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初见端倪

  混沌之初,岁月也许并不光滑。然而能量像涌动的愿望,不甘于毫无空隙的纠缠。那个点终于打破了洪荒,时光迸溅。而宁静的过往依旧还在,只不过多了一种迟疑。

  奇思妙想的边界,堆砌着一堵厚厚的墙。梦是唯一无法揭穿的投影,在来去无凭的瞬间。我还记得你梦里说过的每一句话,却不敢确定,那是源自我心,还是吲于你声。红尘客栈里,驻留了一群迷路的孩子,他们的指头上,印着人类读不懂的文字。他们一旦牵起彼此,就会忘记开始。

  陪星戴月忘时序,恍惚又转新一周,气息已有暖意渐,人伦纠缠从不休。富贵不知贫贱苦,都市怎谙乡野揪,世间代际各遭遇,皆是轮回渡春秋。

  有些人总看不到自己浑身的毛病,却能发现别人诸多瑕疵。他们喜欢人前背后、指指点点,岂不知自己已被世俗戳透。

  看似命运云诡波谲,其实很简单。它给人们两次机会,一次是来,一次是去。人们只有两种选择,愿意,或不愿意。生命真正的自由,就是为自己的选择,坚持不后悔。

  有人问我,人工智能将来会毁灭人类吗?我的回答是:如果国际社会和平相处的时间足够,人类毁于非人智能(我的自造概念,相当于人们习惯说的人工智能)自主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像温水煮青蛙,人类将慢慢沦为服从者,这迹象如今已露出端倪,当下抱着手机不松手的生活样式,就可例证。但如果在非人智能未能抵达自主以前,人类就利用科技手段开始了自相毁灭,那非人智能实现自主的机会就终止了。不知哪个结果是人类的幸运,或哪个结果才是众生的不幸。

  一个看上去完美无瑕的人,一定经过精心掩饰。一件看上去毫无破绽的事,当然令人怀疑。完美是人类想象力的塑造,永远不会存在于事实,连这世界的造物主都自有缺陷,而且一直未能修补至臻。所以任何对完美的期待,皆非理性。但是,这种非理性,切好又是人之可贵处。

  常自驾车的人,或许会有体会:车内音响设备的音量开得越大,心灵空间就越被压缩,那种逼仄的快意,久而久之成习惯,会让人变得性情烦躁、心绪浮躁。音量开小些,心灵空间就能外延,会有了旷远的境界,有利于舒缓情绪、安逸心神。不管听音乐歌曲,还是听广播,降一个声阶,压一下音量,不刺激心神,才能修造一份心灵惬意。

  人们向外施与同情心,一般对象多是比自己更处于弱(劣)势者,人们很少会对落难的大人物、明星、富豪表示理解或怜悯。这就是所谓的同情心的一个本质:居高临下。

  你围篱笆我栽花,除草剪枝各顾它,忽如一夜春风来,从此文旅是一家。

  被关注不是存在感,被需要才是正题。被忘记不是坏事,被想起才是痛苦。人心灵最基础的满足,不是肉体和感官给予的,而是意识和情绪的安逸,心神都不暴躁的时候,人的状态最悠慢。

  一个人的现实能力有限,但他对尘世苍生的同情怜悯之心无限,对天地良知的敬畏之心无限,对人性仁慈的初衷毫不怀疑的时间无限。在有限与无限之间,心在何处,意在何处,情在何处,与现实际遇无关。好人好心好意,是超越价格和质地的最高价值。

  再看《海棠依旧》,还是会潸然泪下。那个人的品格,那个人的德行,那个人涓涓似水的仁慈,那个人旷达谦谦情怀,如崇山峻岭,似江河湖海,像春风化雨。逝去了那么多年,知晓他事迹的人依旧感佩不已。有些人死了,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即使不谈丰功伟业,只说细微末节,周恩来的名字,已足够令人敬仰。中华五千年,正是因为有像周总理那样的巨人,才撑起了民族的脊梁。为了已来的未来,为了不愿忘却的纪念,九州大地,必须再塑信仰,让它为明天指路。其中,周恩来就是一个高耸的坐标,而他指引的前方,是沿着希望永无穷尽的奋斗。

