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非非自生

  可以背你过沧海,但不渡你离红尘,头顶神灵数日月,愿你今世成全人。

  假如你承认,人不是机器造的,那么就不可能千篇一律。大同小异和小同大异,不取决于人伦向背,取决于公认的义理。

  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时点、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情绪、不同的观念、不同的意识,对一个事物的结论也不会相同,所以很多事没有所谓标准的答案。完整只是相对的,残缺未必不是另一种圆满。世界不曾是现在的世界,未来一定不是当下的拘囿。从前不是一万年,也不是亿万年,今后不是一百年,也不是永远。从嫩芽到朽木,树只是完成了树的历程,树的形态既不是开始,也不是最终,它只是时空迁变场景里,被遇见者“看到”的情形。而遇见者的存在,亦然只是短暂的光影。

  这世界上,许多虚幻的事,被那些当了真的人,给弄成了“真事”。可是那些“真事”,又总是在经年后,被后人读成了笑话。

  当下,忽然冒出了一些人,观点之怪异、言论之突兀、手段之酷啬,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不谙人伦常态、不惮尘寰惯俗。你说他们是妖吧?还是人形肉身,你说是魔吧?还是吃喝拉撒。但那些人的行迹之可疑、做派之荒诞,又使常人无法理喻。难道某些结界被打破了?以至于出了那多幺蛾子。

  青山依旧在,只是朱颜改,秋风潇潇意渐冷,夕阳不可逮。白日梦痴醒,苦笑空暖怀。短昼长夜勿计较,去未去来未来,岁月短促,莫徘徊。

  钓者本心不图食,鱼竿颤颤光影迟,秋风知趣缓步去,空篓荡荡盛归时。

  灵感旷达尽完美,情绪辽远净无暇,纯心何须天水涤,薄云追明月至天涯。

  台风催雨浇热浪,秋渐云急布风凉,花凋不待蜂蝶晚,叶疏未避夜又长。

  心上秋,月下愁,昼夜隔久,梦自流。字换行,诗断头,茶凉情馊,意碎锈。山川迥异,缘架虚构,但不知,谁是谁谬。草木轮回,四季叠够,始于始,休于休,风雨惆透。

  层出不穷的反诚信行为,反映了心源性小恶正在泛起,而当今传播性放大效应,又起到了恶意扩张的作用。若全社会人人都扪心自问,地平线的塌陷是从何开始。风又潇潇,但愿尘埃早落定。

  近几年来,有一种情绪,借助网络传播,以图文视频以及评论等形式,悄然荏苒。字里行间、言语具象中流露出的意蕴,无外乎“自己是自己的一切”、“一个人的清欢”、“靠自己”、“我即世界”……佛系生态、宅男女、手机控、疏离而自在,等等等等,其中既有无奈,也有寂寞,还是厌倦,更是逃避。我把此类现象及其观点,归纳成一个概念,叫个独论。有论点就得有论据、论证,老眼昏花的我,撑不起长篇大论,只说几句:烟花易冷,是因为绚烂时难免透支,繁华落尽成一梦;任何领域在井喷之后,都必然寂静;当狂欢的盛宴散场,人们才发现孑然又是。岁月就是如此,一茬人的孤单,总在疯狂末端等候着,而随着低龄化早熟,催生了低龄化老气横秋。个人独立的自在不言而喻,但其中真正安之若素、安之若怡的并不多。个独论的潜移默化、润物无声,是不易察觉的感染,当它从小众熏陶成群落,就是个社会问题,或者是社会出了问题而肇致,个独是排斥集体、抵制顺从、不喜蹈矩的。结合时下正成为热点的不婚、不育、缺乏激情、麻木不仁等诸多现象,个体自愿、个体不愿与个人为上的思潮正在汇流——活好自己,无论其它,这种趋势,已不再是极少数人的选择。

  无圣无贤的日子,从打碎一切的那天已经开始。其实十丈红尘内,没有人是例外,相生相克的轮回,逆转成相克相生也是一样,令人厌恶的烟尘与惹人追捧的粒子,都不过是物质和能量变化的片段或过程。受与授,都不是独立的存在,人间世代,谁不是谁的谁?

