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碎语集:不是雨也不是风

  云之上,有梯子吗?灵音响起:当然有。那为何看不见呢?答曰:到了那一刻,能看得见的自然会看见,看不见的只能坠入黑暗的深渊。

  在你眼中我是谁,在我眼中你是谁,在你心中谁是你,在我心中谁是我。这不是绕,这不是闹,这是剃光了恼丝戴头套。你说巧不巧,我说巧不巧,一把阳光做棉袄。亮了你的眸,暖了我的眼,敞开心扉看见了缘。不管哪一天,无论哪一天,人间只怕对上了眼,话儿一句你不听,文言一段我记心间,原来这就是,这就是和弦,卤水点豆腐,一念一命还。豆秧儿细,瓜秧儿粗,你刮风吧我下雨。日月相映山水间,你看我的眉,我看你的眼,昼夜不息,我们到永远。

  与倾心、安心的人在一起,荒野深处也能沉寐。也许这是一句类似“鸡汤”的话,但我可以这样抬杠——假设真的倾心了,安心了,睡在哪儿不踏实?不相信这句话的人,是因为没遇到,而且也不相信能遇到,更不相信有令人倾心、安心的人——这样想和判断的人,还真就遇不到,或遇到了也因不相信而交错而过。凡事都是相辅相成的,正如许多事都是信来的,信在某些情形下,也是能力,也是力量,也是因果之缘起。

  世人皆羡有知己,伯牙子期绝音奇,可怜屈子真有屈,不知怀王性情移。不欲不与不遇到,谙它谅它忘水漪,众生无非私心重,不舍肉身贪心急。知己难寻难在我,知彼方才有共识,你有我无我亦有,你无我有全给你。

  是雾亦是雨,是雨也是雾,云雾化云雨,云雨源云雾,云低成雾水,雾升成云柱。凡间一场梦,天上一弧度,莫道不消魂,只因未相遇。

  一提到中国人,很多人会摇头。你说他们不幽默吧?你看网上波澜壮阔的趣话、段子和点评,那叫一个诙谐;你听日常生活小圈里,那些坦率热忱的笑话,简直能把人笑趴了。可是一转眼上了台面,处处都在装腔作势,时时都在端着,这种两面性情却是被逼出来的,既是文化传统的惯性,也是时势境遇的造化。这个连他们自己也都无法一言概之的族群,既令人咬牙切齿、痛不欲生,又叫人感动至极、崇敬无比,既有数不清的变节者,又有说不完的壮怀激烈。也许这种矛盾的纠缠、心念的怪诞、意识的跌宕、情怀的冲突,促成了人文的包容、观念的宽泛、言行的谅解。有人反诘我,你不是中国人吗?我当然是,我就是这样啊。

  十丈红尘,无奇不有。有人活成了一碗饭,有滋有味,酒足饭饱思淫欲。有人活成了一片叶,寂静安然,风来雨去自从容。有人活成了一道光,倏忽来去,暖亮散尽不复来。也有人活成了一根刺,既伤了别人,又断了自己。还有人活成了一滩泥,既糊不了墙,又做不成器。更有人活成了一堆渣,堆在哪里都肇怨惹恨。这就是世界,跟黄鼠狼一样爱吃鸡,却痛骂黄鼠狼没安好心,跟猪一样贪吃嗜睡,却嘲笑猪是蠢货,跟豺狼一样凶狠奸诈,却又为断翅的小鸟施与怜悯。有人自诩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这当然不客观、不公允、不诚实,因为人的本质是半兽半神,真正称得上人的人,早已灭绝。

  有朋友问我,无法接受孩子学习退步的现象,是不是不正常,有什么办法吗?我的回答是:对此没有人可坦然接受。面对现实,家长们一般会呈现一种或几种并行的样态:一是逐渐麻木、放任自流;二是心有不甘,而采取了很多花钱不花钱的措施和办法;三是静心排察原因,然后尽量找准根源,陪伴孩子一起成长。因为孩子的先天素质、后天造化不同,家长们即使费尽心机,或许有的会发生改变,而有的还是一如既往,这就是众生的命数和运程,勉强或得,勉强或不得。我的建议是:家长要清醒认识自身的遗传因素、家风习惯、能力水平,理性调节自己的期望值,与孩子同心同德,锲而不舍,努力一把,此后既不奢望又不失望。对于绝大多数父母,应该和必须做到的,是为孩子健康平安到老创造环境和条件,而不是与社会市井沆瀣一气,逼迫孩子、压榨自己。抬眼看去,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谁不是那平凡而真实的大多数?这尘世再宽再大,也不过是一颗平常心的装载,而这竟是人间最难为的。如果觉得一切都忒烦人,不妨转个身,告诉自己去做个凡人——许许多多凡人的生命之旅,才是最好的安排。诸多烦恼和痛苦中,你、我、他,也没例外。

