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作茧自缚

  古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一句刺穿到根底的话,看上去、说起来,令人非常不舒服。但就是这句话,一次次戳破了人心。与这句话相对应的还有“无利不起早”,一语中的,让红尘世俗绕不看、躲不掉。人与兽,其实只隔了一层恻隐。

  如果一个人没能力承受巨大的空虚感,就不要借用什么心念、理由和处境,生生地去孤立自己。群居是人类的基本属性,想避开这个属性,成为憧憬中的游方寻道者,或是闲云野鹤,那首先要剪断与尘世人伦的“脐带”,否则就会深陷藕断丝连的痛苦。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是一类人的造化,旁观者无可厚非。不过有一点需要强调:在不劳而获的过程中,主动去赞美劳动,向洗衣做饭的人表示感谢,说衣服洗的真干净、饭菜做的真好吃,也是一份起码的素养。

  一提到“倾国倾城”,人们瞬间就会想到容貌姣好。对此还之以“以貌取人”,恰如其分。其实一个人倾国倾城,不仅仅是容貌——当然容貌是一目了然的要素,还有形体姿态、语音声调、才情智识、质地涵养、气息温度。如果只是个样貌,绘一幅美人图足矣。

  名分,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要义之一。名不正则言不顺,名分成了源头、依据、序曲和借口。明媒正娶是名分,进士及第是名分,师出有名是名分,血脉连绵是名分,君命天授是名分……名分之于中国,体统之依、文脉之源、民风之序也。

  重学尊礼的时代,具有两个明显的特征:一个是社会风气虚伪有序,尊崇学识和修养,世俗秩序规范,是一种教化主导下的文明。另一个是宗教活动盛行,重生止杀,敢于追问。缺点是容易固化习惯,每每落入套路、作茧自缚。

  中华自有邦国以来,不知有过多少国立道观、皇家寺院,也不知有没有典籍和统计记数过。我所熟知的,惟有日照五莲的光明寺。这是一座皇家寺院,基本供奉来源于寺院周边的田产收入。但不知新中国以来,寺院的基本费用来源何处。道学、佛法曾经是中国文化的重要一脉,只可惜,本是无为的道损于丹药,本是静修的佛累于名声。不争是宗教的善意,不言是空门的客观,放弃了这种恪守,就涉嫌离经叛道,会混淆了界限,失去了神秘和净明。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溜。”这句许多人耳熟能详的俗话,说的是一种灌输式教育方法。旧时私塾的做派雷同——不管童子们理不理解,先背会了再说,将来能理解了,自然融会贯通。最笨的办法其实最有效,而今不少成年人,心脑里的古文几乎一片空白,唐诗宋词更是没几首能完整背诵,更别提吟诗作赋了。笔者不是非要人人都出口成章、熟稔古句,而只是觉得那些精细文雅的诗文词语,对一个人开阔情怀、拓宽意境、涵养品性,具有其它介质无法替代的催化作用。知而识,识而觉,觉而悟,悟则通明,这是一种厚积薄发的人生经验,籍此也能挤占那些空虚无聊的时间。

  且不说传继文脉、通熟史书,就只说人生一路走来,读过几本国学名著、外国名篇?自问,哪怕说得出十个八个书名和作者的,挺身而出有几人?文心薄则一切薄,薄的像一百元纸币,识的只有那上面的数和字。夸张吗?是的,有三分夸张,更有七分寂寞。

  某人是个意趣盎然的乐天派,一次受命去某村落任职。他首先选择走街串户的形式熟悉民情,经常与乡亲们开玩笑。但是他慢慢发现,他讲的笑话村民们都听不懂,这使他甚感郁闷。于是他决定,先从启发乡亲们的幽默感入手,转变桎梏的心念。本来他以为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却不料费了莫大的周折。每次他讲了笑话,都需要把笑话的出处背景、笑点要素、语境氛围、历史典故,仔细的向乡亲们交代清楚,还要逐个解疑答惑,直至两三天后,乡亲们哄然笑了出来,才算完成了一份作业。三年多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某人先后为乡亲们选讲了一百个各式各样的笑话,乡亲们从一开始的一头雾水,到后来笑得前仰后合,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后来他离职另就时,乡亲们对他很是依依不舍——通过三四年的时间,他让乡亲们懂得了幽默、开阔了心怀、体察了时势、找到了生活的亮处,使许多人变得乐观,不再那么胆怯,能乐呵呵地去耕作、去养殖、去贩卖,整个村落不再死气沉沉、相互芥蒂,村头巷尾人们一见面就打趣、就开侃的风气日渐盛行,甚至还有不少人成了搜集笑话、创造幽默的行家里手。后来他在总结中这样写道:到村里工作,我就做了一件事,让乡亲们开心的笑了。

