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是人们自己做了删略

  心路千条,惟念向不可更改。情绪万缕,只思盼不容疑悔。阳光与你,像天经地义,气息与梦,如血水相融。时短运长不由,意重身轻不计,世俗内外,尘是尘,埃是埃,缘去缘来各有命,烟花散净不沾怀。

  胆略虽是一个词,却涵盖了成大业者,必备的两种禀赋。前者是勇气与决断,后者是支撑信念和选择的智策。有的人不缺胆气,却毫无见解,只有莽撞没有招数,大多难成事,每每常坏事。只凭心计,不敢行动、无力施行的人,就像树荫下的菌芽,永无长成参天大树的可能。

  做人厚道,往往被人误读,以为做人厚道就是为人厚道,却不知,做人厚道是自我积攒的心德。厚的是心蕴,道的是心悟,做人厚道,是自己对自己的修缮、谅解和恪守,而不是人际相处的姿态。呈现于身外的美德,不过是自修厚道的气场和光芒。奸佞之人永远不知自损的害处,因为人们至今还无法认识冥冥之刀,如何利用欲望之火色,引诱和盘剥人的元神。

  有一笔账,许多人永远也算不明白。这笔账叫舍得。一般人看到了得而忽视了舍,聪明人警惕了舍而忽视了得,大智慧之人从来都把舍得看成一件事的始终和过程——这其中,互为因果且会瞬时颠倒。因为看不透世间百态中,究竟是先舍后得还是先得后舍,因而在舍得的因果律法面前,有人感慨——世上绝没有无缘无故。史上记载的最厉害的人,也不过是上知八百年下知五百年,一片叶子的生发与凋落,一道涟漪的波涌纹平,他也只能找到线索的半路上,而终究看不到起初的起初。算不透的账,并不是糊涂账,真糊涂或假糊涂,总是人心,而因起缘来,从没懈怠……吃了喝了,是吐出来还是拉出来,看似平常惯见,却一直都不曾由人谋算。

  人与人之间最长久的相处,不是谅解而是欣赏。欣赏是主动的好感,而谅解是被动的迁就。

  流年苍茫,言尽思彷,灵思不印,风寂气凉,大势震荡,凡心待恍。

  某一天,你若是忽然明白了,走再远的路,有些问题也找不到答案,你就会重拾内心的安然。这世界,你只能知晓你能知晓的,你永远也无法领悟的才是无尽。

  总有一个拐点,让你与触痛抱个满怀,一刹那间,你或恍然——不择手段捞取的那些,才是榨取了你全部运气的东西。你看不透的机缘巧合,原来并不是当初的沾沾自喜。渺小的身影和细窄的心灵,是被虚荣和贪婪,堵住了畅通。

  心路没有荒芜,荒芜的是脚步。当神思被怨气淹没,灵魂的住所,就失去了空隙。别让自己把自己推向了暗淡的距离,转念才是最后的皈依。

  在回眸那一刻,你顿时后悔了。你的心念原来在未至,而不在往昔。痕迹属于过去,而从前已不属于你。所谓无法摆脱、难以放下、割舍不掉的自我,其实是你刻板固执的记忆。学会敛藏且束之高阁的人,才有轻盈追风的明日,明日尚未发生,而因此充满希冀。

  白天是意识的具象,黑夜是灵魂的舒展。眼睛和心神是个此起彼伏的转换,睁开眼就看不到灵魂,合上眼就瞧不见红尘。这个一开一关,或是人类无法破解的最难。

  你是我情感歧路上,最后的狙击手。在那颗弹丸击穿我胸膛的刹那,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心揪。我的灵魂沿着弹道找到了出口,红尘裂缝中,一缕清烟,化回了源头。

  时常怔呆于无稽的遐想——在没有落入尘世的圈套以前,其它样态存在的智慧,是如何认识存在的呢?

