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永恒归于苍凉

  汉之字,风之笠,千年万载人间世。梦一直,魂一直,起始接着又起始。星河有船缘再渡,花开一朵戴雨露。心是秘咒,只一句,灵犀无数。

  东西床,南北睡,梦见金光一闪,树木丛生,水从天降化成雨,围一夜炉火,各聊故土情怀,竟然是,三生有幸再相逢。

  不择手段的人,理解和欣赏同一类型的人,他(她)们看上去好像很优雅、很自信、很风度、很高贵的样子,但却很脏。装表并不难,尤其是甘愿为此付出努力的人,并以此为乐、享受其中者。但人们心中最赞许的,一直都是素真的生态。

  时间一点一点地磨损世人的耐心,而耐心恰巧是抵御时间侵蚀的唯一盾牌。人类了失去耐心,就失去了一切。

  老同学发我看了一个视频,是街头测试——旅者打扮的青年人,沿街探问行人,声称自己手机没电、身上没钱,想借五块钱坐地铁回家……几个开好车的、看上去有身份的人,除了呵斥、驱赶,再无表示。反而另一些人,如保洁工、开三轮的、园林工、残疾人,除了几句询问和带关切的责怪外,都是“慷慨”解囊,有个还拿出了五十块钱,嘱咐青年人买点吃的。那青年人的打扮一看就不是穷人,却从穷人那里借到了钱。不由想到一句话:穷人可怜穷人。而其实,善良跟穷富真的无关,只是有的人是因为不善良而富裕、有的人因为善良而贫穷。忽然对世道人心的衡量标准的繁杂,感到了由衷的畏惧——细化的清晰的辨别,就是神仙也给不出一个绝对恰当的定义。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也都有自私的部分,当际遇给了选择,凡是不危及自身的举手之劳,不妨恻隐。

  瓜田李下又相逢,谈笑风生叙旧情,一路红尘豪气在,话说当年也英雄。

  亲耕菜园种果蔬,自砌灶台烹家常,真情实意待来宾,乡土滋味在饭堂。

  再辗转反侧、跌宕起伏的故事,都不如自己的心事,更牵肠挂肚。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的人生宿命已经昭然若揭,都是来红尘完任务。心愿别致处,只有故意的那部分,才是自主的选题。

  柔软是红尘最耐风霜的秘境,如果一个人能保持对心念的痴情。正因如此,姹紫千红才一直不改初衷。而你,从未放弃素净。

  人间最密是情网,一点一滴,点滴不漏。红尘最疏是情网,三魂五魄,魂魄不留。十娘沉匣惊人心,断发绝情入诗行,自古至今多少疏密情缘,道不尽、说不完。天可怜见人世沧桑,一张大网,代代编。

  夜听风清意远空,心聆天籁梦玄冰。谁立莲蓬待雨落,馨香一瓣慰此生。

  俯瞰大地土一片,山水之间人未见,远近殊途不同归,红尘天穹境两片。

  生老病死,是一种进程,前者是开始,后者也是开始。生是老之因,病是死之因,唯独死是特殊情况。死相对于生,又不同于生,生来是人,死去却不再是人。遗体这个词,是对死去者的比较恰切的称呼,但也很值得疑问——什么遗弃了肉体?遗弃了肉体后成了什么?去了哪里?

  俩字人间不常说,心话每每搁胸窝,山花烂漫又开时,滴滴露水颜色多。

  成功路上不堵车,万里云风谁退歇?唯有同心志更远,时间尽头醉唱歌。

  附着于墙体的藤萝植物,其命运就跟墙粘在一起了,墙站立多久,藤萝追随多久。与攀缘于树不同,墙不会与藤萝争营养,也许相处更和谐。但是,墙不懂藤萝的心事,就像藤萝听不见墙的自语。世上极少两全其美,得其一,已是巧妙。

  水之冷暖谁知道?风之来去枫知道。花容月貌谁知道,斗转星移梦知道。人心情意疏忽变,却又不能未离开。

  大日子大过,小日子小过,穷日子穷过,富日子富过,喜日子喜过,苦日子苦过,有日子得过,没日子也过。人生止步以前,时间像填空,每一格都不能少,哪怕是空白,也是一笔流水账。世间历经,不留隙缝,记忆和憧憬可以剪辑,生命本体,只有一分一秒的过往与痴等。

