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杂论:国之重器在于政

  现代文明社会,行政机关的尴尬,其实有目共睹。实际上,它们只有行文、开会、口头强调的能力(权力),若是受众不听、不从、不服,它们也毫无办法,只能付诸于行政执法机构的微弱强制力。

  而行政执法机构也是尴尬的,因为它们只是行政权力的部分延伸,要是秀才遇了兵,也是有理说不清。急了眼,要么动粗,要么还是找公检法。而公检法的任意性、复杂性、人格元素、低效率,又是一场纠结。

  一说法治,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公检法,因为它们有强制权。可这种权必须是有主张者的,换句话说,政府、组织、机构、单位、企业、民众不主张,绕开它们,公检法就是死的,毫无作为的。

  人类社会,处处涉及到权。权包括很多内容,有私权、公权(政权)、事权、物权、人权、生存权,这些权也是相互交叠的。因为诸多权力、权利的争夺,世界变成了战场。

  任何时代,司法审判系统只能是象征,而无法同步于文明或不文明。治理国家、社会各个层面,只有靠高效率的行政机关。行政机关才是社会高速发展的引航标与刹车系统。如果一个国家不深入研究和高度重视行政系统建设,发展一定无法长久。

  笔者一直认为,人口素质普遍低下的情势下实行民主,是一场灾难。所以在行政行为受到严格监督的情况下,依法行政必须是国家管理的前导——有权、有力度,还要有作为。

2017-02-16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