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碎语集:文字剖开的地方尽是世俗

  初六灶王夜归位,人间由此再一岁。天地相依续光阴,轮回恰逢知音醉。

  央视节目越来越煽情了,煽得好,唤醒麻木的心灵,惟有靠情,它如水浸染,无处不在。我喜欢这句话——厉害了我的国。向想出这句话的人致敬。从来没有像当下这样,深切感受到,中国真的是一个大国了,努力为她做点什么,应该也必须是国人的共识。因为她是祖国,她是母国,她也是人们的未来的亲人们的栖息地,她是世世代代的归属。

  立春迎暖回,风和艳阳美,冬麦渐青绿,冰融化清水。一岁又复始,耕作培新蕊,但愿吉年顺,众生福相随。

  看到一些宣传微信时,每每觉得脸红,为什么呢?水太大、油太多,也不怕风大吹断了舌头,以至于使人恍惚生错了时代、长错了地方。不少标题党似乎彻底没有了底线,行文中“最”字十分普遍,“全球”已经不够背景,整个宇宙仿佛也略显渺小。越是大城市越是温文尔雅、不事夸张,越是小门寒户越是张牙舞爪、泡沫飞扬,一不小心就冒出了穷酸味儿。真诚、真实、真切、真心,才是做好宣传的基石,也经得起时间、真知与实践的检验,浮夸、玄造、吹嘘、忽悠,终将抱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多么疼,自己知道。全球经济形势非常不好,一国难脱其外,日子不好过已是不言自明的现实际遇,提醒大家勤俭持家不好吗?回归朴素生活方式不好吗?分析困难、报团取暖不好吗?非弄那些虚谎生套的东西,云里雾里让人眩晕,说不定还贻误了农时、耽搁了商机、误判了抉择。

  “驴屎头子外面光”式的行事方式、生活方式、社会风气,不是真正的文明做派,真正的修养是自内向外的自觉自愿、精细规范。就像戏曲艺术的专业范,一招一式、一板一眼,那都是有讲究的,不讲究就不是门内人。就像日本料理、韩国餐食,不复杂,却很精细,从食料选择到餐具样式再到用餐程序,都是很考究的,一点都不马虎,以至于味道成了次要,过程成了享受。就像日本车,虽然人人诟病它的不扎实,但也不得不承认日本车系无所不在的人性化——把什么需求细节都替消费者考虑到了。不糊弄,是一个民族的希望所在,能持之以恒,才是国运昌盛的保障。别看地板擦得亮、客厅收拾的很干净,厨房、餐具、厕所马桶不利索,照样还是做给别看的,经不起推敲。人世间,惟有真字最难写,因为一以贯之的求真求实是最难能可贵,谁做到了,谁就是文明进步的领导者——大到国家民族,小到单位个人,莫不如此。

  经常在电视上,在演出现场,在网络视频,看到乐队还没奏完第一串音符、歌者还没唱完第一句歌词,就听到不少观听者噪音般的呼叫、口哨与掌声,也许他们是情不自禁,也许他们是不懂火候,更可能是缺乏必要的素养,因为他们的行为,干扰了欣赏,打破了演奏(唱)的气场,影响了艺术呈现的震撼力、感染力。在怎样的气口情绪交融,在哪个段落同频共振,亦然是对受众的鉴别——聆听、观赏和共鸣,也是一门艺术。

  知己之短,而不掩蔽,知人之长,而不妒忌,乃心胸开阔者也。三人行必有我师,经风雨不图彩虹,是为人生丰沛。路不能越走越窄,情不要越处越冷,岁月终究是一趟汇集了所有小缘分的大际会,仁者无愧,智者不悔。

