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有朝一日

  纯音乐的魅力在于它不做浅白的解释,任凭聆听恣意填词或无限想象。在音响营造的境界,音符可幻化任何形状、颜色、姿态、场景与温度,只要受众有愉悦的感觉、安适的触动、自在的思悟和明朗的憬望。哪怕忧伤和压抑,音乐的突兀和低沉也不会刺伤心情。不必迷信那些宏大的交响,自然界原本没有那么嘈杂,有时一支竹笛、一把唢呐、一架胡琴、几根丝弦,照样接近天籁,照样温存灵魂,照样悲怆情绪。当音乐与胸怀里深蕴的初衷达成了共振,不着一字更风流。

  静寂时刻,在鸟儿的鸣唤声中醒来。还是这个世界,还在记忆的延绵,还能视听、思考、动作和言语。昨夜深长的梦里的一番折腾,似乎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顶多就是给回想多了一些情节。现实生活中的爱恨,梦境铺展出的片段,仿佛是一种对照,而后者却不在时空里。也许时空不止一个概念,否则我如何回答未来的人问起我的从前?

  乡野,是一种生活方式。顺应四季,遵循昼夜,亲近泥土,安于天命。当觉悟开通了,就不会有僭越之心,不妄图命运之外。

  有些人与之交,情也。有些人与之交,理也。有些人与之交,利也。有些人与之交,礼也。有些人与之交,命也。有些人与之交,缘也。有些人与之交,势也。有些人与之交,姻也。这些交互,就叫人伦。弄颠倒了肯定出问题。

  问世人真的有骨气吗?不敢说是,又不愿说否。树大有枯枝,枯枝多了就劣币驱良币。君不信,可以回眸过往:一群鞑子统治中土九十七年,满清一声令下阴阳头不都剃了吗?世界上最庞大的汉奸队伍让人汗颜。民族危亡之前,大多数人却有自己的小算盘——舍不得、放不下,侥幸企图心抱着不松手,总指望别人出头,跟在后面捡便宜。结果呢?别开口问,唉,翻翻书吧。

  中国谋求强大,其实只是为了不受欺辱,而不想欺负他人。从不惹事到不怕事,中国比其它大国付出了更多——没有掠夺的积累,填平积弱的深坑,一代代人的奋斗,有良心的明眼人都看得到。但必须告诉人民,国强民富只是一个基础,富不等于强,物质条件不是唯一的凭借。要看到,几千年来,古今中外,不是所有的溃败和屈辱都完全归咎于领导者、执政者、将帅们,人民不都是无辜的。

  不从心灵觉醒,物质堆砌再多也毫无助益。富裕的社会副作用就是精神懈怠、思想麻痹、性情羸弱。骨骼、肌肉和心志松软到一定程度,即使用再强烈的刺激,亦难在短时间内恢复健硕、唤起强力。

  别动辄就拿舶来语“科学”说事,有必要强调的是,从开始到现在乃至未来,“科学”一直都有局限性。“科学”是一种态度,是方法论,是推导与验证,不应也不可能固化。自古中国就不缺科学态度、实践精神和研探方法,“学问”一词,就是崇洋媚外者喋喋不休的跟“科学”有关的全部絮叨的概括。弄明白了“学问”的含义,就会明白以“科学”作出的许多解释,是多么稚嫩、多么浅薄。

  西方科学主义常常以无法验证,来否定东方含蓄、谦逊、谨慎的玄学系统。但其实,西来和西化的相当一批科学定义一直是模糊不清的。比如:吸烟可能导致阳痿;比如:吃太烫的饮食诱发食道癌的概率很高;比如:饮食没规律可能是引起肥胖的因素之一。可能、也许、好像,再加上“有研究表明”之类的词语本身就不符合他们一贯标榜的科学态度。而未得出确准结论之前先抛出概念,也不是他们吹嘘的科学思想。审美是人文社会的判别基础,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来,“师夷”思潮波澜壮阔,政治理念、科技见识、文化演变……几乎全领域都进入了西风东渐的态势,全然忘却了自己已验证了五千年的智识根源。这不止是意识和观念的盲从与迷失那么简单,这是失魂落魄。

