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不必

  当人们无话可说,切勿将其理解为沉默。鲁迅已有警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那还只是对沉默的解读,而比沉默更甚的状态是无话可说——不说可能是不愿说、可能是不敢说、可能是不屑说……任何相对平静的时境,都在过程中,过程必然导致果然。这不是人的哲学,这是天地之间不由人改的规律。

  美国正在制裁全世界,这需要勇气——撕破道德面具、撕毁所有协议、悖反各方期待、摆脱全部妥协、卸掉历史负担……美国不喜欢世界警察的角色,它喜欢当老师,告诉世人什么叫唯我独尊、为所欲为。

  在中国,许多事难办的症结在于“投鼠忌器”。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之一,就是在时间和空间上,剪断黏稠的人伦,而要想把一个传统人情社会化变成没有人情味的社会,其风险有多大,难以评估。

  光照蓝莓香味浓,采撷一篮寄乡情,库区水畔风温润,粒粒浆果映心瞳

  夏天浩浩荡荡地赶来了,带着浓郁的叶,带着绚烂的花,带着火辣辣的期望……海岸依旧清旷、平展、凉爽,一任南来北往,一任南腔北调。风拂动着鸥鸟的羽,就像手指梳理着头发,就像曾经如约而至的重逢。依旧在日照,金沙又多情,踩过水花的日子,不抑心绪荡漾、紧随步幅轻盈,一直一直,从月夜至黎明。海曲入耳后,魂自轻灵,若遇今世,必诺来生。

  舞在夜里,与影相知。以梦的姿势,翻译灵的飘逸。如果你的目光可穿越千山万水,请把前世的一声叹息,掷于踮起的脚底,让下一次转身,硌碎往事。

  蓝海清梦,孤帆碧影。一道岁月的划痕,只留给敞开心灵的人。不怕疼的祈念,不是为了从前,而是因为一团解不开的盼。

  如果没有一只帆的溯远,梦想不信还有彼岸。割断的缆绳,是放纵的线索。所有被拴在红尘的人,都修不来灵魂。钟声响起时,不听者才有感知。

  那天忽然对烦“小鲜肉”的情态,似乎有所悟解——烦小青年的人,大多不年轻了,他们带着岁月的积淀和对青春的嫉妒,对恣意当下不顺眼,加上年轻人自有的浮躁和浅显,“小鲜肉”的不适当也就被他们言之凿凿了。但其实,大家都是这么走来的,一代不蔑一代人,不妨叠茬而行,求大同存小异。

  为何他只认钱不认人?因为曾经他认人时,别人不认他。当年他卑微到连与老友搭话的机会也没有时,他忽然明白了,真情那么多,前半生他只得到了一点无价的同情。

  不抱希望不是怕失望,而是怕辜负——人生的承受力,没有算式可以推导出结果。常常是,比最坏的打算还要坏,除了认命,只能张嘴无声。

  当下不少人自愿放逐去流浪,有人自诩旅游,有人自称流浪,还有人以为去远方。拍照片,吃东西,写感慨,晒行头,留身影,忙的不亦乐乎。可我看到的只是地名、光景和吃住,我没看到风俗、沿革、觉察和独见。用时间换来的空间,依旧还是重叠与复制,只是换了场景,没有换掉情景。流浪和旅行,皆是别样的彷徨。

  不抱希望不是怕失望,而是怕辜负——人生的承受力,没有算式可以推导出结果。常常是,比最坏的打算还要坏,除了认命,只能张嘴无声。

  有些人不是不担当,而是没有那个肩膀、没有那副心肠、没有那种愿望。不担当不是不进取,而是不想耽误、应付、位尸餐素。这世界虽然不容忍碌碌无为地活,却总要允许选择。淡泊也是别样的谦让,让有心足力者让出奋发有为的大道,未必不好。

