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札记:宿命

  年轻时,他也曾非常爱惜自己的名声,也曾呕心沥血、兢兢业业,从不沾染财色。
  后来他的孩子长大了,他的亲戚找来了,他的老同学老邻居也奔到了门上。
  他记得《汉书》上说过:“人至察则无徒,水至清则无鱼”。一身书生气的他,不忍心,只为自己的洁身自好而拒绝向亲近的人伸出援手,他总觉得那也是别样的自私。
  德行是有站位的,站在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的德识。“法不容情”,其实就是“法不允德”。

  他终于身陷囹圄,虽然他未曾花过一分不义之财,未曾碰过任何女人,未曾满足过自己的非分之想。
  他“牺牲”了自己,成全了孩子、亲戚、同学、朋友,以身败名裂和余生的自由为代价。
  也许他会怨恨,但他没有懊悔,因为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宿命,虽然他做梦也没想到,倥偬一世,竟是这样灰黯的结局。

  中秋节,七八年没见了的堂兄来看他,给他带了一碗干豆角炖肉,到他手里时还是热乎乎的。
  堂哥四个孩子,却从没麻烦过他,怕耽误了他的前程,而在他最春风得意时,堂哥让孩子给他家送过几次鲜棒子,让他煮着吃——堂哥记得他小时候最爱吃这口,后来孩子说他们家不稀罕,就不再送了。
  握着他瘦弱的手,堂哥说:你马上就到花甲之年了吧?他点点头:五十九岁了。堂哥叹了一口气:头发也都白了,染染吧,看着心里难受。我把染发剂留给王管教了,他说他会帮你。
  他紧紧握着堂哥的手说:对不起啊大哥,如果不是这个样子,真想再跟你一起钓钓鱼。
  堂哥说:不急不急,鱼塘我承包了三十年,等你回来,我多放点你爱吃的白鲢子。

  中秋节的圆月挂在窗棂外,他想起了年纪轻轻就离开了人世的母亲,八月十六是她的祭日……

2016-09-30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