  许许多多人的烦恼,来自于“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其实这世界上,真把自己当回事的只有你自己,当然这没有错,但一个“太”字说明,有点过了,过犹不及。有人说:我的父母、家人也会拿我当回事,这只是相对而论、比较而言,而不是绝对。人们由于没有也不敢更不希望在极端情况下鉴别人心,所以大家都是想当然。真相就是,这世上除了自己,没人拿他人“太”当回事。借此编个段子:隔壁老王到了弥留之际,才拧着自己的大腿恨恨地说,原来我也是个凡人呐!

  女主角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这个人。这话是不是很令人感动?这样的姑娘天下少找吧?而你仔细一琢磨,女角儿的要求不低啊,要了这个人,不就要了一切吗?这个要求可不简单,芸芸众生,有几个能做到全心全意的?

  像诸多领域陷入茫然失措的境况一样,教育也未脱俗累。有人一直叫嚣,教育机构和教育从业者未得到足够的尊重,这观点实在大缪,世人对学校、教师的敬重已够可以了,再吵吵只会适得其反。现在,是教育不尊重自己,要么傲慢,要么投机;当下,是教师不尊重自己,要么嫉俗,要么媚俗,把老师硬是当成了教师。缺乏严父慈母心的教育业态,既没有公允、自信和阳光,又没有严苛、原则和真诚。有没有好老师?当然有,还不少呢。但必须反复强调,教育是世俗的信仰,师者是塑造灵魂的使徒,标准不能混同于市井常人,即使做不到神圣,也应尽力接近崇高。教书育人,待遇高应该,要求高更应该,教育业者的职业道德和人生底线,应该也必须高于其他人群,否则人类社会的前程将毫无希望。

  不少人总觉得自己看透了世间一切,不管是人与社会,还是万物自然,甚至觉得已能洞察天机。忍不住想问:你比别人多长了一双前后眼吗?

  所谓艺术,通俗地讲,就是把一件事做到极致。所以就要有一个高度,让一般人无法企及。艺术如果不是阳春白雪,那就令人怀疑。那些叫嚣艺术普及化,人人都可轻易信手拈来的腔调,才是愚不可及、俗不可及的媚俗之语。某些国度之所以极少抵达高峰的艺术,就是因为一层层、一级级的“土鳖”、“土豪”、“土压五”,不给艺术以专注的环境、专业的自信、专门的载体,只把广场、台阶、空地和路边,当作了搞热闹的好地方,让“要俗大家一起俗、要雅大家一起雅”的怪论,在口无遮拦、唾液飞溅的两片大嘴唇的张合中,喷涌而出。当艺术失去了高贵的气质,一个民族的审美都会随之沦落;当一切仰慕和崇敬都被嫉妒生生拧折成屈服,除了乌糟糟的贪婪,将再无清雅与奇峻。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座城市,唯有文化才是地标,唯独艺术才是品味。

  随想四句:1.人的形貌气韵之美,一般指先天和后天两类。先天之美,得感谢父母及其血缘的承继,在小伙伴们中间,那种天然去雕饰的鹤立鸡群之态,真是命运的恩赐。后天修造之美,却并不容易,即使先天条件很好,也未必就能修得雅致高贵的韵致。2.当干部,牛哄哄与泼辣辣,不是一码事。同样,作风硬实与说话浮漂更不是一码事。有些干部是大树,是挡风的墙,而有的则只会颐指气使,遇到难处却躲着走。说一套做一套的人不少,没办法,人之常情,而若有了担当,还虚晃弄套就害人害己了,也是双倍的过失。3.所有标着别人活的人,都不快乐,因为他们永远不知道走出别人的阴影后,阳光下还有一种自由自在的快乐。4.怎样养育孩子才没有烦恼?平常心待他(她),平常心安己,就是不抱奢望,甚至不抱指望——成龙也好,成虫也罢,或恼恨不已或顺遇而安,反正都是一辈子。

