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始之末

  清秋,朴素归回于简净的烟火。阳世人间,终究是被动的时空。上善若水,水往低处流。高古不胜寒,耐不住寂寞的起因其实不是寂寞的表象。不可逆才是必经的风景,德福损祸给海拔标出了水平线。一万句诗歌,不如一句倏忽就从心涌出的感慨,人最低沉或最亢奋时,能就露出了真态和本性。羡慕大树不是问题,只要有被依靠而自无依靠的心理准备。生命注定是带着用意而被遣送而来的,且大多是到最后也不知生死之间的要点。撒着娇活了一辈子的生物,只在想象中,三十年河东已是幸运。指望风调雨顺的岁月,不如跟随大禹治水。理解并创造奇迹的人不是没有,只是那种机会却不常有。独自一人的时刻,没人说我能和我不能,也没人聆听哭泣与歌声。秋天最令人泛思,因为葱茏的景致将陆续别离,凋敝的世界,只有清冷的风气,还在陪至。

  只靠小门道苟且于一时一事,终究上不了一世一生的大路。如不能助益苍生,私交再厚也只是小情分。活在私下背后、桌面之下的人,永远无法在风吹日晒下茁壮成长。失信于轻信者的人,必将失信于天下。那些所谓开不了口的话,其实总有开得了口的时间和地点。人世间想到底就是那么几点事,但人们总害怕径直去面对。

  人其实不如动物坦率真诚,所谓人类文明的本质,只是在本能之上忝加了委婉和掩饰。

  文思未必因才气,率性袒情不违心,风雨交加享寂寞,晴朗放怀约本真。

  秋望月轮,自问自心。这一季场景中,是否有身影,随风而行。人世间太多心照不宣,躲在犹疑和胆怯的隙缝,被挑明不如自己脱挣,清旷的愿境,真切有形。

  代码,规则,笼子,智能……它们盘剥的是什么?人情味。人情味是什么?犹豫,羞怯,顾忌,冲动,恻隐……那些因情而滋的东西,在将来,都会不再有——将来,只有冷漠,果断,取舍,计算。人机对话,机人互动,半人半机,亦机亦人,一切归咎于数据、权衡。人创造的,终于也能改变了人。拈花微笑,顾影自怜,辗转反侧,爱恨交加……皆为往昔云烟。当下正在进取的,就是不可逆的前方,已不可逆。

  漏洞百出的野蛮生长,财大气粗的自以为是,总是要经历抽丝剥茧的痛苦。还不会走就急着跑的跟头,曾经摔得不轻,可疮疤未好忘了疼。当初有个人说,要将几百年历练的资本主义取精华去糟粕拿来用,人家经营那么多年还不敢断定哪是糟粕哪是精华,一小学还没毕业的水准,就吹到了天上。那一刻才明白什么是狂妄。中国古代有一种“四不像”的东西,它很有生命力,至今仍四处可见,包括所谓的创新、特色。学业不精又好为人师者,到后来遭遇的恐怕不只有尴尬,更可能要自取其辱。

  躲躲闪闪,藏藏掖掖,捂捂盖盖,包袱里到底有什么,那么怕坦然,那么怕坦白,那么不坦率。老百姓过去有句话:臭媳妇早晚得见公婆。难道躲过了初一,真就能躲过了十五?疖子不早点挑破,到最后可能要了命啊。

  不吹不拍不装不作,这是一种最起码的修养,但有时候这也是最难的,尤其是那些离了这些就空无一物、活不下去的人物。其实人们都看得清楚,只是太多人是出于怜悯之心不愿戳破,还有等着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中允者调侃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如随它去吧。

  一成不变,或以一成不变的理解去维持一成不变,是那些僵硬愚腐者一成不变的执念。花到最盛必凋零,事到顶巅又低落。笑声转为哭泣,只是势头一转,眼前看似喧嚣的事物,一倏忽就沦为了冷清。昨天还诅咒酷热难当,明日就冻得哆嗦,这不是时间问题,而是因果逻辑。

