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碎语集:无关紧要

  有时,我们有理由怀疑,岁月是被分了段的,人群是被分了组的,命运是被编了号的,情感是被定了位的,万物是被归了类的。幸福的人,总觉得是被成全了的;失意的人,总以为是被诅咒了的;寂寞的人,总觉得是被抛弃了的;豁达的人,总以为是被考验了的;修行的人,总觉得是被锤炼了的;平凡的人,总认为是被恩惠了的。对自己唯物,是看透看开的,对别人唯心,是心慈手软的。搁得下昨日可身心轻盈,安得稳今朝能神清目明,等得来明天会抵达期愿。而世间一切都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无终无始,无惊无奇。因缘际会,注定如此。

  一个正常人,凡是经过的路、深念的人、铭刻的情、入心的事,就永远不会忘记。所谓的忘记,哪怕是刻意的抹灭、冷漠的掩盖和无意的淡化,也总会在某个情节的触及时,豁然清晰,栩栩如昨。人生不得已的事十有八九,终究还是心念驱动力的大小,终究还是情愿的程度,终究还是因果分解。

  红尘万里如浮萍,命程一世有暖冷。幼孩终究到耄耋,人生何处不相逢?

  众生凡心胸怀藏,世俗际遇都刺痒。但求有愧无悔过,回眸一笑忘短长。

  尘世是一条船,命运是航程上的颠簸。这条船上去容易,下来也不难——自打娘肚子里出来,就被抱到船上了,不对,其实娘也一直在船上。后来,渐渐的人多了,上来的,下去的,都多了。人一多了,船就吃力了,就摇摆的厉害,就拥挤的厉害,就越走越慢了。是船就要经历风雨,就要遭遇波浪,就可能会进水沉没。在造物主意兴阑珊之前,估计一时半会儿船还沉不了。意志坚定、心理强大的人可以多玩会儿,任何姿态都是活着都是滋味,瞻望长远或苟且当下,都不是卑微和高尚。上船不是人们自主的选择,所以不得不顺遇而安。

  人类世界,大家都是聪明人。那为什么有的人聪明让人喜爱,有的人聪明惹人厌烦?这根本就是个立场问题——有的人的聪明才智是为自己,有的人的智慧伶俐是为他人,前者利己后者利人,这是个立场问题。另外,有的人是聪明的受害者,有的人是智识的得益人,自然对聪明的态度不一样。其实换个角度看,人世众生几乎都是趋利避害的,所以善恶之界不大好区分,程度不同性质就不一样。于是在一定范畴内,包容和体谅,真就是难得的美德,而且这种美德是经得起时间验证的。

  人生中,有一大半的思想活动都是意淫。包括嫉妒、想象、暗恋、回忆、憧憬、祈祷……这部分有意识是主动的、主观的、原创的。无意识的部分,乃至下意识,都是基于前者的另一层反刍。幸好人类是唯一知晓自我约束和社会它律的肉身活体,不然这世界不用多久,就被撕碎了。

  人的关注在哪里,它的兴趣就在那里。比如,选读心灵鸡汤,转载网络信息,什么层级、什么类型、什么处境、什么观念的人,就会有意识或下意识的作出趋向自己偏好的选择。所以辨析人间百态,就在百态人间,不必引经据典。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是天律、人道、命运和本性,谁要说它是跨界潜伏、身曹心汉,那要么是它狡辩,要么是它不曾觉识自我。

  枕着玉帛丝棉,枕着玉臂酥胸,枕着粗布糠糟,枕着石头喀喇,对睡着了的人来说几乎没有区别。只是对知道那些睡法而没有那么睡过的人而言,激发了太多或明或暗的想象。想象能力既是人类的幸运,也是人类的不幸,人们因为想象而在得到不少快意的同时,也增添了不少烦恼——有些事纯粹是自己想象出来的,而且越想象越觉得是真的,结果生出太多麻烦。

  朋友向我求助:其实每到夜里很困,可就是睡不着,有什么好办法?我犹豫了一刻种,还是忍不住告诉了他一个秘方。毕竟兄弟一场,分享两益,不能自私。我的办法是:关灯闭眼,心里解谜,解着解着,就睡着了。我近几年的谜面是“二狼八蛋”,效果还不错。他很奇怪:二狼怎么会八蛋?我说:我也不知道啊,因为一直没能破案,所以才迷迷糊糊睡得早睡得香啊。他越好奇了:那你此前用的什么谜面,解破了吗?我答:是“虎二八唧”,至今没搞明白。