  有些职业真是奔波命——别人闲着时他们忙,别人醒来时他们睡,别人吃着时他们看,别人自在时他们累……有人说生不逢时,有人说慌不择路,有人说阴差阳错,有人说乱点鸳鸯。要我说,一命解千疑,都是命运错(巧)安排。

  静泊水畔忘经年,遥望群山忆尘缘,闲云清风过眼去,一声蝉鸣领神还。

  容颜易老情不老,赤心相对忘晨晓,怦然一刻天注定,世间缘来是迟早。

  中国的大学为何设计规划是西方的模样?是设计师忘了或不懂中国建筑设计的高深,还是图抄袭之简便?不实用、不好用、不耐用也不好看,且不适应各个地方的气候节气特点,保洁困难费用高……更主要的是,没有学术、学习氛围,交通食宿不便利。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树不是树,雪不是雪。电波一瞬,又开始了,又结束了,又重复了,又转换了,似曾相识,不知缘果。人间众生,一页一页。

  人一生有两种欲无尽头,一种是为自己的欲望,一种是为跟自己有关人的欲望。有时后一种更难放下。

  这世界上,最具欺骗性的组织,不是其它,而是各类政党。其中既有合法的,也有不合法的,而法也是利益集团的凭借。

  此起彼伏的各类活动,让我没法定义其类别和性质,眼花缭乱覆盖几乎所有年龄段人群,而我却看不见其中的文化意义、艺术魅力和感染与引领。繁华浮荣的表象下,越来越遮蔽不住空虚和寂寥,越来越掩饰不住空洞和虚伪。为什么?我问自己——我似乎知道答案,却不愿坦白答案,因为昭然若揭的事实早已被漠视。

  禅心即是平常心,不惊不诧不痴昏,自知自愿自然态,随缘随境随离分。

  尘世所有的问,都是自问。别人所有的答,都是非答。自心自证,不止是哲学,不止是玄学,而有可能是能量和力量的收放。

  听雨入梦去,梦里与风舞,十指紧相扣,闻息唇不语。天园地方界,心摇魂轻扶,阴晴圆缺后,庆幸遇世俗。

  所有的间隙都是距离,全部的情绪都是间隙,一切可见的不可见的疏离都裂变,而裂变才是宇宙的王道,无穷尽的裂变,让短暂的存续有了格式,也有了意义。

  代价之外,是更大的代价。但是人们只能看见“可预见”的实质,却看不见笼罩一切的因缘。也许,一句“一切皆有可能”,点破了某个砌于某个高度的境界,随心所欲的规则。

  有传言说,人死之后的七八分钟甚至更长时间内,能“听见和识辩”声音,只是没有功能反映了。我觉得这不太可能,而且不愿真有这种可能——因为这是对已被定义为“死者”的最后一次折磨。一死百了是假若存在的“造物主”的最大仁慈,也是假如存在的“轮回”的终结,更是假定存在的“忘情水”的终极功用。有些痛苦不是来自肉体,而是来自于心愿——愿望不绝,是最彻底的疼。死亡必须是完全的消灭,否则人间就是没完没了的游戏场景。

  有的人,其一生烦恼都不是因为自己。有的人,其一世烦恼都不曾为别人。前者有点像“操心费力的命”的俗话说的那样,后者则完全符合“赚不到便宜睡不着觉”的定义。为自己放下不难,可把别人放下还真不容易。人是社会人,人伦杂芜,难以孤独,故而许多劝人方,终于劝不了那颗怜悯之心。

  常谈及情商,以情商论短长的人,不可交。因为把人情练达看作智慧的人,是对智商和专注力的诋毁。如果把智商看作一只虾,情商只是它的一只螯,它一只独大,就会让整只虾为其负累——其它部分的发育就会失衡。一个完整健全的人,不能靠玩情商活着,因为一旦陷入没有人情可玩的境地,就会绝望。

  最是中意羊角椒,鲜辣甜香胃口好,可惜今时已少种,逛遍农市无处找。如今常见外引品,味苦皮厚愁烹炒,外罩一层似蜡壳,薄膜入口难咀嚼。

  人生无法兼顾,每每在不知不觉中顾了此,失了彼。“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其实已一言蔽之,不过很多人无法对此深解和领悟。越来越钱的认识,导致了越来越稀释的语文,于是一锅一锅的烦着泡沫的“汤”就成了畅销流行的情绪饮品。凝练曾是优秀的过往,而只能慢慢沉寂成化石……

