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只不过换了个角度

  今晚看新闻,国家领导人在会上说,金融要回归本职,服务于实体经济,普惠中小微企业。这就对了嘛。一个时期以来,金融机构越来越忘了根本,实体经济不好,货币流动岂不是空转?转了这么多年这不是银行柜员都要发不出工资了吗?跟房地产跑是捞的不少,但捆成了死账呆账的也不少吧?中国是发展中大国,什么是发展中?经济,经济还没发展几年,你看把银行能的,“金融产品”、“资金拆借”、“基金股票”、“保险储蓄”……金融业的势利眼,全民皆知,金融业者吃里扒外、内勾外结、水过地皮湿的丑态,恐怕绝不罕见。折腾来折腾去,既把自己折腾空仓了,又没给储户增值保值。人口这么多,国家这么大,不好好支持、服务实体经济,不珍惜中小微企业的巨大社会功能,不用心去充盈民生,推动国民自给自足,解决贫困羸弱人群的生存问题,将来吃啥穿啥用啥?要金融业干嘛?你们还真的认为人民币能买遍天下?若是没有强大的营造力、制造力、生产力做支撑,没有产品与价值,金融就是个空概念,钱币就是一堆废铜烂铁、花纹纸片。发展实体经济,提供工作机会,争取实现全民就业,才能促进社会和谐安宁、各归各位,总是指望一夜暴富、鼓励空手套白狼,处处洋溢着机会主义、投机心理,是非常危险的。

  一个地区,若是没有健康的实体工业、农业、加工制造业、科技研发业,而一味地玩弄金融业、贸易业、服务业,就是毫无支撑的虚晃弄套,就是概念泡沫、套路泡沫、买空卖空,就是空攥两手你抢我夺。在某个阶段,某些虚幻经济可能会让一个地区浮华一时,或因为地利,或因为天时,乃至暂时的人和,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喝南方的水、吃北方的粮、穿西方的衣、用东方的电……那要是突然断了交通呢?香港、新加坡就是魔幻现实主义的样板。一百元大钞很好看,但绝不等于一盘菜两个馒头,一张刻写了百万元数码的卡片,抵御不了零下十度的寒冷。虚的永远是虚的,再过一千年还是。实在就是实在,哪怕科技能给人脑以恰似真实的幻觉。人间虽然不如神界传说中那么美好,但却是众生十分留恋的真滋味,而这些滋味是真材实料的经验,不是电影院里戴着眼镜看到的虚拟。

  他们都错了,你也没做对。人世间,怎能心中有鬼?你看他那双眼睛,为何从没闪过羞愧?不必拯救愚蠢的岁月,雾霾散去的那一刻,自会香消玉碎。

  雨落夜幕沐荷莲,黎曦荡漾河池满,蝉鸣唤起孩童趣,那时纯粹是少年。

  一刹那,短于一瞬间。从触动与铭刻的一念起,心绪无边。世俗的路走得越久,越习惯孤单,只因冷暖在身旁,而憧憬很远。其实人生只有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就是悄然来到人间,期待遇见。这一世没法换个方式给予,如果不理解泥土就是从前。人类喜欢虚构灵魂,却不懂花儿为何鲜艳。烈日下出汗,寒风中抖颤,怎会无故无缘?

