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心在外

  明智的快乐与愚蠢的悲伤,是人群的两个极端,中间游荡着的是偏执于愚蠢的快乐和倾向明智的悲伤。但相对于麻木不仁的宁静、歇斯底里的狂躁,似乎悲喜交加的体验更真实一些。情感人类的情绪化生命进程上,智慧永远都无法抑制必然出现的因果交叠。人世间的一切发生与完成,从物种整体意义上看,皆是正在进行时,这其中的任何辨识和所有结论,都毫无价值。

  先认识人,后见识字,再幸会一种情怀,是我们对张先生的印象。他是立足北京的日照人,身在都市几十年,岁月却未曾磨损掉一点儿本质品格,他的古道热肠和心地周正,就像他的近似羞涩的笑容、他的正楷大字,憨态可掬又力透纸背。命运的安排让他走向了远方,远方是家,故土也成了远方,忠孝之间,是一根剪不断的缘线,这根线成了笔直的横、刚劲的竖、掷地有声的点、弹性十足的弯钩,体现在他厚重古朴的书法中。两次去北京都麻烦过他,他却像对待家人一样,不拘礼,不嫌烦,耐心的像认真书写每一个字。红尘对于他,恰似一张宽幅的宣纸,他以心性为笔,在深邃的意境、情境的陪伴下,勾画着形态和章法。都说字如其人,却不知,能达成一致的并不很多——意在笔先,情在文言,张先生能做到,也已经做到了。这方世界,我能在时空的纠缠中,与这位老兄有了交集,得感谢人伦际遇的格外安排,看见他仿佛就看到了他的字,看见他的字好像就重逢了他本人,因为我已在心识里,感知了他的风骨与温度。

  神魂心灵,这些玄虚的玩意儿,其实是一回事,就是人体里的“系统和软件”,其中灵和魂是预装的,不可修改、升级和替换,心和神是意识与思想。这些玩意儿出了岔子,肉体就会偏废,所谓人的存在感,就是那些玩意儿还在运作,但也有硬件(身体)罢工的情况。科技已经初步解析了人体的架构,但对前述的那些东西,似乎还没找到破解的窍门,我个人估计,那个窍门的破解,大约还需要六十年。看官要问了,你凭什么那么言之凿凿?我告诉您啊,这是秘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您要是不能意会,没法跟您聊。

  一座慢半拍的城市里,住了一群慢半拍的人,他们绕有兴趣地做着慢半拍的事,沉浸在慢半拍的喜悦中。有一天,远方的路人经过那座城市,对城市里的慢半拍现象作出了很负面的评价。慢半拍的城市里的人,一时不解路人的意思,出于礼貌,还是在半拍之后表示了谢意。路人走出了好远,忽然听到身后慢半拍的城市里人声鼎沸,原来他们对路人的评价表示出了非常的不满。半年后,路人在网络上看到慢半拍的城市自办的官方网媒上,对路人中肯的批评进行了反思,准备在诸多方面进行改进,其中最主要的措施就是向别的城市学习,复制他们的好经验。路人摇摇头长叹道:邯郸学步的现代版,看来不止于那座不可救药的城市。

  总有一些人,读了很多书,知道了许多事,却一直没得觉悟,就成了有文未化者,他们很自信一肚子的学识,而毫无创见。总有一些人,固执地认为,硬件设施齐全了,就能带出兴盛的人气,他们忘了史书上的记载——没有《孔雀东南飞》哪来的孔雀台,没有关云长哪来的关帝庙?总有一些人,对自己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际遇,感到不解,他们从不反躬自问,自己是不是缺了很多东西。

  酒,本是神赐。却,被人滥用。尤,甚于男子。每,烂醉如泥。后,身心疲惫。而,不思悔改。又,人来酒疯。致,精神颓唐。但,故作坦诚。噫,害人害己。可,忠言逆耳。唉,悟之晚矣。

  不知想防范什么,也不知想围堵什么,更不知想阻截什么,近几年不论什么机关、什么单位、什么场所,都陆续强化了门禁。是商家推进,还是主家心里不踏实,确实搞不清楚。反正是,进出都麻烦,停哪儿都收钱,再加上门禁服务人员的素养不高,人们经常遭遇不快。

