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问秋风

  今天是一千年前想象的“未来”,此刻是几十年前的期待。而今天我们又在幻象千年之后,此刻我们还在期待几十年之后。其实我们一直都在这里,以亲身感知的一个个瞬间。今天的我们最天真、最年轻、最幸运、最真实……其实今天的我们,才是最好的我们。从前与今后,是他们知觉的“我们”,那与我们的“我们”无关。

  从前,凉水很少买着喝。 如今,花钱为流水。从前,呆呆地看着远方。 如今,都在低着头看手机。从前,憧憬是一首诗。 如今,期待是一串数字。从前,思念是梦的简化版。如今,想起已是奢侈。从前的眺望是今天,而今天已没了眺望,也就不知明天在何方。

  其实放不下手机,不是放不下世界,而是放不下自己。因为我想……我想知道,我想看到,我想得到,我想存在。

  人世间所有的所有,就是我在哪里世界就在哪里。心魂中全部的全部,就是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处暑高热渐离去,早晚清凉次第来,遥望天际云掠影,今岁又是抱空怀。

  网络真是一面照妖镜,能照出群魔乱舞。因为被扒出了满身破绽,小恶变成了大罪,于是当事者不得不托人到处转发道歉文字,言称平时还是个“好人“。难道坐高铁出行不是“平时”,而是个“特别时刻”?意思是那一瞬间“犯邪”了?修养到了一定程度,近似本能,就像骑自行车熟练了,就再也不会忘记。骨子里就不是善根,怎么架秧子,也长不成参天大树。苍天不会闲的难受,单独去惩罚一个人,它会等到一种果,等社会万象汇流成势,然后以水到渠成,让果然而至。当世众生,或许已能感觉到世道正在成势,而大家都在其中,也明白果报只是时间问题,但不知何时遇到什么。独善其身都很难的红尘,令人惊悚。

  自然迁徙到人类智力井喷的时代,器皿出现——陶是“情感人类“纪元里的第一件人造物,它成就了储藏和酝酿。器皿对空间的切割,让人类对立体有了粗浅而模糊的认识。陶的演进创生了瓷,瓷器的发扬光大,打破了陶对神话的垄断。“旧时王谢堂前燕“的器皿,终于“飞入寻常百姓家”。从粗瓷大碗、笨重水缸,到“浮子”、“水漂”……器物的发展不了收拾。思维见识的原生灵感到底来自何处,尚且无法探明,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智识来自感应、感应验于实践。在今天司空见惯的器物中,蕴藏着人类看不见的巧妙之渊源。一个物、一件事,汇集了无数个层面的智慧,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事物,其实很不简单。

  没有春耕,哪来秋收?这是自然律中难以违背的道。科学技术企图悖逆而行——反季节果蔬、转基因生物,其后果已显露端倪。中国老子已洞悉天地本源,所以劝世顺遂。然人心不轨,一直在别出心裁、独辟蹊径。笔者就此不论是非,只是想提醒警觉——险象环生的时候,先找找自己的问题,而不要环顾四周而言它。

  一碗豆脑,俩茶蛋,俩煎饼,九块钱。微信扫码付账时,发现豆脑店老太太的表情,好像若有所失,跟老太太一起开店的儿子解释道,自从开通了手机扫码支付,老太太很少收到钱了,今个中午,就只收到了一份现金。闻言不禁莞尔——从不收现金,到收不到现金而觉得不踏实,这个年代真是各有心思。听说某企业即将推出刷脸支付功能,届时好像连手机都要省了,这种趋势仔细想想,其实挺可怕的,怕的是某一天,人们都成了一个符号、一串密码、一种标识,真实的人反而没了意义。看过一部科幻电影,当然是老套的末日片,其中有个细节说的是灾难后,除了物换物,其它交易只收现金,到了那种境界,人们才明白,真真切切攥在手里的东西才是可信的凭证。饭后信步回单位,见路旁行道树的柳荫下,有两位施工者席地而躺,正在午休沉寐状态,完全不管不顾秋阳似火、车流来去。他们是活的很踏实、很真实的人——既不妄想,也不为妄想不得而烦恼。人可以创造环境,也每每被环境改造,在其中坚持做踏实的、真实的自己,还真是不容易。就像做豆脑的老太太,只要将辛苦赚来的一把碎钱塞进兜里就已很开心,就像树荫下酣睡的工人,一觉醒来又是干劲儿。如此简单的生活,对有的人而言,却近似奢侈。

  人生不过几十年,各有喜好咸或甜,倏忽一瞬得真味,不枉痴心画青莲。

  无孝何以立人?可当下已有太多太多除了方孔兄什么都不信的人,连烧俩纸钱都不屑了。以后啊,除了缄默冥思,怕是再无仪式性的寄念喽。也好也好,就都呆若木鸡、噤若寒蝉吧。

  百年一世风雨刷,痴心一念又是它,仿佛一瞬昨日梦,老枣一树再开花。

  桔棵之间生辣味,秧丝牵扯任瓜垂,自然神奇蕴万物,谁曾是我我是谁。

  疏密有度,才能收放自如,人世间,始终需要克制。时时处处保持克制,是对天地之间风物自然的珍惜,若任由欲壑难填,只能是,贪多嚼不烂,竭泽而渔穷。种庄稼的人,大都懂得一个道理:人本是土中来土中去,万不可把自己弄成了怪物,到最后变成了有来处无去处的东西。