  不经风雨,那是梦境。未遇历练,那是懵懂。趁着大风,迎面而行。大雪纷飞,千念万重。随着,一条路走到底,只待夕阳暗红。

  雅与俗之间,并非没有界限,这个界限就叫自然和不自然。自然与而然之间,也有个界限,这个界限就是遇见和想见。

  越是寡情越说爱,越是痴情越讷言。食物链被人为扭曲的年代,性情自然不缺唐突。不成熟的心智里只有一个选择,这是我喜欢听的,那是我不关心的,被省略被忽视的往往是重要的部分。善意的初衷未必能抵达目的,这其中需要理性的算计。傻就是傻,不给自己找借口就是走向聪明。矫情不分年龄,只是年龄大了还矫情更令人厌恶。身体变得迟疑了,心理就会脆弱。美丽和帅气的人可能更善良,但是容易滋生自怜。漂亮从来没有伤害丑陋的故意,而丑陋总是把目光看成刀枪。距离之所以产生美,是因为欣赏需要空间,欣赏与体验的矛盾,不只是情感与本能的妥协。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都具有心识上的意义,有些昼夜的衔接只是为了一个日子的铺垫。人类破解基因碱基对密码的最终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提高医疗技术,而是为了搞明白“我”是谁和一大堆为什么。有故事的人总喜欢从“那时候”开始说起,成功者更愿意显摆苦难,平凡的人大多注意脚下、盘算明天。真实的人一般不说“如果”,虚幻的人常常寄望“未来”,而两者都把没有发生的当做了可能。每个人吓唬别人的本事,都不差于威吓自己。

  沉不下,耐不住,忍不了,深不得,长不长,短不短,正不正,斜不斜,这就是开启、苏醒、魔幻、轮回。不久或以后,就是重新,或是全新。

  跟服饰无关,跟光线无关,跟摄影技术无关,跟器材场景无关,之所以照片不好看,是因为就是长得不好看。不好看不是你的错,你的错是你不承认,不承认就想不起如何剑走偏锋。

  不少人,到了一定层级、一定境界,就顶了见识和意境的天花板,再也无法开阔,再也无力旷达。并非是他故意,而是他注定会滞留在了那个水平,再往里注入、再扩展视野,他也无法吸纳。所以有人被讽刺为县级水平、科长胸怀,也许他本人真的很无辜。这些人的命运如波浪卷起,抛到哪里是哪里,至于是福是祸,只能走着瞧。反而有些人,即使一辈子徘徊不前,而思想境界却不拘一格,虽然或有寂寞,而不乏悠然自得。岁月悠悠,怎么走,都是走过。

  人生际遇,其实是对一种“势”的迎合、屈从或对抗、逆挣。比如,城市化,城镇化,就是一种“势”,这种“势”似乎不可阻挡、不可一世,它让人们不得不作出选择,虽然人们并不愿随波逐流。但是,住的好好房屋被拆了,拆的理直气壮、冠冕堂皇,一个人的真心愿景,可被忽略到无。这种“势”在其它领域也不止于滥觞,大多已汹涌澎湃。比如,网购、网络支付,流行到不容置疑。这些“势”于当下此时的甚嚣尘上,让人不得不产生幻觉——这就是趋势、未来,甚至到永远。“势”从何来,“势”到何处,也许不仅仅是欲念的驱动那么简单。但任何事一经辨证,就会得出结论:某些“势”不会、不能也不该是长久不变的,“势”头一变,就是另一重天,新的“势”必定陡然显现。

  有一种人,既无能又虚荣。他是普通人时,为了满足自己,对家人和朋友颐指气使、毫不珍惜。他若当了官差,绝不会爱惜部下,也不量力而行,为了博取上级青睐、攫取一己之显,视职权如私权。这种人不体谅别人,也不帮助别人,偶尔也会居高临下撒几块“狗粮”,企图看到别人感恩戴德的样态。这种人你指望他担当,一定会失望。但是,当这种人离开了职位的加持,必然遭到人伦唾弃。

  浙江保姆纵火,江苏报复纵火,其根源就是债务所逼。民间黑贷黑债暗流汹涌,几乎无处不在,渗透社会方方面面,其“毒”其“恶”危害极大。前些年,不是声嘶力竭地叫嚣“提高消费意识”吗?好了,现在人们都会寅吃卯粮、借钱取乐了,怎么样?没得还了,逼急了,跳楼了、纵火了,不是自杀就是杀他。所谓金融安全,其实是社会安定、国家安定的大局。笔者的邮箱至今仍然还时常收到各类名目的“优惠贷款”广告,只要鼠标、拇指轻轻一点,就可以弄到钱,至于放贷者怎么收回贷款,恐怕手段一定不少,到那时,将由不得自己了。

  有时候,有些事,当时觉得,非得那样,可后来发现,其实未必非要那样,只是因为一时执昧。人生一世,很多事,当时完全可以放一放,冷一冷,不必那么着急上火,惶惶不可终日,恨不得孤注一掷。思想上的狭隘,不是考虑不周,而是遇到事,一刹那变得慌张,只盯了一点,忽略了其余。命运系于一念,一念生,就是选择,如果那一刻不能摁一摁,就是因起,有因必果。

