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杂论:怯问之旅游是什么

  十年多来,旅游一词使用频率高的越来越不要不要的。而包括旅游主管部门、经营单位和游客在内的旅游参与者,对旅游到底是什么,可谓是百问百答、千问千答——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几乎莫衷一是。

  在广义旅游产业不断滚大的过程中,有不少个性不一的“专家教授”、“资深业者”、“圈内名人”各有所晒、各有高见、如数家珍、滔滔不绝。可我们看到的还是全球一大抄、全国一片仿,依然还是大拆大建、围墙堵路、编造故事、神引鬼诱、贱卖强买、高价宣传——内容却越来越空洞、服务越来越刁钻、监管越来越乏力、问题越来越攒多、口碑越来越牵强、经营越来越胆怯或越来越跋扈。

  坦白说,国民其实没有舆论鼓噪的那么富裕,也没有唱衰者忽悠的那么窘迫,虽然小气却未必不舍得花钱——只要物有所值,毕竟百姓有句老话:穷家富路——只要踏上旅程,就不很在意省俩攥仨。

  那么还是回到本文开头的问题——旅游到底是什么?为何供应者很艰难、很委屈,为何消费的很不满、很怨怼?“为有源头活水来”,源头就是解答问题,厘清了因,才能结出好果子,才能皆大欢喜。

  笔者虽然洋洋洒洒铺垫了前述那么多文字,却没有才智去逞出什么能为来,倒是可以列举几个细节作为抛砖。

  一个是,如果我有三千大洋,我想走一趟目的明确的行程,就是要深入无锡某村落,融入当地生活跟居民学方言、与居民吃家常、和居民同营生(免费帮工),现在能办到吗?而这恰恰是民风体验的真切入。

  再一个是,“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一个西安人要到日照深入到渔家,成为“家庭成员”,跟从生活半个月,经纪方规划费用,当下谁能办到?

  还有一个是,职业扮演型旅行,费用自理,类似义工,这种对陌生的深度感验活动,难道不可以运作吗?看现代时尚,南去深圳北去首都足矣,何必去你三四流地域?生态游更是不可持续增长,维持稳定效益已是困难,因为生态游没有唯一性、强制性。反而是坝上等地的专项旅游(如摄影)的精细化,夯实了不竭效益的引动力。

  旅游的本质,就是进入陌生、体验陌生、安抚心绪、印证憧憬、拜访遐想、回溯时光、暂时逃离。所以经营者要站位于旅者,将心比心、精确设计才能换来消费欲望的甘愿。而旅者也需要明确消费的意向,然后把这种意向套叠合适的行程,才不导致“不去后悔、去了更悔”的尴尬。

  管理部门除了监管、保障各方权利和义务外,更大的精力应该是与经营者一道,细致筛选当地旅游资源,无所谓优势劣势,而是别出心裁,将“司空见惯的大白菜做出极致的味道”,顶层设计据实详尽,而不是假大空、难实施。

  旅游当然也需要大投入,但这种大投入不是一个点、一个块,而是一种机制运作流畅的保障、一种行业兴盛的基础铺垫、一种传播方式的循序渐进且有效、一种整合规范的引领孵化。说白了,就是集思广益、实事求是、因地制宜、防止冒进,一条线一条线地理,一件事一件事的做。

  山西洪洞一棵大槐树已是毫无争议的旅游的目的地,难道日照普通庄户人的一天就不是别样的人生际遇吗?

2017-02-20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