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失心年代

  摄影在当下,已不止是一门技艺、一个职业、一种行当,还是一种乐趣、一个沙龙、一场聚会、一些邂逅、一次机会。有些爱好常常在爱好之外。

  凡事,一旦变成了“求”,就陷入了人格矮化和性情弯曲的境界。不管求的是什么,也不论求得求不得,求是人心惶恐的开始。

  无论我们坐卧行止于何处,也躲不过“时间”的盘剥——它本不在,它又无处不在,像一种诅咒,深潜信念和觉知里,还像影子,偷窥着另一个自己。我们可以不信它、不理它、不让它介入我们生活,可是我们又无法漠视它给生命留刻的痕迹。

  人世间,熙熙攘攘,却不曾留忆。只因“你”,而多了心事。白昼与夜晚,梦境和现实,从情愿开始,选择了皈依。

  托一个梦给你,从山巅到海堤,翻过春秋,越过冬夏,拥你在时空的边际。远离风雨和昼夜的境地,只想听遥远的呼唤,把心愿托起,归回无极。

  放下,有无数个侧影。其中,有别离,有松开,有淡却,有漠视,有灭失。而让开、默许、弃权、不要、忘记,是选择的结果,或是不作选择。

  古有闲人留青史,今无能者撰新篇,智慧豁达入空境,无中生有只一天。

  无缘,隔壁不相逢。有缘,天涯也巧遇。红尘深远,说不清的才是注定,理还乱的才是痴情。如果风来了,听它传来颤栗心魂的灵动。

  尘世间,人的事与大自然的不同之处,就是大自然只有一个答案,而人伦的纠缠,却因角度和观念的差异,而得出许多结论、导致无数结果。

  只因隔了一梦,就是别了千年。山涧溪水,深谷幽兰,忽然间就成了遇见。如泣如诉的白昼与黑夜,陪伴不枯,守望不竭。刹那风雅,羡了生生世世的轮回,任由传说。

  笛儿声声,风儿约约,信念是对时空的穿越。你依右,我靠左,温暖在心窝。晨曦不说,夕彩未灭,爱让眸光蜷缩,情使别梦寂寞。只好诉与花香,只好凝与翠叶,待日出,等月落,知音来,又含情脉脉。

  又梦蝶,翩翩轻落,风香透,流翠成河。遥遥无期,朝朝相嗫,盼温柔乡卧,缔结因果。百年不遇,前尘错,后世错,化作,春光乍泄。

  一杯茶饮过,什么都不要说。拉起手,指尖温热,眼眸热切,就是一生一世的承诺。

  一件事一件事地对策,一条线一条线地捋顺,一根刺一根刺地剔除,一个人一个人地压担,才能使人到位、事得办、气通顺、结解开。空头支票可以开,但要告诉公民承兑的办法;口号可以高喊,但要找出办法落到实处。如果领导想当明白人,那就拿出服人的道行,如果官员什么都不懂,那就尊听群众的智慧。国是人民的国,家是大家的家,主政者主好政,家长们当好家,公民人人尽责,民族大业无往而不利。

  真正拢住人心的永远都不是钱。虽然表面上看,钱代表了食物、房屋、体面——等等诸多便利和尊贵,却只是生存的部分,不是精神和价值的信奉。人世间的兽性、物性、人性和神性,不是价格,不是标签,不是契约,不是棍棒可以区分与颠覆的。

  一个人自在的时空里,人生本身不是幻象,体发痛痒也不是幻觉。虽然短暂,却刹那永恒。

  水循环,风循环,云循环,星循环,人循环,物循环。只有时间如箭,一直朝一个方向,不可逆反。

  舞美,灯光,服饰,道具,音效……是衬托艺术之花的重要元素,如影随形。有些艺术呈现之所以未能达至预想效果,没能迸发应有的感染力,与前述一个或几个方面的破绽有直接关系。而这方面的败笔,又恰巧是受众不易察觉的。

  同一个世界,也有爱恨情仇,也有悲欢离合,也有饥饱冷暖。它们不知人心,人们也不解它们,公平之于它们,不过是同样的时间长度里的机会,就是活着、就是繁衍、就是适应、就是进化。人类与它们的共存共生关系所以得以延续,只因它们还有利于人类的某些功用,只因人类已相互纠缠到厌倦,只因人世害怕无聊和孤单。它们就是人们既喜爱又厌恶、既信赖又惧怕的动物。

  世上花钱买不来的是愿意,人间改不了的是笃信,心灵躲不开的是触痛,情感抹不去的是伤痕。众生都知道,庶民都明白,但几乎没有谁能超于事外、避于世外。所以无论福祸、不管得失,都要历验、都会经过。千山万水蜿蜒曲折,那道迈不过去的坎,就是生命句点。