  念起于心,却常常缘于情。因为情意成念,而念念不忘,竟是人伦初心之一。念起缘起,像种子发芽,破土而长,终于历尽风雨,过盛夏而结果,从此生命有了属性、有了定义、有了牵扯。

  世间有很多所谓的阴气,凝聚成力道,化为实际行动,就能祸人害己。比如:嫉妒,怨愤,迷昧,贪婪,恐惧。这是最常见也是最易生的阴气,是心魔的意识呈现,一旦被它们咬住,后果难以预料。其实人们内心都藏着一个心魔,这是人之根本,后天开眼界、长见识、知书达理的全部目的,就是抑制心魔。但总有人在某个时点,因为“我”的一念,而皈依了心魔,变成了失态的肉身,甚至沦为魔鬼。

  小伙子对我说:一听到“接地气”就起腻。我一愣:为何?他说:小时候住平房,地面潮湿,夏天雨季,眼看着水泥地面上洇出水珠来。如果那样就是“接地气”,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笑了:也是,其实当今中国,虽然高楼耸起、街市靓丽,骨子里依旧是小农小资,可有些人就以为行头一换、腔调一换、住址一换,就从里到外一表新了。其实不然,观念养化成习惯需要时间,需要几代人的修行。“接地气”,是勿忘初心,是识记来龙去脉,不是土气、固执、死性不改。小伙子也笑了:一句话惹出这么多,倒也不失为一种见地。

  当下世道,有太多事纯粹是折腾。所谓折腾就是没事找事——光棍节网上购物,就是其中一例,用不着的没必要买的,因为贪图一点折扣,买了,放在一边,占了空间,花了积少成多的小钱,满足了。求满,以满为足,还体现在当下的酒文化——明明浅浅半杯,不会溢出,又有视觉美感,倾饮时收放自如,还能控量,岂不齐美,却非要把酒斟成凸状,美其名曰情意满杯。现代人如此怕“闲着”,一霎儿都不消停,生怕没有存在感,总喜欢自不量力弄出大动静,结果是烟花一朵,看似高远,只惜昙花一现。急功近利者大多是爱折腾的人,这种目的性很强的折腾,对社会、对国家、对民生绝对无益,只是折腾者在满足自己的狼子野心。

  涉及到国计民生,“一人一个干法”是不可取的。其实只有一个干法,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想实现这个目的,就要尊重人民、依靠人民、惠及人民,要从人民中来,还要到人民中去,始终把自己融入人民,成为人民的一部分。也只有如此,才能清楚人民想什么,才能明白人民要什么,才能懂得人民的意愿和人民的不愿,才能引导人民教育人民鼓舞人民团结人民。这不是大话空话套话谎话,而是行之有效的方式方法,是老办法笨办法实办法,只当秀才、纸上谈兵、想当然,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空中楼阁,长不了。别弄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人民不说话不是傻,而是冷眼看花,不理会也不响应。也别老是拿创新说事,人伦社会治理,没有捷径,只有休戚与共。做生意,学学发达资本主义的套路,搞法度,借鉴法制体系成熟健全的国家的优秀部分,兴文化,老祖宗留下的精要解读得法就够用。秦汉唐宋的遗产不少,辨证辨析着厘清,其实万变不离其宗。世界一直不曾安宁,不要心存侥幸,文武兼备、未雨绸缪、果敢干脆,是民族国家长治久安的基石。

  如果那个梦能实现,有一天,就停留在小镇的桥边河畔,望着小教堂的尖顶,远眺着秋天的山峦,泡一壶茶,斟饮半天。然后躺在椅子上,睡到星光漫天。

  什么是三维空间?就是人类现存的这个世界。那三维就是权、钱、色,离了哪一样后两样都很无趣。所以宗教企图抹杀这三样(三维),世人却以本能与人性抵抗之。但是,毫无节制地满足这三维的人类,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环境不可逆转的破坏,气温升高海平面升涨,化学疾病交叉升级,这三样的损害正在毁灭人类的一切努力。未来加速度的到来,而那是不等觉醒的末日。

