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和光或同尘

  人世只走一趟,不必慌张。春秋各有所爱,冬夏风水滋养。跟自己过不去的人很多,只因心中砌了一堵墙。推开心扉之窗,总会日久天长,雁去雁回,无关人伦仓惶。这一趟,愿随心徜徉、人走茶凉。

  人有时很矛盾,看得越多越冷漠,知得越多越饥渴。倒是那些孤陋寡闻、闭塞稀听的人,反而有更多惊喜、更多快乐。在生命的绝对值上,得就是得,无所谓质量和数量,失就是失,不关乎抵偿。

  有的人一生只记得别人的好,即使后来遇到了间离、慢待、生疏的情形,也总能用美好的回忆抵消不适、补偿失意。这些人心地原纯,不会被外力改变初衷。与之反其道而行之的,就是“一万个好不抵一个孬”的人,纵使给予了无数成全,也难免一次拒绝引起的记恨。甚至在两代人的亲情之间,亦沿袭了这个俗世阴影,亦逃不开这个人伦魔咒。

  我一直坚持认为,城市是人类主动避离自然的一座座孤岛。而也许在现阶段,我的这个观点凸显怪异或另类。但我可以确定,城市化是在重复“昨天的故事”。虽然我无论怎么用力想象,也无法复述比古老更古老的那些情节冗长的因果。

  无限宏大的宇宙,缘起一个个微小到无限的点。人类只是这多极环扣的一种状态而已。

  社交圈在透支友情,标题党在透支好奇,价格战在透支匠心,假创业在透支明天……窘迫是时势也是人心,是国情也是世情。但当下世人必须明白,不是所有的透支都可后来弥补。

  他的勤奋领导看不见,你的挚爱那人看不见,他的恶行苍天看不见,你的善意菩萨看不见……天地之间因为至关重要的看不见,致使偷奸摸滑者得逞,导致真情实意者孤单,致使伤天害理者无畏,导致仁义道德者哀怨。常言道:头顶三尺有神明。关键时刻它们在干嘛?为何罔顾世态凉炎,而撒手不管?也许不同层界的量化方式不同,神力不与人寰。

  有了权的还想有钱,有了钱的还想有名,有了名的还想有寿,那些什么都没有的只能避让一旁,兀自眼馋。等风水轮转,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亦然亦然。人世间一场场悲喜剧,那尊雕像静漠无言,看了一遍又一遍。

  人生的一切缘果都来自于机会,机会的所有起因都是注定。所谓意外,都只是人的意识——肉眼看不见的牵引,使人身不由己,不管期待还是畏惧。所以诸多学说总是隐晦:苍生无邂逅,随缘一念间。

  东方的情人节是正月十五,西方的情人节是二月十四,一个是中华历,一个是西洋历,实际只差仅仅三天。这两个情人节的关键词都是情字,作用于人的心灵、意识和感触。情由心生、心有所念,念念不忘、即是情牵。情感人类,为情来,为情去,为情悦,为情伤,为情暖,为情困,为情生,为情死……情聚众生,情致群分,直叫人不解情为何物,世世代代,糊里又糊涂。

  成就能给人带来快感,成就感就是存在感,这种感觉是心灵的愉悦,跟财富多寡无关。

  什么是风俗?就是一代代苍生持之以恒的恪守,就是一辈辈人群习而惯之的共识。而传承的形式,除了口传身教,除了模仿记录,除了践而行之,还有忠实的旁观、绘忆、刻画和演化。如今,更有了不用涂改的摄影,有了音容笑貌的定格,有了现场复映的色泽,让风俗背后深刻承继的传统,有了可信的佐证,让刹那存入了永恒。世世代代,各有际遇,在变与不变的时空迁徙过程中,风气依旧,俗味渐稀。但幸好有一种心无旁骛的摄影者,一直锲而不舍、不离不弃。

  中国建筑,最能体现了天道、地理、人和,就像中国文化的气韵最靠近量子纠缠理论一样。当世界科技发展抵达一定程度,必然遭遇中国人文的缘起之念,那时世人才能懂得:中国道理,玄而不虚。

  人生其实有很多转折点,在人们不经意时命运改变了方向。等心灵感应察觉了岁月的曲折,过往和未竟已是经年。有人为此庆幸,有人为此懊悔。而只有信自己的人,才孤注一意,从容于生活的每个选题。

  不刻意,时光亦然老去。很在乎,岁月亦不停留。生命不值得去矫揉造作,泼喇喇地活着,才能遍尝酸杏甜果。

  真正的古风,像一眼清澈的泉,映耀着先人的美德。真正的古训,像一座碑,记录着先人的智慧。真正的古典,像一面墙,刻写着先人的勤奋。一触及古字,心灵深处就涌出敬意,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气脉。不管世道如何曲折,传承应一直笃定于背负,让古往还有今来,使当下无愧未竟。那时,眼前,远方,一以贯之,谁忘记,谁忤逆,不得传世。

  人世间,有一种幸福感是比较出来的,而不是发乎内心的愉悦。就像有高山就有凹沟一样,红尘深处,处处有辛酸、苦楚,时时有坦顺、富贵,自古至今、东西中外,一直无法周全。平凡人群里,无所谓愧疚、罪悔,惟有同情、不忍和感慨,因为众生大多无力,只能顾及自己。古有叹息:不幸生在帝王家。今有诅咒:可怜降生是非地。都说旁观者清,我看未必——那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国度,除了居高临下的施与,绝然不知人性的原本,是超越意识形态的感同身受。

