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随笔:三月又至

  西历三月,一场大雨,淋湿了戊戌新岁的正月。
  春雷从天边响起,闪电照亮了遥望的目光。一刹那,忽然感觉寂寞的瞳孔很受伤。伤口是一种苏醒,醒在记忆的流淌。
  红尘有两座桥,一座送到人间,一座通向未知。你若是看到了这段文字,证明你还在两座桥的中间,跟我一起,正在经历。

  窗外,千万条雨丝,缠绵着无目的,这一场淅沥,不过是氢二氧一的轮回。
  曾经,山野以为厚厚的雪被完全属于自己,池塘以为荡漾的清波完全属于自己,山涧以为清澈的小溪完全属于自己,青瓦以为晶莹的霜花完全属于自己,穹空以为洁白的云朵完全属于自己,却不料,转瞬之间,那一切都成了无法追回的痕迹,深深印烙在时空的往昔。
  四季的雨,是岁月的过客,热气冷风,是四季的过客。人间,我们也不能永远驻留这里。

  桃花扇即将展开在青翠的风里,牡丹亭的奇遇早已换了位置。长生殿的屋檐长满了青苔,孔雀寂然东南飞。
  雨神的罗纱裙藏在梦的那边,你除了醉意,唤不醒人世间最是苦涩的情痴。迎春花盛开的夜里,你可以去问白玉兰的空枝。假如春雨在你眼帘下停止了飘洒,不妨去翻一本日记,你总会找到,是哪一页,曾被情绪沾湿。
  忘却是众生最笃信的谎言,即使过了一千年一万年。

  云翳笼罩的天,像一张苍白的脸,我们读不懂自然的表情。
  人伦只有一种淡定,在你一眼看不透的虔诚,藏了一幅火苗的图,叠了一只青色的鹤,垒了一树温存的窝。心愿在年轮的甬道旁汇聚成河,涨满的河水,却载不动一船的因缘。燕尾剪剪河边柳,摇曳不够,憬望不够,只因那个洪荒的早晨,起了一个头。
  命运不惮旱涝的际遇,春自来,夏自来,开枝散叶的光景,一直不随人的情怀。

  二十六万年的恍惚,雨一滴未少,风来的恰好。你且一次次迟到。
  我知道拥挤的云层后面,阳光依旧灿烂。意念比时间更远,却始终没有静宁的空间。
  我只有用文字里隐含的灵感,对一个不期而来的雨天,写满。

2018-03-04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