  都说人贵在知己短,主动补短板。其实更困难的却是发现并确认自己擅长的。知己短,就有了奋斗目标。而不确己长,甚至一无所长,人生可能就是苟且,一世浑浑噩噩。

  夜,约等于沉默。如果没有思想,窗外没有星光。你所有的犹豫,只是因为你怕担辜负。把人生说成一条路,就是被概念拴住,被路牵着走的人,像一条狗,路怎么起伏,步履就怎么踯躅。意识是一沓一沓的标签,被深深插进了大脑,心灵一直不愿,直直挣扎到了最后一天。拥挤的人群,大都信了那些故事,那些故事里,有时间,有钱,有法律,有单位,有各式各样虚无缥缈的理想、距离和信仰,它们都是真的吗?若是以清醒时的见识与理解去辨析梦境,必然是徒劳的,就像在梦境里让自己暂停,反思梦外的逻辑一样。假如有一天人们理解了发明其实只是发现,就理解了藏传佛教六世活佛的诗的要义——那一切一直都在那里,不来不去、不悲不喜,就等人们去恍然,然后再诱使人们掺进情绪。结论是,却原来——火燃烧了木竟然产生了水。水是这一方世界最明显的谜底,因为它以最活泼的形态告诉了世人,什么叫嬗变。嬗变不过是一种障眼法,把所谓的三千大千涂染成了玄幻。大概夜色也是一块遮羞布,让撤换场景的那些质量和能量恰好躲藏——好像一只蚂蚁和整个宇宙别无二致,不过是一个小、一个大,却写了一篇完全同义的文章。

  阴差阳错与后来厌恶的人结婚生子,虽后悔却也无奈。但却觉得孩子是无辜的,仍然施与加倍的爱护,这其中的心理走势十分微妙——既有对自己“走眼”的宽谅,又有渺茫的侥幸。可再后来发现——长成的他(她),继承了更多厌恶之处,甚至有过而无不及,但此时已时过境迁,这次是时间抹去了芥蒂——人生中,类似相关的徒劳,一遍遍上演了,一遍遍上演着。

  无节制的思维泛滥,会伤智拒识,也能烦心扰情。所谓想多了费神,意味在此。思维泛滥与放任想象有交叉重叠之处,但后者的篇幅大多不是偏重于自我,而每每忘我——由其产生的对身体健康“伤害”的后果不一样,后者可轻微到不具器质性。

  几乎所有的人都害怕孤老独终,也许直到豁然贯通的那一刻才明白,原来事物的轨律是那样明晰——何处来何处去而已,经验了来的艰难自然还有重温去的磨砺,两端的瓶颈都是滤尽,都是还原初始。容易的话还要来尘世干吗?有人说我不愿来,有人说我不愿意走,这个“愿意”却是后天的意识,而非心灵的原本。

  人生是个顾此失彼的过程。这是一种命运的必然,无人可以例外。从个人注意力的转移,到精力不可兼顾,从单位工作重心的偏向,到国家的主旋律领奏,都只能是顾此失彼。一个人不可能同时跨过两条河流,企图鱼和熊掌兼得的说法,都起于刻意的编纂。

  立春忽如天乍暖,仿佛一夜别风寒。仰望树梢似吐绿,青竹婆娑指问蓝。

  慢来。一句短语。不是望文生义,不是动作迟缓。慢是心意悠然,该来定来。慢来,是个人造化,很难群体共识。慢来,一语道破,匆忙,一错再错。红尘若不滚滚,人世若不嘈切,即是闲逸光景。

  有朋友问我:两口子性格不合,频繁吵架,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彼此都很痛苦,是不是干脆离婚得了?我想了想,回了三个问号:1、各自自问,为了孩子(已有孩子的话)能否将就着过下去?2、家庭氛围不好,对孩子人格、性格养成不利,反而不如分开,如此这般不妨平心静气的深谈一次,不打断对方,坦率彼此的真心话——如果已彻底没了珍惜和留恋,敢不敢一起与孩子告白?(如果孩子听懂的话。)3、反复扪心自问,离婚是唯一的选择吗?朋友追问:如果离婚不是唯一的选择,那怎么办?我答:对其它选择逐一尝试,最后在时间的推移中做出决断。回答了朋友的问题后,我也陷入了遐思——其实每一场断裂的婚姻背后,都有两个失败的人,失败于心凉。“性格不合”看似司空见惯,却真的是深切人生的玄关,虽虚无缥缈但实实在在。情感世界没有公平,妥协并不令人委屈,强悍才使人沮丧。当人们把一切归咎于缘来缘去时,其实就抵达了完全无奈的心灵边界。不过不必对此感到悲凉——婚姻制度终究不是最完美的人伦介质,总有一天它会被别的形式和内容代替,人类总会给自己创造更多自如的选择。