  英雄令人感佩之处就在于,他(她)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却不为谋求一己之私。他们把庶民苍生的福利当成最高的追求、最真的信仰。他们生前和身后的光荣都是别人赋予的,在史书简略的记述中,他们既不得意,也不愧疚,他们只是用生命承担了应有的责任,不管后世如何评说。家国天下,江山民族,一代代伟岸的英雄,塑立了一个民族崇高的图腾。英雄气概的顽强传继,是国家的希望、民族的未来。

  旅行无非出于这样几种意愿:陌生,好奇,寻找,逃离,约定,梦及。其中,最盲目的是陌生,最常见的是好奇,最欣喜的是约定,最无奈的是逃离,最忐忑的是寻找,最自愿的是梦及。

  春天是出发,秋天是回眸,夏季是沉浸,冬季是出离。这本是自然律,但人们往往在无意识中给弄颠倒了。因果颠倒了,自然就会出现突兀,那些突兀就成全了世间的跌宕起伏。

  思维连贯的一个特征就是语言流畅,否则就会言语木讷、表达零乱、逻辑断裂。其实古人归纳的已非常精炼:察其色、听其言、观其行。在当今,这句话被浮躁的理论稀释的面目皆非,但仍有深重的现实参考价值。

  时势推动的大趋向,不全是正确的,有些突兀值得警惕。越是风头兴盛的事物,其背后越是藏疑。人类曾经喜欢讲故事,虽然其间不乏玄幻、虚构的部分,但起码还能形成完整的话语系统。当下,虚构概念的势头很是叫人纳闷——攒个词、喊句口号,就能引动一个行当、一个产业了吗?既没有起承转合、又没有来龙去脉的臆造,难免荒腔走板。

  模仿,是人类群体性的典型表现之一。模仿导致类似、形成惯性,进而约束了观念、筑成了礼道。模仿换算成通俗词汇就叫学习、遵循、沿袭。

  劝人方上说:天上不会掉馅饼。有些人愣是不信。后来他们信了,因为他们已掉进了陷阱。

  孤独是不可言喻的状态,既有身形的明显,也有心灵的隐含。孤独既不能分享也无法拆散。在人生旅途上,孤独是全程的陪伴,它让人始终记得自己是谁,不至于忘了情愿。

  人生只要有轨迹,就不要怀疑。无论对身外的世界,还是对内在的自己。

  人们已习惯了被眼前的目睹、被耳畔的闻听所牵动,浅薄的悲喜填充着冗长的岁月。等他们想起来抬头瞻望远处时,才忽然发现,红尘一趟并不遥迢,一转瞬就到了边缘。

  人心之所以深不可测,是因为你并不清楚自己的性情底线深沉到何处,也不知他人的弹性有多大。

  暖风终于还是来了,就像它终究会离去。蛰伏的终于还是醒了,如同它们终究还要归于轮回。阳光晒着,月色涂着,日子流淌着,在无法感知却又可意会的飞旋中,迎生送死。而趁着延续连接的过程,悄然串起邂逅,还以快乐,映衬疼痛。

  红尘牵挂,经久不息,而再去敲门,时空却变了模样。生锈的锁,倒塌的院落,分明在说,往昔已矣,无法续接。有一种别过,是永别。

  柳梢绿,池水暖,来了春天。喜鹊喳喳,花芽色浅,铧犁又翻遍。心动了吗?一双桃花眼,已见波光潋滟。

  无缘无故习惯优越感的人,总是放不下一副刻薄的心态,然后以蔑视的目光看待世界,而也被世界束之于鄙夷的牢笼里。世上最难修炼的就是一颗平常心,因为只有平常心才能放下执拗的自我,才能放下所有的纠结。比常人更多遭遇横祸的人之所以总深陷困境,就是因为他们没搞清楚,祸起的根源一直在自身自心。比如,不会说话撩人嫌,他们自己却从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而总怨怪别人,到头来既没占到多少便宜,又让自己的一生充满了苦恼。老百姓常说的“一辈子没算对账”,大约就是指此类人等。