  人一生,大约有百分之五十的“知识”是无用的,也就是意识垃圾。另百分之五十的知识积累中,只有百分之十的贮藏是常被用到的,也就是所谓的生活技能。还有百分之四十的藏储是填充心灵的,而这部分藏储丰富与否,界分了人的品性层级。

  用“吃饭饭、喝水水”的语气教养起来的孩子,大多一生幼稚。这怨不得孩子,因为这些孩子的父母脑海里只有“吃饭饭、喝水水”,其它的确实乏善可陈。当下,与七八岁及以上年龄的孩子在各方面都能顺畅交流的父母,包括父母的父母,恐怕算不到多数。

  寻花问柳,当然是个形容暧昧的词语,尤其是它后来被广泛的滥借滥用,致使一般人都不愿跟它沾边。而其实这词的早期含义倒是很有诗情画意,寻的动感、问的意趣,不由让人对花的境界、柳的春情,产生了无限遐想。历史的演变时常出人意料,包括中国语文、民风习俗、朝野规则,都有突兀之处,都有塌陷之域,绕来绕去、拐来拐去,后来回眸一瞅,许多事物已大相径庭。

  凡是以争取个人自由或群体权利的斗争,最后都将以共同的失败而告终。历史以轮回的形式一遍遍告诉世人——人间所有的纷争只有一个结局:将一切打碎了,就是为了从头开始筹备下一次打碎,人们亢奋在这个过程中,以为这就是故事的全部。

  心墨走笔语成枝,情温赋诗意摇叶,夜籁俱寂风声紧,春寒料峭复冷冽。

  审美权的让渡,是思想意识的屈服。在物质基础上的文化侵略,可让富庶的国家和民族变成毫无主见、甘愿割掉来龙去脉的殖民地与殖民。一切形而上的看不见的阉割,都是民族性的战争,其中不乏灵魂的变节者。

  汉服、唐装、旗袍的审美回归,从服饰层面唤醒了古老中华意识的自信。而中医药的理性站位,再一次让实践出真知的自觉自愿,充满了虔诚的勇气。中国文理和华夏洞见,是经过了上下五千年颠簸的,大浪淘沙之后,刻在风骨上的东西不可丢。

  人与人的戒备心大多来自于嫉妒心。世人误解的是女人嫉妒心重,其实男人之间的嫉妒心更深沉、更隐晦、更可怕。男人之间的相互确认,是最不客观的,即使偶尔闻见,也大多言不由衷、应景顺势。平行人伦中,嫉妒心是一股相当巨大的分解力,消耗了很多正能量,甚至阻碍、妨害了社会的快速发展和文明程度。从某种意义上讲,文明的虚伪性几乎都源于人的嫉妒心。有人断言,是异性的好恶肇始了男、女的嫉妒心理——这在群居社会的性别意识觉醒后,确实起到了一定的发酵作用,但归根结底还是人的个体差异无法平衡造成的,人心里识别的事物越多越容易嫉妒,这才是原罪之启。当今社会已到了鼓励个人寻求强烈存在感的时代,这个时代对众生的强刺激,必将抹杀心性的柔软,而那些突兀的心刺将越来越尖锐和强硬——嫉妒心激发出的进取心、不甘心,到了一定程度就会伤害自己。时下埋伏于世人心底的自厌、自闭,就是逆向的戗戳。或许有人以为,嫉妒心引导好了,也是别样的能量,却不知,嫉妒心是古老的顽疾,疗治它的副作用也是很大的——让一个人放弃嫉妒心的同时,其自信心就会膨胀,新的盲目籍此诞生。

  人世间,有不少为时光着色的人。他们其中,有的是诗文家,有的是画家,有的是物理化学家,有的是军人。但让时光永不褪色的却是农民,他们在大地之上勤奋作画,绿了麦苗红了辣椒,让四季各有颜色、不再空转。也许未来,因为科技进步和社会变迁,会使农民这个职业及其名词成为过往,但他们施与时光的浓墨重彩,将以更精细的形式传承下去,世界总因斑斓的色相而使人流连忘返。

  真正的功劳,不是用金钱堆起的繁荣,而是为繁荣铺路、翻土和积累基础的付出。换句话说,花钱买好不是本事,为赚钱想出办法、找出路子、建立渠道才是真章。一切透支未来的作为都是罪恶。

  进入老龄社会不可怕,毕竟老年人对社会的拖累只是阶段性的。而老龄社会真正令人恼怒的是,积厚的自私心、惯性的控制欲一齐涌动的症候,严重干扰了青春与激情。老人政治、老人经济、老人文化不是孤立的,它们是一种主动干涉的人伦惰性。让老有所养、老有所学、老有所乐没错,别让老有所为是必要的前提。

  全球普遍长期存在的政治裙带关系、经济近亲繁殖,是一种无法根除的现象,这种现象已经成为人类进入国家形态后一直不能疗治的顽疾。这个顽疾毁灭了人类的独创性和客观评价标准。韩国闺蜜干政门事件的爆出,虽然可能还是另一种深层的政治裙带、经济集团、乃至国际渗透造成的,但其仍有积极的现代化社会意义。政字的真髓是正,正的基本原则是无亲疏、无利害的客观性。没了正,政无可治。

