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思索是为了抵达恍悟

  当官的一旦开始膨胀,估计官也就只能做那么大了。做生意的一旦开始烧包,大概钱也就只能赚那么点了。悲悯情怀一旦冷却,心存的那份善念必然泯灭。相亲之间一旦有了厌倦,情分就会慢慢枯竭。欲望若是再无节制,稀薄的福气也就到头了。人生旅途上若是丢了闲情逸致,生命就没了味道……

  虽然不完全苟同于庄周的另类戳破,却也不得不眯起犀利之光,乜斜一些矫情和做作。人间情分,不管是友谊、情爱,还是诺言、契约,真正甘愿、勇于放下一切跟你走的,真正决绝、自觉舍得全部成全你的,你看到过吗?一根稻草绊倒了多少迟疑?一丝牵扯挡住了多少虚假?当那些理由变成了借口、私心化作了难处,却原来,都是世俗深处人人惯用的套路。

  缘分的词义,根本就是事前的废话、事后的“诸葛亮”。所谓事前的废话,是指把一切归结于缘分的说辞——成了是缘分,不成是没缘分,这类似对一个人断言:你将来一定会死。至于事后“诸葛亮”,无需赘言,人们对此典故几乎都耳熟能详。

  常听人这样评价女子:有女人味。“女人味”不是一种味道,又是一种味道,这种味道不可嗅觉,而只能眼观、耳聆、心感,既是神、韵、意的交叉部分,还是无以言表的频率灵犀、内质挥发。笔者写这些字的初衷当然不为探讨“女人味”,只是想借此引议到女子的体貌形神的美感之外的能量,那就是女子的别样的德贵——无求,女子的“无求”往往被一般男人当成了可以轻慢、可以忽视的东西,但在有识有义的男人心目中,女子的“无求”才是最难得的秉性和风骨,也是最值得珍惜和爱重的。女子的“无求”,俗念上可以理解为不要,而在更深里的悟味中,“无求”才是人的一种能力、一种自信、一种不贪图、一种不稀罕、一种不过分、一种不为难……世上最趋完美的人格,竟与“无求”的姿态最是接近——不止“无求”,还更进一步的,是不取而予、不怨不尤,抵达这种境界的人,可谓凤毛麟角,况柔情似水之女子矣。不过正如前述,能由内而外、由心及言、由情至意,皆顺遂自我又成全他愿的女子,谁又有此大幸运轻易得此大福祉呢?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不知被多少人翻白,也不知让多少人引用,更不知有多少人认同,仿佛一语中的,恰似喻世恒言。可惜了人们已经察觉却不善借用的逆向思维——它本可以助人看透本末倒置的弊端。性格决定命运吗?想一想这话少了多少前提、多少限定?在我看来,不是性格决定了命运,而是命运决定了性格,或者换言之,性格就是命运。

  天生我才必有用。是的,世间万物皆有用,只不过功用大不相同,甚至云泥之别。有的人是用来添乱的,有的石头是用来绊人的,有的弯弯枝是用来上吊的……这些看似用意不祥的事物,却是世界组合的不可或缺。有的人抱怨,我为何就不能成为锦上添花者?答案是不能,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有的石头也不服气,我为何不能被雕琢成精美的物件?答案是否定,才质属性不可改。有的树愤愤不平,我为何不能成为意境深远的盆景?答案也是不能,因为枝杈各有高与低。命运是一种安排,就像“命运由自己把握”这句自欺欺人的话,竟被无数人当了真。

  经常闻见一些书生气十足的人叫嚷法制、民主和公平,要点是“讲规则”——当然,讲规则就要定规则,仿佛有了规则,就有了法制、民主和公平。只想问一句:如果定规则的初衷、规则的条文、规则的诠释都有问题,那么这样的“规则”,又如何招来法制、民主与公平?总有人会明白:规则导致结果。

