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随笔:观念一直掩盖真相

  时光荏苒,恰如没心没肺、无牵无挂的流浪汉。它不记得走过了多少山川,也未留意经历了多少城市与乡村,更不为枯荣和兴衰动容。

  时光飞逝,抖落了无数泪珠,磨掉了无数笑容,风化了无数生命,漠视了无数沧桑。它一直兀自前行,从不计算得失成败,从不刻画是非黑白,从不犹疑真假厚薄。在时光耗蚀过的地方,既有初升的霞光,也有倒塌的废墟;既有枯萎的枝干,也有新吐的芽尖。

  时光唯一的慈悲之处,就是带走——无论当时多惘然,不管后来多悲伤。包括刻骨的柔情、深切的盼望、坚韧的誓言、顽强的铭记、滚烫的温度、绝美的诗文,最后都被它带走了,带去了无垠的虚无、彻底的泯灭,只把一望无际的空白,铺开在茫然若失的年代。

  科学家对时光的钻研,像医生们徒劳无益的解剖,每一刀都在瞬间成为过往——人类没有绵长的记忆,所有的恍悟终究沦为荒芜。文学家对时光的描述,如画家笔下的绘色,这一笔还没涂完,上一笔已经释淡。时光一如既往,没有嘲讽人类所以的企图,它只是任由一切发生随机发生,也任由一切结束顺势结束。

  有人说时光是一支离弦的箭,时光无意佐证这个比喻,它只是等,等那支箭落地、腐烂。有人说时光是一条奔涌的河,时光不曾忝话辩白,它只是等,等那条河枯干、变迁。有人说时光是一个漫长的梦,时光对此毫无表情,它只是等,等那个梦醒来、散去。

  时光其实什么都不是,因为它既不是无中生有,也不是有之又无。它根本就不存在,也不会依存于人类刻意数过的昼夜。时光只不过是人类创造的概念,人们借那些概念的虚拟,归拢着太多太多的散漫和茫然。

  静静地伫望着晨曦,默默地远眺着夕彩,人们把光与影、明与暗、冷与暖、生与灭,分解成了一天、一夜、一季、一年、一生……然后把它们罗起来、加起来、攒起来,串起了生命的全貌,仿佛那是一帧帧永不褪色的图画,仿佛那是一个个真切发生的故事,仿佛那是一段段藕断丝连的岁月。

  在字符与数符堆砌的意象中,时间的概念化作了分分秒秒,就像显微镜下不断被分解的细胞。人们不愿承认、不愿忘记、不愿存证、不愿敛藏的,时光并不挑拣、只是抹掉。后来的后来,失去了线索的人间,慢慢忘记了当初为什么心跳。

2017-02-28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