  疾风骤雨迎秋来,凋叶落花归原台,相熟终究别陌路,炭黑何曾知乳白?

  疲惫、浮躁、焦虑、厌烦,以及打不起精神、提不起劲头、使不出力气、找不到主见、看不到指望、激不出热情……是个别情况还是普遍现象,在众生心中各有答案,而原因却是多方面的,既有差异细节,也有雷同共性。说不动,推不动,拉不动,赶不动,像放了气的球,似抽了筋的肉,如断了弦的琴,若没了轮的车。不信不期,不馋不念,不惊不惧,不慌不忙,一种怠速式的麻木状态,正在蔓延……

  红尘乱象无关己,忏心净魂此刻始,即使浮生皆迷醉,晨钟暮鼓犹响起。

  老百姓心中,一直有自己崇敬的英雄,他们虽然没有被立碑树撰,却一直传颂在世代衍延的灵魂深处。布衣真情、平民恻隐,始终在滋育一个偌大族群的善良和勇敢,他们在街巷、在路旁、在田野、在工地、在菜摊、在身边……他们是父亲、是母亲、是子弟、是朋友、是同学、是邻居,也有陌路不识。他们还是偶然邂逅,是平凡生活里的感动,是危难时刻的成全。英雄从来就不是虚无缥缈的概念,而永远都是人世生旅上赖以支撑的力量。

  无论人活多久,生态如何,自识怎样,终究是为了那一个个的盼头。

  人间自有真情在,无须聒噪话语多,苍天不言亦存道,大地默然安魂歇。

  天性与教化使人自律,而自律让人纠结。那些心事重、压力大的群体,几乎都是自律者。令人窒息的社会真相是,自律的人负重奋进、殚精竭虑甚至英年早逝,而悠然自得、享受生活的,恰是那些缺乏自律心或自律心淡薄的人。

  秋似老友迟迟至,风如旧朋悠悠回,落叶煮茶叶沸水,闲情忆话情又谁?

  初心如雪已风化,旧念归零忆不回,莫将水波当笑意,清欢一刻心空白。

  从近年来的绘画、书法作品中,可以窥见一种迹象,即色彩的差异已成两极分化,字体的失形亦然各寻突兀。失去热情的表现是用色淡泊和构图的简约,不拘章法的表现是结构另类与布局自在。人心,人性,人格,迥异于任何细微处,不一定成系统,但终将影响趋势。

  秋风凉,心境宽,拥抱着路过的时间,听出发的音符走远。我从油画之外,读着未见的思念,只一瞬闪过的意象,已彻底剪碎了从前。

  我的老家所在乡镇,下辖一个自然小村落,被人打造成了“艺术田园”,还起名叫凤凰措。有人向我解释道:措者湖也。西域边疆地区才有这种叫法,竟被挪用到了山东沿海,倒也新鲜。按我自己局促的理解,凤凰措的意思是凤凰岭下有个湖。那我倒是奇怪了,我去过凤凰措,记忆中它周边没有像样的自然湖泊呀,可能只在雨季,山沟里才能攒下点水,荡漾成个小坝、小水库倒不奇怪,那也不算是措。也罢,小水库也好,小坝也行,有点湖光山色就算对得起那个嫁接新意的名字。人们住在城市里堵的太难受,跑到荒山野岭吹吹山风、听听松涛声,或许真能清心静神。二十多年没在山岭住宿了,也不知当下的夜坡是否别有天籁入梦。凤凰措的床位我是承受不起,所以虽曾踏步其境,而至今尚未体验过其中滋味。