  冬渐深,鱼深潜,舟舸无获。捕鱼期即将过去,船家又将陆续归闲岸上,晴丽时日,安然眺望茫茫海疆,待春来水暖。四季轮回,不只是为万物将息,也还为给风水一个喘息的空隙。虽然学界有“物质不灭”的理论,人们却难免误解了高天厚土、宇宙时空——所谓恒定,不过是变与变的无数过程,不过是从因到果的无数过程,不过是人生之短与星穹悠慢的无尽错觉。明年春暖花开时,海其实已不是原来的海,船其实已不是原来的船,人也已不是原来的人,记忆再深刻,也经不起岁月一抹,而只有那一道道涟漪,依旧沿袭着一次次肇始、一次次息寂,一次次,一次次……

  风过四季波流光,日升东方海曲城,曾见东夷玄鸟飞,今朝腾空中华龙。

  自言自语:1.真是假的起源,信是骗的起点。2. 孤单是自己,孤独是自我。3.人类不择手段追求的发展,如果全是为了满足人类,说到底没有一点意义。4.不要求别人与自己一个频率,不强迫别人与自己一个腔调,不干预别人的生活,不把自己的愿望强加于别人,就是人生的修行,因为这也是你希望别人对自己的态度。5.大家都一样,心理才平衡,这是人的悲哀之一,因为大家始终都不会一样,这种平衡一直不会有。

  我曾说,人生只是一些苍凉的手势,如今看来人生还是一场破茧的爱。如今社会盛产焦虑,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忧愁。活过了的那些人早已沉寂,还没来的人不知深浅。当下是什么?当下的人也没有说清楚。

  人们一直认为,是硬的制约了软的,而到最后人们发现,是软的改变了一切。软的有数量、有时间,而硬的没有。

  人与人之间的相交,就像大小不同的扁平的圆。有的相互可以交叠、可以覆盖,而有的永远都是紧挨着的两个独立的圆。这个观点可以无限延伸和解读,几乎可以解释人伦的全部现象。

  我心依旧在,君意似早无,冬日暖阳下,唯见秋风菊。世道又艰难,竹影摇碎语,孤山南飞雁,梅枝翘瘦骨。

  风渐冷,日偏西,雁羽南移。花落瓣,叶凋篱,涧枯清溪。铺一张宣白,不着一字,伫目窗外,忘不迟。

  老友赠我菊,朵朵溢清香,谁言花不语?一枝一文章。

  一直未敢承诺,却在心里落了一把锁。我知道你有钥匙,只要沿着不变的风向,启唇求索。可是三生三世过去,我看着桃花盛开,我望着梅花凋谢,一念启,一念结,终于跟随了交错。心疼的时候,我捂着胸口自话自说,我的话就像数九寒天里的大雪,苍白一片,谁也读不出最初的期渴。也罢,不如托了一朵云霞,盘结成丝,任一次作茧自缚,化蛹成蝶。

  人伦世界,最难确定的三个字是我愿意,最易出口的三个字是我愿意。我愿意是真心的意愿,我愿意又是武断的表达。而众生心思的本源之念就是我愿意,可世人最苦的却是不知为何愿意。

  求,让世人垂了眉,叫众生低了头,使意志弯了腰,令信念下了跪。一个求字,憔悴了灵魂,沧桑了岁月,搅冷了梦呓,凋谢了神韵。求的对面,是允的傲慢、许的尊贵,是赐予的漠然、施舍的薄凉。一百年,只有三四代人有限的追求,不过是可数的刹那、可算的须臾,竟把红尘涂了又染、抹了再写。却不知三千大千世界,谁是谁的铺垫……

  幻象天际,知觉人生,为何求,向谁求?求什么?求到否?攒了大半个人生,蓄了几十栽光阴,走了几万里长路,阅历无数个悲欢离合,却为何还是一跪不起、仰望虚无?竟是多少无奈?还有几许期冀?如何完满?怎样了却?恋恋红尘趋尽时,合十印心难撒手。

  夸自己夸到口干舌燥,骂别人骂到日落西天,怜自我怜到月缺花落,恨别人恨到齿冷骨寒,这是极端性人格的外在形态。当一个人开始好大喜功、身形怠慢、目光空洞、情感粗戾,人的温软情愫就慢慢趋于僵凉……

