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意在言外

  图腾是个标志,文化是个系统。前者是口号,后者是诠释口号意义、落实口号步骤、教化口号认知的一系列结构。

  用了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觉悟到——为什么一个人大家都敬而远之,为什么一件事人们都不可置否,为什么一个故事受众都麻木不仁。这就是时间的价值之一,磨去皮囊见纹脉。

  若是把千疮百孔、上篡下改、左涂右抹的“史书”扔一旁,慧心睿智者就会看到,有那么多被构陷的大人物,其中必有蚩尤,必有商纣王,必有妲己,必有武大郎……胜者王侯败者寇,这是多么令人纠结的人性悖论。世间公允从来经不起光阴的揉搓,所谓公道在人心,原来竟不在当时当世啊。

  吃块萝卜,喝点热水(热茶),嗝嗝气,是不是听来那形态很是不雅?但却能调中、益胃、顺心。生活中许多“不雅”的行为,其实很利于健康。比如瑜伽,一开始许多人就觉得其态怪异,后来才慢慢认识到它可安心定神,属于俗世修静之法,终于还是被接受了。有些事,只要不妨碍公共、不牵扯他人,有益身心康泰,何必拿捏紧绷呢?

  有的人能把五分的事做出十分的功效,有的人能把一扩展到三。而时下,有的人只会把五分的事做成二分,甚至还很勉强,期望他把一扩展到三,那简直就是异想天开。赵括的败绩,与王阳明的成功,只有一个区别:都说自己是马,结果遛了一圈之后,赵括成了骡子。问题还在于,当下势态,很多人不能给他遛一圈的机会,因为这个机会很宝贵。

  刘禅“乐不思蜀”,得善终。孙浩口出狂言,被虏四年后毙。玩个性,要有条件,耍脾气,得有依仗,说大话,须有铺垫。不然,别学孙浩,不如模仿刘禅。

  无论什么情境中,都不要企望自己是唯一。恭敬与世道,谦卑与年轮,低眉与人间,慎独与际遇,才能换得半世稳和、一生静宁。

  中国最完整的古老信仰,都在戏曲里。从古老的傩戏、巫舞、祈蹈、唤唱、器乐,到后来的百戏杂艺,莫不是在执拗地传递着信仰与敬奉。从当下专业戏曲的凋敝可以看出,人们已放弃了缓慢的深思、清幽的觉悟。除了语言,世人几乎淡漠了所有的文化沿袭,甚至割断了古朴的审美。即使看似不可或缺的汉语言文字的传继,也正在被戏谑化趋向悄然篡改。

  其实山水之间,处处是故乡。所谓的乡愁,只是童年的记忆,只是父老的足迹,只是成长的烦恼,只是诀别的场景。而前述的那些情形,只是概念的固执。人生在哪里,都是宿命。越是执拗与乡党情结,越是眼光拘束、心灵狭窄、情怀枯涩。

  娴雅,婉约,静淑,矜持,这都是当今再也找不回的中国女人的独特韵致。即使偶尔见诸绘画,也只是形似而无神态——因为心性已变、涵修已失、信奉已改、时境已换、情意已浅。

  真正拯救人类于危亡的不是科技、不是武器,而是温暖的心。因为唯有那些心暖肠热的人,才能坚持到最后,带着美好的基因走出冰火九重天。

  太极拳最近遭遇的尴尬,像前一个时期中医药被抹黑一样。中国文化的被误解、被歪曲、被嘲弄,其实都是自己造成的——不在“正道”上与时精进,只玩“花拳绣腿”式的套路去沽名钓誉,当然会被打假、被戳破、被戏弄。武术的初衷就是攻击和自卫,就像打猎、种地、驯兽、捕鱼一样,带有目的性、讲究实际效果。一个武字,已说明一切,不管是拳脚、肘腿,还是刀枪剑戟,你得取胜才行——自欺欺人,若在古代,你就会被打残打死。术是方式方法,就是技巧,是武的实现过程。当下中国不允器械,但拳脚的本事人人自择,敢于打,才能敢于赢,承认技不如人,才能奋发图强。武术精神,说到底就是不怕死的精神。武术不假,与中医药相似,都是博大精深的东西,但假借传统的精华,去卖名图利诈财糊弄人,就不能被接纳为武林中人、杏林中人,因为他们是祸害。当然,把武术的一部分摘出来,强身健体、活血养性、修炼智识,与假冒伪劣的江湖骗子不可同日而语。功夫之外的别有用心的那些“功夫”,是经不起实战的,是经不起时间“捶打”的。希望中国武术,学学中医药,虽然历经坎坷,终于也能找到振兴新路。

