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总是人世多吊诡

  有一种人天生就有责任感,无论生活、工作还是处事、为人,总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们大多苦不言、累不语、伤不叫、痛不怨,危难面前不避险。这种人自古至今一直有,被发现的已彪炳史册,默默无闻的更在多数。时下社会风气、社会舆论有些偏颇,再加上外部势力歪调斜吹,使人们误以为这方世界,放眼四方无好人,这值得警惕——到处都没好人,中国这些年快速发展的巨大成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每个中国人扪心自问“我”自己有那么不堪吗?当然不是,中国腾飞、民族兴盛,是靠一砖一瓦、一针一线干出来的——中国人的智慧、勤劳和奋勇,已传继了几千年,这其中一辈辈、一代代担当之士发挥了强大引领、开辟与创建的功用。他们在各行各业、各个角落,是臂膀、是脊梁、是灵魂、是血性、是图腾。在当下,尤其在当下中国,迫切需要务实、担当、勤奋、敬业和恪守不渝的人出列,站出来,站到前面,撸起袖子,振臂一呼,投身于让伟大国家不断强壮、勇敢、富庶和美好的伟大事业中。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因为金子的天生质地,那些不发光却能见贤思齐、趋善从良的人,亦然是推动历史前行的力量。

  “人生有遗憾才算完整。”这句话一映入眼帘就觉意味深长。可仔细琢磨又深感无聊——这不就是一句废话吗?人生自古谁无憾,哪有完满谢世人?再玩味其语意境,还是认为哲理深刻——如果把遗憾也看做人生的一种组成、一份经验、一道烙印,岂不是另一种审美?五指不齐才有合力——它们攥起了岁月的馈赠、牵起了人生的邂逅、拉住了命运的际遇。换个角度,若把不齐看成原本的话,齐整反而成了残缺。世间人道,憾或者只是自我的主观,未达成也许是一次避免。

  流浪的梦,没有起点,没有方向,没有曲折,像径直率性的翅膀,如倏忽来去的风,在季节之外,在冷暖之旁,在困顿之巅,在离离草坡上,在幽幽林丛里。红尘遥遥,每一个小镇都是停歇,停歇只为等待,等待那个必来,等待那个未来。

  用五百年光阴修炼成桥,渡你三生有幸。别回头,影落水,情不归。月满西楼,流水湿梦。别让微凉的风,抚醒眉间玫红。若还记得春光,何如一同,静听。

  曾遇粉黛,艳了晨蔼,跟随而过的刹那,忘了身在,忘了心在,忘了梦在。路有千里,风至云开,一刹那念起,再无疑猜。

  若是随心所欲,谁是谁的俘虏?予取之间,谁是谁的付出?梦不糊涂,只惜意识吐露,难以回避,不可欺阻。借一双明眸,不想错过目睹,希一次邂逅,成全唯一的际遇。

  世上人人有梦,却极少梦境重逢,鲜有为了心底憧憬的梦见,而放弃自己的魂灵。只有那些痴情人,愿为千年一回的倾诉,舍了自己的懵懂。尘世万里,总有一些无人认领的梦——不要去触碰,因为游荡与漂浮,也是一种痛。

  坦白的人性其实是十分丑陋的,所以善良人的一般不去追究真相。也由此推及了某些职业对心性的摧残,那是潜移默化的,也是当事人不知不觉的——就像战士看淡了死亡、医生漠视了血腥、柜员轻蔑了纸币、律师别解了公正。但这社会总有分工,命运必做安排,有些行业难免有人担当。只是要注意,在用心做事时别混淆了自我与本我、心愿与客观、做人和做事。否则就会越活越乱。

