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人间不只现世恼

  常以梦的形式,瞒过了时空。在意识脱离肉体的地方,组成了新的肉体。当温度在灵魂出窍的境界,被灵魂收讫,人们习惯把爱的期待,盈满情怀。夏季就要走了,它厌倦了人的厌倦,悄然将无垠的葱绿让渡秋天。回归线上,这一轮岁月那一道逐渐倾斜的影子,会越来越远。

  思念是一条失语的小狗,当你觉得寂寞时,它会走近你,依偎在你的身旁。思念是一个窗口,当你的眸光散失于地平线,晚晴是心境里最真实的温暖。思念是一根挠钩,它每抓一下都会疼,每挠一下都能止痒。思念是记忆的芽尖,悄悄伸延着寻找的藤,寻找着一缕接近海岸的风……

  人们一直锲而不舍探究着,企图从物质、能量、引力、磁场和精神脉搏中,找到生命与意识的起源。文学描摹、诗意伸展、影视剪辑,让色的世界光怪陆离,而科幻模式更是给想象力托起了达成共识的机会。然而一切都在刹那更改,改的要比认知的快,常使徒劳接洽了无功,呆滞替代了生动。也许知了的叫声就是一阵提醒,人生不是生命唯一的样式,人一直不理解为何一粒沙子,也有疼痛。

  总的感觉,今年的夏季热得别样——湿度特别高,清风特别少,夜晚更是不见繁星朗月。过往的一些名词时常像过电影一样浮现于脑海:热岛效应、城市病、温室效应、小气候、失落的谚语……近些年来,每次出现新的所谓革命性的发明创造,我都会保持个人的执拗的警惕心——人类正在背离自然、逆叛自然、改造自然……而自然也正以可见不可见的姿态,远离人类——其它物种的消失、惯常气象的稀罕、人体自愈力的降低,等等等等,这一切却没能引起全世界发乎智慧的高度重视,人类法典中似乎早已删除了太多“陈旧”的禁忌。有时候人们不得不为一代人感到庆幸——活不过百年,何尝不是一种逃避?

  在我意识中,岩刻、岩画,更像一句一段哑语,它们其中的含义,也许很郑重、很真诚,也许很无聊、很无趣,但可以确定,那或然深藏了思考和情绪。有时候我会忍不住靠想象“复原”那个场景:一个独处的人,眺望远方,寂寞不语,摘下腰刀,刻下了他最想留念的人名——这是关于爱恨情仇的标识。但我的想象无法靠近真相,更无法接通所有的念头,于是我的岩画、岩刻就留存成了此刻,我自己也难以概全的文字。此刻我的文字没有写在纸上,不知何时消失于何处,也就无法揣测未来是否还有与谁的相遇和谁的阅读。

  钟声,大约没有人会把它理解为终止之声,没有想到它每一次响起都是唯一一次。所以晨钟幽悠,暮鼓幽悠,只是自来自走。

  一个出了名的口碑不错的男人的形态,往往汇聚了许多人的愿望——清高、忠贞、硬气、明朗、自信、才情,仿佛集天下男人优秀之大成。为了不影响文本的时间长度,就不列举名字了。其实这是人们一厢情愿的一种臆想、剪辑和演绎,既有自身的,也有它心的,还有场景、时代、角色的衬托。人心就是如此,总把陌生的,以熟悉的,相互蒙蔽,然后自己欺骗了自己。

  今儿湿热的很。老兄一人在家,于是穿戴整齐去找他喝茶。近晌午了,问他吃啥我去弄。他说随便就好。驱车在他住处附近找了一家较大的农超,买了一块熏烧猪头肉、两份羊肉汤、两筒冰镇雪碧、三个火烧、六个老鸭梨。午饭吃的很开心。啃梨子时,老兄说,仿佛又回到了单身汉的时候,也是这样,只是少了一瓶酒。老兄糖尿病较为严重,多年来几乎不沾酒,而我开车不能喝酒。我说,相看两不厌已是很好了。能有闲暇,啃一会儿友情,在当下世界实属难得的享受。个中滋味,有些人永远也理解不了。

  就像擀饺子皮一样,世间万物乃至整个宇宙,莫不是循环。每个人也是循环,每天过日子,每年经四季,甚至一些细微的动作都是周而复始,体内血液和入体饮食亦是环环相套。可以由此想开去,世界不过是一场场有始有终、有始无终、无始有终、无始无终的循环,而已。