  并非虚构的曾经,被岁月蒙上了狰狞。其实当时很温柔的一刀,从心跳旁溜掉。大人物小刁民,不过是大树一棵和小草一根。被海洋吞没的往事,被泥土掩埋的生机,没有消失,它们只是换了一组原子,重现天日。可是,为何一阵风吹过,会不寒而栗,而这时正是夏季。

  遗迹,是一段始终说不透的话。

  生命中,很多时日是淡泊的,其间难免泛生无聊之感。但命运不会让人坦直而去,几道坎坷、几场风雨、几番波折,在所难免。甚至有可能遭遇惊涛骇浪,性命堪忧。待风平浪静之后,再回味曾经的淡泊,竟是十分怀恋——那时,才是真正的安逸、真正的幸运啊。

  波折的日子里,真正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的人,其实是自己。我是因起,我也是果然,怨不得别人。“好汉做事好汉当”,说的就是为自己的因果承担。事到临头说抱怨,是可耻的,更是可悲的。生命不能任由心虚耽误选择,也不能任由犹疑影响旅程。看似百年,不过是一次回眸、一次张望、一次苦乐自知的缘遇。

  繁华一夜,色彩缤纷,以为这是享受,却不知这是淘空。光影之间,灵魂躁动不安,心绪失去节奏,戛然而止的时候,记忆无法收官。

  科学家研究认为,对人生物钟——内蕴机制——影响最大的,不是太阳,而是月亮。月亮到底对人意味着什么,可能被人类不经意或刻意的忽视了。很有必要,暂且把太阳崇拜的情结搁置一旁,把月亮图腾的渊源翻找开来,也许从中能另辟蹊径,另有发现。

  小孩子躁动不安,青年人躁动不安,中年人躁动不安,老年人躁动不安,空气中躁动不安,灵魂中躁动不安,连太阳黑子也躁动不安,那么到底是什么引动了什么?就一个迹象——根本静不下来。也许答案很简单:夏天,热。也许答案不简单:世事难料,或已启更变。

  过去理解“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是出于宗教的考虑,现在再忖这句话,就有了另悟:人只要别沉溺于“官场、色界、物欲”,自然心境清旷,视线明朗。脱离“五行”是不可能的,因为相生相克的“五行”是“人”的基本构成和运作过程,而淡化是唯一的稀释,其中不执拗才是平坦和安顺。

  事不过三,没有一定之规,或是三次,或是三天,或是三年,或是三生。三在中国语文中,暗指多。三人成伙五人成帮,形容的就是聚多。多就是众,就是事情会因此起变化,甚至量变到质变。

  春盼芽,秋赏叶,夏亲水,冬喜雪。炽热思寒凉,饥渴念温饱,安逸期跌宕,平顺憧惊喜。人心之不足,无穷尽也。

  见一文写到:生命是场化尽的缘。说的一点没错,兹一生得失,足矣,不必惦记前尘来世,让各自的遇见和别离,独立完成另一个故事。不牵三挂四才是专注,不藕断丝连才是纯粹,一壶茶品透,或已知味,一场雨漓净,或即终了。松开的无法再攥,拉住的勇往直前。所有的今生都是恰好,未丢未掉,无谓多少。

  葫芦自古是个宝,三个结伙哥俩好,最是独自一秧占,硕大无朋做大瓢。

  狂欢有两种,一种是花钱买的昙花一现,一种是赚钱时的悄然快感。我看到的大多是前者,因为很少有人能得到后者的实现。

  一阵大雨倾盆后,电闪雷鸣不歇停,仰望天幕刀光亮,不知云上争何名。

  个人观点认为,所有被馅饼砸晕的人都不是无辜的,因为他们其中的大多数其实很清楚那是一个骗局,只是他们觉得自己不会是最后上当的倒霉蛋。杀熟的人被杀了,应该是最大的报应。无论是因为贪婪还是源自侥幸,不管是因为贫穷还是源自希望,世上最大的愚蠢就是企图心太重。人一生有很多次考试,得零分的那次是自己给自己出的题。

