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作品标题:碎语集:其实看不透

  你终于有了愧疚感,幸好在落日以前,你还有时间,向岁月尽头呈现苦楚的脸。苦是世间苦,而楚却是你自己的流露。摆弄命运的手缺了一根指头,提拉幸福和痛苦的是同一根线,它一偏就是截然。别要求赦免,因为你已经全部承担。大风尚未吹倒塑像的日子里,你该加倍珍惜。

  每时每刻,太阳光下,都在酝酿着希望,都在吐露着悲怆。“东边太阳西边雨”,“几家欢乐几家愁”。互联网信息通达时代,国家已没有围墙,民族已没有独享,世界任由资本流淌。羸弱者未必灭亡,而强大者却内心恐慌。这个星球上,曾经荒凉,必然还会荒凉。

  偶然,瞅见了这满眼的绿,青翠欲滴,秀色可餐。恨不得捋一把塞进嘴里,大口嚼着,让那清新的略带苦涩的青橄味儿,浸透喉咙,涩侵舌尖。却可以,以此想起吹柳哨的日子,还有吃榆钱的滋味。尤其是雨后,那带着雨水的叶儿,攥一把就可以洗净沾了泥巴的手和脸。不知这一枝渲染到极致的清雅,到底是什么植物,定然是我在童年没见过的,许是南方的树种,小圆叶儿乍一看有些像银杏,但决然不是的。清澈的雨水,才能让洗过的绿,在洗过的光线里,透过洗过的风气,开散出这么透彻的光泽。只一眼,就可使人不由自主地走向前去,用力闻嗅那种令人贪婪的离泥土很近的芬芳。

  科技发展的规律是:制造问题,然后解决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再创造出新问题,然后再解决新问题,如此过程不断交替,直至无能为力。人文动作亦然相似。

  心在哪里,梦就立在哪里,路就通到哪里,事就成在哪里,价值就体现在哪里。

  最终给你存在感的人,是你自己。当任何人都不需要你的时候,你能确知自己在哪里,才是最后的意义。

  加了手机号码,加了QQ号码,加了微信号码,有时反而疏淡了生活中的真滋味。看到的太多,了解的太多,洞悉的太多,或许应了那句谶言: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就像拆一件礼物,一层层剥开的过程,很享受、很期待、很美好,拆到最后,才发现,只不过是一支口琴。虽然也是想要的,虽然礼轻情意重,却没有未知前的想象,更有感觉。人与人之间,就是在拆包装,彼此相拆。能拆到见心的当然不多,在公众面前拆到见心的更是稀罕。有时,拆了不到几层,就已了然无趣了。

  一天天,日出月落,地球转着,云彩飘着,风儿刮着,鸟儿飞着,河水流着,冰雪化着,花儿开着,叶儿摇着,世界在这里,世界也在那里,仿佛一如既往,却分分秒秒变化着,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多了一些,少了一些,来了一些,去了一些,有了一些,没了一些。世俗之见里,无非昼夜,无非哀乐,无非得失,无非聚散,无非沉浮,无非生死。具体的一个人的心思、感受、体验、遭遇,乃至一群人的经历,在遥迢的星光看来,在起伏的潮汐看来,在磐定的山峦看来,几乎忽略不计。所以,一个人的珍惜,真的是件很沮丧的事。生生世世,若是隔了一百代,谁还跟谁有关系?

  因为男子的服饰相对保守一些,比起女子们那五花八门的装扮,还算有正形。女装花哨不要紧,要紧的是穿对路,不是所有的流行、时尚适合所有的年龄、体态和职业人群,那些腿短脖子短腰粗脸胖的人,还是要试着扬长避短的好。有的男子亦然不知掩饰,明明是瘦罗圈,还非要穿紧腿牛仔裤,岂不是更显摆缺点?骨子里粗俗的人,恐怕穿啥都遮不住那一肚子不合时宜,不如抽空多读几本书,涮涮油腻。用钱吸引到周边的人气,恐怕味道好不到哪里去。

  老人家们常说:凡事都要有一颗过日子的心。意思是,考虑事要长远,不是吃了这顿就不管那顿了。私人生活如此,供职社会亦然如此。拿着公家的、集体的、企业的、店铺的、老板的事,不在乎、不周全、不上心,糊弄一时是一时,或者得了机会就损他肥己、窃公徇私,这种人,在家过不好,到哪儿都招人烦,一辈子苟苟做作,成不了大器。所谓“过日子的心”,就是平常心,对人对己都一样。