  茶道,不一定是品茶水的味道,也可能是欣赏烹茶人的韵味,还有会茶人之间的情绪波动。茶是介质,水是流聚,味可留心。

  天下地上,最美的光景一定是天造地设的。人为鼓捣出来的,无非是玄虚、刺激和诱惑,仔细想来都是污心秽眼的。所以挚清之人,常常以各种方式洗心洗眼、净心明目。最佳的选择是自然山水——任何一处静谧天然之处,都可淡约,而非人满为患的地方。

  与朋友一起去找朋友,小院外,远远就看到了他——独坐石凳上,四十五度角仰望,似乎在盯着一串藤萝发呆。朋友拦住了我刚要唤他的举动,轻声说:别打扰他,他好像已经禅定了。我哑然失笑:他那不是禅定,而是发呆,不信你问问他,发呆时,他脑子里盘桓了些什么。也许是我们的对话惊回了他的神情,他扭头跟我们打招呼。一起前去的朋友没理他,反而问我:禅定和发呆有什么区别?我没理他,而径直跟呆坐的朋友调侃:刚才出神入化了吗?想啥了?他说:什么都没想,好像不由自主地被那串摇来摇去的藤萝摇睡了。我点了点头,转而回答身旁的朋友:禅定是主动的冥想,发呆是被动的走神。

  曾经的人们是身疲,现在的人们是心累。身疲的后果是力乏,因为那时生活简单、勤劳致富。心累的后果是情怠,这情字是情愿和意欲,因为当下的人看到听到遇到的太多了,反而拖累了心灵。假如能把心灵比拟成电脑的处理器,那么它处理的信息越多,就会越慢,硬件(器质)就会发热,大有烧毁的危险。身疲者,大睡一场即可复原;心累魂躁,可不是仅靠睡眠能解除的,甚至还会影响睡眠。心上搁的太多了,知晓的太多了,还真是弊大于利。有些心得,不如早点舍了的好。

  大宅豪车、穷奢极欲,终将是现世人伦的一场噩梦。世道人心澄明,雾霾就会消散,反之就是现状,这是天道自然。有人狂言:未来一个时期,健康产业(其实是指针对于不健康人群的产品和服务活动)将井喷。虽然把这领域也归类于经济增长点我很反感,却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个趋势——人口老龄、污染遍及、群体焦虑、技术叨扰、化学渗透、资源枯竭、经济颓废和前景迷茫,让处于漫长转型期的人们,无法逃避罹患的大比率。

  岁月的起点我知道,我只是不知时光的终点。人生的来处我知道,我只是不知生命的归处。我知道我在哪里,我不知你在哪里。还有,我不知思想的起点在哪里,不知道智慧的末端在哪里。

  见一枝嫩芽想起你,想起你写诗给爱情的日子。捡一枚落叶想起你,想起你读诗给月亮的日子。做一个梦给自己,山不移,水流逝,清风习习追小溪。忘一次给自己,辣椒辣,苦瓜苦,桑葚乌紫不如梨。路上的故事,南北不同,说东道西,春花秋拾,朝别夕忆。

  捡,凋谢不只是别离。藏,敛忆不为了往昔。一身盛装前去,或许因缘际会,或许果然如此。红尘阴晴天,春秋何止两季,刹那的情景,一生一世。

  学画,练琴,读书,写字,人们大多不会籍此谋生,只为了修养。那么问题来了,这类修养到底陶冶了什么?情操?未必。情怀?未必,情志?未必。这里面也一个鸡蛋问题——是先喜欢后习练,还是先习练后喜欢(或不喜欢)。什么都会,似乎很炫目,但在洒家看来,烧一手好菜,会一套木工活,并不逊色于所谓的高雅。

  朋友对我说:今年天意阴冷。问之却不解释。我说:说出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却不解释,这是故弄玄虚,是装高深。我看是你阴冷。他说:你懂的。我说:我懂的你打什么电话,浪费电话费。他说:我包月用不了。我说:那还浪费电。他说:跟浪费电何干?我说:打电话费电,费电要充电,电哪来?资源。他说:你咄咄逼人。我说:我不认识咄咄,那是哪家的逼人?他把电话挂了,得,好几天朋友没得做了。

  他放浪的时候,你喜欢细腻。他文雅的时候,你喜欢粗野。于是他在鲁莽与温和之间,变成了伏羲。伏羲找不到爱情,所以就把妹妹娶作了新娘,人类从此泛滥成灾——既像野兽,又像孩子,姿态各异之下,叵测心肠。

