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小小说:一辈子

  大学毕业了,他们也要分手了。毕竟不在一个城市,彼此都舍不得自己的父母,而且他们分别都是独子、独女,这不是别样的无奈。校园的长椅上,她问他:你会用多久忘掉我?他抬头看了看满天繁星,然后认真地回答了她:一辈子。

  大学毕业十年后,小有所成和财大气粗的几位同学促成了第一次同学聚会。他们都参加了。会餐时,她拉着他围坐到了一个桌子旁。一杯红酒饮尽,她的脸顿时红润起来。他诧异地看着她:你学会喝酒了?她莞尔一笑:没办法,公司应酬多。他点点头:自己的公司?她点点头。女孩子,还是少喝为好,况且你有过心跳早搏。她摆摆手:没事,早就没事了。

  那晚,她喝了不少红酒,也点唱了很多歌。意气风发的样子,着实让不少女同学艳慕不已。两天两夜的聚会,仍然没能使同学们尽兴。转眼又是分别。他们一起合唱了一首歌,他点的,是毛宁唱红的《晚秋》。

  歌罢回坐。他与她干了一杯,她红酒浅尝,他啤酒大杯喝掉。放下酒杯她忽然问道:你孩子多大了?男孩女孩?他定了定神:你呢?我是女儿,上小学三了,长得随她爸,漂亮。问你呢。她看着他追问道。跟你差不多。他回答。哈哈,也是公主。公主可爱,我就喜欢女孩,我如愿以偿。她一边轻笑一边脆生生地聊着,很满足很幸福的样子。

  清晨,同学们四散而去。他到车站送了她。把包递到她后,他说到这里吧,一路顺风。摆摆手,他退后几步。她从车窗使劲探出头来,对他说:还没忘吗?他用力点了点头。忘了吧。往昔不再。她说。他挥了挥手,大声说:好。再见!火车开动了,渐行渐远。

  大学毕业二十年,他已是鬓发染霜,而依旧孑然一身。攒的最多是一叠叠的奖状和一盒盒的奖章——他是交警岗位上的劳模,公认的敬业标兵。都当了七八年的队长了,逢年过节、重大节庆假日,他依然还在一线与普通民警一起执勤。金秋小长假到了,他一如既往,在最繁忙的街口上岗了。突然,一个挣脱了奶奶的牵引的稚嫩孩童,径直奔向了马路对面——此刻车水马龙,刚巧信号灯交替。他想也没想,边跑边喊边示意对面司机停车,刹车声顿时响作一片,另一旁的民警吹起了警哨阻拦车辆。孩子被他抱在了怀里,他倒在了血泊中。那一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寒露。

  处理完了他的后事,在整理他的遗物时,他的老母亲看到了他日记里的照片。是他和她唯一的一张合影——他朝气蓬勃,她青春秀丽。老母亲老泪纵横,对老伴说:老头子,这孩儿随你啊,痴情的种。老父亲接过照片,轻轻地抚摸着他的笑脸:这孩子,是随我,是随我,没随错。

  一年后,她听到了他的音讯。晚秋晴日,她带着女儿,她走进了他的父母家。他的父母一眼就看出了来者是谁。老母亲说:你来了,进来吧。她向他们点点头,领着女儿走向了客厅,走向了他的遗像:孩子,他就是你的爸爸……

  (手机摁字,请勿转载)

2016-10-08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