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散文:夜翼

  冬季天短,不经意间时间就悄然溜走了。从案边一抬起头,就发现窗外已是暮色,夜幕也将随即拉开。
  人生最熟悉的几种现象,当然包括黑夜。黑夜与白昼既有不同,也有共性,它们轮回更替着,积攒了生命的长度。暗夜除了行动不便外,其它没有什么不好——它使人安宁、助人寐梦,像个巨大的梳理程序和充电宝,在人们酣眠的时候,修补纷乱的情绪和思想,理顺零散的意念与心魂。等人们早晨醒来,又恢复了精神。
  深夜不眠,或通宵达旦,是个不良习惯。古人提倡“日落而息、日出而作”,是顺应自然规律的经验之谈。只可惜,自古至今,总有些人没那个福气,不能每天吃的宜时、睡得安稳——他们其中有帝王将相,有文人骚客,有各种疾病缠身者,有诸多麻烦缠身而劳命伤神的。烛光里,油灯下,有多少缠绵悱恻、彻夜不安,不得而知。古往今来,因为手机的牵动,使多少当世之人,辜负了夜的善意。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其实也是有光的,只是人的瞳孔缺少夜视的能力。倒是有不少夜行动物,反而喜欢月黑风高,毕竟造物主赋予它们的时段,就是万籁俱寂的长夜。
  大千世界无边造化,而夜魅之于世人,最是安生的是梦境。所谓夜长梦多,就是人的另一种醒来——在生命彼岸,总有梦乡守待“游子”归来。
  仲冬之夜,浓霾蔽空。现今的无眠人已很少有机会,在凭栏仰望时看到冬夜穹空上,那些稀疏冷清的星光。如此也好,让人收敛遐想、避开流星,寂然蜷缩于凡人的酩酊。
  其实,夜是一副巨大的翅膀,悄然在飞翔。它一直穿越着无尽时空,带人们走向一个又一个的新日子。不管明天是忧伤,还是欢喜。

2016-12-14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