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听希声

  生活中常见这样一种人:行事前盲目自信、决策莽撞,后果自然不可收拾。而事办坏了,却从不反省,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咎由全部推给了他人、时境或“意外”。这种人并不是个别和少数,而这就是世道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

  到底谁说了算?一个人,一群人,一代人?说了算是要承担后果的,是要担得起后果的,而不是说了算了就算了。由小到大,由一时到一世,由从前至今后,一个人的荣辱浮沉,一旦殃及芸芸众生时,切勿把自信建立在一个人的感觉上,切勿把刚愎当作果断,历史已告诉人们,逞一时之快者必有彼时之痛。

  站在婚姻的角度看一个人,与站在一个人的角度看一个人,判断和结论不会一样。站在决策者、老板的角度,与站在执行者、员工的角度看一件事,审视和评价不会一样。曾经沧海,才难为水,连海都没见过,叨叨着难为水的人,要么自盲,要么矫情。将心比心是个伪概念,不同质量、不同宽幅的心没法比。所谓换个角度看问题,也是想当然,有的人的思维根本没有可换的角度、没有转圜的余地、没有其它位置,如何换位思考?说事讲理,一旦脱离了实践经验,违背了事理自身无常的规律,都是一本正经的瞎扯。

  巴西博物馆的遭遇,中东战乱古迹的毁坏,一次次告诉人们这样一个真相:珍惜的人一直在珍惜,不在乎的人一直不在乎。这个世界上生活着的,肉体识别中都被称作人的生物,细分内蕴(驱动程序)的话,还要区分为神、魔、仙、妖、凡人、怪物……其实不都是“人”,否则这世界就不会那么复杂。

  你做没做那事我不知道,苍蝇们嗡嗡的响声足以绕梁三日。自从人类使用了语言和文字,连“信”不“信”,都要凭一张嘴了。你嘴大说不了一千年,他嘴小却有可能产生“蝴蝶效应”。时间的巨辐不可阻挡,被碾碎的不止是谎言。总有一天,会响起这样一个声音:请让开,让时间说话。

  为什么有些法没有公信力?因为那些法只是一个个的“法”,暂时的权宜的“办法”,是经不起智识、时间和历史考验的伎俩。容不下公理、引不起公认、得不到众尊的“法”,立不到人心。法不容情,而法理又不外乎人情,前者是私情,后者是公德,当法成了孤立的东西,它就失去了被崇敬的价值。

  法律越是出尽风头,社会生态就越是令人沮丧。原因很简单——法律是强制力,它开始频繁启动,说明在法律之上的风气、习俗、规约、口碑和舆论,已不起作用。

  有一种陶醉叫迷失,尤其是深陷沾沾自喜的快意一直无法稀释,危险就在旁边,等待时机。

  曾经人们对得失的定义很明确,但不知从何时起,哪是得哪是失,渐渐变得语义不详。大到国家、族群之间,小到人事、人物之间,已混淆到粘稠、纠缠到麻团。如此以来,无形中篡改了原初的共识,迷惑竟成了常态。

  除了吃饭睡觉、穿衣走路,除了谋生做事、幼小垂老,仔细算一下,人这辈子那点有限的时间里,究竟能看几部电影、电视剧、几本书?能跟爹娘说几句话、与朋友饮几杯茶、给情爱写几首诗?以为时间很多,却倏忽就发现,已没剩了几个昼夜。人生不该算,因为一算,就算净了。

  昨夜昏沉,似睡未睡,恍惚间,就冥思起那个空字。造这个字的时候,还没有繁杂的语文系统,更没有那么多的歧义。空字的原意是不是屋中床上躺一人,如是之境,则空非空,而是静,不思不想不言不语。在人伦始终处于“有”的状态,难以想象玄学概念臆造的空,无形无状不是无有。空,不过是一个心念的设计吧。

  神于人命中,有元神、心神、精神、眼神之分,它们并不独立,却也不隔断。当神以气、色、形、光表露时,可觉察一个人神识、神辨、神魂的长、宽、高。一个神字,足以判断一个人的隐性质量。

  风过海天云戏浪,情软志硬造神奇,莫道天涯路太远,总是一刻诱开始。

  男人,最大的魅力,不是花里胡哨的外饰,而是心中的坚韧和岁月的担当。哪怕当不了将军,也要做个敢于牺牲的士兵。

  人们或早或晚,总会明白慈母心,哪怕是一个瞬间的领悟。但是人们却很少明察女人心。假如慈母心是给,那么女人心则是要。给是能给的,要却是难要的。把慈母心与女人心集于一体,却分不清哪是慈、哪是爱,才是人伦辨识之一惑。

  远方的黄瓜,身旁的茄子,梦里的擎天柱,诗文中的不周山,都不如一缕烟云过后的一滴雨露。人伦和自然,食色与遐想,总掺了一半真一半假。

  人生越活破绽越多,身心也难免千洞百孔。有的人拼命去堵去补,弄得顾此失彼、尴尬疲惫。有的人干脆袒晾,任真皮真肉真骨风吹雨打,虽痛却快。一个人一旦失去了纯真坦率的勇气,就再也找不回自在。由小及大,一旦一种文化一旦波及了观念,套牢的心,就难爽快明朗。

  白露早,一滴都稀罕,寒露迟,檐下挂一串。自然教于人间的,就是前后之别、多寡之分、始末之辨。人性与天然的默契,就是相互识认、灵犀通达。知人易,知天难,知己更无解。

  一个人太看重自己,就会受不了任何委屈,就会忍不了任何慢怠,就会看不惯别人的一点好——因为它会觉得那该是自己的,就会听不得呛耳的声音……而其实,一个人有什么可自矜的呢?因为家世出身、因为恃才傲物、因为亲贵朋势,还是因为际遇幸运、因为孤独嫉恨、因为自恋隐晦?而有的人却甘愿委屈自己一辈子,甘愿隐忍了一辈子……无人体谅,到最后的最后,甚至盖棺定论时,也没人说一句公道话。阳世间,没有公允可言。自律的一生自律,自私的一世自私,只是为了凑上红尘的多样性。