  挺有意思——某地搞了一个《问政》电视直播、网络直播活动,并配有专家点评团、市民观政团,还有网络投票。形式是用记者暗访短片引出话题,有关政府监管部门、职能部门回答问题。奇怪的是,第二次《问政》的活动,被问政的八位嘉宾(单位主要负责人)中,竟然有投资集团(企业)。这就奇怪了,问政问政,问的是政府部门,而投资集团是国企——哪怕它具有一定的区域运营管理职能,也还是企业,企业经营行为跟政府行政行为,在遴选者眼里它们是怎么扯上关系的呢?着实令人费解。

  变是世界大势,企图以不变应万变只是小细节上的个别。就像一辆疾驰的大车上,一个人的姿势变化无关车的路向、速度和颠簸程度,除非那个人是驾车的。在已知的境界,人类是最傲慢的生命,因为这份傲慢而战胜了无数恐惧,也会因这份傲慢而毁灭了自我。其中私家车的增多就是个性膨胀的一个例证,增多的私家车也在毁灭自然生态。人类以为可以超脱一切,在毁灭以前。

  一张图片,上面并排六个球体,看上去很像六大行星。然而发布者却说,这不是星星,这只是用了一段时间的平底锅的锅底。包括笔者在内,相信许多人观后会哑然失笑——人类的意识时常盲目,这种盲目形成了错误的观念,错误的观念却坚持认为——我的思想辨识能力不差,我认为的就是正确的。所以阅历、见识、经验再多,如果界面局促、境况狭隘、圈子矮小,观念很少更新,即使活一百岁也还是糊涂虫。

  导游很少甚至无须导游,或导游管理相当无序,是一个地区旅游产业功能低下、资源匮乏、业态零碎的标志之一。刚需做不到极致,一般化服务又缺乏粘性,体验者没有遭遇带入感,一个地区的旅游算不上旅游,只是人们出于陌生而“顺便看一眼”。

  有时感觉自己是只动物,独处一隅,寂然仰望天际,就那么恒久地呆望着,呆望着毫无期待的远方。生命有很多样态,其中最是静宁的姿势,就是毫无目的。

  很希望有那么一天,心无牵挂,情无纠缠,上车启程,沿着秋高气爽的季节,向辽阔无垠的路途进发。行走是行走的方向,也是行走的目的,更是行走的意义。所谓快乐,就是看见、听见,见所未见。

  时代给了人们很多机会,而总有人喜欢躲藏在钢筋混凝土耸立的“森林”里,活成了一只猫,一只再也不会捕捉老鼠的猫。

  人类社会,最昂贵的是情感,最廉价的也是情感,最稀缺的是情感,最富余的还是情感。情感是基于灵魂和心性的契约,很牢固。情感又是源自本能与惑动的投靠,不稳定。在珍惜者心目中,情感重于泰山、长过百年。在游戏者意识里,情感轻于烟云、短在瞬间。撕扯不断的是真挚和平实,一拍两散的是冲动与盲目。时间过后,大浪淘沙,抓一把,被风一遛,吹散了的是它,惟只留下了的也还是它。

  《战狼2》是部很好的影片。从中能够看出,几十年真诚的援非,得到了非洲大地与人民的总体认可。大写的中国人的善良与勇敢,从来就没泯灭过,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军人经历的大大小小的战争考验,一直都是合格乃至优秀——他们一直都是最可爱的人。中国和中国人,最需要的是唤醒精神,这是一项永无尽头的工作。当下萎靡不振的世俗众生,应该都去看这部电影,深刻领略其中苦难与自强深裹着的生命真髓。不怕牺牲,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必须胜利,永远都是中国人共有的坚定信念。赢,定然是未来中国唯一的选项。

  我已看见秋天的身影,我已听见蝉虫的哀鸣,我已遇见云絮的寡情,我已闻见冷峻的风声。秋天将完成生命,开启删除的作动。我望着摊薄了的时光,对最后的暴晒投出鄙夷的真诚。也许,两手空空,才是岁月的荣幸。

