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碎语集:万事归暮色

  有些上班的人,下班后更忙,双休日更是忙的不亦乐乎。忙啥呢?谁忙谁知道。有些人的合法薪酬一直不如灰色收入高,灰色收入才是维持体面的支撑,这是双向的不正常。有的人自身就是消费品,有的人一生都在消费,甚至就是消费自己,从没创造一点价值。

  精力充沛的人,与心理灰淡的人,都是没事找事的人。只不过前者找别人的事,后者找自己的事。介于两者之间的人,既跟自己过不去,又跟他人过不去。

  时常猜想,鸟儿敛翅俯冲的那一刻,它的心脏受得了吗?它哪来的自信确定翅膀再次打开时,不会出现意外?搜索资料时,看到了生物学家的观点:在练习中没摔死,是鸟儿的自信之本。人间岂不同理?时间淹没的都是默默无闻的失败者、失意者,历史记录的总是成者王侯败者寇。偶尔提及的那些人也只是为了衬托。由此感恩,此时此刻还能罗列文字,竟也是无数次幸运的成全。

  小时候,村里刘木匠有个口头语:死了张屠夫,还能带毛吃猪头?听上去觉得很高深,就是当下的不明觉厉。后来上初中了,理解了那句话,觉得很解气——你张屠夫有啥了不起,不还有王屠夫、孙屠夫吗?实在不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再后来发觉,离了张屠夫还真吃不到猪头肉了——原来,张屠夫代表了所有的屠夫,乃至整个屠宰行业,他是专业分工的指代。隔行隔山,谁也不要瞧不起谁。再再后来,才知道,那句话不是刘木匠的原创,是一句流传很久了的俗话。俗话虽然来于俗世,却理道老辣,轻视不得。

  把昨天还给昨天,让明日交于明日。我们只在此时,坚持自主自己。无论黑夜还是白昼,不学狼也不做狗,站立的姿势是为了挺拔地行走。天意给了我们机会,命运无需强求,总有一条路,可通达修行的尽头。

  唯情唯心唯愿念,无思无悟无静觉。人间烟火沉沉醉,眼前远方皆欲我。

  庙堂高座离尘烟,山野远在白云间,大隐小隐无净处,冰心玉壶亦苦酸。大梦初醒又经年,世道沧桑人伦惓,光景倏忽今非昨,一夜两世寂无言。身在山水望长天,云游星河念故远,曾是他乡一尘埃,飘落蓝梦接善缘。

  时空无垠,岁月悠长。然而,日子却是一天天过过来的,过着过着,就过成了历史,就过成了记忆,就过成了往昔。往昔是一些情景,是一些痕迹,是一些物件,是一些老人,是一些老理。一茬茬的庄稼,种下了,收割了。一代代的人,生来了,辞去了。时光无法回溯,即使沿着一条路往回走,往回找,往回追,却再也走不回去了。望着那盘磨,你无法想象老老年间披星戴月的人怎样艰难;扶着那口铡,你如何体验几十年如一日的劳作?也许你还记得玩弹弓打家雀的快乐,你却记不得因为打碎了邻家窗纸而被家教的细节。生命有来龙,尘俗有去脉,忘记意味着丢失,困惑预示着沉迷。人伦幽静处,乡音犹在,乡愁犹在,灵魂从没有离开。

  自由却自在的时代,像如噎在喉,似邯郸学步。人们不知哪是对错,也不知哪是兴衰,更不知哪是得失。当取舍变成了任意,当迎拒化作了交易,美和丑、荣与耻,顿时没有了隔离。恣意红尘,唯有成败两字。

  一张难辨黎明还是黄昏的图景,江水层染,独舸落帆。我似乎已几次存了它,并反复上传了网络空间。也许曾有配字,也许空无释文。可每次“遇见”,就忍不住喜欢——温暖、安逸、开阔,而且有去向,有前景,有诗意,不经意中,那幅图景迎合了我的心境,一直恪守的一种心境。远离尘俗,悠然天地山水之间,一船一帆竞漂远。

  只有坚信自己的文化没有问题,才能支撑一个民族的精神自信、能力自信、体魄自信和审美自信。而夯实坚信的基石是伦理结构、是心灵感应、是人文体统。文不通顺,何来化育,没有化育,如何衍承?

  我输在锋芒毕露,你输在内敛含蓄,他输在晦涩阴谋。这世上没有赢者,大家都败给了自己,都败给了昼夜。收拾收拾灵魂的碎片,瞅一瞅湖上的云烟,等一等命运的某个瞬间,不必怅然,不必或然,一生而已,因念果然。

  人世间,若以物理学和生物化学的观点去谅解,阻止轮回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育,就是绝嗣。但世间能有几人具备那种智识和勇气?