  曾经夜宿五莲山,更半酒醉望星天,凿壁刻佛造像处,一念放空梦人间。

  岁月有数,生命无痕。遇到错的人,快转身,趁阳光明媚,双眸自信。年华留不住,应当自珍。山高水长,红尘滚滚,展翅独飞吧,再遇知音。路漫漫,心要狠,别自囚人伦,谁也不是谁的谁,有缘也分。

  如果缘起正好,如果此生恰巧,送你一枚蓝枫叶。它不在春天吐芽,不在夏季展脉,不在秋天变色,不在冬季凋零,它是梦境里,一枝婆娑,仅可藏心底。把它拈于手中,能唤忆三生三世,只可惜,它无法改写你的未至。因为你的归宿,只有当下,一念灵启。若遇蓝枫叶,那么这红尘一世,将是你轮回的最后一次,你退场后的人间世,再无轮替。

  一个人的形态、性格和意志,也许会受外界影响,但那都不是根源和趋势,真正决定一个处世格局的还是内心本源。民间的俗理已经说白了: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注定是那么一个品种。如此而已。

  鸟听音,花看色,最是难揣是心魂。你一路,他一路,世间并非同路人。风有向,雨有檐,阴晴圆缺稽年轮。若可信,就相信,尘寰一世皆染尘。

  荡气回肠忆往昔,往昔芳华竞天时,天时峥嵘唱大风,大风大浪不足奇。人间世代传文脉,文脉入戏又入理,入理入心终刻骨,刻骨激情无尽极。

  人生不是直线,命运不是曲线,而是一层层台阶。每一级台阶都可能是起点,都可能是终点,登多高,看多远,风光有限。风平浪静的日子,思忖一次自己,我是谁,谁是我,可曾辜负了岁月?风雨交加的年轮,冥想一次远方,何所期,何所忆,是否错过了心愿。人伦一路,没有所谓的同行,只有恰巧的并肩,生命一段,即是有缘。拾阶而上者,虽辛劳,却无憾。

  纵观历史沿革,可以浅察,几乎所有的“高大上”,后来都是累赘。短小精悍却行之有效的路数,从来没有输过。凡创大业者,必步步为营,即使偶有险棋,亦是先有五成把握。举目当今,拆了那么多——那是实实在在的物质和价值,也建了那么多——高大肃穆却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和活力。这是竭泽而渔,而非实事求是、循序渐进——沉不住气的后果,就是前人挖坑、后人坎苦。当原来的以工代赈被供给侧新概念替代,价格就悄然掩盖了价值。经年后,或许悲者更悲、喜者亦泣。

  时下,投机分子到处都是,喜欢浑水摸鱼的不胜其数,而恪守门道的人少之又少。换句话说,干什么都是外行,吃什么都嫌咸怨淡,这样似是而非、尸位素餐者熙熙攘攘,而干什么想什么、干什么像什么,恪守道行、敬奉职业的人,越来越少。教师有个老师的样子,医生有个大夫的样子,法官有点公平的样子,讼师有点公道的样子,官员有点坦诚的样子……这些样子,就是门道,就是职业良心,就是尘归尘土归土,挺不直腰板的布政官,热不起心肠的律师,拿不正法槌的审判者,忘不了自我的教师,泯灭了恻隐之心的医生,跟不上节奏的歌者……都是人生与职业的错位。不是当下改变和发生了什么,而是当下的人已极少辨析职业的真正概念,很少理解职业道德的源头起初是什么,也就混淆了医生与修鞋匠、教师与猎狼者、官员与商人、艺术与找乐的关系。当整个社会都习惯了名不正、言不顺、拿不准、知不道的风气,就真颠倒了曾经流行的一首歌——碾子不是碾子,缸不是缸,爹不再是爹,娘不再是娘……骡子下了个小马驹,乌鸡变成了彩凤凰。

  人只要还活着,只有忘,可以绝别从前。而忘记那一天,才能走向另一天。那一天你是你的你,另一天则已不是。因为彻底的忘记,就是连自己也完全抹掉了记忆。

  幸福感是没有具体标准,无须参照物的,纯粹的个人体验。她面前一个竹筒,你面前一个竹筒,竹筒就是个人的期望。她听到竹筒响了,开心地笑了——竹筒里有了铜板,就是有了收获。你看着一直未满的竹筒,沮丧地想,总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

