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站文集 > 枫叶文集 > 2016年原创作品专辑目录 —作品标题:随笔:疯狂

  一个人、一群人失去理智时的超常作为,往往被人视为疯狂之举,那个人、那群人常被旁观者们视作疯子、叫做狂徒。极端情势下,“疯子”会呈现出连他们自己也无法理解的状况。

  无论世人怎么看待和诠释疯狂,也不能透彻疯狂的成因。因为疯狂是一种比科学认知与文学想象更复杂的东西。这世上离疯狂最近的不是理性、理智和辨析,而是直觉、感性和激情。

  凭着直觉去选择,随着感性去取舍,借助激情去作为,在智识者看来,那就是疯狂,甚至是疯癫。我们换个角度,把二者调和到一起,就会窥见疯狂到底有多么不可思议。比如我们如此形容一个人——他身上具有近似疯狂的理性,那么我们又怎么评价疯狂、如何辨识理性呢?换言之,如果我们断定一个人具备理性的疯狂,又如何解剖他的形态呢?

  世间,人强加给人的那么多概念,其实大多似是而非、左右偏颇、难至公允,因为人类无法拆散自己的组成,一件件的另外去组装尝试,人类也无法逃出人格化的拘囿,对自己彻底革命。如果疯狂无法阉割,那么“怪异”就是天塑。

  疯狂不都是可怕的,我们至今还在享用疯狂的天才们创造的成果——音乐、绘画、科技探索和酒。我们还因为疯狂的先驱者们不顾性命探知的事理,才敢吃螃蟹,才敢接受医疗及药物。

  有时我们太习惯常态、安于常态,对疯狂的人、疯狂的事,总是抱有不安的情绪,因为疯狂会打破理智规制的惯性,会逆反已有的哪怕是腐朽的秩序。所谓世俗中的人情世故,就是典型的理性固化。

  但疯狂也确实是可怕的,因为它不受约束、不被控制、难以节度,疯狂的结果是疯狂的“力衰”造成的,也就是说,疯狂止于疯狂自己。因此,疯狂是带有破坏性的,是不由分说的,甚至是颠覆性、革命性的。

  没有人能够说清楚,这世界到底是疯狂缔造的,还是理性养成的。在疯狂与理性此起彼伏的曲线行程上,人类已变迁了几十万年。无论是疯狂地看待理性,还是理性地认知疯狂,都莫衷一是,都各占半壁。

  有人断言:哲学将与人类同在。按这个道理套用,那么哲学也必将与人类共亡。假如我们可以把哲学浅显地理解为人与人之间的争吵、讨论和对峙,理解为人与自然的各行其是,那么疯狂将一直存续,而一直陪伴于疯狂左右的,将是没完没了的不停变化着的理性。

  我个人甚至认为,是幼稚的疯狂孵化了成熟的理性,是成熟的理性孕育了新兴的疯狂。它们像一级一级的台阶,疯狂是立面,理性是平面。只不过,有的台阶是下行,有的台阶是上行。而正是因为它们的和光同尘,才使那些“台阶”有了立体感。

2016-04-29更新此页