  因为一片海,爱上一座城,有没有可能?有,但是后面一些必须具备的条件,敢不敢列出来瞅瞅?省略了那些条件只谈前面的话就是“鸡汤”,就是“诗歌”,就不是真正的生活。

  只讲官话,不谈策略,没有章法,不成套路,毫无步骤,没有细节,下不来春雨,得不来收成。虚晃一枪,扎不死穷鬼。一群乌合之众,大眼瞪小眼,眼里没活,心里没谱,打不出江山,开不出局面。

  一座城市,工厂里很少本地人务工,摆小摊开小店的活计很少有本土人去做,累活脏活不愿干、大活好活干不了,都想挤进体制内、名利场、露大脸、赚大钱,做任何事都想托关系、走门子、找熟人,连去火葬场烧个人也不想排队,说明当地人很懒散、很虚荣、很羸弱、很落后、很没规则意识、很小市民意识、很农民习气。一座城市人人都想考进机关、都过度专注时事政治,从侧面上反映一座城市经济环境的糟糕程度,也凸显了文明程度的低下。凡是没有形成公民社会、没有养成平民化风气、缺少平常心的城市,你再怎么吹、再怎么忽悠、再怎么咋呼、再怎么耍嘴皮子,一定阶段内也不会有出息。

  因为时势造英雄,使一些原本顶峰只可能达到村长水平的人当了镇长,只胜任乡科长岗位的人当了县处长,担任局级职务都很吃力的人当了厅级干部,心识空白、本相草包、老实无能、张狂无计的人阴差阳错占了高位,这就是某些地域某个阶段的客观现实。你指望他们再创辉煌、开辟新天,有点无厘头啊。

  作为八辈山东人,我承认我喜欢用倒装句,一般情况下。其实行文惯用倒装,跟青年时代喜欢阅读文学译著有关,我回头仔细想了想。用倒装句写字撰文或口头表白,没有什么不好,尤其是想强调点什么的时候。比如前述一段文字,就是以倒装句式表述出来的,读起来也没想象的那么费劲,你说是不是?有人说,中国古文中就有很多倒装句式,其中就有人特别指出了孔夫子的“论语”,但那不等于老先生就惯常了倒装,也不代表山东方言都是倒装语。河南老子不也有文言倒装吗?只要能把事说清楚,管它正述还是倒装呢,反正中国文化之博大精深已是全球共识,颠来倒去都是纂,你一开口全倒装,那也是一种本事耶。

  中国需要拿出一套办法,切实打造职业官僚体制和机制,锻造一支富有职业精神、开阔视野、创见能力、官僚文化和悲悯情怀的管理队伍,通过规范化、标准化、职业化管理模式,区分杂混模式,把各专业人才还给各专业,把智库交给智库,把社会职能还给社会,把经济行为还给市场。大国行政,要尽早理顺,一码归一码,别相互混淆、彼此撇清。官僚阶层就是官僚阶层,不能混同于其它行当。

  世俗社会中,越拿自己当回事的人,越容易出现情感焦虑,严重的就是心理疾患。比如:自命不凡,眼高手低,怀才不遇,愤世嫉俗,有的是心理障碍的起因,有的是精神灼燥的表现。当然,与之相反的人,特别是自厌自弃心理十分突出的,其社会危害性和破坏力更大。两者的分水岭就是,前者往往跟自己较劲,而后者每每与他人过不去。