  五月石榴红似火。古谚从不打诳语,不信你去乡间自己找寻。到了农历五月,那大朵的石榴花渐次怒放,那色泽,那阵势,一点不比南国的木棉花逊色。齐鲁东夷,自古不缺情趣,石榴多籽,吉祥如期。

  什么是乡,古义是家家户户,具有一定规模就成了乡。什么是村,老话演变不考,简单理解为接邻而居的农人栖居地不算谬误。乡土由此有了归属,村邻由此成了依靠。乡村是中原故土永久的乡愁,只要你沿着阡陌蜿蜒行进,就能看到大树掩映下的屋顶,就能听到朴实无华的乡音俚语,就能吃到原汁原味的庄户饭菜。听几个老故事,见几个老人家,你就能理解故土难离的原义,就能理清人伦迁徙的艰难。当下,有关方面鼓励开发乡村游项目,却说不清开发什么、游历什么,人生本身就是一途旅程,何必奢谈城市乡下?农村的狗不知城里的狗吃什么穿什么,它也是一辈子忠心耿耿看家护院。关于农村有很多话要说,但一说就忍不住留了心思。城里有钱人或在城里赚了钱的人,如今以各种名义到农村圈地的事,已是司空见惯,这样不好——历朝历代,吞并土地的后果就是推倒了重来。其实游历真的是一个人很隐私的事,哪怕就是沿着一条陌生的小路去一个陌生的小村,去听听,去看看,去摸摸,去闻闻,去尝尝,然后望着一棵老槐树发会儿呆,安逸自在,要比挤在“名山大川”中数人头好很多,要比自卑在大城市里学说蹩脚的方言和普通话好很多。距离乡村不远,是一种福分,可以亲近土地、山水和乡村,可以随时看望牵念的人,可以躲开密集人群的倾轧,让日子过的像人,而不是机器。

  富而不贵,文而不雅,显而不赫,稳而不重,是当下几代人的基本生态。只因,贫贱已久。而最多见的是,傲慢与偏见,乍富不仁义,握权而痴狂,穷弱自卑微。骨子里的东西,不是一代人两代人所能修养而成的,但却一直没有机会,没有那么多时间。于是,趾高气扬的对面还是忍气吞声,骄狂自得的对面还是苟且偷生……世俗中,除了稀薄的亲情,全是狰狞,浮生一日,有痒有疼各入梦。

  表妹夫发了个说说:不怕天黑,就怕黑天。味道不错,不知是不是原创。类似这种老话其实很多。比如:不怕贼守着,就怕贼瞅着。琢磨琢磨很是长心眼。长了心眼干嘛?在当下,不是对付天灾地动——即使想对付至今也还对付不了。也不是对付洪水猛兽,洪水很少见了,猛兽都关在动物园的笼子里了。现在人们通过各种方式得来的心眼大多是用来对付人的。所以说,人才是万恶之源,才是这地球上一切问题的肇始者。人与人的历史,就是人吃人、人害人、人杀人、人治人、人玩人,人造人的历史,这块遮羞布掀开了,才能还原人的本质和本性,越是以文明的幌子遮遮掩掩,越是找不出办法归顺恶念兽心的妄图。

  人家的小镇,不允许拆、不允许掺、不允许人流拥堵。反观我们,拆老屋,拆老宅,拆祠堂,拆古建,拆小街,拆干净了也好,反正可以再去仿建。即使咬咬牙保留下来的小镇、小街、几间老宅,也是贴满了对联、插满了广告、拉满了电线、挂满了旗子、摆满了商品、写满了口号。咱有的是玩儿,不怕糟践。大国人多,大国没底线的人更多。

  独自去一个静谧的地方,悠然待上半天,不玩手机,不拍照,不接电话,不唱歌,完全凭眼睛、由耳朵自在,是养心定性安神的最佳办法,没有之一。

  这世上许多人,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是把头扭到了别处。因为他们不是看不见,不愿装看不见,而是他们不忍看、不敢看、不能看。可是他们发现别处在也发生同样的事。他们更不知道的事,那些事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