  幽默,调侃,被幽默,被调侃,都意味着彼此的宽度,都基源于人伦的厚度。所以喜欢这句话:学会随便,才能从容。

  每每看到几个眼熟的词,如绿茶婊、红茶婊、咖啡婊……一大串,虽然常见于网络互动,却很少搜查概念。某刻一时兴起,就撩了几页答案,哗……还真是五花八门,一堆网词概括了那么多类型的人。只可惜,虽然新词丛出不穷,但若要别人弄懂,还得靠传统语汇去诠释——网络上流行的这种不好好说话的趋向,吃瓜群众应该自问,是不是值得把短暂的时光都随波逐流。

  看新闻得知,祖国发言人表态今年暂时不参加核控会谈。笔者认为这态度煞是有意思。以后,那些没意义的国际政治套路,还是不入套为最好——世界共识度、国际互通度、社会辨认度越来越高,大家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就不必非要抹上一层煞白的粉,装什么不正经了。都是出来混的,你消我退,你涨我增,都是明眼人,都拿着带按钮的黑皮箱子,就别玩虚弄玄了。大国行步,自由自在,不遇君子,不签君子协定。

  天下事物,有基础价值和其它价值之分。比如粮食、衣服、饮水……这些都是有基础价值的东西,至于其价格高低倒还是其次。而有的东西,虽然被人为观念和社会风尚炒出了价格,甚至价高到令人咋舌,却未曾提升其基础价值——比如古玩字画、比特币、邮票、玉石等,这些都是吃饱了穿暖了之后的闲情。把价值与价格的属性辨认清楚了,就知道平淡人生的日常生活,什么是不可或缺,什么是无需奢求,或能让人们疏通一些莫名其妙的心理堵塞。

  朋友发来一首歌,是翻唱版的《一生所爱》,是我并不熟悉的人们重新编曲、配乐和抒唱的。听到半段,已是感动,已是沉浸,不是因为新编,不是因为新唱,而是因为忆回了那部电影、那个故事、那种情境——年龄越大越懂得,岁月越老越介怀,“在世上,命运不能更改……”滑屏察看评论时,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更令我心头一凛:谁的头上没有紧箍咒啊?吁……尘世内外,谁的头上没有紧箍咒啊?这是问题,也是答案,这是过往,也是当下,这是现实,也是未来,这是人间,也是虚境,这是未知,也是未竟,这是遇见,也是交错……谁为谁,乱了方寸,谁为谁,错了安排。爱!唉……

  因为一个机缘,突然醒悟了,怎样才能讨好到别人、如何赚得了便宜、什么是威逼利诱。而这不是成熟,这叫圆滑、城府、市侩。成熟恰好相反,慢慢明白了,有所不求,有所不欲,有所不取,有所不为。成熟是人格独立,更是生命自在。

  通过网络介质,欣喜的发现,婚事的诸多环节正在回归传统。比如婚纱逐渐减少,比如礼仪偏向中式,比如婚宴的主题更以礼遇宾客为重……一个不信奉西教的族群,曾经竭力模仿西教规程,一直就看着不舒服。不过,一段时间以来,女家逼要高额彩礼的风气、无节制胡闹新人的风气,似乎在某些借风俗说事的地域和人群中,有死灰复燃的态势。有的地方彩金按斤称,卖了闺女帮儿子,令旁观者唏嘘。有的地方闹“过门”、闹“新房”、闹伴娘的恶习,看上去就是不怀好意、借机耍流氓。这一方世俗人群,虽然一直提倡中庸、尊崇礼道,却总是非此即彼、东倒西歪,少了一些中规中矩、不偏不倚。中国有两大俗事,叫红事、白事,所谓礼尚往来几乎就是专指这“两事”中的伦理交往,其中涉及的财物和人情,是要登记造册妥善保管的,没有特殊情况是一定要还的。其它方面的交集,只能算人情客往,有心就回应,无心也就算了。若不是经济社会带来的强大负面效应,传统中国社会架构中的人情互动,还是弥漫着温度的,但总归抵不过当今情势下的全方位的利益交互,硬是把人间很多纯粹的情义给冲淡了。

  当下一些所谓的时尚或潮流,看似“洋气”,实则不合乎中式审美——通俗点说,就是某些外国人的东西,并不适合东方人,因为在样貌、形体、肤色、气质等诸多方面,因族裔差别而造成了不相称、不和谐。比如服饰、妆饰、礼仪。尤其是从东亚、东北亚小国鼓噪来的舶来物,不但不遮丑,反而使丑者更丑。有人会说,看上去挺美的啊。没错,漂亮帅气的人,穿啥都不难看,基本条件在那里。所以盲目追风,常常是自取其辱——时下部分人群不止是不好好说话,还不好好穿衣服,独立和个性审美完全被“西化”抹掉了。这是一种观念上的悲哀。