  不胜玫红的娇羞,沿着思念的窗口,悄然出走。千山万水不是距离,像酿了一个世纪的酒。相逢是一场大醉,从此忘了春秋。君子情怀啊,恰似三月的雨后,既不冰冷,也不烫手。袒呈如玉的梦见,一刹那,花开一朵,缘透清幽。

  地球正在等待巨变,从山巅到海岸。我似乎已看到硝烟,在岁月中涂炭。寂寞如雪,厚积厚攒,可它们一旦开始融化,必波浪滔天。此一时彼一时,苟且只是短暂。只愿悠闲自在的须臾间,拥抱温暖。命运有无数邂逅,惟有达成心愿者,才算实现,才是成全。

  青丝白发同一生,青叶红花共春风,莫道桑榆晚霞迟,三杯热酒赋琴声。

  一切都在加快,快得令人手忙脚乱。快有快的好处,也有快的坏处,这不是消极的废话,而是善意的提醒。有名谚说:别走得太快,灵魂跟不上。斯言意深。

  那些有话语权的人,嘚瑟着提出,春节应放假十天,女娲造人之日应放假一天过中国母亲节,还有五花八门的建议,归根结底一个词,放假。除了除夕春节团圆年假期很有必要外,其它的节假不做评论。本人更想与网民朋友们商榷的假期有两个,一个是“春耕植苗节”,另一个是“秋收劳动节”,凡是上一代在农村的人,若不放假,每天上班补助一倍工资。其实最好的方案是一年到头都放假,大家报团“喝西北风”,自由自在。

  龃龉这个词不常用,其表述的现象却在生活中屡见不鲜。当人和人、事和事之间出现了隔阂、猜忌、误读、芥蒂,它就出现了。它既可能是结果,也可能是过程,对当事双方或多方,都是负担和窘迫。消除龃龉的办法、技巧和方式很多,但最管用的是防患于未然,发生了之后最直接有效的化解措施,就是坦诚。

  人最愚蠢的事,就是迫令别人怎么做。人最刚愎的事,就是教导别人怎么做。人最无耻的事,就是不让别人做而自己却暗度陈仓。职业需要和角色扮演另论,就平常人际交往和网络言论范畴,大概率与小概率之间,不都是量变质变关系,也不都是前因后果,大多是独立完成的事件,独立发生的过程。己所欲,己所不欲,所欲非己,不欲无己,都是各有巧妙,汝能洞察天机否?

  是先重塑审美,还是先以事物涵养审美,这是个两难,又是个互为因果,更是个首尾相接。正本清源的窘困正在如此。比如,讲好故事,就有讲好是什么标准、讲哪些好故事的困扰。为有源头活水来,定义审美观和形成审美观,或是当下以文化人领域的重要课题。

  有人把自己看成人名,就没有了名人的负担。有人把自己视作俗物,就不存在人物的顾忌。其实无论是名人还是人名,不管是人物还是布衣,都只是一个人的处世心态。把自己忽略些,就能有兴趣多看世界,收获一定比只顾上自己跟自己较劲,多出很多。

  这世上其实没有秘密,有的只是人的不知无知,只是文明的教化促成了的习惯。人们学会了心照不宣、为尊者讳、为亲者隐,甚至揣着明白装糊涂。分寸的把握,终于让人们适应了装作,直到对一切真相都熟视无睹,直到对一切掩饰都不再大惊小怪。很多秘密就是大家都不说开。

  人世间,几乎所有的悲剧,都是缘起自身。凡是把罪责推给别人的人,依然还是执迷不悟。心池太浅,善水无处积蓄,即使上苍怜悯,也无计可施。所以只有那些历经大起大落的人,才可能彻底恍悟——原来那一切,都是自作孽。

  岁月在不断给人增岁的同时,也在甄别着人的质地。分量越来越重者,大多是那些善于学习、不断觉悟、气质华贵的人。智慧涵养灵魂,灵魂因此而不迷惘。浅薄的世界不可理喻,野蛮总能战胜精雅,因为即使修炼了几十万年,人类也还只是破解了基因组合的百分之三。智者之旅,比一般人想象的更艰难,还要克服来自内心的孤独寂寞和源自世俗误读而被疏离的一种孤单。

  当下人伦很奇怪,越是孤陋寡闻的人越自信,越是见多识广的人越胆怯。过去说虚心,现在说心虚,前者曾是褒义,后者曾是贬义,今朝为何被颠倒?