  咱不说什么原因,不然要准备个箩筐。不得不说,时下有一种心理状态还真不是个别情况,冷漠,木然,懈怠。遇到什么事,不少人心里话大约就是:谁赶上谁倒霉,罢了。

  描一弯淡眉给心情,花香淡淡,鸟啼鸣,光影有幸在其中。吹一支清曲让风听,山水悠悠,云弋动,岁月无垠梦相逢。

  经年后,朝代灭,英雄亡,烟消云散。而那些文学艺术之瑰丽,依然色泽明亮、弥久如新。后主李煜之所以被后世崇誉为词中之帝,不是他的权力,而是他的文学情怀。他以一人之力,怀旧故国,那渐行渐远的痕迹,魂牵梦绕。即使因此获罪而死,虽死犹生。有民间劝言:不论时政,只谈风月。言简意赅,剑走偏锋,恰好为文士支出了明路。

  天高云淡意如风,千载万念一颗心,最是痴情须眉客,愿枉一生赠知音。

  翻阅中外历史,不禁浮想联翩。如果,重新把时空剪辑,让历朝历代的英雄汇聚到一个时空点上,让他们来一场跨越时空的史诗大战,谁是最后的胜者?刘彻和汉代英雄,李世民和隋唐好汉,亚瑟王和圆桌骑士,凯撒和罗马豪杰,如何指点江山,怎样激扬文字?我想得到,却猜不出。

  万水千山,一阵流风,大千世界,涂抹卖弄。虚名实利场,竟是衣冠楚楚,片刻欢情。时光如酒,醉遍妖肉,大口小口,喜新厌旧。男盗女娼时,依然兽性未改,陡见小丑。

  醉迷名利门,欢娱情色心。浅浅一梦去,深深又还魂。肉烂骚气在,世风养俗人。

  夫妻俩均是世纪大名人,却一门俱灭。没有留下一枝人脉。实不知回归凡人静寂的时候,他们心底是不是会有一丝悲凉?人生一世,何曾是得,何曾是失?小我安于哪里?大我还回何处?世人皆是感佩,独我深表同情。

  名人四处捞钱的现象,名人的名气怎么来的,都值得普通民众警惕,毕竟他们的名气不等于你的现实。学者做学问应该在何处?科学家搞科研应该在何处?经济学家更不用提了。把讲台交给老师,才是王道。名艺人的走场更是检验了世人的浮躁。

  当一个人跟你强调身高不重要、长相不重要、穷富不重要、学识不重要,而大谈未来、希望、气质和才情时,你一定要仔细打量打量他。

  一日三思:1、理想主义一直都在败给现实主义。不是现实多么强大,而是理想一直都抢在现实前面。现实孕育了理想,理想引领了现实。它们是密不可分的。2、搞民主,一直是强国梦的一部分。搞民主不难,难的是让哪些民去主,更难的是要分清哪些人是民,理性的民,而不是自私的大多数。3、干部年轻化、知识化的初衷是对的。但实践证明,德才兼备这个先决条件中的德被忽视了,年龄的划线也有些僵硬,还忽视了实际能力和层级锻炼。因此出了不少问题,且不可挽回。

  有的人,不是败给了技,不是败给了艺,不是败给了年龄,不是败给了身体,而是败给了德性。

  看到不少人转载一个观点: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也许乍一看是合情合理的,然而这却不止是偏颇——工作是一切劳动的总和,而劳动本身就是生活。

  一日三思:1、有人是海绵,一直在汲取别人的智慧。有人是小偷,一直在窃取别人的情感。有人是箩筐,一直在攫取别人的财富。有人是河流,一直在滋润流经的土地。有人是树根,一直在供应营养和水分。世间,一直都有这些人。2、有了器具,就有了侵占和掠夺。有了器皿,就有了享受与贮藏。有了僭越之心,就有了文明的起源——文明是欲望的衣裳,衣裳是文明的载体。3、只要勤快点,没有吃不饱的人。只要主动点,没有说不清的事。只要冷静点,没有解不开的结。只要自律点,没有躲不过的祸。只要善良点,没有交不上的心。……人世间许多得失沉浮,只因多一点少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人们往往赞美花朵,而不珍惜果实。花果之间,总是花儿春风得意,总是果实历经风霜。大自然的冷幽默,一直让人晦涩难懂。

  叶子是长在树上的季节。从芽尖到凋敝,从干柴到烈火,从灰烬到尘土,叶子是大自然的笔迹,擦了写,写了擦,直到忘记。

  从语境上讲,未来要比将来更渺茫更遥远。因为将来是可预期的,而未来是不可预定的。将来可能是下个周、下个月、下一年,而未来则是遥遥无期。所以,如果要给自己心里设定个目标,就把它定在将来的某个时点,划出一条底线,经常审问自己,已经走近了多少。也许唯有如此,漫长时空里,生活才有奔头。