  这世上,只要没有思维障碍,任何人都有评议世事的权力,尤其是认真思考后的话语自由,更应宽量。但问题是,当下太多人把职业与生活搅混了,包括判断问题的参照系,也是任意修改,这就让世风出了问题。

  静处风轻淡,枝叶蔽禅心,万物皆有灵,清光抚梦深。莫道红尘苦,神怡可润魂,刹那觉悟后,天地合一人。

  秃山覆绿亿万年,树下林荫又人寰,凡尘皆是过路客,枯荣之间各悠闲。

  佛法其实就是人法,佛理其实就是人理,佛义其实就是人义,佛境其实就是人间。人言人思人心人缘,即是佛言佛悟佛心佛缘。佛不是人,是人智的投射、世间的借故而已。

  女人矫情,可能需要一个或几个条件。比如貌美又风情,比如貌美且年轻,比如貌美而洁雅,比如貌美并知性。

  脾性强硬的人,不会幸福。性格懦弱的人,不会幸福。温和坚定的人才有机会,遇到和睦的相处关系。

  大国崛起的路上,会遇到两种关系。一种是希望接力发展的,一种是天天捣乱的。这两种关系都不健康,但在路上,只有这两种关系。抵达顶巅后,还有一个维持强大的难题。如此一想,还真羡慕那些小国,天然条件不错,邻邦不张牙舞爪,国民从容自若,如文莱、挪威、瑞士……不贪图,也不窘迫。

  时间不会抹去的谜面,时间也不会急着给出谜底。

  时尚与传统,不能顾此失彼,而应共存时空,相互印证。发展不是丢弃,而是底座扎实的攀登。抽掉了“底火”,人文的楼阁和经济的泡沫,都撑不了太久。

  有些被视为“糟粕”的东西,也可能是另类的“营养”;有些被珍为“精华”的东西,或许已毫无味道。“人为”是一种严重局限的“主观”,因时因地而异,无法固化也不宜固化,但也由此令人生疑。

  一个人,一个族群,一个国度,善忘,也许不像纸张上杜撰的那么坏。因为善忘,就不会积攒太多负担——历史的、传统的、新恩旧债。所谓人类社会的生生不息,其实对一个人、一个族群、一个国家而言,就那么凑巧活在一块儿的几代人,年长不过百余,龄小无非牙牙。人间就像田野,人群类似庄稼,忽而兴焉,忽而衰焉,太老爷爷靠不上重玄孙的边。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因果,一群人有一群人的盲目,一个国有一个国的气数,该来必来,该去必去,自古谁能强扭谁?

  不管男女老少,所有勇于为自己的选择和行为承担后果的人,都值得肯定。因为他们没有把毁誉推责于“如果”。

  所有“赚了便宜还卖乖”的人,都是伪君子。这种人搁在哪个地域、哪个时代,都令人齿冷。

  前不久看到一则考证,声名遐迩的英国巨石阵,竟然被戳为近代人造。听到这消息不禁苦笑——古今中外,不知还有多少瞒天过海的谎言落实成真,不知还有多少以讹传讹化作天经地义,不知还有多少人文杜撰变成铁律真理。包括宗教、神话、典故,凡是人言传递的东西,几乎都能任意掺拌。拟古而笃信,就是新生的盲目。马克思说,他怀疑一切。如果按照他的逻辑,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怀疑他不曾说过这句话?