  经常看到有人推崇“大道至简”,也许对此每个人都各有解读,而且会有云泥之别。而在本“哈姆雷特”的觉悟中,一直把“大道”看成了大路,把“至简”理解为一开始什么都没有——这没有不等于无、空,没有就是没有,不是对比的结论,只是一种状态。把大道与至简连起来释义,就是还没有发生故事的站立,一动,就不再是从前。

  长与短,远与近,看似两个短句都是比较而出的偏正结构,而一旦用于对事物的定义,则意境很是不同。比如描述时间,长短是对时间的截取,远近则把时间化作了意念的背景。

  有外媒表示,某国绝对不是许多游客想象中那样美好。正文中还附述了很多实例。其实用不着例证,世界各地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当然,有些人不管在哪里,就是容易惹出事来。用老百姓的老话说,有一种人天生就是事事多。

  诗人说:你无法自从未抵达的地方离开。读者说:我已从死去的地方归来。电影无法忍受如此对白,字幕被弹幕悄然遮盖。电视剧拉长的剧情里,分手了的情侣让一起未曾发生的车祸碰洒了酸奶。政治家讲了一个千年以后才能看到结尾的故事,艺术家搁置了画了一半的题材,爱唱歌的小孩从此离开了舞台。现实只负责拧开瓶盖,喝不喝都要卖。如果喜欢,别说不爱。

  在中国,有些东西的价值和价格,纯粹是基于玄虚的概念,而盲目估算出来的。比如玉石、工艺品。两者都是不实用的东西,却被赋予了价值的承载。它们的功用像宗教信仰一样,都是为了填补孤独无依的那部分情感和信念。因为除此以外,别无可信赖和寄托。

  我始终坚信,在地球上,人类是来的(诞生)最晚的生命,而这种生命却破坏了平衡和安宁。

  别以为别人会喜欢你的孩子,尤其是那种任性、喧闹、恣意妄为的孩子。别人那浮于表面的笑意,只是出于暂时的敷衍。请记住,连你自己都不耐烦的事,怎么能强加给公共世界陌生的人世?

  网购让大批零售企业倒闭,让逛街成了浪费时间——盯着手机去逛街也不安全。好不好?好。便利不便利?便利。为啥发达国家不发展?他们认为不急,利大于弊。让那么多人没事干,国家不安全。中国人口多,却拼命发展不用人的行当,或在所有行当花重金引进技术去减少用人,这是不是一种不假思索的作死?有些事一旦失去了战略思考,就容易出灾祸,有些事要学会放弃学会减速,不然会全盘皆输。

  城市化让城市变成了孤岛,农村大部地区及偏远山里成了遗迹。听说农村人想娶妻必须在城里买一套房子,女方家境尚可的会陪送一台车。有的乡镇三十岁以上大龄男青年成堆,他们不是独身主义者,而是在城里买不起房子,村里也没有了女子——女子们宁愿在城里端盘子、做导购,很多人挤在群租的小笼子里,也不愿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这就是当下现实,一片祥和景象下掩盖着的现实。而城市普遍都在创城——不知谁发明的这玩意儿,口号满天飞、四野坚壁、千篇一律,纯粹是一群中产阶级秀才鼓捣出来的“想当然”,一点都不考虑国计民生、循序渐进,急吼吼恨不得立刻赶到新社会。然后,城市里再也看不到游商走贩、摊档小吃,一股高大上之风遍及街道,俨然已是伊甸园时代。没有人听到抱怨,也不允有反对遇见,只有自食其力者的自言自语:钱越来越毛,却越来越不好赚。那么是不是那些高大上的产业就蒸蒸日上了呢?是不是就足以让大多数人安居乐业了呢?非也,放眼城市,除了住宅区以及住宅区周边的门店,几乎没有产生价值的行当,即使是沿街门店也只是赚了点房租,攒吧攒吧交给了房东——网购正在挤出沿街实体店的最后一份毛利。这个国家要干嘛?这是在不遗余力地淘空自己吗?先荒芜田野,再闲置两代青春,然后把危若累卵的经济化为泡沫,等轰然倒塌的那一天?

