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随笔:至六月

  时光层叠,像孩子们攒多的作业本,学到了不少,知道了不少,随后还是搁下了。昼夜递增,如有年岁的人那脸上的皱纹,经验了一些,觉悟了一些,之后留给了忘却。

  六月恰似一株比常人高出半截的小杨树,叶子稀薄,青涩懵懂,却已到了远眺的时日。远眺的方向是秋天的卷轴,年轮的螺旋推力一直不减。

  雨水本该是主角,可它学会了走穴。恩施遍布的老习惯渐被忘却。如果它听得懂赞美,或者理解诅咒, 或许它也不敢落泪。

  六月花品很多,毛地黄,凤凰花,曼陀罗,白掌,合欢,石竹花,蜀葵,风铃草,勿忘我,金银花……但在中国传统认识中,莲花,荷花,恐怕最是百姓详熟的。但我独爱的依旧还是栀子花,洁白,肃静,浓香。一闻到那种芬芳就会想起岁月的味道。

  至六月,年已近半。来不及的已经来不及,来得及的幸好来得及。纬度偏北地区的冬麦进入收割期,田野给人间的馈赠总是不多不少。石榴花即将凋谢坐果的时候,南方的香蕉树差不多非常挺拔了。

  六月出生算是幸运的,天还不酷热,食物丰沛的时节总能让母体更欢快,而这一切关乎到成人对婴孩的待遇。六月入世,也许意味着热情又暗含文静,先天造化未必外显于性情。

  人一生或许会遭遇几十个、上百个六月,而每个六月都是唯一的。当它进入你的意识之后,请珍惜它的陪伴,因为它大多只有三十天。

2016-05-3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