  没有前瞻意识和危机感的人,就像三季生命中的蝉,春萌动、夏激情、秋噤声,永远看不到冰雪。那样一生倒也好,乐一天是一天,活在当下。既不远虑也无近忧,或亦福分,只可惜经验稀薄、命不久矣。一直以来,真正支持人间世道往前进步的,永远都是那些不被市侩、势利尊敬的隐忍志士,他们的情怀一般不被理解。但喧嚣、热闹总有停息,回眸过往,被风吹散灰烬之后,未曾磨灭的定然只有比俗骨更坚韧的金石,性如金石之宝贵的,不在价格,而在价值。

  一点文气不沾,就别附庸风雅;一丝觉悟不蕴,就别故弄玄虚;一股胆气不具,就别呲牙裂嘴;一份善心不存,就别沽名钓誉。不是那块料,就别硬开弓。命运轨迹上,有些去向是凭天赋异禀的,否则就似自虐。

  法官,律师,当事人,假模假式的站在法庭上,凭的是法律,昧着的却是良心。人间失格,此源一也。

  有时候,成熟意味着妥协、恭让、失去与成全。包括敛藏和隐忍个性,因为个性在“我”就在,“我”在就会戗他。从“我”到“我们”,从“他”到“他们”,是质的变化,是格局的调整。人伦深处,总有主角,总有“捧哏”,不争风流亦风流。只要放下了“我”的私利,记得了“我们”的公益,人间没有个体自我的患得患失。许多事物,换个时间,换个角度,换个位置,就有别样的觉悟。所以成熟一直在路上,一直很痛苦。

  世上本无事,世人自找事。处事不是没标准,而是人人都执双重标准。同样一件事,解说各有一张嘴。世事无常,世事难料,皆因百人百姓百脾气。

  拆一堵墙,就是开一条路,不知何时得便利。三十年河东不转三十年河西,贵在坚持。承认山高,不等于水矮,抬轿子也要凭功底。没有瞧不起人的人,只有自觉被人瞧不起的人。人之身心,最大的负累不是声名利禄,而是对世俗的敏感和对责任担当的无力感。

  让一个人承受难以承受之重,就是虐待。逼一个人担当难以担当之责,就是强迫。若是人人坦然承认,自己有力所不逮、有智所不达的界限,而不虚委客套,这世界要太平的多。其实众生都遭遇了一个“有点跟不上的”时代,这不是小环境的逼仄,而是大势所趋,虽然当下还不清楚大势由谁所趋,但没谁敢期待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坦言“我不行”,已不止于勇气、脸面、真诚那么简单。更关键的是自知之明,有的人因为坦承自己不行,而放下了,而得了自在。这不是故弄玄虚的“大智慧”,而确是深谙了平常心,确是甘愿于平凡的自觉。有些人生选择,是能够自主的,玄妙就在一念间。

  在大肆鼓吹“跨业”、“混合”、“越界”、“兼容”之类乱象为时兴的当下,浑水摸鱼者倒比术业专攻的人更得好处。也许这是这几代人必经的跌宕吧。

  尝到了一点“甜头”,就使人有了痴迷心,而为此锲而不舍。但有一个结果必须是牢记于心识——“甜头”再多终究会腻,腻到麻木甚至厌烦;还有,“甜头”不会一直都有,一旦再也没有了,那泛起的可能是反差特别强烈的巨大涩苦。“真水无香”,却真解渴,多喝点还防止高血压、动脉硬化、心脑血管疾病、各类结石、大便干结……怎么像老郎中——造物主其实在自然界藏了很多良方,可人类偏要自作聪明地鼓捣出一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妖蛾子,真个是,赔了夫人又搭上了俩丫鬟。

  断章摘句,闪烁其词。强凑韵辙,有字无境。是当下“学问”的摊薄的实况,就像只适合生存几亿却繁衍到了快八十亿人口的地球。零碎已难免,粗糙是必然。如若,或然。

  明天周日,是希腊胡诌的传说中约定俗成的“母亲节”。这倒叫人想起了中国历史上因教子有方、母以子显的三位女性。世人惯把战国时期的孟轲之母、三国时期的徐庶之母、赵宋朝代“精忠报国”之将岳飞之母,列为母亲的典范,誉为中国“贤良三母”。其中孟母位居“贤良三母”首座。但一般人并不熟知她们的自姓本家。查阅资料,晓得了孟母氏仉,籍山西并州(今太原),农历四月初二降世。徐庶的母亲找不到姓氏名谁的资证,古代女子出嫁随夫姓,所以也有“女儿终是外姓人”的感慨之言。更有意思的是,史上的徐庶其实叫徐福,时间也在小说《三国》上错了刻度。徐母其实是被曹操令杀,不知生辰忌日。岳飞母亲姓姚,生卒不详。一位普通农家女子,可能不识字,还要难为她去做“刺字”那么专业的活儿,实在勉强,从“尽忠报国”到“精忠报国”的以讹传讹,也是煞费苦心。史料散碎,尤其是对女性,总是躲躲闪闪,但无碍世人对母亲的敬意。所谓“男人都是被女人塑造的”,这话原意普遍语指母亲,后来也泛指了另一个女人——妻子。母亲节,最辛苦的是双重身份的女性,她们自己是母亲,上奉还有自己的娘亲,对她们,祝福一句“娘娘”安好,也许更富有喜感。