  推别人当主角,助别人站好位,安妥于幕后、台下,是睿智者最深厚的心怀,成全他人才是人格铸造的坚实。企图让世界围着自己转的人,是做了一个圈套住了自己,自在的风引领的是大地上的生动。

  办好自己的事情,得有路有桥、有气有神、有种有收、有来有往……不是一句泛泛的空话撂在静止的、封闭的、独存的状态里,地球变了、声讯变了、思想变了、境界变了、时空也瞬息万千。自己兀自办自己的,不过是想当然,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难隔的际遇中,重新定义自己,也许才是明智。

  沉淫在富贵太久了,就忘恩于贫穷的供养;煎熬在贫困太久了,就负义于富裕的幸运。一条命运的平衡线,穿过穷与富的曲线重合,虽细小到可忽略不计,却从来不会模糊,只是众生审读社会架构的意识,无法客观、平等和完整。

  最推崇中庸的族群,却最缺中庸的人文生态。现代中庸思想和世俗,应该是平民观念。平民观念就是不以社会身份推己及人——大家的生命和价值都是平等的,其它都是生活需要、能力选择、价值取向,说白了都是以职业谋生、求活于世。普通人安于中庸的精神凭借,靠社会治理原则的中允、公平和舒适,而通过刚性切割的所有企图,都是对平民化社会的搅扰。让民做主的社会生态,老百姓可忽略官、政府、权力的存在,人们适应的只是绝大多数人共识的规则。

  有些伟大的人,只在他随处的年代立于傲然。有些伟大的人,需要经过时间的磨砺才能凸显。有些伟大的人,常在历史回眸时被发现。不是所有的伟大,都是高耸入云、光芒四射、气壮山河,有的伟大则或是坚硬、缜密、温热、真诚、隐忍、卑微、成全、牺牲。伟大不全是思想、人格、智慧、完美,世人更愿意传颂的是朴素、单纯、专注、简陋、实在。当人类把宇宙、天地、云风、山水、树木的形态,引用于形容、描摹于肉身,伟大一词就变得玄虚、空洞。慎用伟大,也许是智者应有的谦卑,也是人类别样的觉悟。就像用美轮美奂形容人的貌相违背了词汇原义一样,伟大其实并不适合对人事的描述。

  世间百态本自如,掺入人心竟是苦,观花看景难随心,静处独孤可脱俗。

  一本正经,本来是说典籍的规范,引申义到了人的社会生态,就变成了呆滞的、固化的、虚伪的装腔作势了。

  老友院子里的小田园丰收了,他忍不住把收获拍了发给我分享。有辣椒、豆角、萝卜苗,有大枣、黄瓜、西红柿,一看到就让人仿佛身处其境,闻到了泥土的芬芳。忽然就想到了风头犹盛的那个词,“接地气”——地气在种地的庄户人心目中,就是地力,它能无中生有,神奇无比,点上一粒种子,栽上几棵幼苗,它就能还给人们丰沛果实、参天大树。老友活的就很接地气,他有耐心、有兴趣、有气力,去把一片荒凉整理出生机盎然。地有地力,人有心气,只要有阳光雨露的配合,它们都能长出实实在在的好东西。

  小时候住在农村,家有四间平房一个小院,院墙内外栽有梧桐树、榆树、椿树,院子中间有棵胳膊粗的枣树,每年都结枣,时间过去太久了,记不得那枣果的味道了。印象深刻的是一只柴鹰(音),那天它似乎受了伤,落到了枣树上,被大人捉住后,治好了翅膀上的伤口,然后关进了小笼子里。最终那只柴鹰没能像画眉、蜡嘴一样,在笼子里活下来——大人们说,柴鹰习惯了辽阔的天空,把它关进笼子当一般鸟雀养,以它的气性,必然会郁闷而死。看到老友发给我的他移栽的一棵百年枣树的照片,结满了一粒粒红润的枣子,忽然就想到了几十年前自家院子里的那棵枣树、那只落难于枣树上的柴鹰。原来记忆可以沉睡,却从不丢失,只要记忆的载体,还苟活于尘世。

  水饺,在老年间的农村,叫姑札子(读音),至于这姑札子到底该用哪三个字,实在说不清楚,一定有个传说在其中,值得以后去深究。日照有句俚语是这样说的: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倒着(躺着)。它有皮有馅、有面有肉、有菜有味,一盘饺子下肚,一碗饺子汤化食,那叫一个舒坦。饺子好吃,包起来并不简单,要剁馅、调味、和面、擀皮……每一道工艺都有学问,包括包子上的褶、煮饺子的火候,都有门道。吃在中国,既是生活,也是学问,还是一种文化传承,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荣辱浮沉,莫不包含其中。一盆饺子,可窥探世道人心。

  靠海亲水、敬水,也受益于深邃的涵养。从丛林法则的另一个侧面审视,生命之间,其实可以看作是一种互为供养的关系。这个深远的供养链上,没有所谓的高低之分,就像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儿孙循环……截几段都是类似、换几样仿佛雷同。人再能,也是大循环中的一环,不过是,人类因为有了智识而更纠结罢了。

  院落虽小自造境,时空短促寻从容,莫把知觉躲冷暗,宜将风景开心情。

  农家时光慢,闲暇寂听风,鸡困小牛懒,晒豆晾花生,晌午辣炒韭,煎饼卷大葱,年年景相似,岁岁梦不空。

2018-09-09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