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作品标题:叙事:老槐树

  记得小时候,村西老井旁的那块口粮田里,有棵百岁老槐树,虬枝苍干,叶如伞盖。

  老槐树属于春贤家的,是春贤的太爷爷种下的,树龄二十岁时有了春贤的老爷爷。为了留住那棵老槐树,大炼钢铁的年代,春贤的老爷爷几乎每天每夜都守护在树下,唯恐村里派人把它伐了去做木炭。

  碍于春贤老爷爷的年岁,再加上春贤家几代为人品高,大队书记和民兵连长私下里也帮助维护着,不让公社领导打那棵老树的主意。就那么东扯西凑的,把老槐树保存了下来。

  春贤老爷爷九十岁那年,已推行包产到户。按照春贤老爷爷的意愿,春贤爹承包了大槐树下的那块口粮田。承包那块地是很吃亏的,因为大树遮荫,不长庄稼,种菜收成也很少。树伞东侧还有半亩地成了小广场,夏天村里人喜欢在此纳凉。

  春贤老爷爷弥留之际,春贤爹征询他:把老树伐倒,给他做棺材用。春贤老爷爷两眼突现寒光:你敢。

  春贤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因为春贤是独苗一棵,几年后春贤把爹娘接到了城里。后来因为要买楼,春贤不顾爹娘反对,以大价钱把老槐树卖给了一个景区老板。

  前些年出差到春贤居留的城市,约见过春贤,他未到中年人已谢顶,离婚再婚折腾了十几年,却一直没孩子。

  聊起那棵老槐树,春贤很懊悔。他说老树挪到景区不到一年就死了。春贤爹为此一病不起,半年后归西。春贤遵嘱将老爹埋在了老槐树挖走后留下的树坑里,并在坟头西北侧种下了一棵槐树。春贤有些无奈:我爹说,等小槐树长到二十岁,我才可能有子嗣。

  看到他一副沮丧的样子,忽然心中涌起一个念头:世间万物,各有灵性。也许从春贤的太爷爷种下那棵老槐树之日起,春贤家与那棵老槐树,就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缘。

2016-05-17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