  在姹紫嫣红中,能一眼找到属于情感的对接,是尘世深处最难得的相信。观念是心识的毒药,一旦挣脱了请转身逃跑。不必对愧疚感微笑,没有人能装到老。

  生命旅程中,没有人能做到恰好。因此谦逊和傲慢之间,不惹恼善意与嫉妒,就是度量的刻刀。

  久未闻花香,栀子再开好,春风摇不醒,年轮空转跑。又见潮水涌,岸边独眺淼,风中无消息,霞光晒梦恼。

  春暮时光短,匆忙入夜晚,相约未曾见,已是再一年。明日复明日,重逢却无感,了断即了断,往昔早已远。

  如果已经辞别,不必再陷彷徨,岁月只有前方,不如奋力高翔。记忆不会抹净,回眸一片汪洋。大声高歌一曲,天涯就是梦想。

  意向成就意象,意象引动臆想,臆想奔向异乡,异乡总有异响。幻觉和憧憬的合谋,改变了人生的模样。在一条不归路上,希愿不遇茫谎。

  凭着一句诺言,穿越三生三世,而今十里桃花不见你。婵娟陪一梦,千年仿若瞬间。春吐芽,夏丝连,秋风哀,冬无眠,错把红尘,当了天谴。

  四季有光,不被阴暗操纵。五岳耸云,愿与天际相亲。时空一路,伸出你的手,握住最温暖的心情。让青春之后,攒几缕白发,以告慰逝去的冲动。若再一次挽起春风,不与懵懂。

  命运是一架纸飞机,迎着风,迎着晴空,向憧憬飞行。如果你能画出情绪的曲线,接住了跌落的温度,请给予归宿。

  心声是一把琴,能拨动的人是朋友,能奏出美妙旋律的是知己,而爱人却常常让它沉默。沉默是别样的忧伤,或是安然的期许。

  朋友发了文本,其中有几句虽然轻巧,却有振聋发聩之意蕴。劝之攒好自己的语文,并传播之,毕竟那些段落对现世人伦有益无害。朋友笑了:能唤醒的都具备自省的能力,不自省的人,怎么唤也唤不起来。我说,那就先唤醒自己。此话言毕我也沉默了。因为我知道自己心底的无奈,也知道无奈的意义和无意义,醒着的痛苦和麻木的幸福,没有抵消的价值。朋友说的对,自省和自迷,早已是注定的,不止今生,不止今世。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余光冷瞧、不搅是非,已是善修。

  那方春来早,枝上鸣雀鸟,融雪滴玉露,青翠漫荒桥。茶芽绽嫩绿,巧姑情丝忉,犁开乡土味,民谣随风摇。

  人最可恨的事就是自己欺骗了自己。明明愿意却故作矜持,明明喜欢却弃如敝履,明明渴盼却姗姗来迟,明明孤独却故作洒脱。就像一个小品表现的细节,浑身冷颤却用湿毛巾擦汗——人之虚伪,最先虚套的总是自己。

  莫道草木无凡心,风曳雨润抖精神,万物相依皆缘故,花开情调叶招魂。

  胭脂涂红显朱唇,金钗玉簪扮佳人,只待春风又拂面,水袖漫舞忆前尘。

  戏说苍生世人懂,龙殿公堂惊木醒,辗转反侧如梦去,愁肠百结犹为情。看客原本戏中角,台上荣辱亦相同,可怜天下都是客,卸妆归真入空灵。

  琴胡追随板鼓敲,南腔北调四方飘,世俗万般悲欢事,一段西皮惹心焦。知理需懂弦外意,听话应谙声低高,打马千里昼夜至,挥旗万军顷刻消。台上一曲情未尽,红尘懊恼似狂飙,假到真时难分辨,众生一度由命挑。

  舞者知天命,蹈矩循彟心,智山陪仁水,都悯世俗人。

  有那么一天,科技已高度发达,量子传输和纳米技术登峰造极。远方的妈妈可以把炒好的拿手菜直接传递给流浪的孩子,只要他(她)一触屏、甚至一动意念,就可手到擒来。那时候人就成了“神”,恐怕对妈妈的拿手菜不甚稀罕。还恐怕,若是抵达了什么都不稀罕的境界,人们会不会无聊至极?

