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散文:舞者不语

  舞者不语,因为他们一旦开口,就是人话。
  而舞之源起是巫,那是最初的灵通,为了铭记,也为了敬仰,更为了聆听和觉悟。
  舞而蹈之,既是仪式,也是意识,沿遥远的冥冥而来,向深邃的冥冥而去,带着智慧的感应,带着灵魂的虔诚,带着梦见的期待,以肢体的自如,以肃穆的神情,以庄严的姿态。
  舞者将最古老的规则,恪守了对神和自然的承诺。一直不曾开口,哪怕这世上有了语文,有了音画,有了繁华的一切。

  是的,舞蹈起于信仰,演化于劳动,引领了俗念。
  但最终,舞蹈流入了模仿,被翻译,被别解,被稀释,被娱乐。舞之神韵,转为了人的审美。
  而也从此,舞之灵通,在漠慌中丢失了,在形骸的有意识中作了人文的另读。舞向遥远和深邃的感知,寂然了断。

  人们或许已知晓岁月似会老去,在人类自以为是的发明了计时工具以后。
  可人们并不清楚的是,人类的计时工具,只是算计和分解了人的概念与判断,而由此引动了跟时间纠缠着的所有联想,比如生死、轮回、刹那、须臾、漫长……比如煎熬、期待、过往、未来……可是人们并不理解季节才是岁月的根本含义,也不理解舞的进退、曲伸和指向。
  当舞蹈陷入了音乐的牵引,失去了自己的呼吸,舞之心就放弃了独立的节奏,蹈之象就接受了目光。人世间,一切可见的真实,都是屈服,这种屈服借用了舞的姿势,却离开了舞的诚挚。

  曾有人感悟:人体就是宇宙,人体内那些至今琢磨不透的隐藏,就是宇宙的秘密。
  这话说对了一半,另一半无关对错,而是未知。那些未知,将永远都是未知,就像舞者不言。
  舞者不言,从过去到现在,一以贯之,即使舞蹈已经蜕变成了所谓的艺术。不言是诺,也是对神灵与自然界最持久的谦逊,在无垠的时空里,言语最容易被岁月剪碎、破绽、抛弃……不言近似沉默,却不是沉默,不言是禅、是禅悟、是灵修者笃信的禅意,一直追随着舞韵,在动静之间,自有真相大白。

  就像我每次走进古迹、遗址和博物馆陈列厅,都有所收敛一样,我对任何形式的舞和蹈,皆存敬意。
  我曾对朋友闲趣道,不要得罪对舞蹈心怀敬仰的舞者,因为他们通灵,如果他们用最古老的咒语怨念你,就会有麻烦。朋友笑了,他说得罪有点言重了,其实这个社会已有太多不敬,而其中对许多传承渊源的艺术的误读,已在不知不觉中触犯了天条。他说,我不懂,但我不蔑。
  他寥寥几句,却竟似道破天机——世人的太多自大,就是从有了意识之后的无知,开始的。

  而舞者依旧无语。无论他们信奉艺术,还是信仰冥冥,不管他们当做职业,还是因为喜欢。
  他们最终没有表达,除了舞蹈本身,除了对舞蹈的各类理解,除了舞蹈的苦乐年华。当舞者们转身走进世俗、走进生活、走进生命本身及其附属的权衡与取舍,他们也许会暂时忘了舞,忘了舞的非象征意义,忘了舞的源头和来处,但幸运的是,他们舞着、舞过,他们是被一种冥冥安排打了印记的“人”。
  如果一个人可以静心化境,让舞在冥思中剪影,任那剪影在无声无息中幻形,有缘人,一定能“看见”一些不用旁白的灵光。

  舞者不语,才释得了灵魂的无拘无束。

2018-01-12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