  自从富贵报团、贫弱离心的机制形成,各安天命就成了红尘深处最大的谎言。佛门大乘的普度众生与小乘的独善其身,足以借此换个角度诠释穷富贵贱的根理谣传。人类社会进入所谓的“文明社会”后,一直讳避的就是“弱肉强食”之丛林法则,有形的工具和形而上的工具,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公平概念,智力游戏从此开始。

  规整未必不是僵硬,无序也许就是活力。规则是强者强加于弱者的服从,也是强者圈地为牢的陷阱。懒亦是动力,逼着自己耍聪明,勤亦是莽撞,不假思索瞎忙活。

  路过不少城市,凡是看到城市道路中间设置了隔离栏的,就觉得这城市好不到哪里去,除了窄塞之外,感觉行人和车辆都很拥堵。这是一种野蛮管理的模式,针对的是“野蛮”的市民。深究其里,还有深藏了一隔了之的懒政心态。

  对于女子,男人其实一直没办法,上至老母,下到女儿,中间那个心爱的人。而其实,女子又何尝不是如此?老父、儿子和那个亲近的人。人间陌生才冷漠,厮磨亲熟难愤懑。

  有人以学者口吻言道:地球智慧是流星带来的。感觉这话靠谱,只是应该将流星二字,用引号引起来。因为,智慧不是一次、两次的流星带来的,还有乘着像流星一样的星际飞行器飞来的更高智慧做了些画龙点睛的事,帮助地球智慧升级了意识。但是,地球智慧的思维局限、时间概念、感应退化、记忆磨损,已使漫长岁月后的意识再也无法接通最初的理念程式,所以当“造物主们”忘了“回访”,当留守智慧怠于通达,当近亲远邻发生了“变故”,地球智慧的茫然,或无尽期。

  同甘者不缺,共苦者稀少。更令人沮丧的是,同甘共苦者几近罕见。所以有些交心托命的缘分,很值得珍惜。古有“苟富贵,勿相忘”之誓约,也有“杯酒释兵权”之温和,还有“鸟兽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之感慨。一个巴掌拍不响,世间谁疼谁知道。

  心志再远大,若是没有踏实的脚印,那都是空想。心气再高尚,若是没有真诚的付出,那都是自负。心情再绵软,若是没有筋骨的支撑,那都是怯弱。心怀再宽厚,若是没有智慧的辨认,那都是荒芜。世俗人间,不要被一个人的官位架起的高度所迷惑,而要看清那份权力用到了何处,做了哪些利益于世人的事。不要被一个人的名号发出的光谱所感动,而要看那个符号启迪了什么,究竟对风气世道有没有趋好的改观。不要被一个人的财富炫出的浮荣所诱引,而要看那些物质流向了哪里,是否给岁月填充了温暖。不要被一个人的美德产生遐想,而要看那些美德是不是平凡人生能够承担的,普罗大众是不是真愿追随。任何事物和现象,如果换个角度、改个高度、调个方向,看上去还是那么真挚,那才是人伦深处的明净境界。

  我知道你想要,世间人人都想要,无非是要多要少、要晚要早。关键是你想要什么,原则是你凭啥要,前提是你为此付出了什么,更核心的是你要到了是否担当得起……这不是我问你,这应该是你自己回答自己。

  你是根绣花针,就别去挑大梁。你是一条鱼,就别去装蛟龙。有些人之所以不快乐,有些人之所以很尴尬,有些人之所以很苦恼,就是他在误判了自己之后,又冤枉了处境。

  一夜寒风摇叶落,两季光景立分明。昔日酒暖犹忆在,今朝茶凉了人情。

  改革,有改旧、改新之别。改新好理解,拓展创新之义,而改旧则意味深长,除了复古、沿袭之外,还有挖掘和修正的蕴含。

  以前觉得,未来一定很美好。后来才明白,过去的那一段才是最安逸的。

  自言自语:1.当你开始在意的时候,也许就是你要失去或已经失去的时候,再或者是你将要失去自己的时候。2.人类世界,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入心不入心。3.时间在某些方面是没有价值的,比如心动一辈子、冲动一阵子。看似其中包含时间单位,其实关键是心中有无。

