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思无邪

  那一天,他解了佩剑,离开了江湖,在茅庐旁边,打坐成禅。那一天,你合了书卷,离开了案台,在崖下林间,归隐西山。这一世,又路过河畔,再见柳绿桃红,却恍然大悟,缘根未断者,即使千回百转,亦枉然。

  尘世嘈杂耳聪淤,俗风浸染色幻虚,闲人渐少无走伴,山坡石屋静读书。

  狂涛拍碎清水梦,阴翳掩蔽潋波漪,海岸一线古时风,鸥鸟归巢松抱枝。

  人寰之内,有一种自相为难的,就是定个高度让人跳。都希愿节奏慢下来,都期待浮躁按下来,都向往柔和闲散的日子,但社会趋势却是惶惶不可终日。难道这就是人们曾经憧憬的“未来”和美好吗?

  意识深处,难免一些幻象。其中既有神力,也有超能。这是每个人的隐私,却被周星驰通过电影揭露了出来。他的故事之所以得到解读,是因为他借助了“真有神力”的角色,如悟空,如宝盒。若是没有那些有限制的神力,凡人的凄美和喜悦,永远都是不可能。神话、宗教和幻想,其实是深深扎根于人心深处的不可告人的秘密欲望。

  某个宗教的话语中,有一说,叫“万般皆空、因果不空”。这句话可以解读为,即使是空,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换个思路,人们可以这样理解:如果空是因果的导致,那么它不是独立的空——也不是彻底的无。因此在人的思维能够穷极的境界中,根本没有空。也许人智所识的空,不过是“不知道、没闻见、搞不懂、未注意、忘记了、没觉察……”也就是说,未入心的存在,未抵达的地方,对一个人是空、是无。在那刻那处,这时这处的一个人,也是空、是无。不扯绝对、不牵相对,只就空的辨析,它竟不是无,无也不是空,空和无,且是人基于自我处境的另类造作罢了。

  如果能够恪守,就尽可能的收敛本心,不随一个焦躁嘈切的趋向,彻底随波逐流,哪怕只是慢半拍、等等看,也是一种不疑自愿、不迷神窍的别样清醒。任何时代,任何主动深陷是非、盲从境遇的人,都将不再自己。心里觉得别扭,其实是心在挣脱。时间很公平,它必将给困惑以释然,某一天,即使来的很晚。

  波光嶙峋的晨,凉意是秋之初吻。不知心在哪里、身在何处,恬静一刻,竟是走神。夕霞点燃了池塘,暮风沿发际流觞。直到一壶茶饮尽,依旧没有稀释彷徨。起身转去,夜色如帐。梦挑帘,忘乡。

  这个世界一直在路上,只有此时彼岸之别,没有前世今生对接。无论是观望、欣赏,还是呼唤、共鸣,未改山的模样、水的流淌。唯有心识之不同,界分了世界的层。拾阶而上是你,沿梯而下是我,隔了几分勇气。

  把一切都看成趣,内心不孤独。旁观者若有所思,专注者总有所得,同一个场景,不同的选择,成全了不同的角色。如果我愿扮演你,你是否替换我?

  一天的喜欢,一年的欣赏,十载的相守,百年的相认,不是量变,是质变,不是物理碰撞,是化学反应,不是一时兴起,是心缘笃定。时间在其中刻写着,不是为了计数,而是为了旁证。人世间,理性很硬,情感很软,而到了最后,还有温度煲热灵魂的一定是后者。

  使人平静前行的是理性,它让人选择了不偏不倚,选择了利己,选择了活的更好的生态。而情感是盲目的,但它却能叫人包容、谅解、甚至偏袒。情感有时很自私,但有时又特别无私。情感是个矛盾体,但它却启于心源本意。当人类社会僵持于理性世界无法自拔时,只有那些凭纵情感的人,才有可能活的自由、真诚和神圣。