  人生两条路。一条在脚下,一条在心里。脚下的是尘世之旅,心里的是灵魂之脉。两条路上,都有进退来去,都有跌宕起伏,都有蜿蜒曲折,都有冷暖悲欢。人们的智识一直在借助这两条路,找寻并满足着肉体与信念。真正让人迷失和茫然的,不是脚的朝向,也不是意识的困窘,而是情感的自囚、心的放弃。

  一方山水,是否张弛有度、情趣盎然,关键在于人情是否练达、人文是否从容、生活是否悠闲。一个匆忙、焦虑、狐疑、粗糙的城市,不管穷富,都不会使人愉快。官风影响商业、商业影响民风、民风影响俗情,安逸与否,看一眼普通市民行步街头的神态、听一会百姓在餐馆的交谈,就可管窥一斑。

  给我空,让我色,在闪电来临之前,允我灵肉合欢。心中的小宇宙一直在旋转,梦里的阴阳鱼始终在逐浪而前,我不知闪电将我一劈两半,我的肉身是否还色,我的灵魂是否已空。只愿当下不虚,有酸苦,更有甘甜。

  假如热情只能导致沙漠,不妨以静谧涵养绿洲。生命中,既有无法承受之灼烫,也有难以挽回之冲动。惟有清泉流溪、青翠成林,才能容留岁月驻扎。品一盅树叶的味道,可忘却枯干的曾经,诗在心境里萦绕时,自会气韵如仙,温润恬然。

  真正的隐退,是对世俗无欲无求。而这种无欲无求的前提是,欲已足,求已得,不必再去讨生活。

  危言耸听。曾经对这个成语的理解,侧重于危言,就觉得谁被用上这个成语,谁就在胡说八道。后来渐渐有了另一层意识——说什么都可以,言者有自己的角度,自然就有自己的判断,而听者怎么理解才是关键。有人说“墙要倒了”,闻言大惊是一种人,闻言细辨是一种人,闻之一笑也是一种人。谣言止于智者,谣言也止于谣言,而有心人却兼听则明。与妖言惑众不同,危言耸听者无非是在强调——观点、看法和判断,至于是否夸张放大、是否过于悲观或过于乐观,取决于听者的辨析能力,只要不是虚构,那危言就不会被智者耸听。构陷予直言、忠言者的大多是传讹、奸佞之人。

  下雪的日子慢慢走远,降雨的天气渐渐增多。时岁分秒不差的递进着,像一台永动机上齿轮,严丝合缝、按部就班。在人世间的剧情中,因为昼夜、冷暖、阴晴、兴衰、悲欢、得失、沉浮、贫富、离合、生死,而让“活着”变得波谲云诡、斑驳迷离。所谓平静、安然、无聊、沉闷的岁月,就在前述状态之间——人真是难伺候的生命一族,波澜不惊是他们要的,真给了他们,又觉得不如跌宕起伏有意思,给了他们惊涛骇浪后,他们又承受不起。以至于后来造物主一怒之下率众神拂袖而去,任他们自己作腾。一年四时就承担起了启迪和教化的重任,风霜雨雪不厌其烦,日月星辰始终陪伴,直到人们渴望归于永远的那一天。那一天也许是春来,也许是秋去,也许是夏至,也许是冬隐。一个也许,可道尽世俗万般……

  “厉害了”,这个短语开始上路了。相信在一段时间内,在新的流行语和热词启动之前,它还要忙活一阵儿。流行语和热词的此起彼伏、生生灭灭,生动鲜活地揭示了人世间的寂寞。寂寞是一种心灵隐疾,其症状类似“饥饿”。寂寞者像一群鱼,守待着,观望着,期许着,“咚……”平静的水面上垂下了一根钓线,流行语和最新扭曲杜撰的热词,就是那个鱼钩上的诱饵,寂寞难耐的鱼儿们一见如故、蜂拥而至、咬了就跑,完全忘了钩儿的刺痛,忘了钓线的勒痕……厉害了,寂寞的人世间,总能以莫名其妙的忧伤或欢喜,麻痹自己,麻痹冗长而黯淡的年轮。

