涯一念,千年不回。春风早,秋风迟,海潮层叠,矢志不移。人世间,皆是缘,不早不晚,天定自然。

  学习内容越来越多,个人品德愈来愈差。医疗手段越来越多,疑难杂症日渐频繁。教育模式当然令人怀疑,选材鉴才模式当然令人窒息,而病越治越多,则不止是惊悚那么简单。施策的是人,动刀的是人,定律的是人,执法的是人,所以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人的问题是地球上最大的问题。

2018-11-18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