  喜欢读转、复写一些似是而非、两头围堵的闲言碎语,其实也是一种强迫症,一种类似自哄自的精神自慰。就像相声里说的: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

  修炼的骨子里都已虚伪的英国人的现任首相特丽莎·梅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有时你期望的事却没有发生,有时你想做的事却没有能力去做。这句话一入耳估计就会引起很多人感慨。可许多人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最期望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最想做什么,就是模模糊糊觉得那句话很能引起共鸣。坦率说,当一个人期望的事,本身就不靠谱,就是妄想,就是不劳而获的梦,那或许永远也不会发生,同样,想做的事本来就不着调,或者只是想做而并不去真做,或就是随性想了一下根本不可能做到,如何就归咎于能力?世间人语,不宜细琢磨,更不可抬杠(推敲),因为有时候只是一句话而已。

  嫉恨是最隐蔽的逆向意识,其暗里蕴聚的能量值可冲破理性的规划,伤己伤人。别错以为亲近血缘之间就没有嫉恨,更不要误以为陌生人之间没有嫉恨,诡谲之处在于嫉恨是一种莫名其妙、无缘无故的潜藏本能,极易因际遇的微小变化而唤醒,也定然会被剧烈触碰而爆发。古今中外,智者深谋的首要章法就是防范嫉恨,无论来自哪个方向的。抵御嫉恨的办法就是温和、含蓄、谦逊、中和,其中最上乘的办法是韬光养晦,中庸的方式是有策略的坦白,最下策是强势。人间最惨痛的溃败,大多来自不易察觉而逐渐聚多的嫉恨,涓涓细流汇集成河,这个自然现象也适应于人伦际遇。

  有一种知己,就是深知你难处而不难为你的人。亦或,是不给你忝难处,也不与你谈论哀愁的人。

  不追问,不探询,不侵私,也是一种深度的理解和体谅。因为亲近而僭越边界,不啻是别样的伤害。

  一失必有一得,这不是人为归纳的规律,而是自然的潜规则。只是不直接、不明显、不登对的得失平衡,是一般情况下不被人们认识的——这其中,一是人的智力不及,二是人的时间不足,三是人的观念局限。比如说,某人没有考取预期必得的职位,却为不久后的美丽邂逅埋下了伏笔,没有前者的未得,必然就没有后者的巧合。还比如,某人呈一时口舌之快,赚了当时的得意,却为受屈者以后的暗中报复留下了隐患。从古人那里传来的阴阳机理,对计算得失祸福,还是有理论上的参考价值的,不信邪不等于不循道——不服气的自得,就是趋向遭殃的捷径。

  口语和文字中的用词,是深藏玄机的。有时口不择言或遣词不当,甚至会招引杀身之祸。中国有一个行当叫测字,虽然此行门道值得商榷,却不可藐视它的古老,毕竟它是人间巧妙的大数据、大概率、大规律的初期研判的萌芽。行文有阴阳、吉凶、偏正、进退,组字也有明暗、急缓、冷暖、起伏,而词语字义乃至笔画结构自身,也是深有缘故的。希望有一天,能有学者或其他专注者归纳汉文汉字的内在逻辑、相关照应、潜伏密码,把单个看似散漫的独字,以及组成字的笔画隐含,整理归纳出令人信服的论断,把世界上接续相对完整的这份人类宝藏,挖掘出最靠近本源的真髓来。也许从中能窥见“天机”。

  世上最复杂的关系,不是浩瀚宇宙,而是人伦际遇。换句话说,人与人之间是最复杂的处置,复杂到只能一码做一码、一时论一时、一事算一事、一人对一人、一世看一世,根本无法相互参照、借阅和混淆。人与人的关系,既有物理的也有化学的,既有能量的也有惯性的,既有具形的也有无状的,既有因果的也有无故的,既有真切的也有想象的。人生入世,似乎就是为了来处置某些环节的关系的,就像为了来接洽某些场景和剧情,没有主次和轻重——不然缺了谁,人世间这个“长篇故事”,就讲不下去了。