  在全球各种指标、各种资源总量无法突变的情况下,一个区域、一方境界的人,敢有胆略夸下海口、吹大牛皮,一定有不可告人的想法。但结果总像一根针,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会刺破真相——成败有两个结论:要么破产,要么掠夺。

  一组色彩迥异的图片映入眼帘的时候,忽然就让人想起了季候、想起了新窝和老巢、想起了离别与重逢、也想起了跟人禽共患难的流感。我常猜度,是不是摄影者追拍翅膀的初衷就是渴望去飞?但我一直没问过那些浑身是兜、扛长挂短的大师们,因为我怕那群恃才傲物、身有技能的苦行僧一不高兴、怨我乱揣而一恼怒再把家伙对着我一顿狂拍后一不经意把我“拍”傻。可我通过熟识的摄影家们的日常迹象,已看得出他们的心事——他们真的是一种不舍昼夜不停寻找的人,我敢打赌,他们一直没找到,因为他们始终没知足没满意没停歇没驻留,他们心底已把捕捉与记录当成了信仰——信仰就是心灵的认同、虔诚和愉悦,这种愿意跟财富、名气等附加值终究没有根本的因果关系。读者可以追问任何一个拿起相机的人,他们的初衷是为了赚钱挣名才不情不愿拿起相机的吗?(某种职业化的摄影岗位不在本文语境内)谁都知道摄影是个很破费的爱好。当然,随着科技对器具的贡献,如今摄影(照相)的成本已大大缩减,但若是把它当做一门艺术,仍然是代价高昂的,这份高昂与器材、装备和路费的投入不划等号,更大的投入是时间、精力、耐心、行走、乃至健康、安全。一个“走火入魔般独钟镜头”的人,真是另类的行者或和尚,他们修啊修啊修啊,修成了一个符号,修成了一种图腾,修成了一尊类似史官的雕像。然后,他们在一幅幅图景里兑换成了别样的长生不老。

  时下不少人总感觉没精打采,似乎总在亚健康状态,原因各有不同,但大致归纳起来,不外乎这些因素:一是主动出汗太少;二是吃饭不糙,过于精细,量太大;三是睡眠不足或质量不高,不到疲劳之极,无法宁神安寐;四是外界刺激太多,搅的心灵不清净;五是背负太多,时刻有难以承受之重;六是期望太多,长期心绪紧绷;七是反季节食品、合成饮料摄入频繁;八是情感生活枯燥乏味;九是生活节奏过于跌宕;十是没有安全感。

  缺乏动力,是当下许多人精神萎靡的主因。也许不缺是一种客观实在,但内心激情的枯竭似乎不是时境与际遇的倒逼所致。从西风东渐到东风西渐,让好几个年龄段的人,失去了生活的敏感和情绪的温婉。三十年河东河西的来回穿窜与奔波,难免诱发对岁月的懈怠。即时性社会节奏,让人们失去了“期待”的过程,袒露的世风,使人们不得不略过层层剥开的体验——前所未有的适应,叫人无所适从。于是萎靡不振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有云:浮出水面的未必是真相。很诗意、很玄妙、很婉转的一句论断,却终归落入虚无。当然时间之初,没有前提,天升辟沉,没有条件,但托举上浮的力量,是否就是触及真相的先决?人生之于过去、现在和未来,只是臆想的片段。宇宙始末的全部,才是真相的序曲。

  忽如一夜倒春寒,东风依旧劲吹脸,田野麦苗返青色,一岁葳蕤又复还。

  凡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都是自然发生,而因人的愿望出现的转折都是命运。在人意所不达境界,孤魂野鬼亦是年轮的流放。

  心不在焉的日子,是最空虚的光阴,倏忽间就留出了大片空白。人生其实是一大段的经年,看似数的清楚,实则太多重复。所有的记忆都具有选择性,回望的情景都已经过剪辑。电影之所以比剧集耐看,是因为电影无法容忍剧集中冗长的平铺直述。

  有的人生是大制作,有的人生是小成本。大制作未必就有惊艳的触动,小成本未必没有蚀骨的深刻。生活的要义在于时间的磨合,当一道道年轮完成了雕琢,那最是倾情的伫望,只会心颤如簧,唇齿不响。

  网络上涌现出的斑斓色相,肆虐着贪婪的视觉。只可惜,再高能的摄影,也无法拍出一抹刹那勾魂的羞涩。

  平凡人生没有大得失、大起伏、大荣辱、大悲欢、大觉悟。如果有,那就不算平凡的人生。

  什么叫岗位报酬?就是付出了的应得。应得是一个很郑重的词,重心在“应”字上,得是基托。心安而理得,就是问心无愧,无愧则欣然。

2017-02-2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