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7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 散文:雪禅(两章)

  (一)
  从素白开始,皑皑雪野,只有风的足迹,一路层叠。后来有了芽叶,世界悄然变色。梦沿着阳光留下的线索,向东婆娑。
  鸟儿是上苍的眷顾,它们懂得崇敬,因为它了解时光的速度,了解天际的高度,更深谙大地的宽度。它们遵循着磁场的变化,躲避着能量的喷发,它们从不指望哪个方向,可以永远驻扎、长留安家。
  家是人类的归宿。从洞穴到原野,从山麓到河流,从岭南到海岸。毁了再建,生生不息。直到有一天,那个人离家出走。此后,还撰写了很多理由。
  禅门是一道不上栓的门,一边是世俗,一边是逃避。禅是佛与众生的妥协。
  因为,空不是空,无不是无,虚不是虚。人间和禅意,还要一起继续。
  漫天大雪是禅,雪化了也是禅,规律与现象达成的共识如此简单。冥想和觉悟,只不过是在看得见的地方,臆造看不见。
  承认与否定,一句话,很短。我不懂。你不言。但我们都明白,岁月是人编出来的概念。

  (二)
  世间许多事物都是不断变化的。就像雪,只是水分子的一种存在形式。水还可以化云成雾、凝霜结冰。这是水的可见一斑的轮回。
  人类也是一种自然存在,或者就是宏大自然的一部分,只是看上去比一般事物更复杂而已。
  人的轮回更复杂——物态的、能量值上的、磁场的、量子纠缠的、原子团结的……也许人的形态,是轮回过程中,最不稳定的。
  雪与人的关系,其实类似一粒石子与一团火苗的遭遇。古人早已用五行解释了宏大又细腻的超越形而下、形而上概念的天道、地理、物语。
  人所无法诠释的,是宇宙替自己掩饰的尴尬。禅意隐入雪野的初衷,就是沉静。

2017-02-05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