  有些东西,早已时过境迁,即使用李代桃僵的办法企图挽回颓势,也无能为力,死去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这不是悲观,这是冷峻的观察。有些东西,必将时过境迁,从大众变小众,从趋之若鹜到避之不及,规律造就趋势,趋势导致结果,非人力所能左右。有些东西,一定会时过境迁,当然不是说永恒不永恒的宏大话题,而是说百年长度里的颠沛流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足以经验兴衰和改换。处在天下大势的转折时点中的人生是最尴尬的,因为不稳定期的生活,使人无所适从。

  焦虑无处不在的历史阶段中,如果一个人没有勇气“豁上”,放下面子、财物、职位和处境,去找心理安逸的生活,那就会出现另一种“豁上”,不自觉地选择突兀,甚至危及生命。各业人群中,或轻或重的亚健康、抑郁症、焦虑不安的个体,不在少数,如此情势,必出问题,有人已经出现了问题。在别无良策的现实情况下,个人管控好自我、疏导好心情,是暂无另选、他助的自我拯救。

  没有用处的没价值,无法交易的没价格。人类社会,不以规律为判断的概念化太多,所以造成迷茫。价值也许一时无法确定,但达不成交易的价格,等于空。

  某个年代的世道,谁当真谁后来悔恨,谁不当真谁后来悔恨,那些该当真的没当真该不当真当了真的没了后来。人生经历中,有的遭遇不是个人所能判断和取舍的,而是倾巢之下,而是摧枯拉朽,而是天翻地覆,而是树倒狲散。人类社会没有真理,真理不在人的世界。

  万里红尘一场梦,千年青灯半夜明,百般愁结双眸暗,十分思念九成醒。七上八下忐忑心,五湖四海缱绻情,三头六臂又如何,两极四相终无名。

  观念,理念,意念,概念,都套上了套,都拴上绳,连想象都落入了鱼缸,哪来的神奇?神不过是臆猜,仙不过是冥想,妖不过是荒诞,怪不过是个涩,鬼不过是惊惧,精不过是计谋,灵不过是玄学,宗教不过是精神幻术。无中生有的无,才是最大的巧妙。

  有句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说的是玩嘴皮子、耍笔杆子的,一旦遇到不讲理却有蛮力的,越争辩越挨揍。这个具有画面感的假定场景,忽略了围观、忽略了舆论、忽略了秩序背景,是单对单、一对一,看似不可能。而现实却并不让人乐观——交际无逻辑、经济无道德、情感不讲理、求生没底线的魔幻镜像层出不穷。大到洲际、国际,小到群际、人际,仍然是实力、势力说了算。所以,笔者不由想起了歇后语的别样魅力,它们不但一语中的,而且直白坦诚,既提出了问题、揭示了现象、调侃了虚掩,又总结了规律、预告了必然。前面那句俗话改成歇后语,就陡显出了黑色幽默:秀才遇到兵——嘴肿。

  退化了阳刚的地带,连阴柔也失去了泽华。不敢怒吼的声线,连呻吟都缺失了情绪。进入所谓的文明社会,大多数幸存者,其实都是得益于胆怯,神与英雄早已消失,苟且已是事实。

  女性化社会的雏形已经显现,阴沉沉的人伦不止是稀少了勇气。鲁莽、野蛮和果断被秀才们羸弱的性格彻底抹杀了,一群靠玩阴谋和技巧生生憋死英雄的日子,将彻底阉割豪爽的风气。

  不想听、不想看、不愿思、不愿辨,学到十岁止,以后靠经验;浅浅的水,长长的湾,一只纸叠的船,漂啊漂啊,不知漂多远……

  天行健,地入伏,侠客策马踏世俗。心哥哥,花妹妹,情投意合牵双对。牵双对,侠客醉,山水之间哥与妹。哥与妹,紧相随,红尘客栈好梦睡。

  我突然想写本书,书名叫《钢铁是怎么样没练成的》。想写这本书的初衷是,让成功当成爹,使失败变成母,告诉大家水淬火的道理。然后,真心安慰一下凡人平生,一筐木头,其实未必能砍出个抧字来,大可不必不甘心。