  当世人逐渐对社会佞态、人伦诡诈、俗世幻象麻木不仁,那么就会产生道义梗阻、民意阴沉、信仰坍陷。这是个温水煮青蛙的缓慢过程,不到临界点,很难引人深省。但真到了那个节点,即使有振聋发聩的呐喊,亦或为时太晚。不见棺材不落泪,见了棺材已无功,这是个毒咒,几乎无解矣。

  文明社会的基本样态,人的基本生态就是与人为善,且不与自己为难。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理在人伦化育的环节上,尤显重要。比如,抽烟本身是个人习惯,但若是随地扔烟蒂——不管是楼堂馆所的台阶、公共场所的地面,还是乡道街市、室内屋外,想怎么扔就怎么扔,就妨害了他人和公众,就堕成了恶习。其实,查勘一个地区的人是否文明,就要去服务行业感受感受——进商店、进景区、上公交车……亲历从业者对陌生人的态度,估计不出五家,就可略知一二。假如法律、规范、风俗、金钱和口碑也无法矫正大多数人的行为,那么所谓的文明社会里瞬间呈现的个别文明行为,只能是假象,这种假象只能是暂时的强迫,而决然不是众生自觉。

  三十年前的一阵风,吹醒了沉睡的荷尔蒙,于是我把一种风格想成了一个人的名,直到时隔二十年后的另一次苏醒。有些事不是领悟,而是要经历其中,未知就像一串葡萄,亲口尝一颗强过读一万字的描述。

  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叫见不到他好。他没惹你,你没招他,但你就是不愿看到他有一点风光。熟人间有缘无故的怨恨、嫉妒,在流动性很差的古代社会,在相对封闭的人文环境,会折磨死许多人。这种心理偏执、精神强迫,是双向的痛苦,如果不及早切除,会使人走火入魔,昼夜不宁。

  最近经常读到观点相互矛盾的文字,颇有你方作罢我登场之势。其实各方都有一点道理,依着一点凭据。但是一面之见、一面之词,终归不是生活的全部,不过是将一个个细节无节制地放大。比如,“世界正在悄悄惩罚不陪孩子的父亲”一文,就令人哂笑。极端的故事,碰到了极端的思辨,惹起极端的观点,缔造了极端的文字。读后,让人想起了孤儿寡母成大业的典故,想起了……算了算了,别跟“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标题党和恫吓族,都包藏祸心,不客观、不全面是其一罪。就像要求丈夫既要赚大钱又要陪自己、既要成大事又要顾小家的观点一样,这世界上总有一种现实中永远也不存在的完美,深刻在幻想者的意淫里。

  常见诗文中,有“我本可以”之憾叹,既有悔不当初,也有恨未另择。世俗如此,界外依然如此。假设给了人们一次胡思乱想的机会,也开启了想象的缝隙。然而生活依旧按照“惯性”继续着,“我本可以”继续假设着。如果是如果,结果是结果,斯是命也。

  大千世界,山与山之间是距离,水与水之间是距离,云与泥之间是距离,古与今之间是距离,生与死之间是距离。而最远的距离是心与心的间隙,这种距离如果没有机缘巧合,永远也无法消弭。机缘巧合,是人类无论如何也无法厘清的“大数据”与“小概率”。如此这般,还是遇到了你,既自然,又神奇,若是珍惜。

  遍身染沾甜与酸,世间尽味是清欢,拾阶独向高冷处,一曲红尘再寄天。

  当代社会,产生了一类人,他(她)们手里攥着一个手机,除了滑屏、触屏、语音、购物外,横草不拿、竖草不捏,嘴里满满、脑子空空,若是没有家人帮持,简直就是一个造垃圾的活物。问题还在于,他(她)们其中许多人命好,一直不会倒大霉,所以他(她)们一直学不会动脑、动手、自食其力。但也许还有一个隐性的规则,终究逃不过去,那就是“天亦予之、天亦罚之”。

  秋雨淅沥入暮时,伞下莲步赶路急,莲蓬戴露避风曳,只待月下与梦咦。

  朝凉暮冷近中秋,弦月渐瘦弯如钩,一叶随风舞落处,半是伤愁半是羞。

  有一种无奈:那就我来吧。有一种忐忑:还是我来吧。有一种愤怒:你冲我来吧。有一种怜悯:你跟我来吧。人伦之间,上下左右,跌宕起伏,不过是一段感知与体验,其内其外,一念之别。心一动,即陷其中。