  智慧若是个中性词,那么奸滑、聪明、迟疑、敏锐,就没有褒贬之分。所谓善意与恶念,不过是人格的立场。

  用最鲜嫩的草料,精心把一只只羊羔饲养长大,然后屠宰煮烹吞咽入肚。这就是人,有智慧、有温度、有耐心……

  想象无垠的疲累,不如空着脑壳转眼一瞥虚幻的风景,我在一千年后不真,风在一万年后犹在。我活着时曾记得它,我死后它却不记得我。

  大风扬沙土,疾雨涤尘俗,朝阳驱鬼魅,清月安魂曲,星河饰穹空,山岳偎孤独,世间缘来好,人寰猛如虎,你歌我舞剑,赤心向天蜍。

  看到一幅图景,有母亲怀中的孩子,有静坐无语的老妪,有丰熟的妇人,构成了时间的拓片、空间的景深,生动详实地揭示了人间叠代的行迹。图片中,老妪的目光冷峻、皱脸无情、嘴角紧抿,面向穿着短裤的丰熟的女人泛着光泽的腿脚,貌有所思。摄影师在一个刹那,将时空中一个转瞬即逝的情节,把不经意的人际缘聚中的真实神情,定格成了红尘生态的一种标本。摄影与目睹的区别之一,就是记录,这种记录本身不定义美丑、是非和褒贬,只忠诚于真实,而真实恰是摄影作品的重要意义。

  将城市各小区门前的辅道、临时停车场、店面前的空地接通,拆除台阶,撤掉隔断,不被围挡,是新兴城市管理者必须下决心做到的事。这个举措,对于沿街实体店振兴,让小微企业有更多商机,便于“巡街购物”者,疏导交通,都具有积极意义。这虽是个细节,却是智慧城市应有的灵透和畅通。

  素昧平生,却暖意如故,只仿佛,前世约赌。立夏之日,待蜂至,洽接心事。红尘托花,一朵一句,唯有缘遇,可倾诉。荏苒流年,哪怕错过,亦不奢盼,只因厌谄。风起时,但有香息,潜抵君知。浮梦咫尺,自由灵犀。

  世间人人愿长寿,但众生并不明确活多大岁数算是圆满。古有七十七喜寿之说,民间有过八十办喜丧之俗,借此理解,人到七八十岁就算活值了。但随着中国进入老龄社会,老人明显增多,老年病、老龄社会的麻烦也增多了。有人感慨:怎么这么多人得了癌症啊?太可怕了。被他们忽视的一个因素,就是高寿的人越来越多,发病率当然会提升——原来没那么多老人的时候,哪有那么多病老人?话再说回来,长寿究竟有什么好处呢?除了多给儿女攒点退休金的人,其他老无所依、病体蹒跚者,只不过是在“数日子”罢了,昼夜之间哪来生趣?如何老去,将成为或已成为话题,甚至是难题。过去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而今这话应重新审读。

  盛夏是欢愉的童年,小河流水,浓荫听蝉,老故事,悚起一身鸡皮疙瘩。盛夏是忐忑的等待,人约黄昏后,少年不识愁。盛夏是淌汗的壮年,炽热的日子,怀揣心愿。盛夏是恍悟的年轮,搁不下的也得搁下,解不开的也得剪断,心里明白秋天已是不远。盛夏是酣睡的忘记,稀疏的发髻,不问惊奇。盛夏,玉米棵期望雨的浇漓,望着斗笠下湿透了的脊背,桔梗间已吐露穗子,庄稼从来不愿辜负种田人的气力。

  小叶红枫,是一种充满诗意的植物,容易栽植,又生长缓慢,适合年年岁岁的陪伴。它原生于远方,却因命运的安排,扎根了这方境界,诗和远方的达成,也许让它的梦想,已然完满。

  我小时候,肯定没有见过紫藤,更没闻见过紫藤花香。不知从何时起,紫藤树忽然多了起来,每到花季,总能目睹一串串的紫藤花,在鲜绿的叶子陪衬下,出尽了风头。最懂花语的当然是贪嘴的蜂,那些采花大盗不会放过最是甜蜜的期待。我潜意识里不喜欢太过浓郁的花色,并非惧怕热烈后的凋谢,而是觉得那是一种别样的歇斯底里。世间人文中,花语不止千万句,而我偏是喜欢栀子花的信念:一生守候。

  亲家栽种的红萝卜已有指头肚那么大了,拔了几棵洗了洗,硬是塞到了手里。咬去头,掐去根,能嚼出童年的味道。童年时吃到的红萝卜,是父亲从城里带回来的,每人一次只分到两根。那时的红萝卜可没有当下的大个头,但足以让我们稀罕的不得了。不舍的吃,却又忍不住想大快朵颐,于是先啃了皮的辣味,再慢品“白肉”的水甜,后来是一口煎饼一口萝卜,那味道,至今未忘。有人黑中国的传统节日,说中国人逢年过节就知道吃,他们不懂的是,跟谁吃才是年节的意义,难道法国人拿着刀叉吃鹅肝就更显文明?吃是生命的故事,除了温饱还有味道,人生由此而滋味。