  那棵树已有二十多岁。第一次看到它,它的根部以上还缠着绳子,腰上撑着架杆。一棵树而已,司空见惯,如是平常,不曾过分留意,只是经常路过,不免无意识的偶尔瞄上一眼。直到有一天,在它第一个枝杈分野处,陡然看到了三个字:玉,爱你。玉字稍大一点,爱你两字刻的匆忙而纤细。初见时那三个字,它们似乎已被刻了好几天,汁液渗出的地方已是结痂,树皮的复原能力确实很强。当时很恼火,为这种鲁莽而野蛮的行为。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小树长成了大树,那几个字已变得模糊,形迹也有些走样,不仔细看大概认不出那是文字。前几天,又次路过树边,惊讶地发现,那个稍大一点的玉字,被划了几道,一侧新刻上了一个字,是阿拉伯数字八。时光荏苒中,我和那棵树竟然都很无辜地佐证了一个故事,一个不知细节只见始终的故事。抬起头,我的目光从熙熙攘攘的人群扫描而过,无法确认谁是故事中人。低下头,我看到了树下一片凋零的叶子。秋天即将迈过季节的门槛,收获与别离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即使不曾目睹和亲历,许许多多的人,也会懂。

  看新闻报道说,海岸游乐区,仅一个下午就有十八个孩子与家人走散,忙傻了海岸管护救助人员。忍不住想骂人,但一想到咱是文明城市居民,就把粗话嚼碎了狠狠地咽了回去。但在文字里还是忍不住想说,当父母的上点心好不好?带孩子出门的大人长长眼好不好?把您家的“熊孩子”管住了好不好?别真出了事懊悔到死,还怨天尤人。海浪很美很凉爽,人浪起来忘乎所以,是要出大事的。

  有人生在中间,有人活在边缘,有人在乎形式,有人重视内涵,人与人之间的分割线,很难扯断。即使看一幅图景、谈一场爱恋、讲一个故事,也有不同的重点。偏向构图的看轮廓,注目意境的眺旷远,相信缘分的讲巧合,喜欢邂逅的说偶然,偏向理性的论因果,放纵情绪的任自然。就像青春无法模仿一样,慎稳亦是岁月的磨炼。年轮指向了一个新刻度,人们习惯称它为秋天——冷峻的日子只是个片段,在其中,太阳与火的意义,又一次接近了心觉的孤单。

  人活着,不要被感受拖累,因为感受是主观自我的任意判断,从来就得不出客观的结论。感受之外,更恰当的选择是思辨,思辨不问为什么,思辨更趋向追究之所以然。

  一些地区、一些单位叫嚣的改革活动中,下岗分流的做法日渐盛行,时髦的说法叫引入竞争、激发活力、盘活资源、轻装上阵……其实说到底是“甩包袱”,把为单位付出青春、精力、智慧和辛劳的人一分了之、一推了之,而造成单位机构臃肿、 每况日下、资不抵债的负责人,却只是挪个窝继续体面着,完全没有一丝羞愧感和耻辱感。不由想起东亚某些国家的风气——担责有愧的人,会痛哭流涕、鞠躬跪拜,向离散员工表示歉意,甚至自裁谢罪,那是一种怎样的人伦承当和文化锻造啊。如当下某些苛政、懒政、庸政推波助澜的改革态势,只靠分流下岗“甩包袱”的做法,岂不令职场众生寒心?令无权无势、老实巴交、敬业爱岗的人寒心?如此恶性循环下去,谁还会以单位为家、尽心尽力?不断膨胀的戾气泛滥到社会上,就是一种离心离德、敌意荏苒、能量逆反,又如何凝心聚力、共克时艰?改革不是推下船,社会、民族和国家的大船,又能将谁推下去?改革改的是思想、观念、方法,是追问源头,是集思广益, 是同舟共济。那些过河拆桥式的发展模式,绝对没有前途。

  从电风扇吹来的风中,似乎有点沁凉的秋意。随着岁月的积攒,感觉越来越不喜欢夏冬,越来越喜欢春秋。原来夏的甘洌、冬的深寒,只好深埋在童心深处了。

  不要嘲笑一个人卖弄长处,毕竟还有长处。不要嫉妒一个人长得漂亮,毕竟长相无辜。也不要蔑视一个人一败涂地,毕竟努力过。也不要唾弃一个人可怜,毕竟除了可怜再无其它。一个人的长处、长相是一个人自身的禀赋和天质,即使略有显摆也有情可原,要比拼爹拼妈坑爹坑妈的纨绔宵小强多了。