  山野哪知都市闹,霓虹不懂月朦胧,世间生灵同根生,只惜相望皆无情。

  崇尚文雅的人,未必疏远武力,因为他们懂得,无骨的温柔未必没有力量。遭遇狂涛海浪的人,比旱鸭子更清楚,一把攥不住的水,一旦聚集成能量,可摧枯拉朽。那些看似狂野的人,其实比长衫更怕死。人伦深处,真正的勇敢来自于心志,而非大块的肌肉。

  假如我用一千年的寂寞,换你一次梦见,你是否把我当作了路人,只是一不小心闯入了你的思念?从种子轮回为种子,从叶子轮回为叶子,不是那一粒,不是那一枚,却连接着一根线,这根线在等一把剪刀,让一刹那,被疼痛了断。

  今天,全球超过一半的人口,生活在城市里,人类却并没有放开荒野。人类以为可以摆脱自然,成为一只剪断了牵扯的风筝,像鸟儿一样浮翔天空。却终于发现,城市里只有熙熙攘攘不停拥挤的孤独。山坡上那棵长势旺盛的酸枣树,最后等来的,只是经年以前,那个曾栽下它的小孩子的往生灵魂的路过。

  尘世俗生,别动辄谈及初心,这个含义纷杂的词汇,搁在平凡的生命里,过于沉重。如果非要追根溯源,一个初衷足矣。风尘仆仆的长路,蜿蜒曲折,一个历尽坎坷的人,若是还记得自己的初衷,已算执着和恪守。

  现代科技越发达,人类智慧的原创性就越凸显珍贵。可惜世人极少主动自觉地推崇原创智力,反而拘泥于表现形式,忽略内容的触动心弦的意义。时下有太多太多的人,总是满足于眼睛的刺激、听觉的满足、肉体的感受,而惰于灵魂的荡漾。这其中肇因不全归咎意识与观念的突变,而是源于心性的浮躁与篡改。不少人,已逐渐失去了理解的能力。当然,时下人群原创力的普遍下降,也是不争的事实,与前述心性的转折因素,互为因果。比如,艺术二字,前者是丰沛的艺能,也就是核心内容的源头,后者则只是艺能展现的载体和方式,而如今艺在减退浅薄,术趋向于模仿雷同,造成了这拯救灵魂的最后一根稻草,像一瓶流水线罐装出来的勾兑酒,失去了精心酿造的一种醇厚。有人惊呼:要尊重科研者十年磨一剑的选择,甚至更要尊重十年也磨不出一剑的执着,艺术呢?则屡屡被看成旁门左道,一直未曾真正给予过那种敬意、那份从容。

  盆中乡愁唤故友,景中有境莫回首,艺德慧根植心田,一枝一叶酿诗酒。

  信息轰炸会不会使人麻木?当然会,连篇累牍自然招人厌恶。好话说三遍都不受待见,慢说连审美都会疲劳。有人说强调也是一种力量,却不知绷得太紧易裂断。大势所趋,非人力所能改变,尤其是背离规律的扭转。顺势而为,自然而然。

  二月二,龙抬头。戊戌年第二场像模像样的春雨,似能下到透犁。城市里的花草树木,乡野上的庄稼作物,也许更懂得天赐的意义。水蒸汽、汽浮云,云凝雨,雨化霖,霖沥水……那宏大的水循环系统,就是大自然众多轮回之一,它呵护着生生不息的万物苍生,滋润和涤洗着岁月光景。人生就在无数种轮回与交替中,从萌芽到硕果,从选择到取舍,跟了命运,经了沧桑,修得了一世因缘。一场春雨一场暖,出了正月又一年,风起潮涌新篇章,春华秋实天成全。