  红尘看似很热闹,而一旦离开了在意你的人群,你什么都不是。可越是在乎你的人,你却越是不珍惜,你以为那些人永远不会离去、不会丢失。直到有一天,你只剩下了自己,才发现,竟然连自己的影子,仿佛都在嫌弃。

  盘古开天辟地时不见纷扰,平凡人生也等不来天荒地老。当下遇到,就是不晚不早,就是缘起正好。哭哭又笑笑,寂寞或欢跳,都是心的需要。如果一切都能删掉,就没有比较,没有比较,哪来的懊恼?所以不必追根求源,宿命的谜底永无揭晓。

  翻开生活的篇章,人们总是过度关注正在进行时,而迫不及待地丢弃往昔,盲目乐观于对未来的预期。历史像个傻乎乎、愣怔怔的莽汉,一次次揭穿了一个个精心编制的各式各样的“庞氏骗局”,人们继恍然大悟之后,又一次次陷入接踵而来的一个个被憧憬、希望包装出来的陷阱。陷阱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只好“独呛然而泪下”。写到这里,忽然想起小时候洗衣盆里五颜六色的肥皂泡,那么美,那么让人不舍得戳破……

  法槌落下,她必死无疑——连她的鬼魂都会带着枷锁和镣铐。一道判令,竟成了一场咬牙切齿的狂欢,但这决不是人性的胜利,也不是善良的追求,而是欲望、贪婪和怨毒的“功德圆满”。死亡其实不是最终的结局,如果回溯因果的行迹,通过反省个体事件背后隐藏的整体裂变,能帮助世人找到根源的话。死若是挽救不了死,死也就失去了终极意义。

  都弄得灰头土脸,都搞得斯文扫地,让崇高粉粉碎,使光芒黢黑黑,似乎让宵小的恶意,成了别样的真理。世界是一场宴席,谁也别羡慕邻桌的和气,谁也别嫉恨他人的菜品,人为的观念体系要是都揭穿了,没有幸免遇难的破绽。相对论不只是宏观的科学,其实也是微观的人伦纠缠。如果这个红尘不想活的压抑,就要试着放过自己,也谅解众生的一切不得已。

  一开始方向错了,即使绕一圈回来还是错的。市场化导向的初衷就是把谁需要、谁会买、谁愿买作为出发点,一厢情愿做不成买卖。

  最近有一公众人物说,社会现实中,太多人缺乏逻辑性,或者干脆就不懂逻辑——也就是缺乏独立思考、机理辨析、行为判断的能力,此话虽涉鲁莽,但那的确是一个比较客观的结论。而长期处于体制内的人,还缺市场意识,即使有点经济头脑,思维模式还是基于体制内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就像从没下过水、游过泳的人,站在岸上颐指气使教别人如何泅渡一样,如果让他下水试试,必然悲剧。这世上也许有无师自通、天生造化的神级一样的人,但绝大多数的人,一定要相信自己不是那样的人。而且还要相信,有些事学是肯定学不来的,模仿虽然也是学习,却决然不是开创,独领风骚数百年的是凤毛麟角,而你千万别把自己当成翘楚。

  没钱欠账不叫老赖,老赖是有钱不还。市场形势不好,实体实业困难重重,这是不容置疑的市场现实,不分青红皂白硬逼不是办法,要追问为何赚钱那么难、为何违约那么多的根本原因。大赖皮才是危害社会肌体的大毒瘤,一个害一方,那才是需要壮士断腕彻底解决的,至于大赖皮的经济成分众人都明白,不用笔者多言。互联网泡沫、金融乱象和房地产深坑,才是压垮财经的三根稻草。更可怕的是,耍流氓、玩赖皮的现象早已不止经济领域。

  挖坑的胆子越来越膨胀,百姓心态的越来越麻木,这“相得益彰”的糊涂和愚蠢,一拍即合。只是有一句古话屡试不爽:纸里终究包不住火。

  钱真的是印的,每一张都带着政权信誉。可价值真不是哄出来的,它是一砖一瓦的积累,是一针一线的缝补,是实实在在的粮食、器物和尊严。曾经贸易冲决了实干的信念,后来耍了钱带坏了金融,再后来地产房产推倒了实业,再再后来互联网关闭了小微企业……好吧,你赚大钱我喝风,可是你为何还要挡住了最后一个风口呢?