  假如一个人感到生活明显不顺畅,找不出逻辑性、因果律,看不到前景和指望时,首先要反思自己、认识自己,当然这不一定就是检讨和批判自我,而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审时度势,给自己重新定位——积极乐观的人,会另辟蹊径、敢走自己的意愿所向;消极悲观的人,应尊重现实,安然认命,不抱怨际遇、处境设伏的挫折。人生有两本大账,一本是命运安排的——很宏大,一眼看不透,但一定是平衡的,甚至是三生三世、七辈八代的总平衡。一本是当下一时一事的权衡,每一次犹疑、徘徊、抉择,都是苦恼、忧愁、落寞。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不是无缘无故,人生的每天每夜、一点一滴都是有因有果的,所谓想不开,就是没放下一叶障目的“我”,只有我在“我”旁边,我在我“心”外,才能冷静、全面、立体、客观、漠然于超脱的审视,作出对自己最公允的审查。 阴晴圆缺,风雨四季,不如做一个朴素、通俗、脚踏实地的人,随缘忘我、顺势而活。若是这世上真有绝对能想通、能想透的,那大概只有山脚下、小河边,那块寂然不妄的石头。

  人生是个铺垫再铺垫的过程。相当长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等待,等待那个转折,或者结果。然后在那个转折或结果基础上,再等待,等待下一个转折或结果。因为漫长是连贯的,转折到转折、结果到结果也是连贯的,所以人们没意识到,有太多等待是多么无聊,多么无意义。

  意念还有别的很多词汇的内涵与之相通,比如意淫、灵感、愿望、觉悟……这些换汤不换药的人文概念,搅乱了简约明晰的人生。其实繁花似锦、斑斓七彩,万变不离其宗——所有的都可归纳为:想法。

  天下形影都肉身,世间皆是花心人,红尘醉悔因情事,一场悲欢锁年轮。

  说一千道一万,真正抓住人心的,是男人的宽厚,是女子的温婉。宽厚不止是胸怀、学识、性情,还有谋生的智慧与能力。温婉不止是仪态、心识、言行,还有冰雪聪颖与善良柔韧。

  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九,知音只需三两人足矣。从中可以看出,那如愿的一二中,有知音占了很大比重。进而可以思忖,人生不可或缺真正的朋友,至于朋友到底是指哪些关系何种类型,可自成一篇文章。

  以形式主义批判形式主义,令人哭笑不得。如果不挽起袖子,算不算是新版的“走资派”呢?信心是需要理论或物质支撑的,而不靠义正辞严、声高嗓大。俯下身子,一件事一件事的解决问题,同时要深谙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形成举一反三的思考模式,才不至于深陷顾此失彼、举手无措的境地。

  什么时候,从官员到企业主,从小市民到山民野夫,都能真诚地敬重能人、强人、智慧、真诚和仁义,敢对他人说,这事我干不了、那事我不行,而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去硬撑,而不是我干不成你也别想干,而不是他好了我气不过,而不是明知力虽不逮而非要尸位素餐,这个社会才有前行的指望。

  有句世人几乎都耳熟能详的俗话,是这样说的:一报还一报,谁也躲不掉。有的人深以为然,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这就是个认识度——参考时间多长,辨析宽度多大,瞻望边际多远,是不可或缺的语境背景。越是看的远、想的深、悟的透,越是相信这个天道地理尘世律。地球是个巨大的能量场,蝴蝶效应是最明显的机理,人伦万象地造天成,由不得细枝末叶上的人生信或不信。

  不都吵吵嚷嚷的要生娃娃么,不如放开生呗。有人担心养不起,有人担心素质上不去,有人担心资源受不了,笔者以为这都是多余的。过去的几十年倒是计划生育了,除了经济帐能算出一点人口红利,其它好像乏善可陈。人少了,消费却十分奢费,大手大脚的毛病随处可见,一样出现了另类的“拮据”。“计划”掉的那些“人”中,是否有大英雄、大学者、大德智、大圣贤,实在不好说,真是说不好。至于谁死谁活、谁生谁灭,这都是老天爷的事,人为规划好像只会捉襟见肘。红尘有大势,自会作调剂,加减法不是人类自己盘算的。就让自感基因不错、自认品种优良、自觉繁殖有利的人群生着玩吧,他们愿意劳心费力给社会造“工蚁”、给民族传“血脉”、给人伦添“故事”,岂不善哉?熙熙攘攘的世界,怎么着还不都是刍狗啊。