  有人撰文写道:旅行,是找到自己内在最美的东西。笔者深为触动——读书、感悟、遐想皆是心灵的旅行,而游走山水间莫不是寻找意识的认证。只可惜,即便如徐霞客、刘鹗之流,耗费数不尽的光阴行走了那么远,也未曾遇见他们内心期望的境界。其实人的一生都在寻找,也许一生都找不到。红尘一遭,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憾缺,好在人们总能用别的东西填充心灵的空洞。

  没有生,何谓死。没有活着,如何面对并思考死的必然及其意义。因此活着的本质,就是死的序曲。

  人生有时很奇妙,你笃信有那么一天,后来还真就有了那么一天。

  焰火给智者的启迪是:最亮的那一刻之后是无极的黯淡;给仁者的安慰是:曾经有一刻照彻了黑夜,夫复何求?给俗人的感受是:烟花真漂亮啊,这个晚上过得好。

  这世界已发生的巨大变化之一,就是再无“独自的国、独自的家、独自的人、完全个体的时空”。经济交融、楼宇共有、社会化生存、监控通讯身份验证,让每个人都在密密麻麻的网络中。结庐在僻静,悠然见南山,类似这样的独活,已是古国旧梦。

  如果从一开始就是冲动,如果初衷就不坚定,再浪漫的事终究是一场空。假若心灵深处还有怀疑,不如清零,不如迎风而去,另寻风景。

  实际上,城市里相当一批房屋,在大白天是空着的,不管面积多大、装修多好,无论多么逼仄、多么简陋。阳光下,人们都只是占了那么一两平米,为了理想、为了生计,忙碌或悠闲在职场、岗位。放眼城市,那一座座楼宇、一套套住宅、一个个窗口,跟枝杈上一团团鸟巢有何区别?别无二致。不过是蜷缩于黑暗重温旧梦的所在,不过是躲避风雨的窝藏。随着物欲的不断膨胀,人们几乎都皈依了看似真切实则虚无的物证,将财富、价值和价格完全混为了一谈,以为房产、物存、金玉以及卡片、纸片上的数字,就是人生的底气、个体的身量,直把人自身的珍贵与独特,完全撂在了脑后。“房产千幢,卧眠几尺。”到底谁是谁的奴役?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自由,自由就是自己给自己行个方便,而这方便二字背后的潜台词,就是在人世间无牵无挂、畅游无碍。但是,心之外,世人总是甘愿让那么多的绳索紧紧地拴住,以固产、亲缘、道德、法律、责任和伦理的名义。众生一直被套牢,无处挣逃。

  心中的公平,与话里的公平、脚下的公平,不是一种公平。无论“公道自在人心”,还是“直抒己见”,或是“用脚投票”,都只是一时一事的权宜,而非一生一世的笃定。当一个人连自己是否公允都难以确认时,怎么指望别人心怀澄明?

  在今后一个时期,推行强制兵役制度,很有必要。一方面可强化公民的国家责任感,另一方面能增强个人的集体、团队意识,还有一个方面是提高公民的军事化素质和纪律修养。从强制服役人群中进行广泛遴选复合型军事人才,比现在被动考察的局限选择,更有利于军事强国建设。

  总有人抱怨命运女神不给他们机会。命运女神对此甚感懊恼。有一次与女神喝茶,茶酣言多时女神吐露了她的烦忧:其实我给了他们很多机会,可他们总是视而不见,即使有时候看见了,也不去伸手,连赶紧往前跑几步追求的主动性都没有,生怕摔倒、跌伤。你说我不大不小也是个神仙啊,为拯救那些深陷绝境的人我已经分身乏术了,哪还顾得上送货上门?再者说了,机会均等也是对尘世众生是否勤奋、是否敏锐的一种考验,一个一个送上门那还叫机会吗?人间有云:机会总是送给有准备的人。这话真是说到老姐心坎里去了。

  你心甘情愿地蜷缩在世俗的一隅,一碗接一碗美美地喝着“心灵鸡汤”,任由那“不争不抢、不疼不痒、不死不活、不清不浑、不咸不淡”的麻醉感,安抚你患得患失、有心无力、无可奈何的魂魄,我没有意见,也无心劝返。这世上有三教九流,有人上人下,更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大多数,谁又救得了谁?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只是旁观者的侧目而已,抛一份悲悯已是难得。生命中最大的抚慰大多是来于自慰——不管是心理上的还是生理上的,倏忽间就是几十年,昏昏然不亦快哉?

  翻书莫读苦屈处,清泪沾襟心无句,千年一行薄情诗,吟到春来飘柳絮。

  许多人顾影自怜的时候,总在潜意识里放大了自己。一个人对时空的概念有多大,他的参照物是什么,决定了一个人的情智和胸怀。

  曾参加过上级组织的一次研讨活动,地点选在了九仙山里的一个小村,一排改造过的石房子,很有世外桃源的感觉。印象深刻的却是那一夜无边无际的黯淡,走到村外的一块高凸岩石上举目四望,黑黝黝只有连绵山峦的轮廓,以及特别明亮的漫天繁星。远离灯光的绝对黑暗处,忽然深刻地理解了上古年代的夜——无垠的寂静,无垠的天穹,无垠的地平线,人在其中,仿佛连时间都凝固了。

  同一时间段内,在空中飞行的旅客,竟有一百万人。不由抬头仰望,却原来天空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寂寞——除了长了翅膀的鸟,还有那么多没长翅膀的人类,也在悬空来去。

  也许有那么一天会忽然发现,这世界上男人只是红尘的配角,女人才是笑到最后的物种。

  人和人,人和物,人和自然,物和物,物和自然,都是相互依存、相互照看、相互证实的,在短暂的岁月中。终将还有分别的那一天,各自化为另一种形式的存在。如果能在相知、相认、相亲的日子里,彼此珍惜、相互不害、和光同尘,将来不管流落到何处,都是逢聚。

2017-02-18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