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只能等

  秋高气爽漫步轻,夕光玫红染黛睛,但愿一夜沉寐后,开眼悦色向海东。

  秋空云图画虚空,鳞片藏龙御天风,凡尘不见光写意,苍茫无垠待希声。

  清旷海岸意徜徉,慢风轻浪眸寂张,鸥喙衔诗展羽翼,云风相送归梦乡。

  师德风范耸云端,慈心善行照青天,往昔难追忆犹在,蜡烛成灰泪始干。

  独角戏唱到最后,没有哀愁没有忧,只有两手空空兀自休。且向云天拜一拜,大地葱茏,不知山水为谁留。

  如果有一天,有慧眼觉识,那芸芸众生,原来并不都是一个世界的人,也许一些觊觎许久的妄图之心,可死矣。毕竟身躯、脑壳和肚腹的内里,藏了一种看不清、认不得、道不明的驱动。代际有分、版本不同,不止于云泥之别,还有品类的隔层。“都是人”,其实从开始就是武断、妄断,怎么可能都是人?

  你希望,希望不一定会来。你惧怕,灾祸不一定会去。你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不是静止或呆滞,而是一如既往,水到渠成。除此以外,你的一切努力与挣扎,都是无用功。

  教养、修养与素质、品质不是一码事。衣着得体,言语斯文,举止优雅,这是教养;见识深邃,胸怀旷达,处事洒脱,这是修养。但这只是人生的表现,不是人性的基础元素、生命的内质构造。衣衫褴褛却见义勇为,学养浅薄却挺身危难,生态卑微却尽心担当,命如草菅却舍身换生……这不是表演,这是毅然决然。当然有教养、有修养的,不乏毅然决然,但真正支撑这份勇气的真髓本愿,终归还是素质和品质。

  贵族的脚,贫民的手,藏不住悠闲,遮不住劳顿,因为那是岁月的痕迹、处境的表征、质地的变迁。当代许多人的理想和追求,已经迷失,他们以为钱可以买到一切,比如华服豪宅,比如行止自在,比如资助扶持。但心宅美好、眸光温存、情真意切、四季轮回,真是无法标价买得的。对有的人来说,富贵是一种福报,至于其中的渊源,凡人肉眼是看不明白的。而对有的人而言,金钱是一种灾祸,一旦拥有就会启始厄运,可怕的是那些金钱流到哪里,哪里就会遭殃。人生的手段与人生的目的,始终不可本末倒置,否则就会南辕北辙、事与愿违。钱作为一种介质,就像车能运送、碗能盛饭一样,它们只是工具、渠道和载体,却不是根本——抵达才是目的,吃饱才是目地。钱本身是物和物化的东西,本心切不可拘泥于它。

  批评,这两个字一看上去就令人不适。不是字形、词义使人感觉不好,而是鼓励人们使用它的那些声调,有点怪怪的。批是需要资质、资格的,批什么、怎么批、观点和依据是什么,辨析好这些是很难的——既不违心又不违法。评论更是如此,出发点在哪?落脚点在何处?恐怕独立思考者需要对此另行独立思考,考虑不妥的话,最好还是做个沉默寡言人。批评如果有了忌惮,一出口就可能是谎言。

  三千年以后,它还能认得出,你就是那条青蛇,你的眉目依旧不怒而威,你的发髻依然青黛如初,只不过,你已忘了那句咬牙切齿的承诺,在你漠然转角的那一刻,永远错过。而它是一棵皂角树,在秋风萧瑟的时节,与你完成了最后的诀别。世间万物的大数据,总有清零的因果,有始有末,只欠不缺。缘之尘埃,在长袖轻摆中散落……

  见一句俗话:天明了,人穷了。忽然觉得语焉不详中,亦有别意。孟曰: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斯言虽不能放之四海,却可籍此洞察世事之秋毫。

  某报章这样写道:单独依靠政府来全面承担养老是不现实的。此刻的现实,彼时的现实,忽然就唤醒了记忆,不自觉地形成了对比。那时的憧憬无限美好——未来,无忧无虑,富足快乐。而眼下,不敢婚,不敢生,不敢老,不敢病,甚至不敢死。谁在以谁的名义,说了谎,骗了人,换了笔迹,撕了账本?

  无线网速的不断加速,必将推动物联的大面积深层次的覆盖,到物联一切的时候,安全与隐私就是个天大的问题。任何福音的背后,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隐患。人世间的喜忧,不是从一时一事就能参透的。

  人世间,有多少悲欢离合是人为的折腾?有多少荣辱沉浮是观念的磋磨?岁月迁变中,谁也留不下来,谁也守不下去,所谓得意和光荣、富贵和融化、灿烂和显耀,还不如一粒尘埃飘的更远、飞的更久。逐鹿之战冲散东夷,三国纷争尸横遍野,鞑子南下斯文毁灭,满清入关传统更改……而未来,所谓的冲突与融合,皆是虚伪的瞒哄,年轮轧遍,皆是荒烟。可怜的人伦,总不相信死就是死、灭就是灭,任臆造的轮回,蒙了理性的双眼。看当今世界,可谓是明争暗抢、四处狼烟,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一代代的贪婪,毫无意义可言,毫无新意可言。