  有一些人很奇怪,你对他说真的吧,他偏就不信,而那些低级的骗子说的呢?他却坚信不疑。很多人无视自心、无视周遭、无视熟悉、无视逻辑,骂公信力、骂公务员、骂知识分子、骂老百姓,甚至骂爹娘,就是不骂异国异族、同宗同族的不怀好意,你说他没脑子吧,他瞪着眼跺着脚吹着气甩着腮帮子,简直就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不过都是牢骚,毫无建设性词汇。人世间,“窝囊虫”有两种,一种是说不得、劝不得、教不得,自己还以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既自卑、敏感,又格外自负、要强。另一种阴沉不语、自暴自弃,亦然不是诚实自觉、勤能补倔的类型。人无完人,这道理大家都知道,但这不是自我谅解的理由。所以一个人信什么、懂什么、信多少、懂多少是出发点,也是落脚点。苟活于社会,虽有无奈却不气馁,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才不至于沦为被时光蔑视的又懒又愚的废物。

  花开半夏,细嫩如心,艳阳清风,轻雨迟暮。汝笑润眸,我痴青茗,远山近海,岁月葱翠。大千世界,巧妙邂逅,未来已来,意去情留。蒿蒿荫下,叶影稚怡,此生有君,大梦不醒。

  免费的任何行当都没人要求具备资质,不免费的任何类型的服务都要资质。就像朋友戏谑的:自家的马扎坏了,自己动手修好了,一不小心省下了十块钱,但未经资质许可,这算不算违规呢?

  有些景只需看图就好,真去了徒留遗憾。有些人只需认识就好,深交了反而失望。有些话放心里就好,说出来会惹尴尬。有些诗读过就好,背诵了难免忧伤。有些梦做过了就好,重温反而戳破。人世间安然走过就好,跑跑跳跳小心跌倒。

  有些人不知音讯其实更好,反而可以启开无限遐想,比如出了函谷关的老子,就一直让世人耿耿于怀。有些事不知所终更好,反而不必为明天忐忑。比如爱情,比如理想,比如希望。

  一日朝夕,没邂逅一眼温热。十载漂泊,没带走一朵桃花。百年孤独,没解开一个缘分。千道轮回,没悟透一滴雨水。万世倥偬,没晾干一颗心灵。生生灭灭,未弄懂情为何物。空空荡荡,已觉察命该如此。

  有的人,你给他再多的机会,给他再好的相机,给他再细的建议,他也拍不出好照片。因为他心识不够、视野不宽、灵性不足、力气不用、注意不到……一句话,他就不是搞摄影的料。其它行当的某些从业者,亦然有此迹象。

  查词条,看到了关于今天的简介:三八妇女节即国际劳动妇女节。国际劳动妇女节的全称是“联合国妇女权益和国际和平日”,在中国又称“国际妇女节”、“三八节”和“三八妇女节”。缘起于1909年3月8日美国芝加哥妇女争取“男女平等”的游行集会,回眸已有百余年。根据法律条文解读妇女的含义,一般是指年龄超过十四周岁的女性。而今,年轻的女子们似乎很不喜欢“妇女”一词,更愿意听到的叫唤是“女神、美女、女子、女生”,上了岁数的喜欢被冠以“资深美女”,实在太老了叫“大妈”也可以。而其实古代的“小佳人、姑娘、娘子、村姑、大姐、大嫂”……等称谓亦不失文雅含蓄。放眼世界,美好一词很无力很苍白,因为在“女神”之外,人世间还有命似“女鬼、女奴、女仆”的群体与阶层,她们没有和平、温暖、衣饰、美餐和家,每天都在卑微、屈辱与惊恐中苟且偷生。如果能客观公允地看待,男女之间不要过于强调平等——这是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伪概念,而应提倡互敬互爱、互尊互信、互帮互助,片面放大、过分推崇、毫无节制的鼓吹任何一方都是非理性的——除了独身主义者,男人几乎都是女子的父亲、儿子或夫婿,女子几乎都是男人的母亲、妻子或宝贝。阴阳乾坤,水火五行,相克相生,连绵不息,在人间,在今日,在记忆深处,在未竟明天,伟大的总归伟大,龌龊的还在龌龊,美好的一直美好,丑陋的依然丑陋,而关于女性的那部分词汇,在中国,人们更多的把她们看成了母性的载体,而籍此给予了所有的妇女以敬重。纪念日也罢,节庆日也好,只希望善良、勤劳、聪颖的女人们,安生自在。