  看着很热闹的事,往往空空荡荡,没有凝练的实质。瞅着很炫耀的事,每每留不下结果。听着很顺畅的曲儿,终归不知说了些什么。闻着很香的味儿,却经不起反复品咂。阳光、空气和水,不扰世俗,却是世俗的皈依。

  岁月时常会以别样的方式,对人生进行洗练。经年之后,人们发现,原以为是真的终究成了假的,原以为是远的却是最近的,原以为是很亲的到最后竟是最恼的。生命中虽然难免一场浮躁,而总归还有沉淀,沉淀了之后才明白哪跟哪儿,可往往知之太晚。于是岁月末端,不免慨叹,出一口长长气,吹散,吹散。

  在清淡的光景里感受清淡的意味,就像水仙幽然于深谷溪畔。静悠是一种觉悟,基于一份自信,发乎一次豁然。被世俗矫正的姿态,无非是是非、得失、毁誉,而心境的边界不归世俗约束。如果搁得下,心思自有天涯。

  世上的缘分有千万种,有的缘分是相亲,有的缘分是相害,有的缘分是相思,有的缘分是相恨。一切互动都是双方的响应,凹凸有致、错落有致。情感境界是一种感觉,只要感觉不对就真的不对了,这其中决然没有侥幸,只有彼此和自我的糊弄。艺术欣赏同样如此,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感觉对了是欣悦,感觉不对是煎熬。

  做画家的朋友问我,如何才能画好画?我答:诗情出画意。搞编导的朋友问我:如何才能编好舞?我答:诗情出画意。爱摄影的朋友问我:如何才能拍出好片?我答:诗情出画意。喜创作的朋友问我:怎样才能写出好文?我答:诗情出画意。做生意的朋友问我:怎样才能赚钱?我答:诗情出画意。后来他们都不问我了,怪我就会说那几个字。后来我问佛:我答错了吗?佛不语,它指了指窗外,南墙上有四个字:阿弥陀佛。我再问,它还是指那四个字。

  为什么都觉得努力了,而成功的却那么少?答案林林总总,莫衷一是。但归根结底,难逃规律:百分之百的努力,可能只有百分之十的成功,而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人,付出了百分之百的努力。

  总有一天,人们对当下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会嗤之以鼻,那需要后网络智能时代的人性复苏和情智觉醒。各个领域的泡沫逐渐裂破的时候,剩下的东西不会太多,但其中一定会有懊悔和失落。人类整体的成熟是极其艰难的事,无数的个体人的贪图阻碍了透彻的认领。梦想再远,也远不过剧痛。

  长久以来,有一些边缘人,一直游走在社会机体的各个环节中,以他们独特的生存方式和运作姿态,渗透、潜伏、攀绕在世俗人伦。他们非官似官、非民似民、非商似商、不真不假、不善不恶、不正不邪,却通官通商通民,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多他们不多,少他们不少。他们没有权力,却能借权使力,他们没有资本,却可驾驭财富,他们身无名号,却会傍肩闻达。边缘人并非一点位置都没有,却远离风口浪尖、似有还无,条条大路通罗马。他们像蚂蚁、如粘胶、若黑影,生生不息,络绎不绝。边缘人,总在体制之外,影响体制之内,总在敏感之旁,驱动敏感之须。古今之外,边缘人的身影如此谦卑,却不乏凶残。他们在那里,在这里,在你前后左右,或者就是你自己。

  这世上许多人的突兀言行与特异禀赋,有时实在不是三言两语、引经据典就能理摆清楚的,你完全可以把它归咎于天性。而这也是唯一和最终的判断。

  按理说,赌场失意吧,就该情场得意。情场失意吧,怎么着也得官场得意了。嘿,官场也失意,那就等商场得意喽。没想到,商场又失意,哼哼,就不信了,去试试靶场。吆喝,靶场总算得意了,一枪没搂住火,把自己给撂倒了。人要是倒霉了,喝硫酸都塞牙。得来,去拜拜吧,结果到哪都排队。算了,不必求谁了,就怨自己上辈子缺德吧。

  话多郎神的,一定不是个精神地,但沉默寡言人未必就是智者,也可能是个朝八。都说汪汪叫地狗不咬人,那你腿上干嘛要缝五六针。世上的理儿都是大嘴的人讲出来的,不然怎么叫理道,理是说出来的,是道出来的。嘴朝哪儿歪,理就从哪儿来。

  一个人可以独处静谧,一群人同隐幽深恐怕不易,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直文文静静的几乎不存可能。所以,飞机掉落,局部冲突,地面交通意外,闺女出嫁,小子出家,那棵树上出了妖蛾子……都不奇怪,你就走过了这么一个世界,此起彼伏,悲欢离合。神经比较大的人觉得好玩,心眼比较窄的人,觉得那几个弯坎恐怕过不来。

  它是这么个理儿啊。咱理摆理摆。朝八就是朝八,你再怎么修炼也还是个朝八,无非是道行比较深的朝八和水平不算高的朝八,它就这么点区别,怎么说也还是个朝八。你比喻俺们吧,生就的彪大乎乎的,俺就是天天喝墨汁子、嚼书吃,那不还是个彪子?说了恁别泄气昂,恁别信那个忽悠,恁见过老鼠修炼成猫了吗?还是地啊,所谓认命啊,就得实事求是,打你一下生就是个带把的,你非要去把自己鼓捣成女地,你知道它们叫啥吗?妖,人妖。妖可不是女娲娘娘造地,是人造地,人能造妖,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