  分水岭这个词很有迷惑性。人们常常以为分水岭就是进退、高低、是非之隔断,极少把它看作生死存亡的界限。而就是这点模糊不清认识,不知误了多少卿卿的性命。

  原来一些叫做艺术的东西,一旦嫁接了所谓的科技,就成了手法。而其实艺术的奥妙,当初就是科技思维的玄虚化。

  观念是孙悟空头上的金箍帽,有人戴习惯了觉得戴着很舒服,有人不想戴却摘不下来。观念是一杯清水,一直喝着的人冷不丁给他倒上点蜂蜜他会抵触会吓哭。观念是一条养熟了的狗,怎么打它也不走,不是它忠诚,而是它已失去了自由的狼性,离开了熟悉环境,它将无所适从。观念是一个叫做家的伪概念,有人以为是房子,有人笃信是亲情,有人觉得是等待,有人坚信是守候……而其实,家只是一个人自己的牵挂。观念一旦被套上时间的魔咒,就以为曾经是天经地义,一旦被印上概念,就相信对的一定不是错的。观念是那条养熟了的狗,是与环境相互因果的思想意识,也是秩序的维护者,而靠灌输观念维持的秩序,终将也被渐渐僵硬的姿势,绊倒了自己。

  去时晴晒秋老虎,故人墓前淋大雨,归城近郊露光照,农历七月气象殊。

  上苍落泪化秋雨,点点滴滴怜尘俗,湿衫润心兹珍重,良善修福走坦途。

  下一个冬天,已等在前面,街头路灯下,不知是否邂逅眸的温暖。思念一定会跟在你的身后,记忆像命运一样,一直陪伴。下雪的夜,冰晶绚烂,它们会为你脸上悄然浮起的笑容,而舞姿蹁跹。寒风轻慢的时候,踩一行雪线,就让一首诗,在自如行走的城市,荡漾心间。

  为什么知道越多越伤心?为什么看到越多越愤怒?因为情绪,一直蕴藏在良心的深处,因为人性,一直蛰伏在元神的正府。按捺不是隐忍,而是等待,漠视不是麻木,而是积聚,妖气退却的时候,火光可塑。

  看了一个视频很感慨。忽然翻起了通讯录——假如一个月没联系,谁会记得我?一年没音讯,谁能想起我?三年没交集,谁还在乎我?十年,二十年,一辈子……退出名录,放下手机,我闭目冥思——那其中,或许有他、有她,还有你……

  看有人问及机器人的道德,不由莞尔。所谓的道德,终究还是观念惯成的意识,说到底它没有根源,自然就没有所谓的“底线”。人尚且如此,况机器乎。反过来讲,一切存在与消亡、因起和果终,片段及过程,说到底都是算法,而算法又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拿人跟机器比,似乎是强行割断的分析——谁造了人,人为何造了机器,这才是所有问题的问起。

  脑海里,时常有一幅幅劫后余生的尘世图景,像科幻片描摹的那样,但又不完全那么具象。也许是玄幻的东西读多了、看多了、想多了,慢慢有了抽象创作的自发灵感。但我常常不解的是,古代那么落后的技术现实,那么狭窄的人文境界,那么稀少的逻辑元素,古人是怎么“臆造”出那么庞大、非常繁杂的“幻想景象”的呢?如《山海图经》,如《淮南子》,如《河洛括地象》,如《十洲记》,如《别国洞冥记》,如《神异经》,如《神仙传》,如《墉城集仙录》,等等,还有完整的希腊神话系统,北欧奥丁神话系统……那些虽有破绽却脉络盘结有序的思想沉迹,让人在眼花缭乱的同时,不得不佩服,不得不惊异,不得不思考——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地球文明的“流水席“,是不是才是宗教语义中的“轮回”,所谓轮回不是一个人、一代人、一个文明的生灭再续,而是周而复始的载体质变?若是果然如此,地球上万物生灵的每次缘起,岂不就成了“上一次”的翻新?科幻之灵思绝不是无缘无故的瞎想乱念,而可能是“余温”的释放,亦或者是某种能量的残留。寂寞到灵虚的时候,还真希望臆想的碎片是真相的肤浅,因为那样的话,人生苦短之外,反而不再惧怕所谓的毁灭。

  渐入秋深渐入钩,魂轻心重情似休,苔绒潜缝草叶黄,夕光抹黛忘娇羞。

  心存幻想,还不至于绝望。在指望没了、希望没了、执盼没了之后,不再剥夺最后的幻想,是所谓的文明社会退无可退的边界。

  山水若是依旧,人伦不会迷茫。最是秋风清远的日子,行走自有感受。趁着天际明朗,趁着似忘未忘,醉在河边,醒在山上。

  点一支心香,冥思远方,远方不是无垠,却很漫长。路与路的接壤,通达窗与窗的相望,季节换了,无关暖凉。雨一场,淋湿梦乡。晒红了的叶,摇曳目光。大愁无忧,只为得,古国神伤。