  越揭越丑,越催越乱,越开越大,越堵越胀,死了张屠子真要连毛吃猪头。一群“老实”的草包,捡了英雄落魄的便宜,以为捡到篮里就是菜。如此以往,老本吃净,耍嘴挨饿,一篇新的天方夜谭。

  说那个人是一直清醒着的人,这话不可信,因为这世上一直清醒着的人,活不几天。其实他只是自己睡不好也不让别人睡的人。但人世间的崇高与伟大、龌龊与卑鄙,都是短暂的历史阶段中的一种生态,终究都会湮灭于浩瀚的时空,最后连个渣都剩不下,后来的后来人们嚼到的所谓的渣的味,都是以讹传讹的后续编纂。现实站生的人,都误以为自己永恒、自己的观念和立论可以永恒,而蔑视了虚无主义的另类坦白。世人皆醉你独醒又如何?你能醒一万年?一万年以后谁又睡不着了?不是抬杠,是觉得抬杠和不抬杠,都是闲的——人活的太久了,以至于除了寝食淫欲,实在无聊,于是叨叨叨叨个没完。可惜,闲云不懂,春蚕不知,枯树无念,一切都还是人与人各有偏颇的纠缠。

  为什么烦躁,为什么懊恼,为什么牢骚,为什么讽嘲……不过是一阵风来雨去,无非是一段颠沛流离,不过是一时间迷醉痴狂,无非是鬼魅魍魉……让一切释放,把全部坦亮,叫一切撕碎,把所有断行。然后,扫一箕岁月,堆一旁,不回眸,任曾经,过往。

  澳大利亚最近宣布,对“海淘”商品征收百分之十的税,理由是维护实体店公平竞争的权利。这条税则当然加大了消费者的开支,但对实体店经营者稍有利好。相对这个国家肆无忌惮、资本倾轧、大小通吃、寸草不生的野蛮生长的互联网泡沫,我更同情普通的实体店主——要知道,消费者也是经营者,经营者必是消费者,手心手背都是肉,经营无利,消费没钱,这是一对共生关系。特别是大资本、热钱涌流的无责任感、无底线的掠夺式侵占渗透,不利于大多数民生,鼓吹互联网+的人,他们从没顾及一没资本、二没资源、三没技术、四没人脉、五没地缘的人群谋生的艰难——而这些人却是大多数。许多国家有技术、有财力却不发展所谓的去过程直达结果的市场模式,并不是他们观念落后,而是他们深刻认识到了技术对社会生态的巨大破坏,认识到了技术挤轧对社会就业的冲击和社会稳定的创伤。这个国家太急了,急得不计后果,急得毫无缓冲,急得把鞋跑掉了,才发现没有鞋子的赤脚走不太远。没钱赚,靠便宜,便宜加没钱,这是不良循环。当立法脱离现实,法非良法,当经济换化为大钱盘剥小钱,钱就有罪。如果互联网+经济妨碍了平常人正常演进的节奏,造成极速失衡,就应该检讨是不是犯了拔苗助长的错误。为了大多数人从容不迫的活着,让更多人跟得上“社会的变迁”、逐渐适应历史发展的加速度,应该也必须禁止大资本进入某些领域,起码在一定时期内禁止“摧枯拉朽”式的无边界、无禁区冒进和侵犯,人间再拥挤,也要留一条路,使民有生。打破一个世界容易,建设一种秩序很难。不要敌视差异化,差异化才是宇宙万物存在的基础。

  把吸烟有害健康概念无限放大的人,能不能把车停了,把厨师行业解散了,把化工生产关闭了?一口烟草的二氧化碳,难道比一股股汽车尾气还严重?比成分丰富的霾还有“滋味”?芝麻一粒,看成了大红尘,浓烟一片,反而成了祥云?