  有人说,趁着智能机器尚未取代一切,乃至人与机器融合生存的时代尚未到来,好好享受独立生命的隐私生活吧。这看似戏谑的话语,其实会深深触动那些有心人。

  行车选路,就像人生抉择。有选择狭窄捷径的,有选择宽阔主道的。意识决定心态,心态决定行为。果然如此也。

  驾驶飞机与驾驶拖拉机,其职业性质完全相同,虽然前者操作的是更精密的器具。在生命担当和责任负重方面,二者毫无差别。无论是飞机零件,还是拖拉机零件,只要具有专业精神,其造作的用心度没有多寡。人不能被概念和解释概念的概念所拘囿,而要把世间各业一视同仁,只是个岗位、角色、职业的敬奉罢了。

  芸芸众生里,有许多“少螺丝”的人,他们的基本特征就是觉得自己“很完美”、不“少螺丝”,即使有些瑕疵也径直怨怪于身外的环境和际遇出了问题,而绝非自我缺短。“少螺丝”的人通常会一本正经、庄严肃穆地说一些很幼稚的话、讲一些自以为是的道理、摆一些只有自己信的理由。“少螺丝”与“少心眼”不是一码事,前者是信心满满的玩天真,后者是真心实意的不懂事。有的少是天生的,遗传不好,后天造化恰巧也没给机会。有的少是脑壳封闭,油盐不进、水泄不通——前者是智力问题,后者是性情使然。

  人们总是无法驾驭自己真实的表情,不是心中不愿,而是现实不允。那种生态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

  玛雅文明虽然已被各方学者翻找的近似熟稔,却仍有太多迷惑纠缠在目睹者的心池中。那个看似孤立的文明系统到底缘起何时,为何一夜泯灭,至今仍是个巨大的雾团——也许它是全人类共同的谜面吧。即便只是个好奇的旅人,有机会登陆那方境界,让感受与想象合写一个自以为是的故事,不啻是一次别样的领受。

  超级大国是孤独无依的,因为它既要为自己决断与承担,还要照顾跟随身后的小弟。美国一贯如此,而当下中国也已晋升到了那个境界。

  追求美好,追求幸福,追求公正,追求真相,当然是世人共同的愿望、相似的期待、积极的趋向。但如果那个追求的过程不光明、不磊落、不坦率,美好的初衷未必能抵达美好的境界——过程出了问题,善因不会结出善果。

  世上人际皆缘根,无缘无故不相亲,前尘后生缘若在,纵使无言也知心。

  人们因为有所期待而忙碌,却总在闲暇时刻感到懊悔——希望很美好,可不如意者十有八九,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规律,几乎人人耳熟能详,但又都漠然视之。侥幸心害苦了黎民百姓。

  情势所逼的人生选择,常常事与愿违,这是世间憾事之一。前世之事,后事之师。按说不该出现前赴后继,事实却是,一如既往。

  在各行各业都在凋敝的日子里,餐饮业异军突起不算是好现象,而且盲目乐观的旅游业局部兴旺也当不得真经。一个人七八十双鞋子、八九十条围巾的过度消费,让人不由对七十七亿人口产生恐惧。两极分化的人群对峙,更是不遗余力地为社会动荡发挥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源头一旦枯竭,库坝将撑不了多久,企图分一杯羹的期待,难免破灭。

  一台好戏,首先是有戏。戏本、导演、主演、配戏、谱曲、配器、指挥、主弦、乐师,还有舞美、服饰、道具、灯光、音控、效果、字幕、场记……这一切,都是为了讲好故事、演好故事、唱好故事。因为一个个好故事,人民懂得了是非对错、懂得了世态炎凉、懂得了爱恨情仇、懂得了善恶有报、懂得了真假实幻、懂得了天道地理。舞台上的起承转合、来龙去脉、荣辱兴衰、得失成败,与世俗街巷里的曲折跌宕,与波澜壮阔的历史长轴里的壮怀激烈,一脉相承。高于真实生活的是艺术,而艺术就是凝练紧凑、剪辑概括的生活。热爱生活的人,必然热爱艺术,深谙生活的人,必然理解艺术,艺术是通达神灵的捷径。