  你不舍得,有舍得的。你不珍惜,有珍惜的。你不鼓捣,有鼓捣的。你不折腾,有折腾的。你不信佛,有吃斋的。五花八门成世界,你怜沧桑他摧花 ,人伦曲折由缘生,尘烟散尽始清平。

  你不信真,就不识假。你不贪求,就不畏怕。再高的楼,也会倒塌。再小的秤砣,也能称重。有的人事,不遵天律。人非自然物,没法计量。

  梦从心底生,水从天上来,身在尘世里,缘起惹情怀。人间千条路,因去而必来,无论怎么走,都走到现在。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间不少事还真没办法。君子力所不逮,是因为他们有德识,而不会也不能不择手段。

  所谓年龄,所谓岁月,所谓阅历,所谓时光,唯一的好处是,它们能让人对以前不了解、不理解的事,慢慢了解了,渐渐理解了。而就是这么一点好处,不少人到后来依然还是不领情、不领悟,以至于活到咽气,仍旧莽撞无知。

  审美疲劳,不是美的问题,而是当下美的定义被人为篡改了太多。审丑兴盛的本质是人群素养的整体颓败,但审丑疲劳的日子也不太远了,因为人们终究会明白,戏谑、嘲讽和自暴自弃式的娱乐,最后伤害的是自己和身边在意的人。

  有时候,不是人想不开,是躲不开——世俗的倾轧、道德的追打、法度的审判、秩序的裹挟。这世间,许多人都曾遭遇过偏见、偏激和偏离,而其中许多情况,根本就是人伦的群殴。

  不少情况下,所谓的谅解,其实是自己说服了自己,而跟那个被谅解的人毫无关系。

  人活着,知道多了就心累,思想多了出是非。大大咧咧可能吃亏,可赚了大大咧咧的人的便宜的人,恐怕损失了更多。人在做不只天在看,周边的人民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沉默也是一种力量。

  快乐是一种心灵的波纹,它一荡漾,人就精神愉悦。有人只看到物质带给人的快感,却忽略了它也带来了不少问题。就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一样,活着是心,死去成灵,那才是意识和感觉之根本。

  人人都有幻想的权利,人人都有遐思的自由,人人都有憧憬的能力。但是,明白人有必要分清楚,那就是幻想一下、遐思一刻、憧憬一回,不是现实,不是撂下一切就去误打误撞、就去要死要活、就去不管不顾。人一出世,就承担了很多缘分——最起码的有,为人子女、背负指望,不能因为一念之差,辜负了原本。否则,那可真就成了异想狂、私字蛋了。

  一个承诺太多的人,最终他给不了你什么。一次也不肯承诺的人,他从来就没相信过自己。

  闻名这个词有意思。听说,看到,是为闻,闻知的多了,就名了。名的是啥呢?名姓,名言,名声,名望,名誉,名气,无非如此。归根结底,有了名,不会长高长胖增白增色,那只是一个人的附加值、负减值。名有良恶,声有褒贬,人自为之。有的人名不副实,有的人默然厚德。口碑与名声之间,是有介质的,这种介质在时下竟很值得怀疑——广告,炒作,借力打力,暗渡陈仓,什么渠道什么载体什么手段都有,不管刻意还是被动,都不是客观流行。如此看来,名声在外,败絮其内,亦不值得去翻找。大家很忙,时而拿个名人消遣而已,何必当真呢?

  松开你的手,时间不回头。天涯海角不远,都在心口。人世百年,却只活一天。生命坦呈的那一刻,任雨任风,渊源不断。

  沿着云游的方向,追赶风的脚步,我听到了大地的渴望,看到了流水的憧憬。翅膀掠过星空,梦呓摇响风铃,乡音唱起了童谣,乡愁站立成梧桐。最是一幅恬美的笑容,在山之麓,怔呆了光影。鸟儿还巢的时候,月华澄明。

  茶一杯,慢饮细品,有甘有苦,甘苦自辨。知味即为知茶,知茶即得禅心。禅心犹是世俗心,不矫不嗔不贪不吝。活着,活也,流畅灵动,不僵硬不固执,如水如风,顺势自在。茶一杯,入口入味入情怀,品过了就放下,不必总端着,总端着,太累。

  一念刻魂,恒久留痕。人生跌宕,世俗不沉。天涯太远,当下知心。光景常换,万变归真。

  有的人什么都好,帅气,漂亮,聪明 ,健康,但就是不得意,为什么?世间事因果繁杂,但以简约之理去查摆,就可见心见性见真知——无非是几个要素不足:有的缺毅力,有的少决心,有的不吃苦,有的没目标。总言之,只差奋斗。成功没有模式,但有一定的规律。只要有了决心、毅力,肯吃苦,向着目标,不懈奋斗,即使难以大成,但必有心得。

  红尘旦夕凭福祸,情感人类无对错。四季光景只一日,世间万事归暮色。

2016-05-26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