  二三十年前的这方境界,踩着浅水在一望无际的海岸扒蛤喇,曾是一件很轻松很惬意的事,因为那时的岸滩上蛤、贝、螺,随处可见,尤其是赶上落大潮,礁石缝隙里爬满小螃蟹。被海水冲刷出的彩色“小宝石”、小彩螺,亦不稀罕。如今,近海越来越穷,已是不争的事实,即使实行了严格的封海休渔措施,也很难将近海海产涵养到几十年前的样态。究其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捕捞技术和装备发展的太凶猛,另一方面是岸上的“饕餮”的胃口越来越大。当然还有污染的问题。于是,近海捕捞生生被逼成了远洋捕捞,甚至不得不冒险闯入别人的渔场。海水养殖虽然可填补一部分供应,但不及大海丰厚馈赠的万分之一。人口越来越稠密,加上无节制的耗费,正在把地球变成荒芜的孤岛。

  抬头看看天,还在吗?低头看看路,还在吗?寂然摸摸心,还在吗?若都还在,你还有什么啥不得?你还有什么做不得?痛苦也是一种力量,愿力可强大到无敌。三界五行,无非从有到空,无非无中生有,你曾不在,你终将不在,这一念如能穿心而过,有何惜哉?

  情感人类,一直被禁锢在情的境界,它发乎心,藏于魂,显于魄,具于形。它让人类既恐惊悸怕又期望无止,而从此不敢挣脱温度、不敢归于峻冷的空无。世间所有的情节都是牵绊,像锁链困住了意念,无法逾越心疼的陷阱。心是一个预定的程序,可复制到所有的肉体和身形。情感的藩篱,就是人类性命的惯从,突围的唯一代价,就是牺牲,用牺牲毁掉那个芯片,以及包裹那个芯片、连接那个芯片的所有源能。

  看到一则新闻,说某地一官员猝死。忽然想起了过劳而逝的朋友,他费尽最后一点力气对家人说的那句话,耐人寻味:不准怀念我。了结了他的身后事,另一朋友不解:他为何那样说?我想了想:也许他愿他的灵魂无牵无挂,再不染红尘;也许他不愿家人的缅怀拴住了他的超脱……更也许,他只想留个谜底给我们,让我们在企图破解他的遗言的过程中,还时常把他记起。朋友一头雾水、若有所思。而私自,我更愿这样理解:他只是厌倦了人世间的徒劳,想用最后的意识和气息,从嘈切的这个境界,彻底抹掉自己的痕迹。

  看到你脆弱一刻的人,是知心朋友。让你袒呈脆弱一面的人,是亲近的长辈。而你愿意向他吐露心事的人,惟有自己。要想明白人世间到底有多么孤独,只能聆听红尘呓语。

  情愿被情锁住的人,其实很少很少。当心魂笃信已经遇到,世上一切都可略掉。生命中只有一次纯粹,也只有一种缠绕。在可数尽的昼夜中,恪守最是虔诚最是心疼。

  人一生爱过许多人,有血亲,有朋友,有同伴,而爱到无法自拔的,惟有泪千行。一生一世的是际遇,三生三世的才是缘分。

  静虽然不等于净,却最靠近净。城市里没有静,也就远离了净。净字有两点水,少了一点,那一点就是妄念。

  人类的所有感动,都是源于对耳闻目睹的理解。没有理解就没有感动。

  很久很久以前,曾读到紫色浪漫一词。经年以后才明白,那浪漫的含义是凝固的时间。

  岁月的鬼魅之处就在于,它能让孩子仿佛在一瞬间长大,也能让大人不知不觉中衰老。这其中时间其实是无辜的——它始终没有删略什么,掠过细节而企图直达目的的,总是人心。

  如果心中没有期待,就看不到春暖花开。期待是递进的台阶,最高处是回眸,那一路走来,全是释怀。

  朋友祝我劳动节快乐,我祝他假日快乐。劳动从来就不会让人快乐,尤其是被劳动的日子。人类从来不是愿意主动劳动的生物,其它物种亦然。而这个世界的规则早已确立——它把劳动当成了生存的手段,而不是生存的目的。这是人类无法改变的悖论。

2018-05-0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