  看到一个观点,说当年若是日本不发动侵华战争,而专心聚力发展经济,它会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被这个观点一惑动,不由遐想,若是那时中国不被侵略,至今会是啥样态?——打住,我差点上了那个观点的当,以如果推导如果只能是如果,如同以假设演绎假设只会是假设,没意思,就像写玄幻论文,想怎么结论就怎么结论。

  希腊神话人物喜欢用橄榄枝编草帽,众佛菩萨偏好脚踩莲花,中土道士愿意吃茶……看来那些故事背景也是带有地域性的,当时当地物产有啥,它们就借用啥。所以很少见神祇们拿当地没有的东西说事。有此可知,神佛妖鬼,也是拘囿的,不是自诩的那么无边无际。

  姓氏起源之类的文献资料,查阅得越多,越会迷惑——因为后来的话语权逐渐旁落黄河流域文明系统,加上奉行周礼的儒家饶舌鼓噪,东夷族裔的渊源就被不断淡化、日趋边缘甚至企图抹净,这就让炎黄、华夏、东夷三脉汇流的缘起,偏离了客观全貌。因此,潜心研探东夷文明的学识人群,很有责任从立体、广义和全局的时空坐标上,查寻氏姓、血脉、基因的真髓,还古往之本相与今来。

  一到节日、纪念日,那铺天盖地的广告,真是扑面而来,尤其是跟母亲有关的日子,无非是给妈妈买点什么、对母亲说点什么、替老娘做点什么……却很少想到一如既往、一以贯之,听她讲个故事,对她谈点心事,记住她的美丽、懂得她的快乐、分担她的忧伤。请妈妈聊聊自己的童年、自己的妈妈,也许更有意思。财物只是一种爱的表达,而爱,含义更多,如大地、母国、庄稼和坟茔。

  将来,许多眼前人们耳熟能详、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自然生态,会被科技支持下的革命性、颠覆性的新模样彻底取代。就像几代人沉浸于戏曲、几代人迷陷于电视、几代人浸淫于网络一样,以后的人类恐怕要沦为科技的构造中。静思细想,其实当下的人们还是幸福的,因为阳光下身边有轻盈的影子,夜深后枕头上有自如的梦境,大概未来人就没这么自在了——全方位被控制的年代,个体人可能只是个肉体物件,甚至连肉体都不能独自支配。

  年少未谙慈母心,岁长才知娘生身,天涯游子回眸望,人伦枝叶总连根。

  穹空之下是红尘,万物葱茏渡年轮,赤心刹那化忆境,梦醒依旧是凡人。

  宇宙如一人,不是终结于死亡,而是灭于遗忘。

  北山南坡寂如昨,野花静开待蜂蝶,雉雀不懂岁月长,风托远梦云知我。

  丘陵初夏草木青,黄花红蕊轻摇风,路人寂然小道旁,忆往曾闻松涛声。

  浓墨淡彩,意在言外。知我者,寂寞相待,不知我者,煮酒乱猜。一万年谁醒?河流曲拐。攥不住的誓言,金石尽开。那一轮惺忪的夕阳,不忆夫差。

  当年美欧日主导的全球经济经济一体化,也就是大不溜齐殴模式,让中国得了不少好处,从名不见经传的发展中国家,一跃成为世界老二,而且从债务国华丽转身为债权国,好几代中国人为此“献了青春献子孙”,付出了别样的代价。财富是一天天积累起来的,国力是一天天强大起来的,人民是一天天成熟起来的,信心是一天天砥砺出来的,勇气是一天天充足起来的,要珍惜要清醒要谨慎要果敢,不要学当年的齐国,有财无胆、有梦无骨、侥幸企图。“一带一路”,在我看来就是中国主导的新一轮全球经济一体化,只不过这一轮一体化,不是掠夺,而是共赢、均富、输出、开放。但中国必须有算计、有预案、有理性、有力量、补堵漏洞、打击内贼,防止暗处浊流淘空蚁穴。“一带一路”,警戒浑水摸鱼,全速清理各领域的带路党、惩处新兴买办阶层、实现军力全覆盖,至关紧要。

  体验生活是个伪概念。体验与生活本就一事,如何另造形状?另外,普通人又如何体验权势贵胄们的生态呢?