  其实世间到底是什么,古人古书早已讲述清楚了,只是凡人看不懂、理解不了、更无法演示出来。幸好复苏的智慧,正在把原来看作神奇和虚幻的,化为现实。人类已踏上成神的不归路。

  从最宏观的审视看去,原来每个人的瑕疵和缺陷,都是上苍与命运给予的别样的保护。

  在含蓄温婉的年代,人们往往把情感深敛于心事,哪怕最是难耐,一般也只是赋予瑶琴、遣送文字、诉诸茶酒、隐入寂寞。到了放任个性、膨胀自我、贪图视听、沉淫刺激的时节,一切都发生了质变——活在当下、今夜无眠、过把瘾就死,人伦际遇可谓是心直口快、一览无余。话语越说越零碎,情绪越来越任性,不快冷眉横对,冲动只图刹那——志向刻在身上、情趣纹在胸前、渴望裸在表面、贪婪削尖目光。也许情感人类总有一天会褪掉情感的束缚,而径直皈依生硬的规则——像机器、如格式、成套路,渐渐失去了辗转悱恻、忐忑犹疑、欲语还休、羞怯暧昧的味道。

  经常有人隔空喊话:推荐本书读吧。实心人之如我,连忙列了一串书目呈了上去——以回评或以对话方式。结果是,有的的确照单买了其中的书,却没读过,或读了几页就撂荒一旁,而更多的干脆没拆包装,更甚者就是瞎吆喝。后来问了几位:书读的怎么样了?除了支支吾吾外,更多的回答是:没顾上。——人生不是自来水,为有源头活水来,每一介生命都没有多少“老本”吃。只出不进的人,到最后枯竭的恐怕不只是知识、见识和心识,空空一具皮囊,难免沦为酒囊饭袋。

  为什么“名言佳句”之类的读资格外流行,因为那种汲取知识和资料的方式省力、快捷,还能充实谈资、装修品味。至于那些碎片式语文的来龙去脉,其语境背景是什么,无所谓矣。当下,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者,甚众。

  当今,包括笔者在内,太多的人深陷鸡零狗碎式的卖弄之快感而无法自拔。这已不是浮躁所能一言蔽之的,这是一种世道的转折。肤浅一旦被众生趋同,那么整个社会就没有了深度。人们被眼前的科技进步、文化浮荣所蒙蔽的太多了——没有意识到,今天诸多成就的取得,是建立在以前很长一个时期思想觉悟、哲学深究、学问钻探的共同积累的基础之上的,所谓厚积薄发,以此喻今恰如其分。井喷后的枯竭感已普遍显现,瓶颈期、停滞期早已开始,小打小闹的故事越来越常见。可是,人们还能回归沉静、深邃的境界吗?

  会写几行文字,别真把自己当成了文学家;会涂几笔寒鸦,别真把自己当成了书画家;会哼唧几首小曲儿,别真把自己当成了艺术家;会喊几声口号,别真把自己当成了诗人。成家不是闹闲情,应有点积蓄——得有锅碗瓢盆,得有桌椅板凳,得有床席铺盖,得有器具家什,家是个系统工程。你只有一面破锣,敲几下喊几声拽一句文,当不起一个家字。连一幢房屋的地基都没打好,就别急着贴对联、撑门面了吧?

