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随笔:时间改变了什么

  有人问我,现今还有那种“只要你娶我,一辈子吃糠咽菜也无怨无悔”的女人吗?还有那种“只要你嫁我,这辈子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辞”的男人吗?面对此问,我竟半天无语。我绞尽脑汁、搜尽忆存,也没找出那个可脱口而出的答案。我只好耍了个心眼,以反问对付了问题:假如有那种女人,不知有没有那种值得的男人,假如有那种男人,不知有没有那种值得的女人。再假如,那个愿意吃糠咽菜的女人遇到那个敢于赴汤蹈火的男人,会不会就给出了答案呢?

  之所以我自认耍了心眼,是因为我觉得朋友问及于我的问题,是现实例证的,而不是理论层面的。但我无法从生活中提取样品,摆到质询的目光里。历史上当然有相关故事、甚至史实,虽然也有编纂的成分、文学的描述。可现实却让我陷入了无垠的沉默。

  应该说,在感性领域,孤注一掷、不计后果、过把瘾就死的情形,估计会有。籍此做出的选择,当事者大约不会后悔,哪怕后来事情的发展远远不是当初想象中的样式。在情感世界,口是心非是常态。但在理性状态里,任由缘念、意愿支配人生豪赌于情事,恐怕是凤毛麟角。

  然而,情感人类无法逃脱情感的魔咒,人所共识的理性,其实依然还是感性的范畴,无非是加上了逻辑性、辩证法。理性与非理性、感性与非感性,是弹性界限、模糊数学,不只一个答案。所以朋友的问题,不管推导过程严格不严格,都是无解的。即使人们给了答案,也未必就有毫不质疑的接受。

  人间世俗,本来就是混沌来混沌去,跟情意讲理,跟自然论道,跟愚人释法,跟痴人说梦,只是白白耗费昼夜。每逢死结,就会想到一个字以及它广涵的意义:命。性决断命,命随于性,它们相互印证、相互纠缠,又相互抵触、相互折磨,这才是一个人自己与自己的两难推理。

  娶了,嫁了,只是形式,是人心笃信的某种基于世俗规则和惯性的契约。这不是因,也不是果,而是一种片段化样态。因是心动意生,果是终于作出的表达。下一个因果,是他娶了,她嫁了,或者是他未娶,她未嫁。截取一个环节(小因果),却要问及全部人生,大约连俯瞰人间、承载众生、调拨姻缘的诸方神衹也不便、不宜、不能明示。大自然以水的循环往复之律,已告诫过人类,雾、云、霜、雪、冰,虽然形状变化了,但它们终归还是水,即使看上去要比雨、露、雹的表征更令人费解。水之幻化,等同于情感驿动,只要心未变,某个刹那的成全,已是完成。

2017-03-26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