  一个行业、一类行当,如果整行业、全行当都生存乏力、难以为继,一方面说明制度、机制出了问题,另一方面标明那类事物“老了”、“旧了”,生机衰竭了,到了该泯灭的时候。这其中,即使个别人、个别措施企图努力挽救,也只是权宜之计。有人对此大放厥词:求变、求新。却不知,变了就是另一类事物了,尤其是质变之后。我们经常处在一物即将灭失、一物即将兴起的缓冲期,所以每每被迷惑——以为还会继续,以为只是起伏,其实是生与死。

  前夜至昨天,寒风肆虐,摇落了千树万树枝杈上的残秋。今日一早,鸡年冬季第一场所谓的雪,很像在糊弄,只胡乱地撒了几把就收场了。还不到上午十点,天空浓郁云翳就逐渐散开,暖阳只晒了一会儿,就让大风、雪晶和微微湿润的地面彻底不见了迹象。其实这些年了,阴晴圆缺、风雨霜雪之气候物象,越来越趋于糊弄,连一直高悬的日月星光,也因雾霾的荏苒,变得敷衍了事、不清不楚。人类太贪了,欲无止境,不知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什么是真正的满足,毫无顾忌的索取,让造物者们始料未及又难施怜悯。

  蝉肯定活不过麻雀,雪一定耐不住火,但你未必活得过我。因为我是无数人的第一人称,因为我是无数苍生的第一意识。只要人在,我就在。

  假如人类有安定的一大段纪年,可以将见识和探究回溯到很早以早,那所谓的起源,一定不是现今人们争论的所属——什么文明早于优于什么文明,吃饱了撑的还想通过玄虚之言换钱吃的更多吧?——因为那时大家都刚刚会煮饭,还都在一个“锅”里摸勺子。人类的起因,越接近透彻,可能越没有骄傲和自豪可言,甚至还可能感到耻辱——焉就不是某个实验室废弃的试验品?

  原始很小,成长很快,仅仅用了几千亿个人类纪年,就可以打个喷嚏了,结果,这个喷嚏喷出的物质、动能、电磁以及其它尘垢,让“智慧”生物和其它形体,争论起了永远。

  看电影《魔兽》,就会发觉,其实外国人已把我们的上古传说,描述的淋漓尽致了。而且,他们的臆想甚至可能恰巧揭示了地球智慧的生生灭灭的轮回的真相。

  体香,被有缘者闻到,就是缘来。其实,如果按照科学和自然的理念去推导,体香不过是外溢的嗅觉吸引,且不止于异性。人类如此,其它生灵亦然如此。

  马踏飞燕,贵妃醉酒,只缘嫦娥奔月,惹起红尘憬望。夸父追日,精卫填海,竟是围魏救赵,闷惑南来北往。只可惜,大郎卖饼,闲赋了金莲傲骨,可宝钏十八寒暑,未曾有一丝歧念。人世间,卫星上天,未见得琼楼玉宇,蛟龙下海,找不到定海神针。卡夫卡的悲情,也许恰巧反衬了莫泊桑的项链,竟然是一文不值。莎翁写出的威尼斯,还不如镜泊湖更有落差之美。恒河沙数总有一天会累计到阿拉伯数字给出的值,但人心深处的涟漪,可让黑洞的引力波感到惭愧。量子纠缠的理论,让中国的山海经将要变成可见的山海图,那个笔划一开始,就犁破了所有真相。舞台上的兰花指,让释迦牟尼的手印化变的特别生动,拨动琵琶的牛角板,让田野上的哞声显露了疼痛。诺亚方舟的浆楫搅晕了意识流的脉络,忽然醒来的情感,像一朵硕大的蘑菇云,将睡美人和她肚腹里苹果,一起送入了梦境那端的伊甸园。却原来,这世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蔬菜大棚。唐诗宋词,连同元曲,本是隐含于齿白唇红的密码,它们可以按照潜意识的排序,打开九九八十一扇神秘而又单薄的门。之后,就有一种感应愔愔迎至——终于,都来了。