  礼让行人,当然是一种德行。但是行人也要守规矩,不然无规则的礼让,既让行车者为难,也容易造成追尾——这是更大的交通隐患。斑马线与信号灯的默契,才是行人的安全意识,车让人只是一个方面。当并行车辆很多时,行人要考虑时间和视线,盲目笃信斑马线很危险。

  剽窃别人的思想叫借鉴,循照别人的做法叫模仿。这世上,只有原创和生发才是无法超越的。

  当改变让人伦觉得非常不适,严重脱离大势所趋和时空节奏,必然还会再改变,其关键,只是个时间长短的问题。

  自助早餐厅里,从拿着盘子选餐食的各种表情上,可窥见食客的心绪,也透露了生命本能的无意识。吃饭的样子亦然如此,有凶猛,有闲慢,有吞咽,有品咂。尘世处处,众生时时,一餐饭、一夜梦、一份情、一次活过。

  不活自己没意思,只活自己没意义,活在自我与非我之间,又很辛苦。怎么办?自闲心,别累情,只珍惜已有,唯憧憬可能。

  开出租的丈夫,做服务员的妻,一起早起一起晚归,生活区间就在家里、店里和路上。他们的希冀在女儿的脸上,他们的盼望是父母康健,他们的乐趣是偶尔大全家,吃一次无牵无挂的团圆席。人间烟火,像一次次的注定,谁跟谁的缘分,命与运的形势,不管愿意不愿意。

  鲜味入汁谗涎滴,海蚬叱子宜巧吃,天地造化蕴万物,万物滋养众生息。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古称人伦。人伦中最没意思的是,哦……似乎彼此神会,而其实言说与聆听,根本就没在一个层级上。思想意识的刻板,大多是不可改变的,就像智识九点的人企图沟通智识三点的人,结果每每徒劳。不甘心的接洽,必是自我折磨。

  企图裹挟众生的所有手段,都是不道德、反人类的。之所以人的自由是高于一切的终极,是因为人的自由比人类社会的出现,早了无数个早。连造人的人都没有权力剥夺被造的人的自由,其它的概念有何贵干?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古称人伦。人伦中最没意思的是,哦……似乎彼此神会,而其实言说与聆听,根本就没在一个层级上。思想意识的刻板,大多是不可改变的,就像智识九点的人企图沟通智识三点的人,结果每每徒劳。不甘心的接洽,必是自我折磨。

  道是自然态,德是人心性。心性知自然,心性自然,处变不惊,情理安顺。心性逆自然,心性突兀,自困窘境,恼愁不已。顺自然不是唯自然,而是把握规律借势而为,道为德用,德随道行。

  生之趣,活之恼,不均逍遥。诗词叹,文章巧,皆是情绞。世间纠缠,细节缭绕,远近高低,一念迢。恍惚一世,不过是,经昏晓。

  一天的情,十年的愁,百年的忧,千年的恨,万年的悔,都不如轮回中的憾。地球是一个阴晴相间的存在,也是它的常态,一直晴太晒,一直阴太闷,所以昼夜把光阴分段。有的人只活在一天,有的人只过了一夜,有的人经验了十年,有的人思考了百年,有的人瞻望了千岁,有的人觉悟了万载。灵魂的此刻,生命的此刻,性情的此刻,意念的此刻,焊接着时点和时点的宽度,而人生的长度,却不止于世俗。

  心中有图情为画,梦里无意境遇它,醒酣之间凭我在,我若不在你去哪?

  自然山水景色深,人伦缘遇有幻真,唯有赤心不悔意,方可刹那盘情根。

  相信,有时只在心与心之间的叠合中,且每每存续于直觉的笃定中。

  人非草木,谁知草木无情?春发秋凋,冬藏大梦,又何必如人心一样浮躁?世间自从有了语文,就忽略了灵魂。而灵魂之七识,也被人们抛弃了大部分。

  月亮跟灵魂有关系,是一直的觉悟,没有理由,也没有根据,更无明确的推导,但恰恰是这种不可言传的心得,使月华与梦境达成了默契。也许,有一天我会在梦里“醒来”,找到灵魂的模样,而为了那一刻,我愿经受三生三世的苍凉。

2018-07-2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