  如果你沉溺于心机,且不觉得累,尤其是记忆力很强,能坚持到咽气,那就不妨当鬼谷子隔世门外弟子,只要不底掉,就是成功。如果你不谙计谋,且厌恶阴晦,那就坦白自我,做个阳光下不怕晒的人,富的安然,穷的自在,不妒不恨,不卑不亢,简约也简单。“两混子”是很痛苦的,内心的自相矛盾,是无人接听的折磨。多棱体虽然好玩,却不好用。

  因为想法太多,结果一事无成。因为目的太多,结果把生命都耗费在路上了。人生像种地,专心致志的把一块地里的番薯搭理好,比种了方瓜又种芝麻更有收成。人生也像旅游,找准目标,仔细看个明白、品到深味,比疲于奔命、走马观花要强的多。人生还像做手工活,钻透一门技艺,并藉此举一反三、创出新诀窍,要比样样通样样松,更接近大师巨匠。时间就那么多,没有人能成为全能的上帝,即使真有全能的上帝,它们也是个群体。任何事做到极致就是艺术,就是独领风骚,就能一技吃遍天下。贪多嚼不烂,瞻三顾四耽误了饭。

  一开始吧,觉得这世界很热闹,甚至有点目不暇接。后来发现,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再后来才明白,众生都是自己的孤家寡人,其实谁都不是谁的谁。一个人来去,实在孤单,所以才有搭伴办饭,但似乎岁月之末,不允牵连。

  梦里泛舟寻彼岸,鸡鸣神回又一天。莫道四季光阴快,几人煎熬几人癫。

  屋檐下,宿尘凡,梦回九天。老少男女,喜与愁,悲和欢。梦里南轲,从近到远,人算不如天算,命里深浅自有缘。

  转眼入夏,按常理,雨水会多了起来,雷电会响了起来,温度会升了起来,衣服穿的会少了起来,汗水也会滴了下来。时间过得不慢不快,而人们心里的从容早已离开。城市生活是一种圈禁,将人与万物隔阂,除了生死,全是买卖。时节如此公允,一直不改。

  那些在人人奔钱去的年代长大的,跟在艰苦朴素、安守本分的时代长大的人,一定不一样。当中国传统思辨系统与西方世界用心包装过的价值观发生冲突时,不具侵略性的中国观念,一败涂地。信仰跌倒后,是钱扶起了几代人,而当下,正是他们在主导社会。所以,若是你觉得这世界要疯了,一点都不奇怪。

  曾经,有人抵制人群年代说,觉得简单的将代际分为60后、70后、80后、90后、10后,不科学、不公允、不全面。一段时间里,我个人私下也认为不合适。但随着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诸多迹象和社会矛盾的凸显,反思每代人的共性特点,忽然觉得,越是简单的越是深刻,甚至粗暴到不必解释。历史一定会给时间一个交代。只可惜,我在的当下,是看不到了。

  处在这个时代,发愁的人是有责任心又无能为力的人,乐观的人是没心没肺或既得利益者,兀自苟且漠然世道的人是未遇挫折含着金钥匙长大又家风端庄的人,牢骚满腹且戾气外泄的人是眼高手低且心虚无援的人,得过且过的人大多是彻底远离名利场的庄户人,近似看开又略有放下的人多是年岁已高且子息有成的人。但这世上,绝大多数是不平衡的人,要么缺这个,要么缺那个,一瘸一拐的拥挤在追夺路上。

  当世常见空心人,人云亦云不知云,声厉内荏装腔调,风吹草动吓掉魂。虚荣勾的形魄变,财势馋跪露出臀,最是忘名丢姓氏,慌不择食娘是奶。

  骗子要比杀手、贼偷还可恨,因为它们利用了人们的轻信、恐慌、担忧和对权力的崇拜,换句话说,它们榨干了人性所有的弱点。骗子又非常“可爱”,因为它们一次次使人看清了自己身上的贪婪、愚昧、虚荣和企图,一次次暴露和晾晒了世俗人群中的心虚和胆怯。当然,除了骗钱骗物骗色的恶佞之徒,还有很多骗子常常轻易被世人忽略,而它们骗的却是苍生和世界,那是荷枪实弹的更大的群体。