  一直坚信,好人有好报。许多人之所以对此言半信半疑,就是看到一些“好人”,始终未得转运,困苦一世,就觉得从天理、地理、人道的哪个方面,都说不通。其实,就像人们不知好报报在何处一样,也不知纯粹意义上的好的系数是什么。好账、坏账如何计算,是否相互抵偿,可能并不是推人之己及于冥冥的。而这恰巧是我对“善有善报”的理性认识的基石——凡人看不透的,也许才是可笃信的,因为那是人力无法篡改的。

  尘迷眼,色迷心,财令智昏。情动意,思牵忖,惑疑不真。幻觉一场,梦沉一回,一生一问,一问净魂。元珠一颗,愿随神近,来去匆匆,命定运跟。

  土里玄机系与根,青叶黄壳粒粒心,日照花生几百年,油脂香溢滴滴芬。

  没赶上不要紧,不还能补课吗?那就把手头的事都放一放,不管什么事,补课最重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嘛,现在开始补课——人世间有许多事,其实可以重来。

  有信仰有梦想,吃得饱睡得好,心宽体胖皱纹少。不狂喜无深忧,攒不下舍得丢,生死由命万念休。尘非土雪非雨,火不热冰不冷,无知无觉一阵风。恼人恼的人,恼者还是人,抽走那一缕魂,失神还归神。

  幸福始终留了一块缺陷,梦呓一直都在心灵旁边,记忆虽然模糊却不肯隔断,唯有思念的风景靠近永远。当黑夜无法拒绝、白昼不肯躲闪,不如攥着本真,袒露简单的情愿。

  如果上苍还留了一段时间,别把企图一股脑儿用完,人间没有神,所以没有人能创造奇迹。当自负和盲目最终一败涂地,天意将以写在脸上的表情,揭开谜底。平凡的人不可失去平常心,因为悖逆自己的能力,就是僭越了历史的诚实。

  这世上,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有的原因,就是有人成全了一些突兀的人、有人促就了荒唐的事。所以从因果报应律上审视,没有孤立存在的生态、没有奇形怪状的存在。不理解是基于个人的立场,不明白是因于局限的识别。说白了,周瑜打黄盖,根本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醒,而不是装睡,才会邂逅梦中的自在。如果拘泥于红尘的肉体不再囚禁灵魂,元神可有无限愿往。

  娘化,起因中应该包含教育的管束、法律的剥夺、义气的凋敝、血性的压制。当茁壮不得不迁就阴柔、阳刚不得不避让隐晦、英武不得不退出主场,一切则必然“水”到渠成。只喜欢乖孩子、笔杆子、心眼子、脸蛋子、嘴皮子的人文风尚,谁不娘才不正常。

  城市里,农村里,都有非常艰难的人。而在社会底层谋生的人究竟有多么不易,真不是已“中产”了的人群所能简单理解的,因为“中产们“富裕的时间“太久“了。不知不觉中,贫穷开始碍“富”人们的事了。就那么一杯水,“中产们”喝得多,穷困们就喝得少,这世界上的资源分配的原理,就这么简单。

  富者理解穷人,就不会有“穷人不讲理”的偏见。穷人理解财富的流动规律,就不会嫉恨富者省吃俭用的积攒。而把财富(资源)用于自修和普渡,是社会机制,也是人伦基础。

  精英经济,如高科技研发生产,虽然能拉动产值和效益,但极少直接惠及民生,所以它应该遵循“尘归尘土归土”的机律,让阳春白雪尽情的曲高和寡。而对粗放经济,如人工密集型、服务型的行当,要加大支持力度,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保持其稳定,不要让精英经济干扰粗放经济,否则就会出现无事可干的焦躁,不安的“闲人”。别一研究出什么东西,就急着投入到应用,不要把替换人工当做炫耀,一段时间走这条路,是一条“死路”。有饭吃固然重要,而有事做、有被需要、有存在感的机制完善更重要。

  旅行和旅游经济,不能混为一谈。没有旅游经济、旅游产业的时候,旅行已经存在,因为那种行为是“刚性”的,也就是必不可少的——人们要经商、探亲、赶考、走访。边走边玩的旅游经济,是以“吃饱了撑的”为基础的或然,是选项,而不是必选项。随着“盛极必衰”规律一次次发挥作用,靠无源之水的“消费拉动”策略,支撑不了旅游经济的长期繁荣。可以预见,除自然生态魅力永恒外,其它人文惑诱的功力将慢慢减弱,旅游业态的疲沓之势会日渐明显。人类对新奇的探索之心虽然永不泯灭,但世人一贯秉持未雨绸缪之智能,应当是值得推崇的一种品质。一窝蜂起的事物,必然有一哄而散的时刻,任谁信不信,天道昭昭,地理遥遥,多是非人所思所愿也。

  什么是善待,就是不慢怠,就是顾及之,就是理性体谅,就是感性照应。善是心念,待是言行,前者己欲,后者他欲,也需要平衡适度也。

  因为不方便、不顺畅的人、事、物,而被放弃、被搁置、被错失的情况,不在少数。这是人之常情,这是平常人的人之常情,但这只是平常人的人之常情。识别和研判得出其中的有价值、无价值,才是智者、能者不同于常人之处。

  念在深秋,船随风走,心意流淌,人渐消瘦。命点痣,水涤愁,脚不对口。红尘情歌,词淡曲简,谁是谁的理由,谁是谁的止休,已达成,是否足够?不情愿,何处匿酒?烟岚黛山,影避空眸,翼展时节,谁肯丢?

