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随笔:活了个大概

  戊戌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双休日,依旧留守职责,独处的好处就是,有了一份难得的寂静,静寂到近似虚无。
  虚无其实是一个人无法承受的,于是开启电脑聆听了网络广播,一任世像万千,擦耳而过。
  又是《厉害了我的国》,像祥林嫂的唠叨,一遍遍萦绕在一段光景里。

  桥,路,车,生态,安全,大项目,牛气冲天,令人鼓舞。
  但清心而悟,其中的玄机终究还是要归结于人。只有厉害了我的国人,厉害了我的国民,厉害了我族我辈,才是真厉害。假如只是厉害了样子,只是厉害了表象,人的内蕴,人的素质,人的学养,人的意志,人的心识,人的德性,跟不上物质样态的演变,一有风吹草动,声厉内荏的纸老虎,就会立刻显出原形。
  赤裸裸的人,卸下了一切加持,像澡堂子里的生命情态,人的“质地”就是剥离了装束的原形。

  人的世界,一切肇始于人,一切因果于人,人是最终的关键因素。
  当生活的目睹中,看到了更多更多的善意、谦让、从容和宽谅,这世界才是真的抵达了中和的理性的人伦社会。而那一切,不应是被逼的,不应是被吓的,不应是伪装的。但这百丈红尘,仅靠善意和慈悲是不够的,毕竟人的自主能动,充满了太多变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时代,相互保持适度的警惕,才是智慧的根本意义。
  每次追究到了意义,尤其是针对人间,人们总喜欢往宏大的时空中定义概念,而其实意义是化整为零的细微,在生命的全部感觉中。

  有人不知真相,有人害怕真相,有人远离真相。这是真相一直被掩盖的重要原因。
  这些真相关系到具体的每一个人,也涉及了整个社会现实,但是真愿洞悉真相、道白真相、走进真相、承受真相的人,又有几个?
  当机缘巧合,把真相呈现给了目光,往往失望大于惊喜,释然少于忐忑。世间大多数人,喜欢活成大概,活成差不多,活成温和而不犀利的暧昧,活成习以为常。这种活过,在千年百代的时空迁徙中,更像是复制。

  造物主喜欢偷窥人间看似变化莫测、实则换汤不换药的剧情,即使它们给了人类以自我魔幻的能力,它们依然看不出人类有超越思维圈套的端倪。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个被人伦笃信了世世代代的道理,又被世人一次次撕碎。眼见的不实,已经被电影、电视手段戳的千疮百孔,耳听的不虚,也早已被电话、广播和其它传递手段灌满耳轮,前者人们不再信了,而后者人们当然信了。
  那么,在肉体和器官“帮助”下的觉知,从“人的意识”萌生的那一刻起,是不是就像奴隶的烙印,妥妥地标识到了“心灵”?当然,这是人认识世界的唯一标尺的发端——心灵从何处来,从头到尾,这都应是人的最原初、最根本的意义——就在生命的全部感觉中,永远也不会被揭穿。

  这世界不可揭穿,像是个悖论,却一直搁在这里,搁在这个可能并不存在的世界里。
  熙熙攘攘的“生命体”川流不息在这个世界,从起初到现在,总是被一些宏远到不可能实现的愿景拖着拽着,在锲而不舍而终将舍弃而去的短暂旅途上传递着,那个“接力棒”神圣到不可怀疑——上面涂满了染色体、基因和理念,即使抽筋、剔骨、剥皮,也无法割断、无法突破、无法逃离,因为冥冥中的“注入”,像比古老还古老的仪式,成为人的心志的拥趸——人类才是帮助人类欺骗自己的始作俑者。
  不用麻醉剂能剥开肉身的局限,撕出“灵魂”的收发器吗?答案是不能。死亡和疼痛,这两个咒语一念,就降服了所有的挣扎。

  所以一切思维和语文都在“已有”的见识中,都在已有的理解中,都在“在”和“不在”的辨认中。
  当寻找意义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努力的意义也就没有了意义。无意义是不是意义呢?假如“意义”这个词不是人类创造的。
  而,不是人类创造的那一切,又意义何在?

2018-03-03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