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作品标题:随笔:地球上的癣

  人所瞭知的任何领域的任何道理、玄机和规律,都不是孤立存在的,没有任何一个类目、款项是独一无二的。随着人类洞察力、预见力和计算力的递进,一些颠覆性的新知,必然要推变现有的认证、方略和技术。
  科学与其它学识并不是相互间离的,井非水不犯河水,实证推导和灵感臆想只不过是时间的错位、事物的不同维度和细节发现的不同步,而已。
  站在人类社会的任何角度、幅度和时间轴距,作出的任何判断都是局限的。但那不妨碍其积极意义,也不会减轻其反作用。局限性和对局限性的认识突破,是大因大果的探索进程,当然不可因噎废食,而代价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

  某个时空点上的理论“耀斑”也许会让人暂时失明、失察,也许会以排他性强势暂时抹杀真理大发现的萌芽,但不会一直误导和遮蔽探索的亮眸。执谬误而暂时猖狂的学者,并非出于个体性情的恶意,只是黏连于某种专注的痴迷。
  对宏大语调的畏怵,对细微管见的轻蔑,都是经不起时间推演的。智识大多起始于管见,愚昧常常因于对权威的膜拜。在人类追询真相的路途上,持怀疑态度,是理性与感性(异想天开)的适当商洽。

  “铁打的事实”为何后来锈蚀的了无痕迹?因为连永恒都是虚伪的表象。人类不代表可见和不见的一切,人类甚至什么都不代表,包括自己代表自己都只是人格化的牵强。所谓人类智慧,都只是某个“墙缝”里的类似昙花一现的小众故事或一撮细菌的生灭,只是人类自恋的萌发,一次只凭人类感觉仿佛很漫长的偶然。
  其实无限大、无限小,都是个观念,世界并不循环,轮回也不存在。因为局域的量变、质变,以及所谓的化学反应,都是人类时间概念中认定的漫长,而以更大的时间参照值为审度,或许是短到来不及计量的片刻。

  一个蚂蚁窝里的宏大叙事,如果被一场雨淹没,还有什么非常不可思议的理由么?

2016-05-15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