  季节影响心情,而不同的心情也会对季节产生了不同的理解。二者若能达成和谐,岁月的任何一段都是好时节。

  掠过千山万水,只为忘却一人。时间藏不住记忆,而距离也无法搁置。假如新的痛苦能掩盖过往的幸福,明天是谁指引的路?

  初始人生的格调,决定了生命过程的章节,但每个人都没有盖棺而定的结论。历史观是嬗变的——渐渐变淡,或真相凸显。

  人的命运安排,自古至今一直很直白——从一出生注定有一天会死去。然后前人就成了后人学习的样板——怎么活着,怎么趋利避害,怎么把过程弄得像结果像结局像末日。那些不拟古又不知如何另辟蹊径的人,是最苦恼的,因为他们不知如何衡量自己是成是败——因为没有参照系,而他们不知的是,他们的活法已成了别人的参照系。

  如果有迹象表明前方是明媚的春天,世人就会充满希望。如果确定未来有无数个冬季,众生就可能深陷沮丧。而那些昭告却都是事实,虽然各有疏漏各有偏颇。这世界本来就不是个完整的故事,人们有限的思考也听不尽、听不懂一个完整的故事。于是,会巧妙的断章取义的人,就成了讲故事的高手,那些高手就被尊为了圣贤、大哲和宗师。讲的可以投机取巧,因为那是聪明,但听者应该闻言善辨,因为那是智慧。即使人寰终究是一台悲剧,也要知晓起因和结局。

  能言善辩者大多轻视木讷寡言,而生性内敛者又厌烦快人快语。有的沉默是真寂静,因为确无话说;有的安然是克制,因为那是智者不语。能言善辩者,容易言多有失、祸从口出,尤其是际遇和处境难以辨析的时候。

  嫉妒容易上瘾,仇恨会有快感,清高是种偏执,施舍或是自恋。心性与情感很玄妙,人们常常在不知不觉中,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不深交,不缔结,不盲从,不阳奉,有可能被隐性孤立,或自甘孤独,而这并不尴尬、并不足虑。而令人忐忑的,是一个不结党营私、不唯利是图、不沾亲带故、不趋利避害的人,会被一种社会现实所局外、所边缘,因为这足以说明世道人伦出了大问题。当情商这个词被赤裸裸摆到了台面,智商刹那就被歪曲、扭伤了——情智分离,恰恰是对智商最无“情”的亵渎。

  不得病,不疼痛,不难受,不深谙于健康是什么含义。身体无恙了,却又忽视了对健康的护惜。没意外,没伤害,没灾祸,无意识于平安是什么前提。俗常不惊时,人们每每忽视安逸的成本。人类社会,总以为还有很多亡羊补牢的机会,总觉得还能力挽狂澜于既倒,总侥幸于擦肩而过的后怕。可总有一道坎,总有一刹那,再无懊悔的机会,甚至连悲怆都没有意义。