  幸运的人生有三次觉醒:第一次是出世,看到并意识了世界,这次叫知生。第二次是经过诸多因果,理解了什么是巧与不巧,什么是可能与不可能,什么是原来如此,这次叫知命。第三次是对天地人及万物机理的觉悟,这次叫知性。从知生到知命,从知命到知性,是个递进过程,也是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有人能认命,但不知命,有人能识理,但不知性。尘世俗生,有人追求活的明白,有人追求活的精彩,活的明白要比活的精彩更难。

  墙外柳枝吐新绿,不惧峭风裹冷雨,草木犹知循天道,何况灵透在世俗。

  岁月从开始到息止,其间从不消停。人在时间的河流上,也没有片刻的固定。但人的心灵深处,却可以留出大片的空白,让本愿和意识归于一段宁静。天地恒远,生命短促,不必被世俗牵扯到身不由己,也别深陷欲望的异动。听一场春雨润透,看一滴甘霖涤清,不管还有多少沧桑,无论还有几许憧憬,都不会丢失,也不会错送。人生是一次等来,也是一种进行,一切不确定,都是注定。柳芽青青,翠色扶风,很多很多玄机,其实人不如它懂……

  人生际遇,不期而来,总有不愿意的时候,也会有喜出望外。老天爷喜欢让人猜,这一天你看到了春雨贵如油,那一天你感到了日晒窗台暖。我们都是被命运驱赶着的生灵,必须翻过山、趟过河,必须吃到苦、尝到甜,必须做个梦、忆曾经,把一世因果完成。别去抱怨,除了亲近的人再无聆听;也别去嫉妒,只换来了眼红心疼;更别去狰狞,你一生不短,它一世不长,都像刮过的一场风。如果你心怀热情,不如把它化作动能,为你热恋和惦念的全部和所有,绽露笑容……

  尘世形影不离分,情怀如水滋梦深,天旷地远独行处,唯有明月知凡心。

  一梦忘却百年事,醒来又见炊烟起,小磨豆腐老味道,只是厨娘已不识。

  楚风劲吹春来迟,儒雅清谈晦言齐,千里长路遇花净,常见未名紫叶李。

  心窄情浅者无友,心窄情深者无我。寡闻慎虑者无解,寡闻不虑者无知。梦多路短者无为,梦少行远者无望。心力不一者无成,心力相长者无阻。生命定理第一条最关键,那就是活。这个活字,既是生命之存在,又是智慧之变通。凡顽冥不化者,只有“死”路一条,早晚得死在这“死”上。

  有人说:你真我就真。话说的理直气壮,却经不起推敲。“你”真不真,“我”怎么知道?凭验证还是靠直觉?从一到十,真到几算真?怎么量化?是主观认定还是客观测算?十次真两次假,算不算真?若算,那两次假是致命的,又如何摊平?以己心为尺,首先自己要真,否则一切结论都不真。信以为真,关键不在真,而在信。信,都是真,假到真时假亦真。不信,都是假,真到假时真亦假。

  再伟大的灵魂,也没见帮谁家的菜园浇过水。

  心动与心定之间,是心跳。心跳的频率与心情相关甚密,越是靠近平静、接壤心定越是缓慢。人一生所有的故事,都关乎于心,包括情绪、健康、意志、愿望以及与身外世界的因果。在生命之旅,我心中心说颠扑不破。

  人间很多事,源于一个“好”字。拆开来,就是女、子。女,泛指很多,女孩,女子,女性,与女组字的,就更多了,如娘、孃、姝……子,男性之谓也。这个世界,人分男女,物分凹凸,象分阴阳,不可偏废,纠缠不休,造就了熙熙攘攘的人寰,上演着世俗的悲欢离合。男女相亲视为好,人伦之愿望,莫过如此。

2018-03-19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