  当下,中国传统文化已是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所以被边缘化的业态,成了业内人士自娱自乐的小众情调。画画的人成了画展的主办者,也是观摩者,一群惺惺相惜的沦落人。唱歌的成了自己的歌者、别人的听众,至于是否打动张家大哥李家大姐,无关紧要。戏曲是幸运的,因为铁杆的老戏迷还健在一些,恰好耳不聋眼不花。看电视的人虽然锐减了不少,而总是还有几群拥趸,却都在忙着不断地换台——原来就那么几部电视剧,没得换,现在电视剧扎堆,而总是看不进去。盯在手机上的人队伍不断壮大,可那上面几乎没有或者很稀缺令人心静的东西,有的只是虚幻的诱惑、以所谓研究成果实施的恫吓,还有灾难、花边、谣言、肉色、隐私……反正是越来越浮躁。广场舞、暴走族那还算是文化吗?不沾边吧?世界在相互苟且、相互边缘、相互毁灭、相互指责,这一切其实看似跟文化有关,其实根本与文化无缘。

  摄影技术嵌入手机后,这世界上已没有“景深”,所有的陌生和神秘,都已是过往。“读万卷书”的人越来越少,而“行万里路”的人有时纯粹是为了行路。远方曾经是诗意,现在每每成了失意。“小镇”经济最近又很火,一个接一个复制着,大多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赚钱的是“卖名气”、“卖图纸”、“卖砖石”、“卖贷款”的人,埋单的是政府、纳税人。如火如荼地建着建着,大把大把地花钱,一刹那,花钱的快感传导在大江南北,令人兴奋得不要不要的,却从来没有人也不敢问起,这些同质化如此严重的重复建设,将来有市场有效益吗?万一不赚钱怎么办?自然也没有人能回答这类问题。

  师德大面积严重下滑的问题,如今已算不上危言耸听。某权威部门最近公布的诚信重灾领域,就包括师德低落。虽然新闻稿里只有短短一句话里的一个词,却再也无法遮遮掩掩。这个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说明社会方方面面出了问题,教师队伍不是圣人群体,自然概莫能外,只是个戴着传统高帽的职业罢了。有人会说,只是少数人的庸俗化,不等于大多数人,这话只能说给不得不沉默的人听。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每个环节都不轻松,不正之风各有各的侧重。其中小学的师德缺失问题影响最大,大学的师德沦丧最为普遍。男性师德败坏者尤其危害严重,性侵案件已覆盖小、初、高、大全领域。一方面是传播造成了夸大效应,另一方面确实隐患多多。记得上初中时,听说某女生因为漂亮而被体育老师连哄带吓侵害了,前不久有人告知,那女子一辈子生活都不顺意。加塞这个插曲是想说,师德问题其实由来已久,只是近来爆发了。教师群体被关注,说明教师行业遭嫉妒了——这已不再是个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行当。

  忽然想到:这个年代之所以缺乏敬畏心,始于对家长的不感佩、对老师的不敬仰。但责任在家长、在老师,其中前者的责任最不可推卸。

  对服从的最好解释应该是:服,而从之。服的最好样态是:佩服、敬服,而不是屈服。

  德,自觉也。德,名声也。德,律己也。德,礼让也。德,成全也。德,信仰也。归根结底,德乃知伦理守原则懂是非之良心也。奈何时下,只见天下无德也。

  化了,化了,一如当初预测的那样,雪化了,冰化了,那一颗颗冷静的心也化了。温度升高了,体温也升高了,眼神里也冒出了火花来,被钞票点燃的欲念,被色泽耀瞎的视觉,被特权惯坏的脾气,一滴滴、一缕缕、一团团、一簇簇,沸腾了世界,炽烈了人间,灼烫着灵魂。等着,等着,恰似待发的核弹,仿佛撕裂的观点,好像滚滚的热浪,时空打开了一扇门、打开了一个魔盒、打开了一种开关,人们天天挂在嘴上的那些期待就要呈现:热点、看点、爆点、拐点……那时将多美好啊,荤的素的、金的银的、大的小的、贵的贱的,都有了,都齐了,都殊途同归了。小节大局,都化虚……