  曾对不少人谈起童年:其中有两三年,应季食物就是上一顿煮地瓜、下一顿煮地瓜,稍好一点就是地瓜、豆面炖萝卜丝。他们不信,讽我矫情、煽情或臆造。想来也是,生下来就“吃国库粮”的孩子,怎么会靠吃煮地瓜度过了两季?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个年代的工薪阶层,吃国库粮既要粮票又要花钱,缺其一而不得。为人师的母亲,时常要为学生垫付学费、杂费,时常要以粮票处置一把鸡蛋、两把菠菜的礼尚往来,不得不经受自家的拮据。地瓜既有邻居送的,也有我们兄弟结伙去地里捯的——这还得靠“看青护林”的大叔们睁一眼闭一眼——毕竟那是公家的地,未收拾干净的地瓜,它们烂在地里也还是公家的。一晃经年,老同学发来一盆地瓜的照片,不由让我忆想起了那段连地瓜也不是尽着吃的艰苦年岁。时至今天,你就是让我十年八年不吃一口地瓜,我也不会馋它。

  近些年,山坡上,僻静处,忽然冒出了不少不土不洋、似土还洋的小庄园、大院落,墙内墙外、门里门外,收拾的既“精致“又“粗糙”,粗中有细、细中有粗,一看就知道是村里的暴发户,或城里的怀旧者,斥资修建、出钱修缮的,乡愁仿佛就在这类园子、院子里,达成了慰藉。这类院落,要么成了“乡村游”的客栈,要么成了城里人的别院,要么成了个人会所,要么成了骚客们的聚落。我记不得去过没去过谁的这类居所,虽然也曾被邀请过。如果去过却不记得,那就是印象不深,如果没去过,那就是不感兴趣。从农村走出来的人,已渐渐有了年岁,现在的农村已没多少乐趣——除了长假、节日,孩子已很少见,除了耕种和收获期,成年人也不多见,稀稀拉拉的老头老脸,哪来的热闹?没有人文气息的农村,慢慢成了出离者们含混其词的记忆。

  从前定义中的农村,严格意义上讲,如今已不存在。今天的农村虽然田野还在、庄稼还在、没钱翻修的老屋还在,却已不见了“乡亲”、“邻居”、“伙伴”、“老槐树”。陌生的是老的变了样的婶子大娘、二大爷,是暴发了的刘家老哥刚买的名牌豪车,是过去没听说过的嫁接果品。那还有什么相熟的呢?对,是乡音,依旧还是那个老味道,在村口马老头追问来客要去谁家的腔调里。

  一看到收割后扎成捆的麦子,我的本能反应是刺痒。为何呢?因为我曾割过麦,热乎缭乱的体验没记住,被麦芒刺痒的两条胳膊红点斑斑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听说时下割麦已实现机械化了,种麦的人再不用忍受夏季收割的那种刺痒,为他们欣慰——时代快速进步,希望农家收获的快乐一点没少,收成也水涨船高。

  青蛇煮酒醉真话,白裙敬天求缘来,凡尘伞下辨雨泪,竟是秋风知情怀。时过境迁物非是,梦醒鹤影离瑶台,可怜古往未留迹,奈何婵娟变淡白。

  水乡不知海浪汹,山樵哪懂渔夫疼,姑苏城外钟声寂,大雨凉秋年又冷。

  平淡是直线,创新是曲线,平均还是那条中线。平淡生活好不好?没毛病,但平淡有一直平淡、阶段性平淡、偶尔平淡、后期平淡之分,这一分就情势大不相同,也能籍此辨认出注定平淡和注定不平淡的人生。比如真正的科学家,他们日常生态可能是朴实无华的,但他们的思智又是神奇的,对他们而言,平淡有了新的定义。有的平淡就是平庸,有的平淡是如常,有的平淡是注意力不在世俗名利而在于探索新境界,人的价值不等于价格的要义就在于此——世俗光环之炫耀,星光淡约之永恒,不可比拟也。

  为什么宫廷剧火了那么久,且依旧未见颓势?因为中国人的记忆延续在王朝太久了,包括人文典籍、艺术藏品、思想观念、宗教信仰,在那个漫长的时空里浸淫太久了,想从其中跳出来,还需要漫长的一段时间。而这,是暂时谁也没有办法的事。

  有人断言:人无事,必会生非。了然七字,言简意赅,且一针见血。细思静悟,斯言诚哉。无事而心不净者,难以慎独。正所谓,闲心出坏意是也。

2018-08-2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