  人生一大悲哀,就是你其实不用卑躬屈膝、低三下四、私下供奉,也能获取你应得的权益,因为你是靠实力、能力和体力活到体面的。可你还是去做了,仿佛那会使你更心安理得。

  公共搜索引擎,无论你找什么借口,也无法洗脱“竞价排名”的原罪。“骗子村”、“造假村”、“贩毒村”,不管你多么人多势众、多么贫穷困苦,也是伤天害理。官和管出了问题,民和众就会出问题,民和众出了问题,养育和教化出来的孩子将来自然成为有问题的官和管,互为因果,难分先后,谁也别撇清。

  这一世你的顺达,可能是你上辈子修来的。但这一生你的霉运,却一定是你通过自己的作为招来的。

  始终坚信命运握在自己手心里的人,上苍总会在某一刻某一个机缘中,让你认命。上苍一直不曾强迫,只是给出了机会,让人自己觉悟。

  夏挽春染一丛绿,秋奉冬藏万家福。世间苍生莫贪奢,土中生机还归土。

  日子迈进了雨季,芭蕉叶儿展开姿势。约一个雨天,听一场雨事。滴滴答答的声响,在一部小说中,写到了伞下的迷离。生命,不过是当下的细节,幸运的是,有一棵芭蕉树陪你,一起感知。

  树,是季节的意象。它曾在我的脚旁,一棵幼嫩的苗儿。而今,我站它身旁,兀自仰望。莒县城西的浮来山上,那棵古银杏树龄据说有三四千年了。我无法想象,当初栽种它的人,已开枝散叶了多少后代。每次站到树下,我都会为岁月的冗长和生命的顽强,而感慨而敬佩。人比树聪慧,却没有树长寿。世界是树的,因为它们一直有根。

  所谓今昔,其实只隔了不到十年。原来清晰的日子仿佛还在眼前,而尘霾已是当下肆无忌惮的遮拦,且经常遇见。我们究竟想要什么?大屋?还是大雾?高耸的楼宇,还是青山绿水?有一种矛盾无法调和,不然,我们的祖先,不会迁从于那么遥远。

  世俗,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介入。包括法度,包括伦理,包括契约,包括情义,莫不是人际的调节,莫不是岁月的磨合。但是,一直以来,人间事,几乎没有逃出“立了破、破了立、破了再立”的否定之否定的规律。这是不是另一种注定、另一种轮回?也许,只要春夏秋冬犹在,世界就必然是这样一个世界。

  每个人都似一棵树、一朵花,你再挺拔俊秀,你再娇艳妩媚,如果没有遇到懂得、珍惜与欣赏的目光,也只能是兀自生发和凋败。世间,并非所有的鸟雀都是爱慕,它们只是借了枝杈留宿,并非所有的蜂蝶都是知音,它们只是图得那几滴芬芳。生命是生命的价值,死亡是死亡的意义。一棵树的高度,一朵花的心语,只可缘渡,不可依附。

  如果你满眼都是坏人,你一定不是好人。如果你处处都不合时宜,你一定行为怪异。如果你无法适应社会,要么社会出了问题,要么你生错了日子。如果你难以原谅自己,要么是你的心理上有瑕疵,要么是你的生活中有天敌。

  舌尖,唇齿,有吐有纳。可暖如春风,可冷似寒刃。品评褒贬,酸甜苦辣。亲密由之,酷逼是之。一句话福,一个字祸,一吮醒魂,一嘬毙命。世间众生,所谓五官端正,乃耳聪目明、鼻直口方也。

  人间,就是长路、街道、房屋,就是亲疏、爱恨、得失,就是男女、福祸、生死。其它一切,都是介质。

  大唐明月,贵妃回眸,那一曲破阵子,听傻了八面来风。胡笳拍响,醉酒当歌,那一场梨花雨,淋湿了梦里痴情。杏眼酥胸,当记得来日方长,南来北往,又随了尘世云烟。缘来一笑,缘散不恼。当下远眺,恰好,正好。

  人生,就是被命运安排到某个际遇,在某一段时光里活了一次。

  我劝你不着急,不是我多么智慧,我只是知道有些事,你着急也没有用。时间流淌着,它可以愈合,也可以熬干。有的情越来越浓,有的事越来越淡。

  触碰,创伤,肿痛,刺痒,愈合,忘却。肉体和情感,心灵和意识,总是难免淡泊和激情,似是人间,自然而然。

  小街,僻巷,寂然,宁静。似乎可以安顿,仿佛又有牵念。人就是这样,一半遐思,一半厌倦。

  按照人的定义,所谓的污染,根本的污染源就是人。

  城市,是地球上最大的病。

2016-05-07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