  没有是命,不是痛。未得是运,不是恨。一切缘起心念,把它摁住了,世界就太平。说到底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你躺着都飞来一块石头砸到了你,还有就是你没惹谁招谁,竟有捅来的伤害。换句话说,无辜才是天道的不公。

  可以容忍一个人贪图吹牛的快感,也可以包涵一个人虚伪自大的矜持,却不可纵容一个人的欺骗、迷赌、沉溺、愚执、野蛮、酗酒,因为这些恶习只要沾染了其中的一个,就会祸害所有人。离开、直面、拯救、遗弃,都是选项,但最好的选择就是选择一个时点,从此无关。

  爱一个人,无非是放大快乐、忽略痛苦。爱的越深越会疼的深彻。但是,如果心念中涌起了“值还是不值”的疑问,相信我,爱已变质,转身就是心的自由。敢于选择自由的人,是这情感世界上最勇敢的人,也是还有自身价值的人。

  秋天很好,若你也在。冬天很好,若你也在。春天很好,若你也在。可是,你却在最炽烈的夏,留下了最是冰冷的结局。

  舞蹈是最古老的人的行为之一,它甚至早于人类对死亡的恐惧感。自从舞蹈纳入艺术的范畴,舞蹈就失去了它的神圣感、仪式感和神秘感。慢慢的,舞蹈只剩下了形体美、韵律美、节奏美和仪态美,少了一些思想、意愿和信念的承托。随之而来的,是目睹者对此产生的不约而同的大面积泛滥的误读和解构。舞蹈终于从圣坛上走了下来,从九天上跌落下来,从神的灵通中脱离了出来。世俗世界里,舞蹈只好维持着艺术的体面,而告别了古老的寄望。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一直破解不了其中的要义,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可恨之人露出的可怜之态,我忽然明白了——可怜、可恨的判断,是基于层级的审视。高处看谁都可怜,低处瞅谁都可恨,与被审视者所处的状况、表现的样态无关。

  今日驱车过路口,斑马线前礼让了一对行路不便的老人。他们晃晃悠悠走过了车前,脸上竟然没有一丝表情。检视我的自心,却原来我是期待他们用眼神向我示意,给出赞许。不禁哑然失笑——这把年纪了,心底还有孩子一样的小矫情,做对了事还希望得到表扬。坐在工作间,心思犹未放下——联想起了广播上谈起的女护士违背妊娠女子流产的意愿,擅自救活了胎儿送养他人的事,虽不尽相似,却都引出了一个问题,我和那个女护士,都是从哪儿洇生出的“道德制高点”?

  有些人的敏感,无非是缺乏自信。有些人的敏感,无非是处境不安。有些人的敏感,无非是神经羸弱。有些人的敏感,无非是胸怀狭窄。这些敏感态,都是基于自我的主观的世俗的权衡和对照,与敏锐、敏慧无关。是小心思小感觉小格局的精神与心理上的防卫过当。

  时常、轻易就心生恼怒的人,除了先天个性的铸造有瑕疵之外,更主要的是生活状态杂乱,或人生局面狭窄。视野的高度、胸怀的宽度不够,就会积聚恼怒的浊泽,一有风吹草动就波澜荡漾。要么对别人发狠,要么对自己憋怨,总是要找一个发泄的方向。要想一个人减少恼怒的频率,要么改变处境,要么改变自己。