  在朋友那里看到一幅字,写的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笔劲刚硬,墨色苍幽,感觉书写者一定是气韵浑厚。因为字迹的触动,我忽然对此句的含义忽然就产生了别样的联想。这字幅正文取自唐朝宰相兼诗人元稹的离思五首·其四,全文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作者的心思原味是什么,我无法揣度到深里,我的别思另图是对字幅文意的曲解——也许我可以将其理解为腻了、烦了、够了。前提是真的见多了、识广了、悟透了、解开了。当然,人一生不可能面面俱到,神也做不到,但有的人的确能在某一个点上,执拗到底,锲而不舍,终能洞穿事物及其规律的本质,而也正因如此,恍然后的虚脱感就会随之而来,继而就遭遇了难为水、不是云的境界。相对于“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唐代的元稹要比宋朝的苏轼更透亮、更超脱。

  贪多嚼不烂。是一句老老年间俗常人家劝人节制的俗语。放置当下,这句话更有特别的警戒意义。尤其是在经济社会业已形成,人情渐比物质轻的时代。然而,真正懂得人生去向者,决然不会被物欲的绳索套牢,因为到最后他们懂得如何解脱物喜己悲的围困,还灵魂以轻盈自在。城市拆迁中,因为房产贴补引起的人伦冲撞、撕裂,一次次被轻描淡写,一次次被世人忽略,恰恰反映了人情的沦丧、心性的磨损。人类的短视就在于,只把眼前利益和两代人的苟且当做了唯一的追求,甚至坠入贪婪的泥淖,就像唐不知宋、宋不猜明一样。疏忽一刻,都成了烟云,剥开人性的迷雾,只见粪土。

  大朵别做扭捏状,粗拙莫学纤弱态,长有局限短凑巧,我行我素我自在。

  中华曾是大国,中华又是大国,中华还是大国,中华终是大国。所以,不看别人脸色,不赖别人取舍,自成一体,敢说敢做。守住万年的魂灵,开创独有的国器,直上九天揽月,畅游五洋捉鳖,凝聚小我,成就大我,让世界听我说。

  生命,其实就在刹那。岁月就是一个个刹那拼接,所谓尘世长卷,只在记忆中,个体生命无法展开。因为,前一个刹那被剪掉了之后,后一个刹那才会拼起。简单理解,人生就是二块竹简,过去、当下,当下,未来——过去和当下拼在一起是过去与现在,当下和未来拼在一起是眼前与明天。两块倒替着的竹简,拼接成了红尘一世。

  三分姿,七分色。其中那三分姿包括神情、谈吐、学养、性格、智能和体况。七分色就好理解了——包括身高、发肤、体型、眉眼、面相及声调。男人的三分姿与女子的七分色,在当下,恰成比例。

  思三想四不管用,顺心顺意顺自然,横七竖八尘世乱,驱邪扶正清风还。

  家道败落,必有失德。事业兴盛,定积善余。在人的智力无法匡算的律规上,每一点一滴的聚敛或支出,都关乎运势。至于潜移默化在何时何处,匪夷所思也。

  知花名,解花语,闻香识汝。清风来,云雨去,相伴世俗。莫道红尘凄苦,惟笃信不渝,盛开或凋敝,都是艳遇,都是艳福。紫云英,一朵没有爱的期待,只有情愿如许。

  能穿越时空,能跨越物种,能恒留云端,能传继人伦,唯有唯心,唯有知心,唯有倾心,唯有痴心。千百万年恍惚,心未死,跳动在宇宙之怀,感染于大千世界。梦来,梦去,一条歧路,苦于未遇。

  有一种人,叫不解风情。也怨不得她,也怪不得他,只因生命逼仄,情窦未开。岁月给予和带走的,只是人们在意的,而人们不在意的,终究也没留下。花开了,温热地看一眼,就是遇见。

  现在的人穿越回古代,就是怪物。反之,古人穿越到当下,亦然令人惊异。虽然人们有太多憬期,却未必真能受得了突兀而至。

  很多民族传统的坚守,只具有记录或重现意义,却没有生活价值。时空隧道里,不是所有的阶段性习惯,都是肃穆的仪式。

  同一片海,不同年龄段的人,有不同的审视,也有不同的意趣。老年人或能看出沧桑,中年人看到力量,青年人看见活力,少年儿童看成乐趣。

2017-03-1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