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作品标题:散笔:劳动者

  劳者,力也。本来是那么自然的几个行业,后来分类分的越来越细越多,就冒出了“体力”和“脑力”。而且,“劳动者”以及“劳动人民”慢慢也掺进了政治元素、间离了社会层级,使这两个词陡增了高尚和低下互为映衬的暧昧含义。

  什么是自然属性的劳动?自己吃饭、自己穿衣算不算?自己散步、自己走路算不算?不创造价值,更不涉及价格的活动算不算?能够生活自理的人算不算?泛义的劳动与狭隘的劳动,泛指的劳动和专指的劳动,写字间的劳动与田地里的劳动,指挥动作和被规制的操作,都是劳动吗?

  何必以行动的方式划分形态呢?人已被被观念搞的太累了——只区分劳动性质这个事儿,就已劳师动众的厉害。而其实,只要能动,谁也不愿劳烦别人。

  劳是一种健康,一种自主,一种自如;动是一种状况,一种节奏,一种尊严和姿态,一种感觉良好的存在。不在奴役下的劳动,何尝不是幸福?

  媒体、舆论、部门、组织……一直在宣扬:劳动光荣,那么什么是耻辱?有时过度强调反而让人觉得隐藏心虚——劳动是多么应该的事啊,为何要多出一种荣誉呢?

  有个小品里的一句台词很令人怀疑:劳动者是最美的人。这句话翻译成庄户话就是:干活的人是最美的人,扶着锄头把子抽袋烟的那个时候的人就不美了?自己给自己泡上一壶茶边喝边看多肉小盆栽的人就不美了?如果那样不美,那种美是不是有点无厘头?

  劳动是不可以概念化的,无论站在哪个时空段落、哪个社会阶层、哪个角度、哪层权威、哪种学术。劳动是人的本能,是最基本的生态,甚至就是本分,为何非要弄得大家彼此质疑、分崩离析呢?

  说到底,越是居高临下虚呼“劳动光荣”的人,越是想把自己摘出“劳动者”的行列。但是,任何人经过仔细琢磨、静静品咂后,就会发现自己还是劳动者,跟光荣和耻辱无关。

  劳者,力也。动者,力也。多好,不用别人嚼,不用别人喂,吃得多香啊。

2016-05-01更新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