  人,有时需要逼一下自己。比如洗练书法,有的人虽想附庸风雅,但提笔千斤重,写不几个字、几张纸,就坚持不下去了,终于半途而废。比如诗词歌赋,有的人虽想自如地遣词造句、合辙押韵,却不愿广闻博记,翻几页书就厌烦的不得了,自然入不得文章乐府。比如置业发财,有的人虽想有所作为,而吃不得苦、忍不住闷、受不了惊吓,末了眼高手低,一事无成。管理自己是人的最大困难,不得意者大多是源于自我放任。

  民谚有云:七月八月看巧云。上了几岁年纪,对此谚有了格外的领悟——深陷机巧人伦中,如有一份闲静之心,眺望天穹云图,清净心思,才算谙悉简净秋意的初衷。人生依然如此,从繁复到简单,去杂芜存明白,始知生命本味。

  花茎指问秋空远,谁巡云天布机禅,万物仰仗风调雨,千年百代幻觉玄。

  世间人伦皆俗凡,真情实意最为难,我心原本非汝心,偏向苍天讨箴言。

  顾及别人就是顾及自己,因为换个位置,别人从自己的角度看去,都是别人。

  短短三万天,人生一世情,可怜忐忑路,无雨亦无晴。命运不可选,心愿随缘倾,梦醒又梦里,星空隐苍穹。

  一曲解千愁,两盏消百忧,三世分因果,四季连始休。五谷惹是非,六畜化俗流,七八十岁后,九九归故酋。

  寿者命也。寿,只关乎命,无关其它,所谓平安、健康、心情、际遇……都是表象,导致因果完成的还是命安排。命安排,也有人叫天安排,是人必经的运势、必验的履历。这个过程的长度叫寿。命止寿终人薨毙,凡人难逃一个死。忽然想到此,是今早的惊闻,又一个积劳猝死的人,唤醒了“意外比明天早来”的感慨。安详、从容、自在,换得个寿长命久,许才是人生的真义。

  因为沉溺手机而忽略照看、忽略脚下、忽略环境、忽略情感、忽略现场,酿出的悲剧、惨剧、闹剧,已经不少了,仍未唤醒迷醉的世人。或许有人觉得那是小概率、没有那么巧,可“一旦”、“万一”、“就那么寸”,就是百分百的无可挽回。没有人是这个世界的例外,没有人是这方时空的特别,当不在乎、不注意、侥幸心积攒到一定程度,必然罹临的偶然,不由分说。痛心疾首有什么用?悔不当初有什么用?呼天抢地有什么用?心不在焉、意不在焉、情不在焉,人就成了空壳、行尸、走肉。究竟,那一方小小的凭籍中,有什么勾夺,会让一个人万劫不复?

  手中无米,唤鸡不来。是一句很有画面感的生活哲理浓郁的乡土俚语,朴素实在又生动形象。此言要比“舍不得鞋子套不着狼”,更温和更中肯。天有大道,人有本能,禽有需要,兽有渴望,空空如也的意愿只能对等于空空如也,一把米是因起,唤来鸡是果然,斯是事与物的逻辑律动矣。

  人生惬意钓清闲,长线牵挂度命缘,鱼是人间一盘菜,我在尘世却不馋。

  闲是门中草,自然长得好,凡事勿强求,如来由它巧。挣命身心累,从容活到老,淡饭不油腻,清茶品逍遥。

  若是问及众生,活着图什么?答案不尽相同。图名、图财、图一乐子、图亲人安好、图……一生之求,求尽一生,那些求得的,终将不过是过眼烟云。哪怕是子子孙孙,也不会永恒长在。所谓企图,不过是自心不满矣。

  那一天真的来临,你的心冰冷如铁,末日崩塌后,你不知如何开始。一切都化为灰烬的境界,你是你自己的未来。周而复始是最深切的折磨,因为另一种活,叫独自历劫。

  时空之末,为你写一首诗,诗的名字叫《枝离》。最想说的话,是那一句隐义:如果没有来世,莫做泥。也许你看不到、听不到、读不到那些句子,可终究心念已寄,任它漂流。

2018-09-0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