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随笔:旁观理性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审时度势,需要智慧,而不可能盲目依赖理性。当下,对“理性”的诠释,不能任由各怀心机的大口小口,恣意乱喷,尤其是面对观念严重冲突、严重缺乏同质心、初衷明显不友善的时局与境况时,更不要蔑视、轻薄和不负责任的解构理性。

  理性的自制、克制和施与,要以对等的智识、理解和意识度为前提,而不适应于强盗和良民之间对峙关系的处置。你抽我一耳光,我给你一脸,你踢我一脚,我给你屁股,这不是理性。有些事情跟理性无关,哪怕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都不算莽撞。

  对文明的多棱形保持怀疑,才是不断修正和前行的真文明,被文明的伪概念框住是被动的——特别不能让所谓的文明的圈套蒙蔽了,继而顺从地把血性和勇气束缚起来,任由画着文明符号的剪刀,肆意妄为地阉割。

  理性是道德的内核。单方面良好的愿望就像道德一样,原本就是自己管束自己,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遭遇别人的不道德、不理性,偏还要与之讲道德、讲理义也只能是掩耳盗铃、哑然自欺——东郭先生与狼、农夫与蛇的故事,讲了那么多年,讲错了吗?东郭先生不理性吗?农夫不恻隐吗?答案当然都是否定的。理性绝对不是作茧自缚。

  理智辨析支持下的冲动,三思而后行的挺身而出,已无关理性,而关乎人类共识的基本原则。“人怕恶人、鬼怕恶鬼”,为什么?因为这不是对等的商榷,这是狭路相逢。理性的人遭遇不理性的人,按规矩行事的鬼碰见不按规矩出牌的鬼,若是还不觉醒、不反制,势必深受其害——如此作为,类同迂腐,不然就是骨子里的胆怯、懦弱和放弃。

  明知山有虎,悻悻绕路行,这算理性吗?哄三岁孩子呐?河流下游的羊羔因为“污染”了上游的水而被“受害”的狼吃掉了,不是羊羔不讲道理,而是羊羔讲出的道理狼不认同,虽然讲理性的羊羔非常无辜——这个判断,当然还是旁观的人类作出的。

  人世间有三个词很值得玩味:笔杆子,枪杆子,秤杆子。笔杆子代表了意识、思想、文化、艺术,枪杆子代表了力量、野蛮、恫吓、死亡,秤杆子代表了规则、财富、经济、算式。理性只是笔杆子范畴最形而上层面的一个元素,而不是人类社会心思言行的全部。所以在波诡云谲的时空大势中,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谁把理性当做了完全排它的唯一选项,谁就是愚蠢。

  理性当然需要坚守,因为它是人类自发聚攒的光芒,也是人类得以互助共存的基石,更是人类摆脱兽性、魔性、神性的新出口。换句话说,理性就是人性。但理性不等于瓜熟蒂落,理性必须是应对理性的姿态,而不是面向蛮荒的妥协。

2017-03-10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