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随笔:酒臆

  从酒精第一次流入肚腑的那一刻起,人类就跨入了新纪元。酒精与灵魂的每一次媾欢,都给人类世界增添了变化,且每次变化都影响深远。

  我个人臆断——这种绝然不是人类发明的液体,涵藏天机。而它使人类第一次领略了化学的力道。天圆地方的亘古之初,因为有了酒,才让火衍生了意义。

  只我个人的窄短浅见,一开始我曾以为,酒是天神一颗泪,化入凡尘惹楚酸。后来我又觉得,酒是天界一滴血,渗入果浆诱贪心。再后来我感到,酒是万物一个梦,泛生世俗启佯狂。

  青春年少时,我对酒的深切经验是,这是一种通灵之介,不似凡间品性。虽然火的应用让人类对物的质地有了认知的飞跃,却不可能洞察如酒精之细微和玄妙。鉴如此,对沾酒之后的自我,竟产生了三分警惕——酒意浓郁时的我,是否还是肉身的我?

  约十年前,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曾因故止饮。可谓是闻酒不香、见酒不亲,对酒宴上憨态可掬人,亦觉可笑。但有一样不适:众人皆醉我独醒,恰似世外做孤魂。

  有几个浸瘾酒味的哥们,酒品端正、情热义重,每每喜好聚酒酣诉,那劲儿实在令人羡慕——七八杯、一两瓶,滋滋润泽。虽然经常饮酒却从不耽误生活工作。至于他们的身体状况,那就像人们别样的形容,酒中豪杰如“人参”,被酒越泡越瓷实。

  不知他们酒酣时身心处于什么境况,反正我看到他们总是乐此不疲。也许酒的魔力,还真不是我等凡人几行语文就可概括的。酒,一直都是个迷,不管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而人生终归要趋于一段无酒的岁月。男女皆然,预期难测。只是无法想象,那滴酒不沾的人世步履,会不会很倦怠呢?

2016-06-04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