  酒醒方知残夜苦,情醉又见弦月独,莫道人间是沧桑,一念飘散还世俗。

  落日余晖未散尽,梦乡歧路已接通,夜幕擦亮金星后,陡闻雁鸣唤西风。

  爱是一道涟漪,从心念被触碰的那一刻起,泱泱无极。义是一山屹立,从云翳被万仞割碎的那一刻起,缕缕相离。梦是一次迷失,从魂魄被搅乱的那一刻起,丝丝飞移。涟未停,峰影漪,只留得,冥冥心意。

  梦,或是另一个境界的达成。之所以不让人确认“那里”也是真实,是怕人对“这里”产生厌弃。正如水中倒影,因果相乘。

  其实世界都在这里,其实宇宙都在此时,盛开与凋敝都在同时同域,那些色彩斑斓,那些眼花缭乱,都是浮幻,都是意念,就像自己不会行走的电脑,却能模拟一场宏大的游戏。

  有一种人,缺乏专注和韧度,做什么事都深不下去,所以不会有大成就,即便有外力帮助偶有小成,也终是昙花一现。这种人有小聪明,但没有大智慧,有小门道,却没有大格局——命好、巧了,或许凭一得吃一辈子,命程若是陡转,那势必一蹶不振。虽然有的人会摆摆手、摇摇头、耸耸肩,说无所谓。其实那是假话,人骗不了自己。人世间,一种侥幸心理,一个懒字,一类任性做派,耽误了机缘,大多数人一生碌碌无为,盖因如此。

  时空是什么?没人说得清。时从何来?空延何处?亦是无解。伪概念满天飞,只是为安魂度日,总不能让孤独的身影陷入茫然、堕入虚无吧?时空概念由此有了意义,使有意识的活着变得踏实。

  世间,锦上添花的人熙熙攘攘,而雪中送炭、雨中送伞的人寥寥无几。说到底,还是人们心底深刻烙印的世俗哲学在导航——趋利避害的绝对利己主义,已成了人们的潜意识。都愿好上加好,都嫌穷困潦倒。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都趋之若鹜,眼看着没指望没便宜的事都避而远之。在找不着北的时代,众生皆是势利人。

  路边遇见十块钱,同行者相视一笑,没人去捡,不义之财不可取,毕竟大家都是君子。路边遇见一百块钱,同行者面面相觑,依旧没人去捡,虽然大家心中都若有所失,却依然谈笑风生。路边遇见一沓钱,同行者围拢而来,就捡不捡展开了讨论,最后达成一致,再等一个时辰,若还是无人寻领,大家平分了事。路边遇见一大包钱,同行者终于还活着一个……

  有些所谓的知己,就是自己的聆听者,聆听者的那份专注、共鸣,让倾诉者觉得很有价值、很有存在感。有些所谓的知音,就是自己的代言人,代言人说出了自己想说却没说出的心里话,表达了自己许多欲言又止、难以言表的意象。相似性、互补性都可以引起人与人之间的同频共振,只可惜,大多数肉体凡胎虽有相知之人,却极少与之和光同尘。毕竟大家都有不舍,而终于不得。知音不难求,但只一面单向,只要他知我,而我无须知他,恐怕这样的知音世上很难找。

  盈盈千言,落叶一秋,飘飘洒洒,往事皆休。红尘聚散,缘由不究,人伦闪念,因果难搜。悲喜如梦,浮生幽悠,脚下有路,心愿不丢。

  春天未着一字,只用柳枝在水面划了一道涟漪。心湖从此荡漾,岁月从此荏苒憬期。夏季未着一字,只把风云聚成一场雨事。伞下从此缘起,人伦从此衍生联系。秋天未着一字,只用落叶在暮晚铺了一路行迹。寂寞从此刻骨,记忆从此启动梦呓。冬季未着一字,只把霜雪撒成一片寒意。况味从此伸延,思念从此读成往昔。年轮不语,只一圈,厚薄自已。