  改革,意味着否定吗?意味着从新吗?意味着割断吗?意味着更张吗?这是一系列终究没有答案的问题,因为任何答案都受时间、状态、见识和空间的局限。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改革是在不变中求变的过程,是在求变中恪守的过程。人类一直在路上,进取和发展是改革的原力,改革是进取与发展的手段。改革只是个过程而不是结果,改革也不应有横断面式的结论,并籍此结论推导结果。

  有人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其实,每个人都有知己,只是你不知他(她)而已。回想一路走来,多少陪伴,多少珍惜,却每每被漠视。直到幽谷空净,岁月稀疏,才发现,原来这红尘中,只有你自己才最薄凉寡淡……

  我爱你,我也爱你爱的人,这不是爱屋及乌,而是心甘情愿的快乐与成全,因为你爱的人中,还有我。我恨你,我却不恨你恨的人,这不是物极必反,而是本性善良的宽容和谅解,因为你恨的人中,不会有我。

  文学也有病态的语境、病态的情绪、病态逻辑、病态的意识、病态的观念,更有病态的语句、病态的词汇、病态的结构、病态的表达。病态与变态不同,病态是不自觉的主动,而变态是主动的不自觉。不要以为阅读一定有好处,被开卷有益误导了,有些人的有些文字,审慎读初,不急于共鸣,尤其是翻过扉页时自身的状态并不静宁。文以载道,亦会诱人沮丧。如果没有清澈的眸和审视的笃定,不如走进自然、徜徉市井,开眼张耳,过雨经风。

  不知是不是心理偏激,近一两年来,每次在路上看到有人驾车翻手机、走路盯手机、蹲厕玩手机、聚餐攥手机……就觉得愤怒,难道那么多事故和教训,还不惊醒吗?如厕玩手机的人的手机上“内容”得多丰富啊。如果有一天,科技能有手段把人物化成阅读机器人,估计很多人愿意舍了人性,去当那拴在信息海岸的终端设备吧?

  衣食无忧了,再去谈愿望,才是理想。生活无碍了,再去找远方,才是致远。时间宽裕了,再去寻安逸,才是从容。身体无恙了,再去撩激情,才是生动。凡是缺省的前提,都是尘世的必经,命之上,运之初,一步一如来。

  有人问:当下有纯粹的农村吗?有完全的城市吗?有界限分明的职业身份吗?有严格辨析的行业素质吗?我说我不知也不道,你要么去搜搜,要么去看看。我坚持认为,提出问题,要比找出答案,更重要。

  年末岁尾抽闲暇,向阳山坡访友家,担水劈柴大锅饭,一瓶好酒面飞花。

  假如我的灵魂不死,我不想被铭记栓住。既然跟那个溃败的肉体已没关系,我想借一缕风,吹散所有的痕迹。但是,我想留一个影子在清冷的别离之后,就像你曾画在玻璃上的翅膀,与我的灵魂一起,飞向来世。

  你的心是一个囚笼,从此有始无终。风儿穿过千山万水,送我一幅幅往年的忆影。但我已忘记自由和生动,只愿在专注的眷恋中,慢慢褪去人形。

  被寒风推开的那一瞬间,我的热吻像鱼吐出的泡,碎裂在茫茫人海。千百年以后,我在叽叽喳喳的传说中复活,复活在人伦深处,最是私密的寂寞。

  春天来了,而你还在犹豫,那么请从我温热的胸膛踏过,进而走向翠绿原野。你的脚印虽然冰冷僵硬,却印到了我的心情。岁月悄然走过,我是寂寞年轮里最后一片雪,融化在过往的日子,润来香花朵朵。

  气息,图腾,光色,意蕴,心情,器物,语文,姿态、声响……构成了习俗,铭记了日子,雕刻了年轮,形成了惯例,固化了期盼,累积人道,编织了伦理,温存了社会。

  自古英雄出少年,现今少年步履难,斯文未至血气弱,十有八九近视眼。

  世上最大的谎言就是“人之初性本善”,人间最偏颇的论断就是“人性本恶”,人伦中最不足信的承诺就是“下不为例”,社交中最不可能的话语就是“真不骗你”,情人间最轻浮的表白就是“我爱你”——而最艰难最真诚的倾诉竟然也是“我爱你”。时点和语境,前提与条件,年代和处境,习俗与宗教,决定了事物的状态。