  暮色临海墨色深,月隐星藏帆落根,风轻浪静宜梦见,不知鼾声可入心?

  农历中秋云巧弄,抬眼偶遇两只熊,谁说天公了无趣?幻化从来是无穷。

  夕照渐退薄云冷,伫望忽念那年风,遥问故人可圆满?星烁夜帷启梦中。

  让市场经济发挥作用,那么就没必要为所谓的“天价”片酬大惊小怪,有人出了价,有人愿意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到底碍着谁了?把这个当重点天天“糖炒栗子”,也总有吃够的那一天。市场经济嘛,有涨有跌,有起有伏,是谁沉不住气等不迭看潮涨潮落?还“戏子误国“,误你个头啊,是误了你淌酸水吧?“戏子“教你保家卫国的事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偷税漏税是另一码事,长期潜在的规则不被干扰是谁的过错?一转眼失职者竟然成了卫道士,这不令人奇怪吗?有时反倒为那些苍蝇一样嗡嗡嗡聒噪不息者感到无聊——那么多的闲人义士,嗓子喊哑了吧?手脚长锈了吧?是真闲啊还是被闲了?这世道,那么多本不是问题的,硬是被炒成了问题,本是大问题的,却悄悄然“自消自灭“不成问题了,那么社会现象的疑窦丛生的关键究竟在哪儿?这个问题难道不是根本问题吗?别转移注意力,凭独立而理性的思考帮自己划好重点才算上靠谱,唾沫星子虽然不值钱,却也是一种不可轻易耗费的能量啊,是不是该用到正道上?

  夜安,真的是一个简单的词,可轻易从人们的唇边滑落,可轻易被笔尖写就,可轻易让键盘输出。但又是,一些人难以如愿的时刻、难以求达的可能、难以平常的得到。一句夜安,斯是自然,或是很难。

  曾经有个夜郎国,后来湮灭于历史。而自大的情结从来未死,一有合适的温度,就会故态复萌。那些被后人嘲笑的成语中的人和事,其实亦然如此,从来就没有根绝。比如刻舟求剑,比如叶公好龙,比如纸上谈兵,比如照猫画虎,比如沾沾自喜……而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往事一直不曾随风飘散,反倒屡屡重演,斯言之于今,还真不是杞人忧天。

  当君子和英雄隐退的时候,小人立刻彰显了别样的伟岸。宵小狂欢的季节,一片落叶。

  魔幻时代,能做到通情达理,已是恪守纯粹人性的最高境界。

  估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慨:人不洗车,天不下雨。趁着好天气刚把车洗干净了,稀稀拉拉的雨就把洗好的车淋了个“大花脸”,像恶作剧似的,直叫人觉得钱又白花了。这么说的人,其中有显摆自己是“有车阶级”的意思,而随着各类穷买富换的人多了,当下有台车已算不上嘚瑟的理由。身背房贷,负翁满城,开一辆三手的车在下班路上堵的不亦乐乎,实在不是一件朗朗上口的事。人口多,却为刺激经济鼓励私人购车,其实真是劳民伤财,能殚精竭虑推销私家车处处排队的那些人,竟然拿不出办法发展便捷、廉价、环保的无缝隙的多快好省的公共交通,着实令人费解。不知有没有人统计过,每年被违章罚款的额度究竟有多大,也不知私家车为这个追求“超速”发展的社会带来的是福是祸。一台车的故事,是否为一套房的故事,忝加了别样的注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斯是自然,亦是而然,谁曾想到,一场雨,也会淋出那么多人的烦恼。

  张开不说话的人,可能是鼻塞或吃饭的人,始终闭嘴不说话的人,可能是寿终正寝的人。能思想、能行动而一直不说话的人,除了哑巴,就是呆子,或者是又呆又哑的人。当然,高深莫测的失语者也有,但那似乎并不是值得赞许的样态。

  雨下大了,意味着什么?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老话都说过了,只是现在的人忙的顾不上听了,尤其是“新词”、“新话”、“新概念”那么频繁出多,都叫人耳不暇听了。人世间最大不了的事,就是生老病死,除此之外,恐怕都可以放一放,甚至一放,就是一生。

  秋雨阵阵催梦醒,梦醒依旧是梦重,伊人不知落叶后,寒风急急又启程。

2018-09-14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