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散文:日照的树

  日照是座年轻的城市。满打满算,到2019年才算而立之年。因为不断“开疆扩土”,所以市区道路两旁,极少见到树龄过百的树。可能除了东港区政府门前东侧还有两排老法桐树外,再也看不到有年岁的树木了。

  听说市政府办公大楼前面的人民广场上,移植来了几棵老松树,就专门去溜达了一圈。传说果然不假,是有几组“迎客松”,姿态像是盆景树,为广场平忝了几分雅致,听说花了不少钱。

  因为熟识园林行业的人,所以一直对日照城市绿化、美化之难度,有着深刻的印象——这座城市的气候,处于南北分水岭,“两全其美”之艰难,可以想象。回想当年日照“自然”生长的树木,还真是品类不多,无非是松树、柏树、槐树、杨树、柳树,后来引来了法桐树、水杉。道路两旁和单位院内的绿篱,几乎一统的冬青,单调的很。

  经济发展,带来了住宅楼的快速开发,人口多的中国免不了城市楼群化。城市由此变了模样。而自然生态中的树木、野草、果园和庄稼,就被赶出了视线,取而代之的是很多一般人叫不出名字的“新面孔”,其中栾树、红叶石楠、楸树、鸡脚槭等引进品类,是普通市民不甚熟识的,但这不影响人们审美的心情。

  其实从撤县升格为省辖市以来,日照的市容市貌一直在发生着变化,而且变化越来越大,变得连老城里人都可能找不着“老路”“老巷子”。街市变了,自然道旁的绿荫也就变了,由花草树木“编织”出的新景观也是层出不穷。

  十年前日照开始申创全国文明城市,更是涌出了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把城中村几乎推的一干二净。如今日照市区的街道,很少再有“绕弯子”的路,很少遇到“断头路”,每条道路都被纳入了交通管理部门的“视线”。路通达到哪儿,两旁的绿化就会追到哪儿,日渐城市化的海曲古城,一转身就呈现了现代城市的雏形。

  怀旧是一代代人在某个年龄段难以回避的精神皱褶,而岁月却是昼夜常新,完全不管人世间的更迭与嬗变。相较于众生世俗,城市里的树才是得道隐者,不管它们处于闹市,还是伫立偏僻,总是安详自在、兀自枯荣,从不抱怨春之喧嚣、秋之冷峻。

  大约是天天浸染其中,就有了熟视无睹的视觉盲区,日照市区的绿树红花之美,每每被来来去去匆忙生计的市民冷落了。亦或紫叶李花开的时候,银杏叶黄了的时候,人们才因季节的换景换色,豁然注意到了路旁的风景。说到这里心里泛起了一层另类的凄凉——其实红尘深处,人不如一棵树驻留的更久,往往是,那棵树犹在,世人已成过客。

2017-09-29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