  那天休息,沉睡了个下午觉。估计是快苏醒的阶段,做了一个小梦。梦里我独自徜徉在沙滩上,周边看不到一个人,甚至一只海鸟都未“遇到”。奇怪的是,我对此境况丝毫没有觉得不安,反而十分悠闲自得。忽然,空净的海天之上,飘来了一朵深褐色的云,上面斜卧着一位长我许多的“人”,在未看清它的模样以前,我似乎就听到了它的笑声。我不由自主地四周打量了一下,空旷的海岸就我一人,它一定是朝我笑了。于是我问它:这位大神是对我笑吗?有什么可笑的?它还是打着哈哈:小老弟怎么知道我是神?我哭笑不得:虽然我是个愚笨的人,总不至于把卧在云朵上的您,当成凡人吧?它点点头:你不笨,你是个聪明人。我笑了:您不愧为神,这么高深的判断就脱口而出了。闻言它拍着大腿狂笑不止。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次您又狂笑了几个意思?它收了笑声,用肥胖的食指点向了我:你敢讽刺神的智慧,调侃神,就该吓唬你一下,说着,它一挥手,一道七尺波浪拍上我的身影。我没躲,衣裳顷刻湿透。它见我不躲,也觉得意外:你怎么不躲?我说:做人不易,何处寻安逸?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它闻听我言,竟然叹了一声长长气:做人难,做神也不容易啊,各有各的难处,只是两不相知矣。听它这么一牢骚,我竟无语。但我不舍弃:做神,无生无死、无忧无虑,人间都是这么传说的,您还不知足?它摇摇头:石头不知水,鱼虾不懂蝉,大千世界,莫不如此。你们人只有短短百年,还没活腻就摆脱了纠缠,神却是无尽的寂寞啊。它刚说完这句话,我耳畔忽然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妈妈你看,那朵云彩真奇怪,上面好像坐着一位老爷爷。我扭头一看:原来空寂的海岸边,忽然冒出了很多游人,其中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他一手牵着妈妈的裙式泳装,一手指向天空。孩子的妈妈顺着孩子的指向看去:乱讲,哪来的云彩?闻言我扭头看去——海天一色,空空如也,那朵云疏忽就不见了。诧异中,梦醒,一身热汗。

  立秋隔夜已成昨,风起透窗开梦锁,人间岁岁遇秋意,红尘年年改时节。

  待风凉,盼风暖,一年四季,又取又舍,又迎又拒,人间好生难伺候。所谓人生,不过是一场或漫长或短暂的等,终究要等来一次死。而在此以前,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红尘一直不曾缺少精彩与沉闷的故事。

  一夜秋风,潮热忽如往事。两季换岗,清爽果然又来。早熟的苹果已上了市,应季的葡萄酸甜适度。大自然依旧分秒必争,它从来不顾及人间的剧情。花开过的地方,芬芳已逝,饱满的记忆,不再随年轮别离。百丈红尘,蜷缩了一种没有距离的距离,有情也有意。

  目光看的有多远,星空知道。心灵飘离的有多累,岁月知道。情爱念的有多久,轮回知道。温度传的有多快,天涯知道。海岸等的有多苦,风浪知道。

  慢慢的,百花渐次凋敝,风霜自行章法。但总有不惧冷峻的挺立与绽放,从零落的时节脱颖而出。如果季节的变换恰似一种鉴定,那么秋天的意义,就是删繁就简、揭露本质。

  创造性工作,是服务型劳动不可比拟的。前者是价值和意义,后者是价格与功能。人类不肯承认的一切不公平,其实都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差异化。

  日照市区向北,有个乡镇名叫两城,据考证四千多年前,此处就出现了城邦,曾是亚洲最大的城市之一。先不论城邦是不是国家的雏形,只看当时造城所需的建材生产场地,占地面积超过三个足球场。距两城不远的“丹土”遗址,从考古挖掘情况看,就是供应建城的砖瓦厂。古代,从山林、海岸汇集于城郭,恐怕不仅是为了躲避野兽侵害、自然摧残的抱团取暖,更可能是为了抵御其他掠夺者。时下,人们迫切地从乡野涌进城市,又是为了什么呢?

  在看网文和跟评时,一句话怦然入心:一个只信仰金钱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反观当下,这句话可是直插肺腑啊。这样下去,历史上那些令人扼腕的片段一定会重演的。国歌中有一句歌词,需要全体国民在心底一遍遍重温: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枕秋风,觉凉意,悟从心启。大时代,小生计,不辜天时。站着生,跪着死,众生各自。英年短,百岁奇,岁月不迟。男流血,女泪滴,时空无极。人非物,命随气,气吞云翳。宇宙在,灵神涤,刹那一体。

  随着全球不安定因素的增多,国家要规制新的政策,要求一个家族必须有服兵役的人,不能让献身国防的将士们,保卫那些从不为民族大义推送子弟的人。话只说到这里,相信很多人都看得懂。

  任何人任何方式的挣扎,都不过是为了活着。而活着的最终去向,不过是一次一去无回的寂灭。笑着也罢,麻木也罢,皆殊途同归。想不开、想不透这些,活了一场白活。想开了、想透了这些,也许会换个活法。

