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随笔:在漠然中迁徙

  变革时代,免不了大拆大建。
  春天里还是一片宅院的地方,到了秋天再路过时,已见几幢楼宇拔地而起。
  造城运动,仁者智者各执一词,众生无暇深思。也许只是一种大势所趋,命运使然,蚍蜉撼树,螳螂挡车,徒劳无益。
  只是,慢慢的,许多人在曾经熟悉的居住地,仿佛变成了“陌生人”、“异乡人”——街道陌生,邻居陌生,城市也日渐疏冷。

  从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广州,到小城市,如临沂、日照、曲阜,人人都在被驱赶、被离开,被迁徙。
  如今的世界,几乎丢失了所有人文的传统识认。老邻居,老街坊,老伙计,老树,老宅,老话,祖屋,祖坟,祖产……还有老感情,老身板、老集市、老课本,老规矩……统统被推搡、被搁置、被掩藏、被出卖、被清空。
  站在岁月的路口上,绿灯亮了,不知何处去,红灯亮了,又不知在等啥。
  年轮的张望中,不知远方到底在哪,近处何所凭依。

  道路四通八达,车流,人流,意识流,资金流,沿着无数个小目标、大梦想,一个劲儿的闯去。
  红尘阡陌,比任何年代都纠结。我要,你要,他要,究竟要什么?钱吗?有了钱呢?就能堆满空荡荡的心灵吗?
  老姐们,老哥们,终将也要散去,新一茬的豆蔻、弱冠、而立已迫不及待。他们没有旧念、没有古往,他们只懂得条件、交换和被换算成数字化的符号——他们的未来,比虚拟的更要精彩,他们甘愿沉溺于欲望的热汤里,泡化了自己,物化了情感,也淹没了人类。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蒸干在了干涸的沙滩上。

  地球也有自己的宿命,而且它也已不再熟悉自己。
  迁徙者的脚步,在冥冥之中追随着,这个过程通向冷漠。
  冷漠也是宇宙的归宿,尽头是永恒的冷却。

2016-09-05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