  世人常说,凡事要合情合理合法。一句简单顺口的话语,道尽了尘寰之难。法不容情,理不应当,情非得已,多少俗事纠缠,都在一个情字上、一个理字上、一个法字上。人心深似海,一层层、一波波,此岸彼岸总相望,颠倒来去梦不息。共识为法、相认为理、个私为情,它们既互为递进又相互递减,既相融相斥又难以独存。凡俗最难是情感,因为这一茬人种,早被注定为情感人类,本质的东西不可颠覆,否则这世界就不可理解,就无法存在。地球人间,一切企图跳出情感的努力,都必将颓败。

  日月星辰伴浮云,浮云追风到凡尘,凡尘雾瘴蔽俗世,俗世向天问时辰。

  入夏湿热燥冷魂,遥问远方伤痛人,莫怨世间突兀事,福祸相抵命长存。

  老年大学、老年协会、老年比赛活动都人满为患,起码能告诉人们三件事。一是养尊处优的老年人、准老年人确实不少。二是有闲空、身体好、闲的难受的老年阶段,依旧耐不住寂寞,人类终归还是群居性生物。三是真理搁在哪里都是真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即使在老年人群也无法避免。

  表面上看自己很有人缘,私下却不知被不少人怨咒,这种人就叫刚愎。其中既有在位的大官小吏,也有攥了一把钱的商人,还有略有小成的各类小匠,更有普通的百家姓。人生悲哀之一,就是不自知,不知人。

  天地间,能量一直在飘摇,重力始终不曾减小,时间始终在跟物质赛跑,而人类不过是被宇宙忘记的烦恼,世世代代腐烂着,成了岁月的肥料。

  夏季在夜幕上,写满了诗稿。梦呓像胆怯的小学生,无法流畅地读出,情感的概要。流星擦过天穹的刹那,有一只独飞的鸟,悄然抖掉了,满身的羽毛。

  为什么要笑呢?为什么要哭呢?平静到面无表情的去生活,就真是那么恐怖吗?恬睡的人如果也带着表情深眠,那才是惊悚呢。

  留一条路转身,是怕负心人。藏一句温柔话,是等痴心人。染了色的季节,不辩本真。

  有一种沉寂叫短路,有一种放手叫衰竭,有一种辞别叫意外,有一种决绝叫自戕,有一种牺牲叫战乱,有一种无奈叫错误。只有一种归宿可安然,它叫善终。

  快乐的时光不必陪,焦躁的日子不用催,寂寞的心情不要悔,哀愁的灵魂不能愧。清晨,不吹午夜萨克斯,吹一曲晨光熹微。面对,总有一刻可迂回。

  树起了理想的人,最终输给了理想。

  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意思是,既要广闻博记、博览群书,又要行走山水、体察人伦,相互印证、相得益彰,丰富人生见识,增厚生命质地。但是,读者自身的禀赋和悟性不是靠量大而解决的,行者的关注点在哪里也不是一言概之的。读取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是只盯一点不及其余,还是全面深透、洞察秋毫,都不是身外力道所能助益的,只有靠个人的认识和造化。所以,人们有理由确信而现实也一再证明,如果把握不到,见多未必识广,行多未必知远。

  情态是有显露模式的,而且大多因受成长环境和家族习惯的影响。比如,父母有遇事先皱眉啧舌的动作,孩子十有八九会随惯,语气表达方面亦然如此。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也含指情态的仿似。

  当下,千万别“将心换心”,也别以“将心换心”的方式处世。因为,这是个剧烈变化的年代,而且是前所未有的颠簸,大有恍若隔世之感。所以,当世人的心不一样大、不一样深、不一样厚、不一样软、不一样透、不一样灵时,企图“以心换心”、“将心比心”,就会适得其反。理性之于目前,要比感性更适合稳妥生存。感性只能置用于某些领域和某些人,比如文学创作、艺术挥发和亲情善待。

  时常在新浪微博等载体上看到转发的“恶作剧”视频,每次都看的抽紧。尤其是那些“非导演”的真实的“恶作剧”,特别令人担心,其中也真出了不少意外。对围观的网友而言,意外灾祸换来的只是一声叹息,或一阵新的观赏高潮,而对当事人而言,是不可挽回的巨憾巨悔巨恨。冒险精神不值得提倡,因为冒险一直跟勇敢无关。