  文化的矮化,是最大的萎靡,精神上的灭族才是彻底的沦丧。如果生活方式彻底改变、精神追求完全转向、审美意愿断然易辙,一切都将名不副实,一切都是名存实亡。

  宁和开明者吵架,不与蒙昧人讲理。跟愚蠢保持距离的好办法,就是不靠边、不介入。

  有的规律是,当你觉得来不及了,就真是来不及了;如果你觉得没把握,就真是没把握。孙子兵法云: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求其下,必败。

  无视社会的撕裂,才是最愚蠢的自负。你说你的,他干他的,我弄我的,一种勉强凑堆、相互敷衍、不相通融的状态,必有冲突的时刻。信念严重分歧,观念背道而驰,私念横行无阻,是“三位一体”的合谋,结果无法预判——有时,只差一声“轰然”。

  精神失落了,信仰就没有了归宿。心灵枯干了,情感就没有了温度。强刺激只是权宜之计,麻木久了就是走肉行尸。

  对未来忐忑不安,企图以当下的拮据换取将来的安逸,所以诉诸于保险。这是一个梦啊,却不知怎么兑现。

  孩子,是的,就是孩子。他们是听故事的人,以前的,很早以前的,现在的。他们再讲给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再讲给自己的孩子。只要故事还有人听,还有人讲,过往就不是云烟,未来还会继续……一代代,就是这么指望的,就是这么笃信的,就是这么沿袭的,就是这么交接的。但愿,复但愿。

  一步一个脚印。多么通俗易懂的话,但就不是所有的人能做到的。

  有些近似爱情的东西,其实不是爱情,而是交换、占用、投靠、依附、新奇、契约或肉欲。有些恰似情义的东西,其实不是情义,而是结伙、网络、渠道、关系、门路或平台。有些看似母爱的东西,其实不是母爱,而是娱乐、垄断、控制、虚荣、寄托或期望。有些仿若权势的东西,其实不是权势,而是枷锁、负担、幻觉、奴役、标签或归顺。换个角度冷眼旁观,就会发现这世界就是观念套着观念、习惯挨着习惯,根本就没有单纯的人性、自在的愿望、独立的生活,大家都在剧情里,以为那就是天经地义、那就是板上钉钉、那就是牢不可破、那就是货真价实、那就是真切人生……回眸古今中外那些当时,是不是哭笑不得?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浮生若梦?生命和灵魂根本就没有本体意义上的轮回,倒是人伦故事,还在重复往日的情节,即使换了一千遍一万遍汤水,也终究换不了药。

  古往今来,总有无辜的人为余辜的人陪葬,总有文明的人为野蛮的人埋单,总有正装的人为赤裸的人辩护,一直都有,直到现在。为何沧海桑田却没有终极的改变?因为人就是人,这是朴素又可信的解释。

  抑郁已成为大面积的症候,只是大家都在其中而不觉突兀和意外。抑郁说到底其实就是心病,既有处境的围困,也有本性的溃败。别相信医学上的明白人,因为他们也在其中,也别相信玄学里的大智者,因为他们早已沉浸。抑郁的状态就是不痛快,被挤压变形了的时候,就会爆发,或死亡。

  有一种旁观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介入,就像点火人与烤火者的关系,就像放焰火与看焰火的关系。

  有的人,活着没谱,死了没地儿。也正是这类人的存在,才把一般人反衬成了正常人。

  其实有很多路过是熟视无睹的。忽然间才发现,已是浓郁的春天。不由问自己,恍惚与漠然的时光里,心去哪儿了?

  有人不可交,有人不可教,有人不可救,有人不可期。心眼小,知识少,涵养浅,毅力差,没本事,只好走歪门邪道,只好声厉内荏,只好欺上瞒下,只要施诋耍横,但如此这般总归走不出正道来。当今世界,大家都是明眼人,不过有的人不好意思也去玩低素质罢了。

  有一条路叫一去无回,当然这不是一条死路,而是一条绝路、苦路、闹心路。这条路上极少有人改弦易辙,只有九头牛拉不回。

  人有一颗心,内驻两个神,一个叫心魔,一个叫心智。心魔致人邪,心智令人懂。内向自闭者,多是心癔症,要么自相厌,要么自戕之。外在表现乖张者,大多自恋自艾、自大自卑,极端表现欲,喜欢控制,刻意施恩,却都是不自制,都是不自知。

  如果一个人已令你彻底失望,请不要告诉他。你只要记得,从此不再相信他的言行,不再劝告他。因为你企图改变别人的命运,就是违背了剧情,就是对自己施与了伤害。

2017-03-23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