  打开门,任八面来风,当然可以,但必须有充分的论证和自信。开门容易关门难,除非豁上了一场豪赌。愿赌服输,行,就怕输不起。

  建可建,问题是建了有没有用。拆可拆,问题是拆了得没得利。初衷再好,也要问一问需要不需要。梦想再大,也要找一找对头不对头。风起云涌后,是萌发还是凋敝,不可不追究。

  我绕着那颗星,绕着那团云,绕着那棵树,绕着那朵花,绕着那个身影,仿佛绕着那个梦,绕着那一场短暂的红尘,绕着一种躲不开的注定。而你一转身,就让我失去了原点,失去了重心,失去了支撑,也失去了攥着的勇气,失去了追赶的力量,失去了惦念的方向,进而失去了自己。

  拉着你的手,未言语,皱眉头,法令纹线,似已暴露。星光大道上,不宜逗留,要么我跟你去,要么你随我走。盘桓太久,难免红尘蒙垢。眸中一杯酒,饮了后,忘忧别愁。

  一曲牵魂挂肚,穿过了一千场雨,锈断了的琴马,已落入尘俗。尘俗的风停了又起,迷了春芽,迷了秋溪,而兰花指的戒指,未刻名字。是的,你可以忘了那段唱词,忘了那脸笑意,忘了所有思忆,怕只怕一次幕启,怕之怕坐席上还有一双眼睛,以烁烁眸光,一刹那扣进心里。

  哪怕是褪色的记忆,也有抹不去的痕迹。江南依旧在,只是已不见了诗意。渐听不懂的吴侬,变了韵味的软语,不如一锭银,表达的更清楚。岁月一路,不容回眸。

  拥挤的街道,逼仄的都城,孤独了一颗颗冷漠的心灵。得到了想要的,却无比虚空,失去了珍重的,却不丢虔诚。人最高贵的不是肉体上附加的甲胄和浮名,而是哪怕绝望也不磨损的本性。

  年轻时,我经常显出了一种别样的个涩,因为我偏爱在自己的语文中,频繁使用诸如苍凉、悲怆、孤独、忧伤之类的词汇,并每每把花团锦簇的具象,镶入寂寞的境界,从灼烫的温度中辨认悲慌。岁月荏苒后,忽然对过往的寂寞,有了另类的解读——人生不全是主观的际遇,还有并行不悖的恍惚,越是坦然的日子,竟然越不净虚……搁不下的人,走不了远路。

  因为去探望一位垂危的老人,而走近了一片田园。豁然入目的是讶异——原来麦子已经收割完毕。颓唐的麦田,像那位时日无多的长辈,再也看不到新的生机。在所谓的城市里逗留越久,距天机越远,以至于,差点没能认出麦田旁边长势旺盛的花生秧叶。人,总是从一种不自然走向另一种不自然,不是愿意,而是没得选择。大势至,不只是菩萨的法号,也是一直无法扭转的必经。田野和庄稼,是母亲与乳汁的原态,忘了来处的人,早已漠视……

  造物主为人类设置了许许多多生活场景,有的可谓鬼斧神工,但人们从来不满足于春夏秋冬的轮回,也厌倦了丰茂的绿野和皑白的雪界。城市里,一切都可人造,甚至,已悖逆了自然的原义。却不知为何,总有一份清醒的记忆——在最是亲近的树林、田野与河流的地方,灵魂最踏实。金木水火土铸就的尘世,相克相生的日子,终究是命运之上的沿袭。每个人,其实不过是浮世一片叶子,昼夜过后,还是会,化土为泥,归于田野,归于往昔……逝去的灵魂哪里去了?答案就在广袤的视线里。

2018-06-09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