  角色换位,避短扬长,本末倒置,心不在焉,大概是当下各业供职者的心理差错。这个差错正在贻误社会走向、损害发展主体。卖保险的搞了传媒,包工头当了大官,读了四年大学成了游戏高手,学艺十年做了生意,科研楼内承揽项目发了博导硕导,学生实习成就了系主任的小别墅,技术合作了几十年连汽车外壳的磨具都靠进口……

  怀揣赚钱、出名、成功、争口气的梦想——这是我猜的,以及对中国、中国军人炽烈挚爱的吴京,拍了电影《战狼2》,开创了国产电影新境界,这毫无疑问。这部电影的时点效应,堪比八块样板戏,已经然写入了历史,不管如何褒贬,已无人能够篡改。好的电影,提振国人精神、捍卫民族尊严、张扬中国志气、增强军人豪迈,吴京他做到了。虽然只去看了一遍,但还是借本文谢谢他,真心的。听朋友说,最近有许多孩子改了人生志向——原来他们说,坚决不当兵,因为当兵会死,他们怕死,而现在,看完电影《战狼2》后,他们其中不少人主动并强烈要求父母将来送他们去当兵,哪怕是牺牲了——虽然孩子们对残酷战场和壮烈牺牲的理解还是浅显的、朦胧的、浪漫的。但正因如此,愈发看出了这部片子的深刻影响。可以这样结论:这是一部具有国防动员令功效的好电影,无论从哪个方面审视,都应予肯定。

  有一代人是在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吃着快餐、喝着饮料、看着动漫、过着洋节,在不知不觉中,审美观念和价值判断被全盘西化。这代人与父母的代沟已不是传统的矛盾,而是两个意识形态世界的对立。他们也很痛苦,但是他们又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没有历史包袱和岁月传继的负担。可是,没有根的轻盈是茫然的,就像第三代、第四代移民后人,他们自认为融入了西方价值体系,而人家却不会那么认为。不相信自己的人,才会盲信西方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有步骤的精神引导,继而迷失了根本和自我。

  戎装戍边、保家卫国,这是军人神圣的天职。阅兵时,将士们大声喊出的是“为人民服务”。可是,反观世俗生活中,有些麻木不仁、浑浑噩噩、牢骚满腹、唯利是图、寡廉鲜耻、嫌贫爱富的人,真的不值得军人去保卫他们、去捍卫他们的生命和尊严。他们享受着和平、安逸、甚至奢侈的生活,却对社会毫无贡献,这些人真的对不住前赴后继的英雄。

  我在跟评网友评论时,这样写给了他——我想这样引用您的这句话:有网友评论电影战狼2时这样说——被战狼2打动了的,是有爱国心和人情味的人。其实我还想对他说:当一部电影恰逢共鸣的时点,成为一种现象,那么这部电影就成了众生的代言,不管是心识、情绪还是憧憬与愿望,也不管电影是否符合各类审视要求的完美。积蓄多了就需要喷发,战狼2给了人们一个平台、一个出口。近代以来,中国人太想挺直腰板,扬眉吐气了。不欺负人,但绝不受欺负,是国人最善良的底线。未来岁月中的中国,那些儿子们,那些孙子们,是否会记得屈辱和光荣的过去与现在?是否能承继理性与骨气?

  风云再起杀气浓,遍插茱萸少英雄,战狼怒吼惊俗世,无情竟是最痴情。

  不是所有的人都苛刻,不是所有的人都宽容。不是所有的人都暴戾,不是所有的人都温柔。所谓命运,就是遇到,巧,或不巧。

  关于战狼2的诸多质问,难免有我“蹭热度”之嫌。而我只想就国家与个人、民族主义与个人英雄主义、集体与独狼,说说自己的观点:前述概念,其实是互为条件、互为因果的——每个人都站着,国家就站着,每个人都怯懦,民族必萎靡。近代以来,积贫积弱的核心问题,就是人的问题。人穷志短、马瘦毛长,竟然成了天经地义,这才是可怕的,这也是中国一直跪着、崇洋媚外的源因之一。中国的强大,是中国人的强大——每个人的强大,中国人的强大是智慧、意志和情感的强大。春秋五霸之首的齐后来竟然不战而降于秦,为何?因为齐国只顾富庶而忘了强兵,没了底气、失了胆气、泄了勇气。

  文山会海何时了,吃完梨子由上桃,信息时代旧思维,一瘸一拐惹人恼。

2017-08-10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