  秋阳银杏相映黄,高天淡云向风凉,心魂依旧温如昔,待到月下话情长。

  粗心就是不上心,就是漫不经心。而有的力所不逮,不是无心,而是心智不到、知识不足。同样一个“心”字,有不同的解读,因为其源头和交集变化繁多。心有一颗,意向、意象万千。心怎么摆、怎么用、怎么指向、怎么抵达,决定了世界的样子。

  一杯清茶知秋味,青叶绿汁禅心醉,老友何须费言语,茗香袅袅已意会。

  别问自己的心在哪儿,不找自己的魂在哪儿,勿寻自己的梦在哪儿。只需谙知风去哪儿,只需望见云飘何处,只需跟随情趋何方。身在山水之间,不疑幻真,且陪岁月。

  高山有人住,深海有鱼潜,极地熊出没,赤道鹰自飞。红尘客栈外,聚散都是缘,煮茶品秋意,知音只一位。

  小和尚,当和尚好玩吗?好玩。大和尚,当和尚好玩吗?不好玩。小和尚,你念的是什么?佛。大和尚,你念的是什么?经。小和尚,为什么你念佛?因为我是和尚。大和尚,你为什么念经?当一天和尚念一天经。

  悔,每每想起当初,讶异了自己。憾,感慨是一首无字的歌。先悔后憾,是因果的延进,先憾后悔,是心灵的逆行。红尘有悔,是上苍的捉弄,人生有憾,是世俗的僭越。所以悔,是人把自己当了参照,所以憾,是人拿它做了对比。自从有了假如这个词,如果就开始被误读,而终于悔了我憾了它。

  自己都没做到,却希望孩子能做到。正因为自己没做到,所以尤其希望孩子能做到。可怜天下,无辜的父母,无助的孩子——角色颠倒更换着,人群来了又去了,一代代,一茬茬,一串串缤纷的泡泡。

  有人问:三十年友谊与三分钟热度,有什么区别?有人答:三十年里无我,三分钟内唯我。所以三十年后它惜我,所以三分钟后即无我。

  《庄子·盗跖》一文中写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许多人习惯将其典引到政治话题,却不知在其它境界,也同样一语中的。比如友谊、爱情、生意……而天下大势,却由不得我。

  女人知道男人是什么,却不知女人是什么。男人明白男人是什么,而不懂女人是什么。所以一直以来,女人是个未解之谜,是一种成分复杂的“转基因”生物。

  开车打电话,开车发微信,开车拍照片,开车撩着玩,开车超速、加塞、抢道、闯红灯,法律不应禁止。因为这些动作,拉动了产值、带动了服务、拓展了链条、加快了设备更新、减轻了人口压力。虽然对某些个人,有点损失,但对整个社会的“贡献”还是很大的。

  某人因处世为人谨小慎微,而时常遭到周边人的嘲讽,甚至家人都对其“过分”刻板也表示了不解。但他们不知的是,因为他出门总是用钥匙锁门,而三次堵住了三个小偷入宅,因为他多看了一眼接线插头、多嘱咐了一句话,而避免了一场事故。这世界让人无奈的就在于此,因一个防患于未然的动作避免了灾害,致使“事情”未发生、没看见,人们就不承认慎稳的功德——这种功德,其实远远超过了灾祸发生后拯救残局的功绩。也许在人们不经意中,身边有不少“胆小的菩萨”,一次次挽救了自己。

  八月初四是秋分,九州遍地思乡人,但愿婵娟圆润夜,风轻花香梦销魂。

  岁月激起的浪花,只是一道年轮,心灵深处冒出的芽尖,可直达清魂。

  诗如竹影待风撩,梦似纱帘盼月挑,琴声惹起千古怨,幸有秋虫解愁恼。

  曾有心,天涯海角不驻,一路风情一路歌。可惜是,年轮如刀,切掉了一意孤行。只留得,登高望远,闲云漫卷。

2017-09-23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