  有个故事的大概是这样的:很早很早以前,有个妹妹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变发得好看了,她经常对镜花黄、顾影自怜,觉得这举世无双、倾国倾城之美颜,天下无人配得上。姐姐怕妹妹入了魔怔,就经常劝她,可劝着劝着,妹妹竟然爱上了姐姐。姐姐对此很无奈,又怕伤了妹妹的那颗骄傲且脆弱的玻璃心,只好委婉伏就。如此时日就那样没完没了……姊妹俩的父母不知内情,还以为姊妹情深,不忍拆散。渐渐的,红颜褶皱,依然出双入对。世人皆知她们情深,却不知这就是同性恋的起源……

  每到重要时点,总会冒出一簇刺芒,像英雄归来。当人们顺着网线或WiFi来路,找到那个手拇指比脚拇指还粗的键盘侠客时,它竟然摇头晃脑不肯承认。这就是网上搞怪者不值得追的原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人,在现实生活,大多没它说话的份——不是一点儿都没给它说话的机会,而是它们没勇气说,即使鼓足了吃奶的劲儿,也不知说啥。胡说八道谁不会啊?连不识字的狗都比网渣强——为什么这样蔑视它们,因为狗都会祝愿新岁的词,旺旺旺,多讨人喜欢啊?

  有一个令人窒息的社会劣性,叫世人半是混沌半是困顿:九恶一善与九恶一善。译俗就是,一直恶的人,偶尔做一次好事,嘿,人们一下子就忘了那兔崽子的“顽皮”,以为浪子回头了。反之,一直与人为善的人,偶尔有对不住他人的地方,得,其人所有的好全被抹掉了。这种样态,弥漫于各个层级、各个界域。其中,一棍子打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都是这种两极。特别强调中庸(中肯、客观、包容)、尤其追求公允的社会,咋就盯了这点就忘了那大面积的整体表现了呢?

  走出去五百里,才知那口井,是四面围堵的枯竭。听一天南蛮腔,才知本土话如此生硬。鲁莽不是教养,直率不是礼道,酒话茶语之利弊,世人皆知。吃着祖宗老本、抢着挤挤阳官道,其本质就是独木桥上啃指头。万木成林,窄弯冲壑,百花园里色彩多。自哄自一辈子,自恋自没脾气,可是人间不等靠,甩开膀子的前提是,先甩掉老思想,再睁开远瞻的瞳孔。

  一个门类,一个行当,一个专门,一个领域,不要因为遇到春风、邂逅雨润,就在圈子里大呼小喝、自我陶醉。务须明白,当封闭自得的满足,不思开创,围观的广大人民群众,会背离而去。恐怕那之后,是孤独无依的大面积冷却。

  挂横幅,插彩旗,立板面,放音乐……破坏了山野的自在,切割了景致的美感,侵犯了视觉的安然,干饶了客观的质朴。这惯性得改改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放眼远方,拿手机拍拍看,人家的做法是,不打补丁,不画蛇添足,该怎样就怎样,不别扭。

  揣着明白装糊涂令人反感,揣着糊涂装明白使人厌恶,所以孔子强调“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传声筒式的人,一生只会鹦鹉学舌,他们活一百年与活一天没有区别。不相信盛极必衰、否极泰来的人,大多盲目无知或狂妄自大,逆势而行、不循大道者,终将不知何处去。披着星光与顶着日光各自行走人世的生命,感知的不止于温度的差别,还有对时间与距离的不同辨认,星光抹掉了噪杂,日光重现了纷乱,人的两面甚至多面,多由环境与际遇造成。

  说万句善言,不如扶起一个跌倒的孩子,写千篇美文,不如踩灭一个燃烧的烟蒂。这世上所有的因果皆非无缘无故,感激和怨恨,敬仰与蔑视,都有出处,总是因为你做了什么,或没做什么。