  蕙心寻幽入旷境,兰质识香润情怀,意远气净留白处,古往今来凭画台。

  千年乌柏植中土,栉风沐雨立世俗,通体蕴宝尽奉献,柏蜡点烛陪夜读。

  那夜,为何凭窗眺月呢?那夜,那轮渐满的上弦月,为何一次次从浓厚的云翳间,努力露出皎洁呢?远方那一池秋水中,白天鹅是否也与我一样,忘了眠寐,而忘情地浸入了月华?时光荏苒岁如梭,百年一瞬心无托,幸得婵娟知情意,世代相望赋愿歌。

  天意不可测,人心又茫茫,欲与风雷悸动,可惜两不知。命中本无邪,奈何秋风紧,静待大势所趋,浊清自分晓。天性不近苟且,红尘色至初,但愿人长久,观音听如来。

  话越直白心越隐晦,情越浓烈意越深沉,人伦无假无真,只有跌宕起伏。此一刻彼一时,都是纯粹。命运有段落,有因果,却不是所属。酸甜苦辣是俗味,缘来皆不知。

  人生的高潮是余生,在一方惬意的境界,可安享自愿的岁月。有人在路上,有人已抵达,心之远,无可阻拦。赫本隐居的地方,多少人也在向往,其实生命的追逐不是为了掠取,而是能有一隅,彻底放下过去,得一份恬然。

  人若是有执念,就很难得善终。这善终不是指肉体的尽头,而是指心魂的安妥。执念不仅仅是执于权势、财富、珍馐、美色……还有超过了命承的负担。活的是否自在,取决于自我,心境决定处境。心不怕疼,则万事自逞。

  雾岚润养千年参,暖光净照灵芝草,星夜菌菇又发情,雨后春笋刺拂晓。

  祈长生,求不老,自是妄念。希拥有,不撒手,亦是私愿。放达四海,飘逸天地,才是天地人相衔。老与小,小与老,只隔了一段时间,而人最能忽略的就是计数,一刹那的感应,已是完全。

  人伦社会,无非是拉拉扯扯;自然人生,大多是吃吃喝喝;世世代代,无非是模仿细节;年年岁岁,大多是昼夜相接。活着就是活着,生命是一场知觉。

  闲暇垂钓山水间,听风观漪抛浮杆,静心惬意远俗情,只向夕阳眺云天。

  一直坚持认为,日照的秋是最美的——不止山清水秀、海岸旷远、人群渐疏、礁滩静宁。梳净虚华的日子,人心也便清朗了许多,拥堵了一个夏季的晦塞,亦然慢慢稀释……海水总是从秋季开始澄澈,浪花总是从凉意起始洁白。明晰的视觉,使人眺望的更远,远到海天一色,远到遐想无边,而心怡的翅膀,正比翼鸥鸟,湛蓝与纯白,随云飘飞……日照的秋,真的可伫望一场独醉。

  雪山晨曦现瑰丽,秋风画天梦藏迷,进退红尘深百丈,七色光彩蓝趋紫。

  减税涵养,让利于民,官商不沾,诸事不管,曾经是闲达风气之始。众人拾柴,各行其是,当是自享自受的万千尘世。

  秋风渐紧,空怀悠远,但不知,何处是天涯。临沧海,鸥鸟不鸣,世事无常如浪涌。蚍蜉隐去,英雄叹息,文心从来无悲悯。芸芸众生,昼夜间,自生自灭,倒落得,碌碌无为。天不作美,乱点鼓噪,一时间,以为唾沫飞溅,亦能济世穷。泱泱乱絮,醉颠梦呓,仿佛往昔又自欺。曾何时,又何时,只待势必。

  山枣野花知秋意,余夏残热急走熟,路人不懂风之愿,只见葳蕤将退潮。

  她未至,他已老,错过正好。风吹发,雨淋藻,秋泓静静待霜憔。莫说缘,红尘福报,意远心小。苍穹不空,无觉看不到,红尘多自恼。千山万水,人伦搅,无非是,亲疏撕扯太难了。

  哥们二十多岁就开始吸烟,亲朋都劝他戒烟,他摇摇头:此生只两个爱好,一个是好女人,一个是抽支烟,你们让我戒哪个?哥们至今仍是烟民,却一直在嘲笑人伦的虚伪。

  会和不会之间,谁分得清不会与会?人云亦云,去言无话,谁独立于亘古的静默?人世间若是没有语文,谁才是知心的那个?红尘失语者,除了智者,只有蠢货。

  古有俗话:秋草黄,天气凉,出门别忘加衣裳。今天,在一个场景里,又听到了这句熟悉,顿感亲切。人与人之间,其实没有私情,只有赤心。千百年烟云来去,带走了什么,抹去了什么,还剩下了什么?芸芸众生,都晓得爱是什么、恨是什么、亲是什么、厌是什么,都知道平淡是啥、平常是啥、平寂是啥、平凡是啥,又如何?还是浑浑噩噩、装模作样、左右徘徊、前后踯躅,这才是红尘难辨的起因——人们都明白,而一直不愿坦诚。

  有人断言:权艺合谋,艺术必亡。话语犀利,直切人心。此论与“官不言商,否则商道必不仁”的观点根脉相连。极端是剖析真相的必要,极端又痛楚的智慧。经受巨大痛苦而不觉的,却一直都是麻木迟疑的众生无法回避的遭遇。

2018-08-27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