  有品德的人不会拿集体的资源去捞取个人的利益——财物或名声,讲义气的人不会以大话博取众人的敬仰——默默成全的人才是真英雄。这世上有两种人最虚伪、最羸弱:一种是慷别人之慨,另一种是明知办不到而逞能。

  借物咏怀多喻志,向风寄情少悲伤,君子从不藏狭义,壮士自古话真腔。

  弦月如钩挂思忧,潮汐若叹浅露愁,年年岁岁环环套,不见迟暮邀浓酒。

  有些事,采取主动、未雨绸缪、要干在前面,而不是一开始觉得无所谓,敷衍了事,致使后来出了岔子,不得不付出了更多的精力,去堵短板、擦屁股,费力不讨好。更可恶的是,有的人始终不吸取教训,一块石头上绊倒很多次——为什么?因为没记性、不虚心、无反省。事成了,觉得“我”功劳最大,事黄了,觉得“我”一点责任都没有。在一个能干事、干成事的团队里,没有甩手掌柜,只有用不上的人。

  有些人干花钱的事,干得有声有色、花样百出,而到干聚财的事,却像第一次吃螃蟹,不知如何下手。这世上有能力雨中送伞、雪中送炭的人很少,而只会锦上添花的很多。所以在秀才庸人当差的地区,除了唯上是瞻、毕恭毕敬、亦步亦趋,再无良策。这样下去,可不得了。

  为什么有些好事办坏了?无非四个方面:不会说话,缺乏匠心,态度很差,不够严谨。关键节点,一根稻草都能绊倒人,要是前述四个元素一起发力,没有办不坏的事。

  纤纤玉手不触俗,尖尖粉指掩心语,风远云高神未定,星月过河通梦渠。

  不管站在哪个角度,除了本质自态,任何东西与任何事物,都是危险的——只要它们企图维持自己的样式和结构。比如水,比如火,比如重力,比如能量,还不如一棵树——它就能以生长的力量——这是它的本能——挤倒一幢房屋。所以,危险和友好,一旦跳出人格化思维,就成了多余的辨别。

  尊让是一种修行,而修行是对无法躲开的命运的迁就。当傲慢化作低沉、冲动转为隐忍,这一世的克扣,已经完成。如果一个人“愿意”以言语、形态和眼神,降下自尊的阶级,或许只是为了成全——这种成全就是慈悲。

  有的职业,能磨掉人的闲情逸致。有的行当,能涵养人的心灵品质。有的处境,能撕裂人的情怀格调。有的邂逅,能启开人的慧智才气。这就是命与运的达成,你是谁,命也,你去哪,运也。

  图上春秋,你在风景之外,你在天边梦海。历史典故覆盖了大好河山,而却没有人统计它们的数量。智者乐水水流去,仁者乐山山已改,怀念是一种创作,以想象为笔,用情感着墨,意念启动,就是写过。天上人间,土已非故,尘已非故,只有我们,恰好在世俗。

  周末赶上落大潮,海边早起的人无法按捺赶海的愿望。短裤长衫,小刨提篮,一溜烟就亲近了沙滩礁岸。就像大地源源不断的养育一样,大海以不停地涌动蕴藏着无尽的生机。不知人类从哪里来,跟着一望无际的潮水,跟着冷暖不计的风向,世世代代,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硬壳的螺,软体的乌贼,匀称的海星,美丽的鱼体,终究都成为唇齿间的食物,化为味道、转成能量,荏苒于尘世间。夏季,海里的生命恰似漫天的繁星,总归要遇到一个机缘,完成轮回。

  没有白沙滩的旖旎,没有黑森林的静谧,日照的海岸,是一种略带弯曲的金色绵延。晴丽的光线中海水是略蓝微绿的,阴郁的景色中涟漪是墨蓝深沉的。滚烫的夏季,海水是温和的,连泛起的浪花都不扎眼。日照的海,只是接壤日照滩涂的海,与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北冰洋的波澜是一脉相通的,如果有一双强劲有力的鳍,谁都能纵情四海,就像给梦插上翅膀,可任意翱翔天际。奔向大海的日子,人生不需要行李,因为这里是心灵的归回——只有你听懂了潮汐私语,就会涤尽一路风尘,还原最纯粹的孤独。

2017-07-22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