  把肥胖怨怪于身外际遇的人,都应该去面壁三天(失调者除外)。从不能自律、管不住嘴的那一天开始,肥胖就变成了一种标签。生活水平改善了,人们吃饱穿暖了,人之形态的差异就凸显了出来,审视“人是铁,饭是钢”这句话的背面,可判断一个人心志的硬度。

  大海与山岭之间,是一条长长的路,凭着勇气和毅力走过的人,看到了时空深处旖旎的风景,缺乏决心而翻出诸多借口盘桓于原地的人,最后变成了一只呱呱叫的蛙。人生中有无数种喜悦,有的人永远也体验不到奋斗之旅上的惊奇之感。

  责任与担当,是当下十分流行的词组。有的人选择了责任,推开了担当;有的人默默地担当,却不因责任;有的人虽不贪图责任,也不愿意担当;还有的人懂得了责任,却不知如何担当。这其中的,既有勇气的多少,也有智慧的高下,更有人生观的差别。至于那些想负责任、想担当而没有机会的人,那只能算是命运作了别的安排。

  一壶茶的功夫,从煮水、烫盏,到洗茶、筛茶,从斟酌、品味,到施礼、辞别。春夏秋冬已换,七情六欲已成,五行生克,得失一圈,俱往矣。只是不知,谁是水,谁是茶,谁是你,谁是我。

  她很新奇的发给他一条信息,意图是分享。他冷笑着说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你从哪座坟里挖出来的?她不懂他的调侃,反问他什么意思?他说那事过去很久了,早被被海量信息“埋”了。他们的对话之所以在理解上衔接困难,是因为生命阅读和储藏的不对等,也就是时空出现了错位。

  对师长说实话,叫坦白。对朋友说直话,叫坦诚。对弱势讲真话,叫坦率。别用错了语气、词汇和姿态,否则会很尴尬。

  空的别样,是等。等来了,空去了。晴中阴,阴中晴,瞒不过一场风。

  每一个厚重的人,都有几个跌宕起伏的故事,除了先天深沉的人,经历才是生命的唯一积攒。

  越国近夏齐鲁春,风水气象各浅深,南茶北移到此停,甜润化变醇冽心。

  潮起潮涌又一年,观潮敬水慎使船,船回码头鱼上市,黄海滩头聚人缘。

  料峭风气枝间去,晴丽暖阳山东来,昂首眺待亲朋至,一杯热茶赛茅台。

  寐与夜,睛于晨,一梦千年。秦酒汉茶,不论周礼。藏一卷唐诗宋词,忘了背,哼半支元曲,心神恍惚。别提颜如玉,忒腻,亦俗。唯独窗前花,静雅听酣,不泄呓语。

  当音乐与冥想有了同频共振,心灵深处就开始成像,那幅形象,就是人们常常提到的意境。当音乐进入意境,意境里就有了风,那一缕缕拂动的风,就是灵感的触碰。

  当一个社会,人人都沉浸于自娱自乐时,谁指挥合唱都很辛苦。当然,若是他手里拿着指挥棒,并以此画出很多令人心动的图景,相信没有人再无动于衷。

  来来往往经四季,熙熙攘攘在人伦,昼夜炎凉凭知觉,悲欢浮沉历红尘。

  惊疑变神话,传说成现实,万物皆有灵,窍门尚不知。看似大世界,基本是粒子,若能重组合,形意何足惜?

  再宏大也是无数个微小的组成,再旷远也是无数个长度的叠加,再亲近也是陌生的邂逅,再沸腾也是冷漠的燃烧。反之亦然,生命之于时空,聚之雨,散之云,稀释是空气,有则有之,无也无之,只不过是质地的变异……

  起于貌,终于心,天远水深。始于形,末于空,似懂非懂。红尘折腾一世,殊途同归,身后千古,一曲酒干倘买没。

  专心做好一件事,把一件事做好,就是对时光的尽心。比如,开饭馆,就是让顾客吃好,别弄些其它的利格隆。现在的问题是,人们走进一个门面、一个场所,往往看不到店主的心思用在了何处。

2018-02-26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