  南国喜庆食汤圆,北方节日吃水饺,口味不同意相似,只愿人事皆顺好。

  看电视上播出祭祀上香的图像,忽然遐思无边——也许三炷香的图腾,起源于古老之前,先民们不解“天线”是干嘛用的,也十分讶异火箭助推器喷出的火焰。后来的后来,人们的记忆慢慢淡化,只留一些散碎的印象,转化成了传说与敬奉。久而久之,三炷香的惯例,就变为了对“众神”的敬仰、怀念和祈求。有时我会有一些无厘头的想法,无凭无据、无缘无故,但我在那些浮思连翩之后,仍坚持认为:其实一些看似云波诡谲的故事,真相或者很简单,只是人们被一段一段的“当下”的思维拘囿牢牢地禁锢了,一直无法绕开“迷雾”直逼那时的“现场”。

  时节接踵数年轮,年轮绽开炮仗花,花开如火心头热,但使吉祥进万家

  愚蠢透顶却自觉很聪明的人,往往做一些自以为是的小动作,比如背后使绊子、落井下石、造谣中伤。可世上事一直有个“能量守恒”定律,就像投桃报李、行下春风化秋雨一样,一些看不见的“反作用力”,常常产生“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效应。对照“损人利己、损人不利己、损人害己”这三个层次,每个人都应慎使诋坏,因为没有人晓得“那朵乌云”转一圈,会浇淋到谁头上。

  梦是灵魂的图书馆,每一次进去阅读,总能发现蛛丝马迹。但梦境里不允许做笔记,也不能拍照录像,更不可能发朋友圈。所以每次退出,都只能记得一星半点,而无法忆述全景、全貌、全部原委。梦也是灵魂的充电站,当灵气锐减、敏感减退、悟性淡化,沉湎于梦的那段“空白”,就是疗养与润泽。梦还是灵魂的清扫车,当心性杂芜、意念纷繁,千头百绪纠缠一团的时候,迎梦而去,让那一隅的涤荡、清扫和碎片整理,把思维重新排序,将灵感重新分层,给冥冥腾出间隙,给断头破损重新修缮和接洽。当一个人慢慢少了梦境,肉体就接近了衰竭,灵魂慢慢归隐,去一次梦少一簇返回,直到灵丝全部抽走……生命与意识的结合,终会在一个不再醒来的刹那,分道扬镳,各归各位。

  一觉醒来,在别人的怀抱里,这是甜蜜爱情的归宿。一觉醒来,在别人的怀抱里,这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一觉醒来,在别人的怀抱里,这是再世轮回的初始。寐去与醒来之间,那一大片的空白,就是冥冥的安排,不期而至,不期而遇,不期而终……

  到处盖屋建楼,需要那么多房子吗?除了经营需要租买的房屋,住宅房的去向无非这么几种:没有的买了住——这就是所谓的“刚需”,有了的换好的(这是波动性很大的消费,包含学区房购买行为),或换了好的将原来的出租与保值(待价而沽,增值后转卖。也是二手房源),除了必住的多买待分户(这是城市新增人口的软需求,也包括学区房),进城新增人口安家(消费增量,属于有条件的“刚需”,也是去库存的主要驱动力),炒房(贪心不足蛇吞象者也在其中)。本只卧眠七尺,却为何被房子拴住了自由奔放的生活,让人生变成了风筝,这该是醒来的追问。

  均切平分,看似公允,却在某些情况下,并不公平。不患寡而患不均,也只是一种理想化。细微处,差别化处置,宏观上,把握基本原则,说得容易做起来难。人世间,除了不可质疑也无法质疑的天意神授,凡俗肉身谁也做不到公正,这就是人的世界,凹凸不平,又错落有致,既当不得真,也不能不当真。

  美丽不等于性感,性感约等于丰熟。当那一低头的温柔,胜过美艳无数,那么青涩之味,便是纯真的感想。审美如大葱一根,世人各掐各段。娇羞之美一旦惹动心弦,性感之惑,将光色顿暗。

  人有几个系统组成:呼吸系统,神经系统,消化系统,血液系统,生殖系统……这些系统支持了灵魂和意识,构成了心思和言行的实施。人类揭开自身秘密的那一天,必会承认,当初的当初,人原是一部生物化了的机器。

  凡事总有开头,人生总有落幕,每一天都在进步,只为追抵理想的浮屠。在路上,生命才真实,靠近就是希望,想见就是动力,不放弃不等于实现,但愿就是恒远。行动强过冥想,其世俗意义即在此。

2018-01-22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