  偶然看到火箭军实战演练行军过程中,有车辆强行加塞、停车看热闹而阻碍交通的通讯,忍不住摇头——包括路人甲、路人乙、路人丙在内的某些人的军事意识、危机意识忒单薄了,也难怪,毕竟中国和平时间已超过了六十年,人们对军事行为已似乎“不当真事”。就像某些地区只有到了灾难罹临时,才对军人有了几分敬意、礼让和尊崇。殊不知,无论和平年代还是遭逢战乱,军情就是命令,令行畅通,这应当也必须是战备活动、战争延进中民众的行为自觉。每个自愿凭一腔热血投身于保家卫国队伍的人,都是冲锋在前的“勇士”、“壮士”乃至“死士”,他们迎向敌情、奔向阵地、冲向前沿、杀向敌人的时候,所有的阻碍都应清除,除非某个人打算抱起石头跟随一起去牺牲,否则还不如谦卑、苟且、愧疚的早早躲于一旁,给战士让道、向英雄致注目礼,或以握紧的拳头为他们壮行。当代世界,战争虽然不是唯一选项,但要时刻准备着,奉行战争一触即发的观念,既不穷兵黩武,也不麻痹懈怠。一个人的身家性命到底尊不尊贵、值不值钱,与和平有关,但更与战争有关,只有胜利者才是江山与人民的信仰。假如战争不可避免,请胆怯无知者,为英雄让路。

  人们经常说,生命一直在路上,不管是去还是回,无论是一去不回还是坚守不出。而其实,地球上的大陆板块、大海洋流,也一直在路上。甚或,地球也一直在路上,太阳系也一直在路上,银河系更是一直在路上。即使静止不动的一块石头、一座雕像、一棵小草、一株大树,都是一直在路上——时空一刻也不会为它们驻留。至于前方是什么,没有谁知道,为什么一直往前去,没有谁明白。在路上,竟然是全宇宙的宿命。

  这个世界是由模仿形成的——小孩模仿大人、弱者模仿英雄、小草模仿大树、科学模仿自然……至于物质之间、能量之间、引力之间是否也有模仿,笔者尚不清楚,但可以确认,只要有模仿就有记忆,只要有记忆就有进化或退化。当模仿成就了创新,事情就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很快会导致新的模仿。写到这里,忽然很喜欢轮回这个词——其哲学意味远远超过了它的宗教口吻。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几个深刻记忆的人,虽然随着时间的纵深会释淡一些,但绝不会忘却。他们虽然不在身边、不在眼前、甚至不在人世,而他们用一生铸造的一种符号,将一直收藏于愿意记忆他们的人们的那一组静列的心档中。生命的意义其实仅仅是因为生命有记忆,情感的珍贵其实仅仅是因为情感有温度,不会忘记别人的人,或许也会被别人记住——思想、心灵和情绪的交汇处,记忆如此忠贞,它一次次叫醒了生命的主体意识——人间一回,谁是谁。

  其实这世上所有的古老,都是人为的概念。因为人生百年、史书千年、寄望万年,皆是一瞬。什么古墓、古城、古镇、古物,都只是时空近期的恻隐——它们暂且留置的那些痕迹,只是为了证明时间这个虚无的东西别样的价值,而不至于让人类的意识忽略它们的意义。其实真正的古老是人的基因,它比一切动态的起源都不逊色。能量和物质的终极目的,就是期待智慧的诞生,当宇宙肌体被智慧作了证明,这三千大千的不懈翻转,终于随了期愿。

  当你还有借口也不推脱、没有理由也要承担的时候,你就成了敢于站到命运前排的人。

  做一个平凡的人,就应像一株野草那样,不需要刻意照料,只等阳光、雨露和季节,为自己开放,为果实凋敝,把愿望和寄托留给种子,任凭命运安排轮回,当尘归尘土归土,曾经无中生有,何惧从有化虚?

  忽然就邂逅了一个词:围炉夜话。感触之,是因为童年的际遇,那时围炉,乐趣不少,烤小咸鱼儿,香气四溢,烤土豆,馋涎欲滴,烤地瓜,甜黏可口,有时不得不说,选择越少快乐越多。夜话的情景可以温习史书,那上面宏大的故事中不乏夜话,但真正入心的小夜话还是无是无非的人伦逢聚,谈天说地拉家常,倒是其乐融融的真生活。雅有雅的围,俗有俗的话,炉子还是那些炉子,碳火依旧,热度不减,岁月唯一改变了的,就是换了人间。

2017-02-07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