  昔人远来,沿着遥渺的线索,以为自己已洞察人伦、仰伏天地。待到湮灭于虚无,才明白,都是南柯一梦。

  人的世界,会说的,一直赢不了会听的。

  买票,等。吃饭,等。信息,等。仿佛有很多时间,可以排队,可以期待,可以憧憬。而其实人生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旅程,既回不去,也赶不上,更不解伶仃。

  寒意不阻寻幽路,山林冬日晒空枝,幸有涧溪润眸色,人影天光共此时。

  山村小院柿枝红,鸡鸣犬吠迎宾朋,一壶老酒方烫热,薯面蒸包又出笼。

  鹅翅敛收心未变,池水深凉梦还暖,云天化外青枝上,一曲相思知音远。

  山中云天低,僻壤鸟鸣稀,石墙红砖瓦,老树寂守期。游子杳无信,翁编妪养鸡,竹篮累卵满,只待归人吃。

  苇花听风吹心曲,夕阳挥彩画情缘,余晖剪影兆梦至,天幕闭合暖寐甜。

  春有芳华秋果实,夏水沥沛冬雪祺,四季分明入诗画,齐鲁儒风化天时。

  古往谁未归?今来谁未来?张骞持节去,昭君命苦埋。虞唐旧梦忘,尧舜拜东海,可怜秦汉血,倏忽化尘埃。道骨仙风去,佛珠数心怀,一盏青茗醉,南柯叶落台。

  人世间所有的看见,是因为有光,是因为有影,是因为心动,是因为意识。而有一种看见,却跟时空无关。

  禅机者,动静是也。前者不语,后者不语。不语是不说话,不语是行步远。不说话是思悟深,行步远是阅历多。人一生,凭着“禅”心觉察,沿着“道”路探寻,尽头是知命不恼、随遇随喜。

  厚道纵奸懒,尖刻驱油滑。所以厚道不应施与任何人,尖刻亦不可戗任何事。康熙的伴读被雍正逼债而死,错不在人,只因时过境迁。读一千年时光,逞一时之能为,只是一念之间。距离太远,昼夜太急,不过换了一张脸。

  中国太多的经济发展策略,是相互矛盾、相互牵掣的,这些矛盾作用于社会生活中,就产生了畸形和阻碍。野蛮生长和自然环境恶化的大问题无需赘言,就只说汽车政策——为拉动内需、促进产业膨胀、提升生产总值,出台了那么多鼓励汽车制造、私车购置的利好政策,结果分流了那么多财源,造成了城市严重拥堵和污染,占用了大量场地和道路,致使市区、城乡交通全域“减速”,城市管理成本日渐高昂,后来又不得不施行牌照管制、限号限行、停车收费,这是何苦呢?国家和地方政府既然想推行城市化、城镇化,那么与人口集中居住的新模式相配套的公共交通、租车交通必须筹划到位、同步跟进、无缝便捷衔接。一个超级人口大国,干嘛让极度浪费、惑害频发的私家车涌进城市、城镇呢?“统筹谋划”是个好词,可惜总是你说你的、我干我的,捏不到一块去。

  一提到“叫好又叫座”的要求,一圈外人士就替基层状况叫屈——叫好声一直不曾稀缺,可是那排“座”究竟在哪儿?是广场上的“沙滩椅”?还是乡道旁侧空地上的“马扎”?且不说十年磨一剑之工夫,就只现编现演的急就,大都还是“游击战”。当昙花一现成为快餐娱乐的应景态势,文艺的惶恐就像暗夜的篝火,十步之外,即是荒凉。

  按照人类智力所能理解的具象,现今一切科技和文化的源头都可能是“巫”。“巫”也是从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一直被人类误解的一个被边缘被暗藏的领域。但或许,“巫”就是一扇窗、一道门,在阴阳、明暗之间,成为各个维度接通的认信和技巧,因为其深涩、晦秘、不被轻易理识,而慢慢消隐于人类有意识的界外。

2017-11-19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