  人生莫当墙头草,东倒西摇自烦恼,爬高无需扯秧藤,展翅翱翔是鹰鸟。

  一帅哥踌躇满志、十分自信,在某些小界面上也混出了一点小名气。有一次听他谈及圈内别人,语气不屑、神情鄙夷,没忍住送了他一句成语: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他一听就愣了:这话啥意思?我笑了:没意思。他问:谁说的?我答:阮籍,语出《晋书·阮籍传》。去百度下就知道了。——时下,此类得意者实在不是小众,但幸好他们因为无知,反而显得格外快乐。

  你没长翅膀,就别嫉妒飞翔。你没长双鳍,就别嫉妒畅游。历史的天空上,英雄辈出,灿若星汉,你嫉妒不过来啊。无垠的海洋里,几多凶险鬼魅,你敢掺和点啥?连张爱玲都恨不得把头低到尘埃里去,况你一介羸弱、身无凭借?做个安然本分人,也许才不遭横祸哟。

  每一次不得已,其实背后都有无法辩解的差池,不管是普通汉子,还是末路英雄。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事都能说得清,而说不清的那部分如果有人懂,那就是心灵默契、人生造化。

  钱权色是坏东西吗?当然不是,它只是客观存在。是非优劣的关键,在于用钱、使权、近色的人。

  反腐的影视、戏剧和文学,虽然是一种艺术形式,亦有高于生活的教益,但归根结底它们算不上是可经常翻炒的好味道。要深刻认识到,人世间是个模仿的世界,虽有善的见贤思齐,却也有恶的潜移默化——哪怕是为了反衬善的光明,也总会使人闻见恶的阴暗。耳闻目睹坏的东西太多了,极易在心神和记忆中积垢成惯,叫不会的学会了,让不敢的也敢了。恶带给人的快感,总使大多数平常人难以节度、无法抑止。

  有胃口的人,吃啥都有味。情绪好的人,看啥都顺心。荷包充实的人,干啥都自信。智识丰裕的人,遇啥都不慌。籍此看去,就明白了什么叫躁动不安、六神无主、废寝忘食——心里没底、身上没钱、四肢乏力、城里无亲。

  令男人冲动的女人不少,叫男人感动的女人不多。令男人虚脱的女人不少,叫男人超脱的女人不多。令男人得意的女人不少,叫男人惬意的女人不多。令男人挣扎的女人不少,叫男人奋进的女人不多。令男人直白的女人不少,叫男人坦诚的女人不多。令男人逞强的女人不少,叫男人顽强的女人不多。令男人模仿的女人不少,叫男人创见的女人不多。令男人依靠的女人不少,叫男人踏实的女人不多。令男人忧伤的女人不少,叫男人愉悦的女人不多。令男人臣服的女人不少,叫男人敬服的女人不多。令男人皈依的女人不少,叫男人信仰的女人不多……打住,写到这里恐怕女人们不乐意了,而其实把前后性别替换一下亦然如此啊。

  实现梦想有很多方法,其中一个最佳选择,就是一骨碌爬起来,冲出门外就上路。

  若是你说“平平淡淡才是生活”,相信很多人不愿相信——那多无聊、那多寂寞、那多平凡、那多卑微?是啊,波澜壮阔、色彩斑斓、跌宕起伏多么富有诱惑力啊,仗剑天涯、美人迟暮,挥斥方遒、激扬文字,血风腥雨、豪情万丈,那样的人生多过瘾啊?直到有一天,他的生活全失安逸、再无“平淡”了,或许他会想起你曾经对他说过的话。除了极少数仁人智者,这世上众生几乎都“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

  原来印象中,闻鸡起舞应是习武之士、读书之人不睡懒觉的别解。直到目睹了一套刻画着雄鸡漫步图的茶具,才豁然大明白,一壶开水,竟然也能让茶叶抵达闻鸡起舞的意境。

  这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恐怖组织,而确有令全世界都细思恐极的美国。二战以后,几乎所有的战事都是美国明张暗挑的。中东乱局美国责无旁贷,南亚纷争美国觊觎渔利,联合国尴尬暧昧皆因美国作梗。有一种看不见的硝烟叫文化演变、经济掠夺,美国一直乐此不疲。但笔者相信,任何事物都有强弩之末,下一次洗牌的未必还是美国。

2017-03-03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