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随笔:带着瑕疵活着

  就像同一条流水线量产的汽车一样,总要在一定幅度内允许有细微的差别。一个娘生的孩子,依然还会参差不齐。一只手五指,有长有短。所以每个没有副本的人,都必须带着瑕疵活着。

  带着瑕疵活着,那瑕疵不只拘囿于生理的、心理的、智识的、情绪的,还包括处境、时境和命运。人生之不如意十有八九,而那一两点合心的地方足以支撑一生的光景。

  人生降世,都是来索取的,总是要的太多,付出的很少。除了情感境界,人们每一点付出和给予,也都是大自然的呈奉,高天厚土只是在人的最后,取了灵魂,收了肉身,而且它们还要耐心的守候几十年、上百年。

  当下有个观点,叫带病而活,这个观点如此客观,以至于人们无法确认那是唯心的还是唯物的,或者二者兼而有之。是的,人就是这样一种存在,复杂的身躯承载着更复杂的心灵、神魂、情感和意识,昼夜不歇、四季亲历、喜怒哀乐,任何一个环节都会无常,任何一个时点都有叵测。已知的总是过往,未知的不可预期,于是活在当下,就成了不得不承受的“现实”与“知觉”。

  血肉筋骨皮,五脏六腑耳口鼻,七情六欲、三心二意,无时无刻不在作用于生命的时空轴上,无论直达还是螺旋,始终陪伴。其间,病患未必就是人们已知的那么恐怖,也许是另一种警示、调节和维护,如似人们满身的细菌和体液,它们终究还是要完成使命的。

  观念影响心态、影响体态、影响生态,一个敢于自在的人,就要摆脱唯“科学”、唯“玄幻”的东西,用神的思考去辨别人生遭遇的一切——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得失沉浮。换个角度审问人伦、审视自然、审察人与身外的关系、人与自我的因果,或者能够稀释那一团团纠结。

  带着瑕疵活着,不求追完美的虚无,不求达安逸的幻觉,不求诉共鸣的期待,让那道疤痕当做人生的独特,安心的去活,直至活到岁月之末。

  岁月如来,岁月如去,只希愿苍生知足,在灵魂即将走空的瞬间,确认自己,不枉活过。

2016-06-07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