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8年原创作品 专辑目录 — 随笔:思维是一种诅咒

  等待着,既不是期盼,也没有厌烦,等一场雪盖了足迹,盖了岁月的痕迹。
  却不料,一轮艳丽的冬阳,晒干了潮湿的目光,也晒干了本就不算流畅的遐想。
  这个嘈杂而纷乱的丁酉,两头打春,一头是开始,一头是结束。首尾相照的年轮,仿佛多了一个豁口,这其中,既有谜底,也有谜面,更有不确准答案的歧途。生命与自然唯一不协调的地方,就是生命的唐突和意外,常常不是生命自己掌控,却又清楚地看到了命运在挪影换形。

  茫茫宇宙中,唯有人类明白死亡是注定的结局,也只有人类塑造了一切神,它们也跟人一样,有情绪有思辨有选择有缘果。只是神们的死亡似乎只是骗局。也许,在思辨能及的尽头,非人格化的神才是真正的存在,但,人无法理解,更无法亲近。
  阳光下,一切机率都不曾错过,每一秒都在发生、都在结束。人心不过拳头大,只可能,盯一点不及其余。

  演绎忧伤的乐器,除了小提琴,我最喜欢吉他,古典的吉他。
  我之所以没有选择二胡,是因为它的音律和声线,太尖锐,一不小心就会勒断灵魂的触角。
  在本文中牵进了乐器、牵进了阳光、牵进了宇宙和神灵,其实只是意识流的滥觞,没有明确的指向或目的。但当这些元素纂入文本,你就会发现,一个人的思维其实很像一场雪,纷纷扬扬,只为尘埃落定后的纯粹,那仿佛是终点,在融化必将到来之前。

  前天我跟老弟借了一本书,是蔡元培先生的《中国人的修养》。早就听说过这本书,但一直没看过。
  到了一定的年纪,忽然对修养产生了兴趣,是因为修养是人类文明的最基础的单元。而至今,这个单元一直与诸多方面发生冲突。细胞与生命的关系,生命与类群的关系,从来就没有理顺的片段。三个和尚跟水的关系,在它们达成一致以前,佛祖也没有办法。
  所以没有歌词的音乐,反而消除了意识和判断的纷争。读书是另一种沉默,而这种沉默,是主动的聆听。


  说到沉默,油然而生的念头,竟是对古人和故人的追忆。他们都已成为“沉默”的过往。
  然而,他们却一直在说话、一直在发声、一直在叨扰着有意无意的当下。从这一点上看,只要人类存续,还真就是一个整体。无论隔了多远、散了多久,一代代人,出不了污泥,换不了胎骨。过去、现在、未来,始终是串连着的。现在还在的我们,否认不了他们,将来未来的他们,也否认不了我们,这也是神一直“活着”的另一个原因——神是人类形而上的永久陪伴。
  基于此,对新的东西就会有别样的注解,假如人们不受所谓的时间及其“长度”的局限,跳出阶段性思维的固执。

  语言文字是人的最大拘囿,虽然它们能启发,但它们也囚禁。它们有助于记录、说明、理解,也有误导、偏颇、掩盖的倾向。但是,去掉了语言文字的介质功能,人类又回不到感应和灵犀的原态。
  有时候一想到人的浑身的电子、原子,就会起痒。挠不到痒处的人,才知生命真是一种最无奈的组合。
  无奈是没法选择的选择。恰似跟不上思维的文字,甚至连句号这个标点,都是诅咒。

2018-01-06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