  有人晒收到红包的截图,配文大多是:大爱啊(数额大),真爱啊(数额也不会太小),有爱啊(估计是小包包)……就觉得纳闷,爱有了价格了?有了数码了?跟钱划了等号了?是的,我没当真,我也是在调侃,但恐怕如此以往,就不再是社交“手法”,而是习而惯之的观念了。滥觞之初,不知它日会汇聚成洪灾。

  假如你承认自己是凡体肉胎,你就必须明白,世外无桃源,天外无风景。你觉得懊恼,是因为你一直在跟自己过不去——你只有吃两碗饭的本事,你却非要吃三碗,结果你吃撑了,或者你连两碗都没吃到。于是你不甘、不服、不愿。要知道,这世界上的竞争必将越来越激烈,因为人口越来越多,各种资源越来越少。即使免费的空气、阳光和水,如今也已经不再那么宽裕了。所以,总会出现抢不到、抢不过的情况,总有少数的得意、多数的失意,总有寿命长短、福薄祸厚。说一千道一万不是散布负能量,而是一起自勉:知道自己是哪块料,就把命里该担的担起来。担起来就是自身的价值所在,认命的本质就是认识自己。千万别以“如果”、“假如”、“当初”的心态审问过往、判断现实,人生没有假设,更无法重来。庄户地里的老百姓有句老话是这么说的:不伏(服)不结地瓜。这句话的里的服,就是尊重自然规律。

  其实,人类是被叫做“上帝”的一种不知什么以形式的存在的家伙缔造出来的高级机器,包括世间的其它生物、有机物、水及空气。那一天,一堆名为“潘多拉”的盒子被运到了这颗星球,一打开,就有了世界。刚开始,上帝们没有指定谁是地球的主宰。它们说:让万物生灵自己折腾去吧,过些年再回来看,看谁们能折腾出个事来。可结果是,它们后来把这里给忘了。

  坦白说,我是彻底忘记从何时起把童心弄丢了。但幸好我还记得如何识别童心——不是看年龄,而是看眼睛。那天我在海岸礁石上,遇到过一个童心未泯的人,他独自坐在礁石上,静静地眺望着海面,任潮来汐去,恬然不语。靠的近一点,我窥见了他的眼睛——澄澈到近似空洞,里面似乎不着一物。那一瞬间,我觉得他的样子就是禅定,也忽然觉悟——所谓童心,其实就是禅心,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也有。踌躇了半天,我想再靠近点,去跟他攀谈。旁边一位拾海的大姐喊我:别理他,他是我们村的三傻子,天天在这儿,惹了他,会追打你的。

  童心真纯,是人们杜撰出来的概念。与之相对应的另一个谣言是:三岁以下孩童的眼睛能看到鬼魅。其实童蒙之初,无所谓单纯或复杂,人之本能,物之本质,无非是冷了哭,饿了哭,不适了哭,舒坦了笑,困了睡,不停地摄取索要,就只为了长大、茁壮。孩子的可爱与否,完全取决于成年人的心绪。对弱小、稚气、幼嫩的怜惜之心,不只是人类有,其它生物也并不少见。人格化的世界,总喜欢把一切都以人能理解的方式进行解释和渲染,有些事的原本,与所谓的“文明进程”没有半点关系。

  当下,还有多少人敢以素面真容,不执一丝矜持,对着镜头发乎内心本性的微笑或大笑呢?换句话说,就是真笑。如果这点都已很难做到了,还奢谈什么童心呢?

  一个人的表情,与他(她)的时境际遇和生活状态有很大关系,甚至有直接关系。明丽的神情与黯淡的形色,是无法妆饰与扮演的。

  越感性的人,越小题大做。越理性的人,越迟慢讷言。越心虚的人,越煞有其事。越骄横的人,越本性胆怯。越孤独的人,越语碎话多。越自信的人,越行为简约。越善良的人,越不沾凄惨。越厚实的人,越沉着不颠。越聪慧的人,越厌恶伪假。越勇敢的人,越远离冲动。越健硕的人,越不施狡诈。越平实的人,越斤斤计较。越幸运的人,越少梦不妄。

  不经意看到朋友写的字:不与青春告别,它会随我去向彼岸,回我未来的家。怦然被这段文字触动。这种意识流思维,能突破时间的阻碍,能挑断肉身的捆绑,让心灵之远永无尽头。与精神麻痹和意识刺激不同,彻悟式省思是温暖、明亮和宽敞的——不拘泥形而下,也不空泛形而上,却对过往、当下和未竟做了怡然自得的交代。生命和灵魂能够达成的自信,主要体现在对生死的超越,以及跨越生死犹能延展的达观。

2016-06-02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