  为什么励志的故事,到最后都是以做大官、发大财为成功的标志呢?包括吃苦耐劳、读书学习、忍辱负重,都只是励志故事里“成功者”攫取名利财势的手段。平凡人生的自在安详,求学问者的发明创造,专业技能的熟练自信,为何就不是励志故事里的成功呢?中国文学去功利化很有必要,否则不知会把人伦社会塑造成什么样态。

  学养,是美好的源泉。不管天生就漂亮的女子,还是生来就帅气的男子,如果不以学养做底蕴,就会在心性粗劣的成长过程中逐渐变得很丑。学识与修养,应是一个人终生的追求。尤其是后天自觉主动的养成,甚至比天赋异禀、遗传基因更重要。那些怪罪于父母、归咎于环境、怨愤于社会的心态一旦定型,将贻误自生一世。

  自然万物,世间人伦,总是有进有退、有兴有衰,这是这个世界的基础规律。把这个道理最早付诸于文言、化作理识的,大约就是那位当过古代图书馆长的李耳先生。世俗人生,只要深谙这个规律在方方面面的作用,就会删略很多烦恼。塞翁失马,福祸相依,恶罪福报,得失荣辱,这些出于不同人文教义的机理,也都是以这个规律为依据为发现为佐证的。所以被设定于“红尘一回”的芸芸众生,不过是命程缘定,只差个“表演”到位不到位的分值。

  中国人总是在工作,总是在追赶,总是在对比,总是口是心非……然后,或是意犹未尽、或是心满意足、或是死不瞑目,再没了然后,甚至未曾静心聆听过一场雨的清欢。

  一提到不断学习、不断提高,就听到有人不以为然:我是干实事的,不弄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忍不住就想问他:不学习,不观察,不了解,不把握,你知道你身在何时何处吗?实事怎么干?社会发展这么快,不跟进学习,将来甚至连打个电话都不懂如何接通。另外,学习也不只是为了“有用”,“书到用时方恨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当时你觉得没用没学的,有一天却发现那恰巧是即时需要的。艺不压人、识不误辩,“磨刀不误砍柴工”。学习和掌握与自己处境、职业和年龄相关的富足知识,心态才会谦卑、人生才有从容。

  与小伙伴在一堵墙上看到一张广告贴纸,内容大意是公司经营不善,处理办公设备,价格很低。当时小伙伴说,设备这么好价格如此便宜,要么是偷来的,要么是夸大宣传。我对他的结论很不以为然,讥他心理太阴暗了,遇事总往坏里猜想。几天后看到一则新闻,一偷盗销赃团伙被端窝,他们竟然公开张贴广告、开办网店,兜售偷来的办公设备。看完新闻,小伙伴意味深长的瞅了我一眼,但眼神里没有得意、只有忧伤。

  有成,就是一件事一件事的做,做成一件再做另一件,大事小事都做好。

  一切从夕暮开始,全部在拂晓结束。楼宇沉默于白昼,窗口明亮于黑夜。你想我的时候我在身旁,我想你的时候你在远方。我们不能跟命运计较,因为它一直拴在我们的心上。

  以死亡纪念生的历程,岁月在碑上定格,情感被土地遗忘,寂寞太长,再一次醒来时,世界和你,都已变了模样。

  一梦千里为相逢,山水相依诉衷情,缘来此生如前尘,并蒂三朵朱顶红。

  任何事,一粘上了功利性,就会迅速变形。听广播说某阶段学历要取消艺术、体育考试加分,这对某些人的谋利期待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艺本身与术并不搭界,这两个字一组合,就暧昧了意思。体育纯粹是个人的动作,有些人就是不愿锻炼,宁可懒死,你待如何?自发的热爱,自愿的趋好,才是人间事物的初心。

  未来,越来越多的人,将不再惧怕幽闭恐惧症,因为世人正在习惯幽闭的世俗生态。

  越是蒸蒸日上的趋势,越是要居安思危,不可忘乎所以。小心别被不怀好意的境外韬光养晦者,有计划有步骤的捧杀。低沉曲折时,国民不气馁不牢骚不颓废,同样也需要世俗的造化与修养。大国国民,只有自信,没有自卑,也不该自负。

2017-05-16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